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六十八章 杀戮的地狱

第六十八章 杀戮的地狱

  在人类历史中的每一场战斗之中,士兵的存在感都是极其微小的,他们不能主宰战争的走向,不能在最后的胜利之中留下自己的名字,甚至一场战斗,他们能提供的力量也是有限。

  可是,当他们聚集起来,成为了军队,就没有人敢小视他们的作用。

  就如同现在的我,面对的是如海一般的灵魂力冲击,那种感受就像快要溺亡在深海之中,重重的压力快要压碎每一根骨骼,连耳中都在嗡鸣。

  我冲散了正在准备第三,第四阵法的两只队伍,到底也没有阻止那个第五阵法,因为那位如同移动石碑般的大将跳入了阵法之中,亲自主导了这个阵法。

  而这第五术法,一经发动便表现出了惊人的威力,它聚集了这个阵法军队所有人的灵魂力,并且通过阵法的形势加强了威力,形成了一柄重锤,朝着我狠狠的砸来。

  第一次,我选择了硬碰硬,用自身的灵魂力与之对撞,巨大的能量在碰撞之时,互相的消弭,我朝着那个阵法方队冲了过去,我心知如果不快一些打破他们的联合,我会面对一次又一次这样的冲击。

  可是对面并不给我喘息的机会,很快第二次攻击又到了,接着第三次,第四次...

  我疲于应付,这是我变得强悍以来,第一次感觉到灵魂力快要枯竭的感觉。

  灵魂之中的漩涡开始出现,如果我愿意下一刻就可以大量的吸收天地之中的力量,补充为自己的灵魂力。

  但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愿意过早的这样,我好像已经开始越来越了解自己的灵魂,明白这种漩涡出现过一次,关闭了以后,下次再要出现需要一定的时间来恢复,强行洞开的话,会伤及灵魂。

  那么...我在沉默之中,感受到了胸口传来的热量,一朵比曾经壮大了起码两倍的火苗出现在了我的灵魂深处。

  吞灵焰,属于我的特殊标志。

  其实从聂焰时代以后,我用它的次数屈指可数,总觉得没有多余的时间来温养它,它还不够强大,而它残忍的吞灵属性,让我不敢轻易的动用它,有些伤天和。

  但是现在面对这种灵魂力的冲击,我不得不动用吞灵焰了。

  我抬头,那个沉默而高大无比的大将正看着我,我扬起了左手,一朵色泽怪异的火焰陡然出现,跳跃在了我的手心当中。

  在这个时候,对面军队集中的灵魂力再次的收敛,在空中又形成了一座‘巨大山峰’般的能量团,朝着我狠狠的压榨而来,我明白下一次再被笼罩在其中的话,就不仅是陷入深海的感觉,而是彻底的被压在海底,然后完全的被吞噬。

  我调动起残余的灵魂力,吞灵焰陡然的壮大,变成了一柄利剑的形态,朝着军队集中的灵魂力呼啸而去。

  在这一瞬间,那位大将‘咦’了一声,忽然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吼声,喊到:“我知道你是谁了!”“你是狼汉!”“你是叶正凌!”

  我稍微呆滞了一下,这是第一次地下城有人叫出了我的真实身份,果然还是查出来了罢,我曾经在搏斗场动用过吞灵焰...

  但很快,这丝担忧也消失于无形,如今已经揭开了身份,我和童帝兵分两路闹出来的事情不可能小,事情既然已经闹大了,隐瞒身份有什么意义?

  在那名大将喊话的时刻,吞灵焰已经和第五术法碰撞在了一起,而面对灵魂力,吞灵焰就是克星。

  我早就已经熟知了吞灵焰的特性,只要我灵魂本质能够支撑的住吞灵焰的吞噬,那么吞灵焰就可以一直的吞噬下去。这点明悟,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现在我脑海中的,就如在聂焰的时代,我到最后一战都还不太明白吞灵焰的特性,只知道当遭遇的灵魂力过于强大时,吞灵焰就会反被‘扑灭’。

  如今,我算是彻底的明白了,我的灵魂本质就是吞灵焰真正的火种,我们融为了一体,只要我的灵魂不消散,吞灵焰就会一直存在,只要我的灵魂本质能够承受巨大的灵魂力所带来的压力,那么吞灵焰就可以一直吞噬!

  而灵魂本质的强大太说不清楚了,就好比我融合了一道阿大的意志,能够变强大,而隐约的,我的灵魂漩涡洞开越多,我的灵魂本质也能变得强大。

  这些灵魂力还在我灵魂本质承受的范围内,所以当它们和吞灵焰相遇的时候,就如同干枯的柴禾遇见了熊熊的烈火,柴禾再多,也只有被烈火吞噬的份儿,如何还能与我为敌?

  当吞灵焰直插入第五术法的中心时,就如同一团颜色诡丽的焰火立刻就爆裂开了,映照了整个第10街的上空,也映照出了压在第10街之上的第11街,但还是笼罩在神秘的十二阶的阴影之下。

  火光在上空剧烈的燃烧,我的长剑拖拽在地上,发出了一阵阵残酷的金铁交鸣声。

  “等等。”站在我身前的大将忽然看着,这样喊出了一句。

  当吞灵焰出现的时候,战局基本已定,这是任谁都看得出来的,我不明白一个在战场上的大将难道还有畏惧之心吗?如果真是这样,相比于之前我在桥头遭遇的那位将领,这大将未免就太没有资格当这里的镇守大将了吧?

  可我还是停下了,我想知道,这位大将究竟想要说什么?

  他没有急着开口,而是解下了自己的斗篷,露出了只穿着胸甲的精壮上身,又把头盔摘了下来,扔到了一旁。

  我看清楚了,这是一只强壮无比的狮妖,但他的须发皆是白色,白狮子!竟然是一只罕见的白狮子,它在有些地方的民间传说中是吉祥之物,在西方的神话中也有它的身影,被称为太阳神之子。

  但我明白,真正的白狮子是一种正常狮子的异变,可能也是一种返祖现象,因为我们所在的这个星球经历过残酷的冰河时代,那个时代及有可能存在着白色的狮子。

  这些我无法考据,不过在聂焰的时代我遇见过白狮子,我只知道这种狮子的寿命极短,但是有着比寻常的狮子更强大的力量,差距几乎在一倍。

  白狮子原本就稀少,更何况成了妖的白狮子?我没有想到过这位大将竟然有白狮妖的血统。

  我眯起了眼睛,不知道他要干嘛,却也没有轻举妄动。

  “儿郎们退下,我将与他公平一战。”没想到这位大将并没有直接的回答我什么,而是冲着身后的士兵咆哮了一声。

  军令如山倒,焉有不从之理?可这一次,这位大将吼出来以后,却没有一位士兵退下,反倒是一位副将在旁跪下说到:“请将军允许我等与你共生死!”

  “请将军允许我等与你共生死!”

  这位副将喊话以后,其余的士兵也纷纷跪下,整齐划一的喊出了这么一句话。

  从这战场的结局来看,谁不知道我的实力?在我身后的血河,成堆的尸体已经说明了一切,如果到了这个地步还要战,除了牺牲没有别的结局,他们要与这位大将同战,那言下之意就是抱定了必死了决心。

  可是面对部下的恳求,那位大将却是大喊了一声:“放肆,立刻退下,到青龙城之中与总军汇合。就说,就说...”说到这里,那位大将停滞了一下,略带哽咽的说到:“就说我青龙军大败于第10街。两千将士伤亡过半。”

  “将军!”那位副将还想争取一下,可是那大将怒吼了一声:“难道你等想不从军令吗?”

  这一句话喊出,那些部下没有一个人敢说什么了,全部都沉默的站起,默默的后退,可是脸上的表情却无一不是悲伤而痛苦。

  那位大将这时才转而望向我说到:“我带青龙军十载,每一个将士都是我的兄弟。如今,青龙军当有此劫,战场之上也无对错,我决计不恨你,但求与你公平一战,只求你放过我青龙军剩下的将士。”

  我的心里说不出什么心情,看着他认真的说到:“我也可以放过你,只要你让开道路,让我去到11街。”

  “这不成!我地下城的子民在这地下受苦何止千百年?能够走到地面的世界去享受很多地下城的子民从未见过的蓝天白云,是我等毕生的梦想。十二阶,是我们的希望所在,我等总有一天要反攻出去,这是我的立场。吾宁战死,绝不退缩。”那位大将上前跨了一步,熊壮的身躯踏得地面都是一震。

  我心中已经明白了一些什么,就如此时的我,不想杀,却不得不杀,立场从来都是尖锐的,尖锐到没有坐下来再谈的余地,唯有一战去得到最后的结果。

  今日我不杀,他日站在我身后,我想要守护的人们,就会倒在血泊当中。

  杀是地狱,活在血腥的痛苦当中,活在心灵的折磨当中,可我不得不扬剑,因为这是我的宿命,是我曾经已经心甘情愿做出的选择。

  我不冷血亦不残酷,我也尊重我眼前的这个大将,怜悯死在我剑下的生命,唯独救赎不了我自己。

  “好,那我们就公平一战。”我终于扬起了手中的剑。

  而那位大将从背上取下了两把沉重的斧头,眼中流露出了对我的一丝感激,狮吼了一声,朝着我冲了过来。


仐三 说:
是有些血腥,但更多的是血腥之下的痛苦,得不到救赎的心灵,却还要继续这样走在前方。叶正凌从来都比陈承一痛苦,因为他和陈承一是不同的路。陈承一可以仁慈的放过许多,但叶正凌不杀就是不仁。这种矛盾是我想要写出来的,大家什么看法,可以去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