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六十七章 千军万马(下)

第六十七章 千军万马(下)

  箭矢和子弹的速度谁更快?如果一般有常识的人,都应该知道是子弹。

  可这并不是正常的世界,并不能用正常世界的常识来判断这一切,只要给予足够的力量,再有好的弓弦,箭矢也可以达到极快的速度。

  开弓的不止是士兵,有几位看起来就强壮如铁塔的副将也松开了弓弦,而他们射出的巨大箭矢就赫然冲在最前方。

  我无法形容这种感觉,不仅仅是弓箭带来的威胁,还有附着在箭矢上的灵魂力爆裂开来,对灵魂的冲撞。

  在那一瞬间,阿大给我的贴身猎妖人皮甲瞬间就发挥了作用,在我强大的灵魂力作用下,在我的身体周围形成了一道强力的灵魂力护盾,挡住了这种冲击。

  而这尖锐的弓箭,爆裂的速度...我前所未有的淡然,在风之阵纹的作用下,肉眼几乎看不见怎么回事儿,被我抓在手中的斗篷就已经快速的绷紧成了一根黑色的绳子,那是我快速的甩动斗篷,绞紧了斗篷所形成的效果。

  接着,这根绳子就被我抛了出去,一下子搭在了桥栏上,几个旋转,稳稳的系住了桥栏,我从桥上一跃而下,却凭借着风之阵纹所给予的敏捷,在跃下的瞬间,抓住了斗篷形成的绳子。

  我的身体在空中晃荡了一下,斗篷形成的绳子陡然承受了这样的压力,尽管被绞紧,也发出了一丝丝布料破碎的声音,但这并不影响我什么,我利用回晃的力量,一下子徒手抓住了桥沿,然后整个人往上一用力,贴住了桥面的下方。

  在这个瞬间,我也洞开了力之阵纹,在贴住桥面下方之时,我挥出了一拳,轻而易举的在这石桥上破开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洞,并稳稳的抓住,稳住了身体。

  在风之阵纹的加速下,这只是瞬间的事情,连我自己也无法揣摩自己的速度,一秒或者两秒?就已经完成了这一切。

  我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在这个时候我才听见箭矢从我刚才落脚的地方飞速而过的声音,如同一群巨大的蜂群。

  我在心里计算着时间,却听见那一群沉默镇定如同山石的士兵有些急促慌乱的喘息声...在如此的风中,还有喘息声传来,显然是所有人都震惊失措了才会同时气息不稳,我很能理解,凭借他们的力量根本捕捉不到我的速度,眼力好的最多能看见我一闪而过,然后跳桥了?

  而在大多数人的眼中,我应该是活生生的消失了。

  如此诡异的事情,只是让他们喘息了几声,可见这驻守在10街的青龙军心里素质是如何的强大!

  我并不觉得这样逗弄了一群军队,是一个好笑的玩笑,同样的方式只能用一次!我很明白要在有限的时间内,突破过这长桥,否则下一次,这些看起来心理素质异常强大的士兵会用提前预判的方式铺天盖地的射击,提前堵死我的道路。

  “开弓!”将领的声音冷冷的传来,士兵看不透的事情,不代表这个将领看不透,他应该知道我在瞬间躲在了桥面之下,躲过了这一次看起来必死的铺天盖地的射击,我没有死,自然是要继续的攻击。

  这让我很吃惊,能够看穿我如此加持下的速度,这个将领也不是普通的妖物,比起之前我和童帝遇见的那些部队将领,不知道要强悍了多少倍。

  想法只是在我的脑中一闪而逝,就如同机会也往往只是一闪而逝。

  上箭,拉弦,开弓...对于这些精英士兵来说可能只是两三秒的事情,而对于我来说,这却是唯一反攻的机会,在将领开口的瞬间,我已经松开了我抓住的那个小洞,身体努力的一晃,整个人从桥面上高高的跃起。

  斗篷终于承受不住这种急剧的力量,断裂了,破碎了...而我身体终于在这一瞬间,借着这股力量,一跃而上,一个转身的扭转,回到了桥面之上。

  在这个时候,大多的士兵已经举起了弓箭。

  如何还能给你们这个机会?在我还未落地的瞬间,已经积蓄了太久力量的长剑终于被我挥舞而出...已经是它的极限了,被我灌注了足够多的灵魂力,层层的压缩,快要到了长剑上的符文都崩碎的地步,终于借由这一剑,痛快而潇洒的发泄了这股力量。

  而这原本澎湃如海的力量,在经由了猎妖人武器的特殊加强之后,被凝练到了极致,如同一道巨大的月牙儿,斩碎了风,直直的朝着桥那一头的部队冲撞而去。

  ‘嗡’美妙的嗡鸣声,是长剑破风的声音,是长剑急速的颤抖发出的自身长鸣。

  如同断崖式的第10街,在那‘桥头堡’的最前端起码站了上百个士兵,统统被这股力量覆盖到了其中,甚至我能余料这股力量还能冲击到他们后方的士兵。

  “灵魂力防守。”那位出色的将领大声的嘶吼到,与此同时,他一个勒马,马蹄高高的扬起,一股雄浑的灵魂力立刻包裹了他和他的坐骑,只是已经来不及后退。

  而最激烈的碰撞往往是瞬间的,无声的就开始崩坏,如同核弹升腾的瞬间,总是一系列的崩坏后,才响起那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站在最前方的士兵无声的倒下了大半,十几个身体几乎毫无意识的朝着下方的悬崖落去,剩下的则是朝着后方不可停止的倒去,只有少数人还能够站着,可是在灵魂被冲撞的瞬间,哪里还有开弓射箭的能力?

  只有前方的将领破碎了这一击,堪堪挡住了这灵魂力量的冲击。

  谁能够料到,只是短短的几息之间,如此强力的部队就被冲击成了这般模样?而在此刻,我才刚刚落地,脚下传来了踏在地面上的坚实感...这也是我第一次体会到绝对的上层力量,到了一定的地步,对于部队的,对于千军万马的冲击。

  我没有犹豫的提起长剑,朝着‘桥头堡’冲了过去,在风之阵纹的加持之中我就化成了风,只要有一个短暂的喘息时间,我就能够突破了。

  当我冲到桥头的时候,迎接我的是一把厚重的长刀,我一个抬手,手中的长剑就与长刀撞到了一起,激烈的碰撞,带起一连窜的火花。

  我没有后退,反倒是那个骑马的将领,连人带马被这冲击的力量,冲退了好几步,那一匹看起来高大结实的马儿,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嘶鸣,嘴角竟然流出了好几缕鲜血,刚才的冲击力,这匹马儿也跟着承受了不少。

  “前方七队列阵,挡住他!后方每分三队依次准备第三,第四,第五术法。通知大将,并上通11街。”那个将领在马儿喷出了鲜血以后,自己也喷出了一口鲜血,可是他没有丝毫的喘息,而是用一种特殊的方式,大喊了一句,声音如同闷雷一般传遍了10街的前方。

  尽管是敌人,我也有些佩服这个将领,至少在战争中,不管立场如何,他做的每一个指挥,每一个决定都是正确的,最关键的是,他没有畏缩,没有恐惧,一直在坚守着自己的职责。

  我的时间很紧迫,战斗一旦开始,消息也会开始传播,最糟糕的是传到了下方的青龙城,到时候等待我的不知道会是什么?那会影响我顺利的带走辛夷。

  而如今,我必须用最快的速度杀上11街,否则等消息传到11街,又会极大的阻碍我的脚步,给敌人越充分的准备时间,就对我越是不利。

  可是如此,我还是忍不住对着那个将领伸出了大拇指,简单的说了一句:“你很不错,可惜我们是敌人,你也必死。”

  他的眼中终于流露出了一丝惊惶和悲伤,但很快就稳住了,随之而来的是属于军人的坚硬,无声的他对着我举起了他的大刀,双腿一夹马腹,朝着我冲了过来,仿佛是想要给予自己这冲刺的勇气,他大喊了一声:“你不可能会赢的,你不知道你以后将要面对的有多么强大。往上,是神圣的十二阶。”

  这一句话就如同在战场上最让人亢奋的鼓舞,特别是说起神圣十二阶的时候,之前那些被冲击的凌乱的部队,也已经快速的集结起来,带着震耳欲聋的吼声,朝着我快速的汇拢而来。

  我如同汪洋大海之中的一叶扁舟,可我也有我的信念,如何肯在这样的地方倒下?被这样的浪潮所冲击?

  我举起了长剑,也同样冲向了那个朝着我策马而来的将领...

  厮杀,从来都不是什么想象之中热血的事情,而是一种血腥的负担,当一个个的身影在你的眼前倒下的时候,当刺鼻的血腥味充斥着你鼻腔的时候,你会从心底升腾起一股悲凉。

  因为那是生命,任何的生命都值得被尊重,可它们却是如此的脆弱。

  我要守护着猎妖人的责任,因为这责任的背后,是我要守护的生命,所以我不得不杀,而在我眼前倒下的妖人,我相信他们也有自己的信仰,当碰撞时,只能无情。

  所以,我要在这种悲凉之中,给予自己无限的信念和勇气,我不能后退。

  血路,在蔓延,马儿悲伤的嘶鸣,马背上的将领,它的主人已经从它的背上落下,变成了一具无言的尸体...后路,不忍再看,那是一个生命的收割场,而前方还有成群的妖人在前仆后继。

  强大的气场在不停的汇聚,是那第三,第四,第五术法吗?

  一个高大的身影,如同一块移动的石碑,出现在了第10街的制高点,有3米高吧?那是什么妖人?我抹了一把脸上的鲜血,和他无声的对视了一眼。

  10街的大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