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七十四章 一个秘密

第七十四章 一个秘密

  在这种情况下,我无法对这个小厮承诺什么,一个小厮还能有什么重要的消息吗?我心中疑惑,面上却没表现出来,只是看着他说到:“那要看你所说的消息的价值。”

  得到我这句话,那小厮稍许放心了一些,抓了抓头发,又警惕的看了看四周,这才低声的对我说到:“这位大人,要换成别的奴仆定然是不会有这种疑惑的,他们甚至都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地方?说是地下城,可我因为祖上的原因,却是知道地下城也是有好几处地方可以通往地面世界,而且束缚比较弱,就算实力强劲的贵族也可以在一定的范围内活动的,享受地面世界的蓝天白云。”

  有这事儿?我沉吟着,倒也没有完全不信,毕竟这世界上很难存在完美,就算再大型的阵法也有漏洞,好比锁住地下城的大阵也能让实力在一定范围以内的妖人出去,和地面世界的人贸易。像实力强劲的贵族想要出去见识一下,必须牢牢地封印自己的实力,否则就会受到阵法的限制,即便出了地下城,一旦破除封印,也会受到阵法的影响,轻则重伤,重则暴毙。

  这些是我在地下城呆了这么久,听到的最基本的常识,也曾感慨过地下城那个封印阵法的神奇,感觉就不像是一个封锁范围的阵法,而是从地下城那些妖人一出生起,血脉就和那个阵法相连了一般。

  如今听见小厮这样说,我才知道原来这个大阵也有几处破漏之地,可以让地下城的妖人上到地面世界来活动,仔细想来却也没有关系,毕竟只是在一定的范围内。

  可我又不得不联想,想起那个血池,莫非是血池已经在起作用了?

  “大人?是有什么问题吗?”见我陷入了沉思,那小厮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毕竟他要说的重点并不是这个,而在他的眼里,难道地面世界这种事情也不过是顶级贵族的享受而已?

  我肯定不会对这小厮说我心中所想,于是回过身来对他说到:“你且说下去。”

  那小厮口齿也是伶俐,为了保命,便快速的说到:“我们都是顶级贵族身边的奴仆,也才知道原来地下城也有这等好地方,但绝大部分的人所知也仅限于此了,可我祖上不是吹牛,也出过一个大人物,但那大人物在出人头地以后,并不关照我们这些远亲,关系也不算近。但我爷爷却和那位大人多少有些交情,于是便无意中得知了一个秘密…”说到这里,那小厮小心翼翼的看了我一眼,似乎是在判断我对这个消息是否感兴趣。

  我也不想掩饰,只是说到:“有点儿意思,你继续说。”

  有了活命的可能,那小厮来了劲头,继续说到:“那就是青龙城这处地面可不是一般让那些贵族大人来享受的后花园,而是地下城一个非常非常关键的所在。总之,一般的贵族身份是绝对不可能能到这个地方来的,就算九儿公子那样的地位,若不是有特别的原因,也绝对不可能到这里来,这里有什么特殊我不知道,总之听我爷爷说起,能够在这里呆上一个时辰,都算是天大的福分。我就奇怪,不管是九儿公子还是天思小姐,他们的身份虽然珍贵,怎么可能有资格到这地儿来举行婚礼?就算是地下城的大统领,也不可能有这福分呐?”

  “是吗?”我淡淡的反问了一句,其实心中并不知道这个消息对于我来说有什么意义?可又模糊的觉得,这个消息应该是很重要的。

  面对我的反问,那小厮又抓了抓头,说到:“怎么不是?我的消息可是可靠的,你要知道和我爷爷多少有点情谊的那位大老爷,不关照别人,多少还是关照了一下我爷爷这一脉,不然凭我,哪有本事在九儿公子身边做仆人啊?”

  “你知道的倒是不少,但这消息对我来说也没多大个意义,他们在哪里举行婚礼,不都是一样吗?”我说出的的确是我心中所想,说到这里我话锋一转,说到:“你且不要啰嗦了,还是快点回答我想要问的问题吧。”

  那小厮听我如此一说,脸色变得有些难看,犹自有些不服气的说到:“大人,这事儿肯定是有意义的,换别人不知道就罢了,换我知道了,提醒你这么一句,或许你就能知道在这地方举行婚礼肯定是有什么原因,肯定不一般,你有了这层心思能够防备一些,也错不了啊?”

  我觉着有些好笑,这小厮倒真够多嘴的,我也不答他话,可经他这么一提醒,我心中的确有了一丝疑问,之前倒也没有多想,毕竟阿大告诉过我,九尾和天狐结合对于整个地下城来说都是一件大事,是整个瞒天过海阴谋中关键的一环,那么在这样的地方举行也是正常。

  如今看来,可能这件事还真不是这么简单。

  “先回答我的问题吧。”我的神情已经流露出不耐。

  那小厮再也不敢啰嗦,立刻说到:“大人,总之离吉时还有不到一个时辰,小的地位低微,也不是九儿公子最信任的那几个下人,也无缘能够到婚礼现场见识见识,他们举行婚礼的地方,就在这岛上的山峰上,那里好找,只有一处建筑,你一靠近就能看见。”

  “我的工作是负责在这岛附近守着,就是看守这个出口,得了命令若这出口处的地下暗河有啥动静,我就要第一时间来查探,并且回抱消息,大人您来闹出了这么大动静,这方圆几里就我一个人驻守着,我哪敢抗命?只能快些跑来查探了。”

  这小厮倒是把所有的事情都说了个清楚,我心中一动,追问了一句:“你可知道那地下暗河之中有什么吗?”

  那小厮忙不迭的摇头,一脸害怕的看着我,就怕说一个不知道,我就会痛下杀手。

  我看了他一眼,心中已经有了计较。

  大概十分钟以后,我穿上了一身红色的小厮服,从那处隐蔽的地方走了出来,那小厮被我打晕了,捆在了树上,并且为了保险起见,把他的嘴给塞住了。我是饶了他的性命,但也不会为自己的行动留下隐患。

  我整理了一下衣服,把藏在衣衫里的青铜长剑又挪了一下,让外表看不出来什么破绽,又把小厮的身份令牌挂在了腰间,这才辨认了一下方向,朝着岛中的那个山峰走去。

  那小厮是个多话的人,这十分钟里我又追问了他一些事情,他恨不得把他所知的每个人穿什么底裤的颜色都告知于我,这倒让我对岛上的形势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说起这个岛,其余的地方倒也平常,最重要的地方便是那处山峰,有些什么那小厮自然是不知道的,但他知道从进入丛林走上那条通往山峰的路,每隔几处便有一处岗哨,里面驻扎的都不是一般人,实力至少都是贵族。

  除此以外,还有上百个像他这样的小厮,甚至是部队驻守在岛的各处,总之一有风吹草动,这个岛上所能爆发出来的力量是巨大的。

  我有一些庆幸我刚才莽撞的拿下了这个小厮,没有被巡岛的人发现,也庆幸自己及时把小厮拉往了一个偏僻的所在,得到了这些重要的消息,否则我这样冒然的闯进去,一定会惊动岛上的驻扎力量,一番血战倒也罢了,怕的就是惊动了正在举行婚礼的九儿以及他的宾客,到时候,若只是我闯到了这个岛上,他们把辛夷藏起来,或者是及时转移地方也是有可能的。

  另外,我也知道九儿那些宾客都不是小人物,最好在激烈地碰撞发生以前,能够保留力量,不要再节外生枝。

  所以我借助了小厮的身份,准备就这样闯到九儿的婚礼去。

  心下打定主意,我也就不得犹豫,大步的踏入了丛林。

  攀登山峰的是一条主道,从小岛的四个方向都有着这么一条主道,只要有心寻找,很快就能发现这条主道。

  我没有小心翼翼,反倒是大大咧咧的走在了这条主道上,只有这种坦然,才不至于引起任何的怀疑。

  果然,在主道上走了不到十几步,我便遇见了一处岗哨,还未走近那岗哨中便走出两人,拦住了我的去路。

  显然我这身打扮和身份铭牌帮助了我,这些临时调动来的贵族守卫,如何能认识九儿的一个小厮?不过,这小厮的身份也够低微的,即便身份上不引人怀疑,也是没有资格去到九儿的婚礼的。

  我理所当然的被拦下,可是我却并不在意,而是看着那两处守卫,理直气壮的说到:“两位大人,我是九儿公子派去看守那处地下暗河的,九儿公子特别吩咐过,若有什么动静一定要第一时间亲自汇报与他,这事可耽误不来。”

  我这番话肯定不会引起什么怀疑,想必之前的动静,这处离得近的哨岗多少有些感觉,只是职责所在,他们不能轻易离开,自然也不能亲自去探查。

  我如此一说,这两个贵族守卫对望了一眼,便放开了道路,只是催促到让我快去,可是我没走两步,他们又叫住了我,我心中一凛,莫非这一路还真的不能善了,要杀上去不成?

  却不想,其中一名贵族守卫走回了那处哨岗,片刻便牵了一批马儿出来,把缰绳递到了我的手上,说到:“那处地下暗河的事可不是小事,你且骑这匹马去吧,这马儿是养在这岛上的特殊马种,你骑着它一路也不会有人阻拦与你。”

  还有这等好事?我心中暗喜,表面上却是千恩万谢,接过了缰绳,只是看着那马儿的时候,心中却是一惊,怎么着世间还有这样的马?比寻常马大了将近四分之一,眼珠的颜色褐中带红,就像得了红眼病似的,另外这马唇有些外翻,露出的牙齿却不是食草动物那般的大板牙,反倒是像长着一口老虎的牙齿一般,显得十分凶悍。

  “这马儿可不好驾驭,你一路上最好莫用鞭子抽它,它自然会把你送到圣峰的脚下,但你也别动什么心思,想骑着这马儿在这岛上乱闯,我可提醒你了,这岛上除了这条大路,其余的地方都是不好乱闯的。到时候死无葬身之地,可别怪自己死的冤枉。”那贵族守卫没有注意到我的神情,把缰绳交给我的时候,又提醒了我一句。

  看来这岛上真的是太多的秘密了,我按耐住心中的好奇,只想着办大事要紧,连这怪马为什么长这样我都忽略了,只是假装惶恐的说了几句小的不敢,便做出有些战战兢兢的样子,翻身上了马。

  那贵族守卫在这时,拍着马的脖子,嘀嘀咕咕的念了几句,似乎是咒语,又似乎是在跟马儿说话,在念完以后,他对我说了一句:“谅你也不敢,快把消息带给九儿公子吧。”

  说完,一拍马的脖子,那马儿便飞驰了起来,扬起一路的烟尘,速度比起平常的马儿那是快了不少。

  就如那贵族守卫所说,骑上了这匹马,一路上我就再也没有遇到过任何的阻碍,尽管在风驰电掣当中,我看到了不下二十处岗哨,还不提是否有暗哨这个可能。

  这让我的心情很沉重,根本不敢去想就算顺利的找到了辛夷,她愿跟我一起出来,我又该如何安全的把她带到中心广场处,与童帝汇合?这一路上我已经不得不‘捅’了很多篓子,那也是没得选择。

  只但愿阿大说到时候有接应,是真的能够一切顺利吧。

  我没有想太多,只能走一步看一步,而这马儿飞快,只是短短十几分钟,便已经把我带到了那所谓的圣峰脚下。

  在这时,终于有人站出来拦住了我,是一个带着典型熊类特征的妖人,身材比我在第10街看到的那个白狮将领还要雄伟。

  “来人止路。”远远地他就大吼了一声,那声音雄厚的如同闷雷从低空滚过。

  那匹凶悍的马儿被这个声音所惊到,一个急停,高高的扬起了马蹄,我下意识的就想要稳住身子,但转念一想,却终究松开了缰绳,姿势狼狈不堪的从马身上跌落了下来。



仐三 说:
今天就这一个大章,把大爆发之前的小过渡就全部集中在一个章节里了,免得分成两章你们会觉得进度太慢。但今天也就这一章了,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