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七十一章 十二阶的尽头

第七十一章 十二阶的尽头

  而在这个时候,我的《缚魂篇》已经进行到了尾声,灵魂与天地之地被引导的差不多了,开始自行的交织缠绕在一起,形成那‘绳索’的最后。

  我的心神稍微放松,就觉得有些诧异也无奈。

  诧异的是说起玩雷,在这个广袤的星球,人类的修者才是‘祖宗’,不管是妖族也好,妖人也好,在这方面比起人类都是弱的了,他们更习惯‘硬拼’,而不是和人类玩什么术法,他们没有人类那点‘灵’。

  而我眼前也七个妖人竟然玩起了大型雷术,虽说也有妖雷一说,但那一般都是蛟,龙一类的‘专利’。就如狐擅‘惑’,虎生‘风’,凤凰浴火等等。

  如果硬要解释,只能说这个阵法也不寻常,让我对阵法背后的那个人或者那些人更为的好奇。

  无奈的是,他们能够操纵大型雷术,竟然孕育出雷池,已经是一件殊为不易的事情了,可是竟然选择了铤而走险,把雷池孕育的那么大,几乎已经到了这七个妖人承受的极限,看来对我的杀心也是到了极限。

  或许是已经感觉到了我的术法接近成型,那为首的虎妖有了几分着急,操纵起那雷池来更加快了一分。

  他这一快不要紧,在他身后的六个妖人却纷纷喷出了一口鲜血,显然已经到了能力的极致,接下来的就是‘透支’了,那虎妖也变得面色潮红,看样子是一口喉头血强忍。

  这番动作也有了作用,那偌大的雷池终于开始收缩,在虎妖的手诀之下,快速的成型,形成了一个个看起来就威力无比的雷球,环绕在虎妖的身旁,煞是好看的样子,也充满了杀机。

  我没有掉以轻心,这些雷球一个也不是好相与的,我自问就是其中一个雷球击中了我,我也基本上会掉大半条命。

  虎妖脸上出现一丝得意的笑容,毕竟术法的对决进行到现在,我这边不显山不露水,没有什么巨大的威势,因为不是《镇魂篇》,感受不到那滚滚如山而来的天地之地。

  他那边却是孕育出了雷池,而雷池所化雷球,威势十足。

  再一个手诀之下,那些雷球被虎妖所控,开始朝着我轰击而来。

  我的心中却无半点慌乱,只因这些雷球若是被人类修者所控,那么这场斗法我基本上已经输了,毕竟我的术法还差最后一点儿成型。但控雷的是这些妖物,看着雷球缓慢移动的样子,多少为我争取了一点时间,而这点时间已经完全足够了。

  看我还在念诵着咒言,那虎妖的脸上已经出现了必胜的表情,那六个快要奄奄一息的妖人终于也松了一口气,不论付出了什么代价,我这个‘杀星’总算要死在他们的大型术法之下。

  终于,在两秒之后,雷球移动了三分之二的距离时,《缚魂篇》的咒言终于完成,一条完整的缚魂索在我的身侧形成,就如同我灵魂的延伸,带着一种沧桑古朴的气息环绕在了我的手中。

  虎妖已经闪烁着兴奋的光芒,最多再过两秒,雷球就会在我上方裂开,然后形成千百雷电,集中着朝我轰击,到时候我避无可避,毕竟雷一旦锁定了目标,逃是不好逃的。他之所以那么辛苦的控雷靠近我,无非就是为了锁定我。

  我没有再耽误,在结束了最后一个字的咒言之后,手中的手诀一变,那条缚魂索就带着比闪电还快的速度朝着虎妖冲刺而去。

  “你...”虎妖的脸上出现了胜利的笑容,估计是想说句你输了之类的话,可是刚冒出一个你字,他的声音便被打断,缚魂索束缚的是灵魂,自然会让他连说话也说不成。

  在他震惊的目光之下,我伸出了手,抓起了之前插在地上的青铜长剑,超前跨了一步。

  就是这一步,雷球已经在我的正上空,离我不到两米的距离,可是已经对我没有任何的危险,控雷术自然是讲究一蹶而就,差了最后的控制,雷术都会失败。

  我能感受到缚魂索对虎妖的束缚力,他之前透支了太多的力量来动用这控雷术,如今短时间想挣脱开缚魂索,根本是一个笑话,我甚至能清晰的感觉到,就算是他巅峰的状态,想要挣脱这缚魂索至少也需要一分钟的时间,这就是《镇妖十三篇》的威力。

  我手持长剑,一步步的走向虎妖,在我的身后,那些失了控制的雷球终于散裂开来,化成了一道道失控的雷电,来不及轰击就快速的消弭在空中,映照的整个11街透亮而刺眼。

  雷电散去的很快,但终于让整个青龙城在瞬间拥有了如同白昼一般的光明。

  看来事情闹得很大了,我一步步的走向通天索,可心中却并不是很在乎,瞒不住的,10街的部队不也带去了我大闹的消息吗?

  在我身后,响起了虎妖咆哮的声音:“你不能攀登那通天索,你不能去我族的圣地!”

  我并不理会,只是回头看了一眼,被我打断了四肢,并且在灵魂上留下创伤的虎妖已经不能对我造成任何的威胁,其余的六个妖人已经透支,我同样也是用这样的方式‘处理’了他们。

  这些伤势可以恢复,但想要再回到如今的实力,是万万不可能的了。其实我完全可以一杀了事,可就像我对10街的那名大将所说,在有选择的情况下,我还是想要坚持自己的选择。

  我收起了长剑,终于来到了通天索,心情也难以平静,只是猜测着我若攀登了上去,会看见什么?是不是就真的能见到辛夷?那天引诱我入陷阱的是假辛夷,那么真的辛夷又会怎么想?

  一路平静的我,到了这个时候,反而是乱了,看着这巨大的锁链,上面雕刻着繁复的花纹,我总觉得有些怪异,并不觉得这是一条普通的黄铜锁链,但一时间也不想去想那么多,就在我准备要去攀登通天索的时候。

  那虎妖忽然大吼了一声“但求一死!”我再次回头,看见虎妖的眼中闪烁着绝望的光芒,在他身侧的六个妖人同样是如此,面如死灰,看那心情也是一心求死。

  我原本不想理会,可那虎妖却喊了一声“10街白狮没有守住10街,你给了他死的权力。为何你要这般折磨我等?”

  原来,我的不杀,给了他们以后还能生活下去的仁慈,对于他们来说是折磨吗?看来这世间,不管是人还是妖人,心都是复杂的,而想要求仁得仁,在自我心中得到一丝解脱是如此的困难,我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终于,我还是双手握住了通天索,开始攀登这巨大的锁链,在11街空旷的平地上,虎妖七人终于带着满足的笑容,倒在了血泊当中。至少和杀戮比起来,我不想当一个折磨内心的刽子手,而我竟然开始懊恼,甚至羡慕起高僧来,毕竟那超度人心的本事不是人人都有,像我成了一身‘血腥’的屠夫,最是明白内心的折磨。

  攀爬通天索没有什么意外发生,唯一能说的上让我上心的只是,我发现了那繁复的花纹之下,隐藏的竟然是阵纹。

  因为学习阵法的关系,这一点早晚瞒不住我,我只是很奇怪,这不是攀登上12阶的一条道路吗?为何要有阵纹刻画在其上?这个地下城看来秘密不止一个。

  我努力的平静心情,攀爬的速度越发的快。

  终于,在不到5分钟以后,我一身血腥,一路厮杀来到了这个传说中的12阶,可是入眼却是没有任何的‘惊喜’,等待我的只是一片荒凉。

  对的,只有一片荒凉,这个妖族之中传说的圣地没有任何一个建筑,只是一道坡度颇大的向上斜坡,在斜坡的尽头处有着两个石造的灯台,就是唯一光明的来源。

  当然,严格的来说,除了这些,这十二阶也并非完全什么都没有,我总是觉得在两个巨大的灯台之中,好像有一个物体,但是不大,判断可能只有半人的高度大小,由于距离的关系,也看不清楚到底是什么?

  我的内心不可抑制的涌出一丝慌乱与焦急,为什么?为什么什么都没有?没有我想象的那热闹婚礼,没有九儿,没有贺喜的人,没有婚宴,更没有辛夷?

  我甚至怀疑自己来错了地方,忍不住朝着上方望去,可是上方已经是厚厚的土层岩层,哪里还有什么道路?

  难道什么十二阶,辛夷九儿的婚礼又是一个阴谋陷阱?我开始胡思乱想,但再怎么想,我也只剩下前进到最后一个选择。

  我深吸了一口气,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开始朝着斜坡的尽头走去...而走在这斜坡的感觉,就如同一个追求光明的过程一般,越是接近终点,那光芒就越是耀眼,走到快要接近尽头的时候,再也没有了初到十二阶的那种黑暗感了。

  可这些都已经不是关键,随着越来越接近尽头,我平静的心情再也很难平静,在看清楚两个巨大灯台中间的物事以后,我就一直是这个心情。

  迷茫,疑惑,不停的焦虑思考,甚至被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连我此行的目的都差点忘记了。

  我猜测了千百遍的十二阶,就是没有想到在尽头处,我能再一次的看见它!



仐三 说:
这一章我觉得我写的很艰难,四点钟开始写,现在才算完。就因为某一种心理很难描述,我却想努力的表达清楚。其实,很多读者是不太重视这个的,而这个又往往是我用力过猛的地方,算是一个缺点。不过,这个缺点在于我怎么才能自然的表达,而不是放弃去写人心。因为放弃了这一点,我的写作就如同失去了目的,失去了更深层次的意义。当然,我只是与大家聊一下我的困惑和想要的进步。那它是什么呢?看看有没有猜得出来的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