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六十六章 千军万马(上)

第六十六章 千军万马(上)

  我趴在第五街区边缘的矮墙上,利用一处贵族宅院伸出来的屋檐作为遮挡物,掩藏着自己的身形,观察着下方城市的动静。

  若放在平日,这样的行为非常的冒险,不管是边缘处的矮墙还是第五街区通明的灯火,都很容易暴露我的位置,但今天情况特殊,由于重要人物都去了中心广场,这里也没有平日的人来人往,只剩下几只巡逻小队。灯光也暗了不少,倒是为我提供了便利。

  不过这样的行为也是冒险,如果不是因为担心童帝那边的事情,我断然不会在这里浪费时间,或做出任何危险的举动。

  偏偏第五街区说来离地下的城市也有上百米的距离了,如果想要具体的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也并不是一件很现实的事情。

  好在中心广场那一处灯火通明,我还是能看见黑压压的人群,在几个角落出现了骚动的情况,也能看见穿着完全不同的军队快速的进入,如同一把利剑插入人群搅动,很快就逮捕了好一些人。

  看到这一幕,我的心中有些担心,不知道被逮捕的人里面有没有童帝?也不明白这么短的时间内,为何就会发生这样的骚乱?可是转念一想,如果是童帝的话,他应该不会束手就擒,无论如何既然兵分两路,我还是先做好分内之事再说吧。

  总算局势还没有失控,比我之前想象的好很多,下方的军队已经在安抚人群,我也不用太过担心,这样想到,我轻手轻脚的翻下了矮墙,继续朝着上层街区前进。

  童帝那边出现了挫折,而我却好像一直很幸运,顺利一直伴随着我。

  在短短的时间内,我竟然上行到了第十街区,这中间不要说有危险,连惊险都没有,尽管有好几次因为地形的关系,我很不好掩藏自己,但那些巡逻的小队都似乎很懈怠,根本就没有仔细探查,就这么让我躲了过去。

  所以从第五街区到第十街区,我只用了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而第十街区已经是我从未到过的高度,在这里出现了比较特殊的地形。

  相比其他几个街区,都是贯通青龙城上层的空间,第十街区则更像一处断崖,由三座桥与它相连。

  当我小心的走到第十街区之时,我发现我没有再隐藏身形的必要了。

  只因为第十街区既没有任何的商业建筑,也没有任何的贵族宅地,至少在我目力所及的范围内,全是排列整齐的军队扎营在此。

  我上来的位置是通过岩壁边缘的路直接到了桥头,而当我看见整齐划一的部队时,他们早就发现了我,想必在我从我走在第九层通往第十层岩壁的路上就已经发现了我。

  站在桥的这头,我听得见这高处凛冽的风声,除此之外,再没有任何的声音。

  我和部队通过三座悬空的桥沉默的对峙着,不同的只是我一个人对峙千军万马。

  站在前头的士兵一身精良的盔甲,已经拉开了看起来就颇为沉重的大弓,锐利的箭头闪烁着光泽,在我出现在桥头的瞬间,全部无声而沉默的指向了我。

  我粗劣的看了一眼,应该有接近上千张的大弓对着我。

  三座桥百米长,我能想象只要我一踏上这桥头,那些士兵就会毫不留情的松了弓弦,按照这个大弓的沉重感,能够拉开它的人必是巨力之人,我丝毫不怀疑他们的射程能够延伸到百米。

  该怎么办呢?这是我脑中的第一个念头,风吹着我的斗篷漱漱作响,奇异的是,我并不慌乱,甚至有空隙去思考,是不是一开始我就陷入了一个阴谋?但可能也没有这么复杂,第十二阶既然被地下城的人称作是传说中的地方,想必平日里也是这样驻守的。

  想到这里,我解下了自己的斗篷,在凛冽的上空,斗篷被风鼓着的感觉并不是太好。

  在解下斗篷的瞬间,我也沉默的拔出了在背上背着的长剑,或许千百年已经没有痛饮过敌人的鲜血,在剑柄被我握在手中的瞬间,面对对面军队才能形成的如山气势,我竟然从长剑上感觉到了一阵兴奋的嗡鸣,却没有丝毫的退却。

  我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长剑,古朴无华,在心中默念了一句,‘从这一刻开始,你就将会是与我一起战斗的伙伴了,但愿你能与我一起于千军万马之中痛饮敌血,却绝不退缩。’

  似乎感受到了我的辛夷,长剑停止了兴奋的嗡鸣,被我握在手中竟然产生了一种莫名的亲切,我的灵魂力开始自然的流淌向长剑,而它如同干涸的土地,开始吸纳我的灵魂力,就如同伴随了我很长时间的武器一般,在吸纳灵魂力的过程中,竟然没有一丝阻碍感和滞涩感。

  只是短暂的两三秒,我便与长剑建立了战斗伙伴的关系,我也只在桥的这头停留了这么两三秒,便一手提着脱下的斗篷,一手提着长剑朝着桥头走去。

  对面的军队没有想到我只身一人竟然敢面对千军万马,独自上桥,而且还走得是中间那一条,那不是更容易让自己成为靶子吗?

  我这一番举动让那个骑着一匹高大黑马的妖人将领充满了疑惑,不由得隔桥大声喊到:“你是何人?难道不知此处是禁地吗?”

  我抬头看着他,并没有说话,在他喊出这句话的瞬间,我已经知道这一切并不是我算计错误,掉入了阴谋之中,而是此地原本就是一个戒备森严的地方。

  如今的我已经没有了任何掩饰的妆容,扯下了斗篷之后,露出的就是一张人类的脸。

  风吹扬着我的黑发,我的神情越发的平静,倒是让那将领显得更加难以决定,毕竟有着完全人类脸孔的,可能是两类极端的身份,一类身份自然是在地下城毫无地位的人类奴隶,另一类身份,则可能是最最顶级的妖人。

  就如同九儿,封六,甚至那个匆匆一瞥的墨大人,他们身上都几乎没有妖族的半点特征,最多只是长的和普通人有一些区别,就比如封六的手臂很长之类的。

  估计就是这种想法,让这个将军举棋不定,一般的奴隶怎么可能毫发无伤的走到第十层?可我拿着剑,分明又是敌人啊?

  最近青龙城倒是出过几个厉害的敌人,但没有一个是人类。

  一步,两步,三步….在那将军喊话的时刻,我已经在百来米长的桥上走了快十步了,接下来应该是警戒的底线了,那将军终于忍不住大喊到:“停止前进,速速报上身份,否则别怪我青龙军箭下无情。”

  我依旧没有理会那个将军,在这一瞬间忽然全力洞开的中枢阵纹引来了巨大的天地之力,即便是在压抑的地下城当中,也有了一种突然风云变色的感觉。

  也在这一刻,我感受到了我的灵魂,无比坚固的灵魂意志比以前起码强大了三分之一,坚固的灵魂意志意味着什么?只要有足够的灵魂力,让灵魂得以成长,那么灵魂也会快速的强大不止三分之一!那也就意味着我可以承受更多的天地之力,吸收更多来自天地的力量,补充我的灵魂力,而不用担心灵魂破碎。

  这就是猎妖人修行的本质了!力量的来源——我强大了。

  在感受到他的一瞬间,我连呼吸都感觉到了充盈的力量,我也感受到了万魂花,它变的生机勃勃。

  一直以来它都有两瓣花瓣是卷曲的,其中一瓣在吸收我的灵魂之毒时,曾经随着毒素的增加而伸展开过,后来却又卷曲了回去,如今这一片花瓣却是伸展开了三分之一,曾经呈绿色布满整个花瓣的毒素,变成了花瓣边缘的一抹淡绿,似乎它也感觉到了我的在意,在我的灵魂之中愉悦的微微摇摆,让我感慨属于我叶正凌的,不管是武器,还是别的力量,都是好战的疯子。

  天地变色之际,无数的天地之力疯狂的涌向了我,我从未这么放肆的吸收过天地之力,传来的却不是往日的胀痛感,而是一种来自灵魂充盈着力量的舒爽感。

  没有任何犹豫的,这股力量全部涌去了我的四肢,风之阵纹洞开,而且是第一次洞开到这种程度,我终于感觉我触摸到这阵纹真正的力量,它还有更多的空间!它甚至能随着我的力量走向一个水到渠成的过程,只要有阵法大师出手,它就能形成完美的天之阵纹。

  已经不用沉默了,力量的灌注舒畅的让我大吼了一声,手中的长剑终于被举起,指向了那遥遥相望的部队。

  而天地之力的出现,让那将军也终于不用犹豫我的身份,如果不是敌人,根本不可能在桥上搞出如此大的动静,在他眼中我分明就是动用了一个大型的术法。

  “射!”将军扬起了他的手,然后重重的落下,一个简单的口令就已经表明了战斗的开始。

  果然是一位果断的将领,否则也不会被派来驻守如此重地吧?一有不对,立刻就是雷霆行动,我沉默的看着,在这一瞬间无数被灌注了灵魂力的箭矢,朝着我飞速的射来。

  箭矢强劲的破空声拉开了战斗的序幕。


仐三说:
回归第一章,自然就要引发高潮的到来,你们不能嫌我铺垫太长了,你们知道我是一个容易受伤的男子。开个玩笑,就是告诉你们铺垫总会过去,高潮总会来到的,今天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