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六十五章 骚动

第六十五章 骚动

  在巨大的压力重任下,有一个安静的等待时间是不错的。

  至少这一小段难能珍贵的时间,能够让我思考很多事情,去分析自己行动的每一步,甚至可以在这种安静下,舒缓一下自己的心情。

  用不在意的认真态度去做在意的事情,是我认为恰恰好的一种状态。

  烟很快就抽完了,我很珍惜的把剩下的三支烟贴身的放在怀里。

  继续观察着移动的人群,从这里看出去,人群聚集的不算慢,尽管身处在其中时,会觉得非常慢。

  在我的脑中不停的构筑着描绘着中心广场的地形,像那个广场在青龙城绝对算不上最大的广场,如果人群聚集的话,顶多能够容纳十万人。

  在周围的那些建筑,应该会被征用,再容纳一些人群,总之无论怎么计算,能够容纳下青龙城二十万左右的普通妖人就已经到顶了。

  而那些住在上层的贵族人物不管出于何种目的,一定会全部到场的,按照等级待遇的不同,贵族们一定会有一个较为舒服的观看审判的位置,当然也是聚集在某一处。

  这不是我该担心的重点,应该是童帝需要分析的事情,我担心的重点在于上方街区的居住人口应该会全部走空,至少有着贵族名头的本人和家族中的重要任务是要到现场的,剩下的应该是一些家眷或者家族中无关紧要的人。

  在这种情况下,上方街区在人都赶往了审判地之后,应该就不会保持那么严密的防备了。

  至于青龙城的下方,同样也是这个道理,审判大会出于‘瞒天’的目的,自然需要很多人去见证这一刻,但这个见证并不需要全青龙城的人都聚集在中心广场见证,那里根本容纳不下。

  青龙城是地下城的大城,人口随便怎么样,都有百万之数,这已经非常了不得了,不可能和地面世界的城市相比。

  在这种情况下,那些绝对的高层应该是在广场容纳了一定的人之后,就不会再放人进入广场。

  按照人爱凑热闹的天性,应该散布在周围,在这种时候,绝对高层应该在人群到了一定的数量以后,对中心广场和周围一定范围内的地盘进行真正的戒严,至于那些没有进得去的人正常的做法应该是劝诫回家,或者就放任了。

  毕竟,在这种时候,为了保持审判的顺利进行,应该集中兵力守卫着戒严的区域,其它的区域只要派遣小部分的巡逻小队维持着一定的治安就可以了。

  上方街区也是同样的道理,甚至因为上方街区居住的人少,商业区也少,巡防的兵力应该更少。

  我需要的就是那个时间点,在审判开始前,已经无望亲自观看的人群回家,现在散布在各个街区的兵力集中回撤时,趁着这个时候,混入上方的街区。

  这段时间非常的吃紧,因为剩下的巡逻小队应该不会准许人们随意的游荡在街上,要么把人群驱赶集中在有大型屏幕可以观看现场审判的地方,要么就会把人群驱赶回家。

  到了这种时候,我再在街上,简直突兀无比。

  要知道今天的青龙城,是我见过的,最灯火通明的一天,至少重要的街道所有的灯源都全部的亮起,而且是最光亮的程度,把青龙城照的如同白昼。

  尽管到时候大部分的兵力要严格的固守审判之地,这小部分的兵力也一定比平日里巡逻戒严要来的多,毕竟是全城的兵力出动。

  我能选择的路只能是在这一小段时间内,必须赶往上方的街区。否则,不说绝对混不入上方街区,至少耽误的时间不可计算。

  我的手指轻轻的敲着窗棂,看着人群的流动在不停的思考着,如今已经是接近地面世界上午11点的光景,审判大会开始的时间应该是地面世界的下午两点,我只盼望能快一些开始斩断人流,然后封锁审判大会进行之地。

  因为我并不知道按照婚礼的流程来说,九儿和辛夷的婚礼进行到了哪一步,我不敢想,想想有一种抓心捞肝一般的焦虑。

  时间似乎过得很慢,街道的景物如同一层不变,一直是黑压压的人头,在用一种特有的节奏朝着中心广场聚集。时间又似乎过的很快,从我现在所在的这个角度朝着上方街区看去,只能看见往上的三个街区,已经渐渐的空荡了下来。

  不到一定的高度,是绝对看不见十二阶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在青龙城,只要在灯光比较旺盛的时候,在靠近城东大部分的地方,都能看见一片巨大阴影的投射,很多人都说那就是最顶层的,传说中的十二阶。

  那是它存在的最大证据。

  底层的人总是可悲的,因为所处的地位,见识有限,加上各种的限制,明明真实存在的,都会被说成是传说,哪怕这种真实的存在就在身旁,就在自己的头顶上。

  我所处的位置恰好就是城东,在这个时候,自然也能看见那一片因为投射角度而存在,而被放大的阴影。

  看着那一片阴影,我心中的感情奇特,因为让我心酸,让我牵挂和思念的那个人就在那片阴影之中。

  但我还是强行自己保持着一颗平静的心,在此时看去上方街区的人似乎已经完全的完成了聚集,上方街区驻守的那些士兵开始有条不紊的撤退。

  我的心跳有些加快,之前的那些分析毕竟只是我出于大局的判断,并不一定是会真的成为现实,却没有想到事情的发展真的朝着我判断的方向开始进行,即便在判断的时候充满了信心,在这个时候真的发生了,我还是很难完全淡定的,看来我还缺乏一种胸有成竹的大局观。

  我判断着自己的不足,然后再等待了一会儿,下方的人群那种移动的节奏明显的开始凌乱了起来,接着就完全的静止了下来。

  那些驻守的士兵一动不动,接着便有排头的士兵看向自己腰间挂着的那种通讯阵法盘,接着开始对着人群大声的说着什么?我由于隔着主街有一定的距离,加上在屋内,那些大声说着什么的士兵具体的话语我听得不是太分明,但也隐约听见让大家不要再往中心广场聚集之类的话。

  随着士兵的喊话,人群开始嘈杂起来,自然会有不怕事大,又脾气暴躁的人开始不服气,在这个时候,驻守的部队果然施展了雷霆手段,不管闹事的是何人,什么身份,纷纷被拖出来带走了,甚至在角落就被出手‘教训’。

  毕竟在下方的,最高的身份也最多是一个小贵族,真正有权势的人都在上方的街区。

  这种雷霆的手段很快起到了效果,人们开始散开,驻守的部队也开始渐渐的‘分裂’,一部分驱赶着人群,一部分朝着中心广场的方向整齐的小跑而去。

  我不知道中心广场那边具体的情况,但看来和我预判的结果差不多,我等待的也就是这样一个机会,趁着人群的快速散开,开始‘弥漫’到这个小巷的时候,我也不再耽误,快速的从楼下下来,抓准一个时机,不着痕迹的混入了人群当中。

  接下来的事情,对于我来说,不算复杂,毕竟算准了一个时间点,在兵力减少大半,再利用人群的流向混入上层街区,已经算是我占足了天时的优势。

  仅仅在不到四十分钟以后,我就混入了第一街区。

  到了这里,由于居住人口的稀少,巡逻的兵力比我想象的还少些,也不知道是不是挂心着那一场神秘的,盛大的审判,这些士兵多少都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毕竟,在这种上层街区能发生什么事情呢?况且,他们并不知道,在他们头顶最上方的十二层阶正举行着一场或许和地下城妖族命运气息相关的婚礼。

  只要是人,就很难在这种情况下,都保持着十二分的认真,懈怠的心理很难有人能够不受外界影响的完全克服。

  而这无疑又为我争取到了一点儿优势,让我能够比较轻松的向上前行,一直到了第五街区。

  暂时的顺利让我心中轻松了不少,按照这个形势下去,我觉得我至少到11街区前,都应该很顺利,毕竟十二阶是一个神秘的地方,一般就是有权势的贵族都没有踏足的资格,通往十二阶的也只有那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的通天索,我不会认为十一街区完全没有防备。

  但到了那个时候,已经在距离底层青龙城及远,及高的地方,我根本就不怕在那个时候动手大闹一场了。

  我躲避着第五街区的巡逻队,心中自然还在分析着各种情况,却听得从青龙城的下方传来了巨大的骚动的声音,而原本就距离我不远,在往着前方前行的巡逻队首领一下子停了下来,然后看向了腰上挂着的阵法盘,然后脸上的神情一变,甚至带着一点儿兴奋的对着身后的队员说到:“下方的审判大会果然有几只不自量力的蚂蚁开始闹事了。”

  听他这么一说,我心中一惊,童帝怎么会那么快就开始出手?完全和我的行动节奏对不上啊。

  但我也丝毫不怀疑那个小头领所说的话,因为不是发生了什么,像第五层这种距离青龙城底层已经有100多米的街区应该是非常安静,不会听见如此大动静的。

  想到这里,我默默的,小心的朝着后方退去,我必须到第五街区的边缘探查一下下方的情况。

  ————————————分割线——————————

  我觉得我这段时间忙傻了,竟然不知昨天是2015年的最后一天,今天是2016了,没有及时给大家传达我一些。是的,我在感恩,翻开小黄框有句话一直在说,谢谢你们陪伴我走过了什么什么,主语谓语定语不变,只是后面的时间在变。2012,2013,2014,2015..想想这些变化的数字,怎么可能不感动,跨越四年,又想想发生的种种,陪伴我这个事儿精起起伏伏,更加觉得这感情沉甸甸。谢谢你们,有了你们才有了仐三以及仐三笔下的故事,让我不是一个孤独的讲述者,我感恩,也爱你们。


仐三 说:
明天我要去外地,今天要准备一下,应该这几天难以更新,大家勿牵挂,快乐的过个元旦。不管这段时间的‘约会’如何的不稳定,我与大家都是稳定的‘恋爱’关系(彼此牵挂,赞扬,欣赏,痛骂,闹脾气,玻璃心,谁敢说这不是‘恋爱’?)因为我还在写书,我就会一直陪伴。感恩2016,还是希望大家新的一年喜乐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