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七十五章 闯入

第七十五章 闯入

  这一摔可是结结实实,甚至为了逼真实力不济的样子,我没有做任何的防护。

  毫无疑问的,在一嘴沙之后,我又摔了一嘴泥,全身都觉得酸疼,爬起来以后,却见那个强壮的汉子正在安抚着那匹怪马,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了一块新鲜的血肉出来,被那怪马急吼吼的一口就叼了过去,大肆的咀嚼起来,那血肉里的血混合着唾沫从它的嘴角流出。

  我很是诧异,也许我能接受马突然变异了,长成这副妈妈不爱,姥姥不疼的样子,可我不能接受这马儿连本身的天性都变了,不吃草而是酷爱血食。

  我不禁想到这马儿是在这座岛上养的,心里的感觉怪怪的,像是抓住了什么关键,却又始终捅不破那层膜。

  看我正在看它,那马儿竟然流露出了得意和不屑的眼神,仿佛在表达,刚才让我骑了都是莫大的耻辱一般,如今我狼狈,它被安抚,是应该的。

  “这匹死马,吃相!”我在心里暗骂了一句,心说等我接到了辛夷,要有机会,说什么也要暴揍这死马一顿,看谁才是爷爷!但此时我不敢表露,却是做出一副被摔得很疼,狼狈之极的样子。

  这一摔并不是没有作用,至少那个拦路的大汉看我的眼神少了几分怀疑。

  他不慌不忙的喂了那怪马几块血食,然后拍拍马儿的脖子,打发走了那匹怪马以后,这才用闷雷似的声音对我说到:“你是哪个?”说话间,拉过我的身份令牌看了一眼,接着不屑的一笑,又说道:“一个小厮,天大的事情也不容你在岛上乱闯。这沿路的守卫哪个那么糊涂,还敢把圣地的雷马给你骑?”

  原来那怪马叫雷马?面对这大汉的疑问,我一副畏惧的样子,小心的说到:“小的真的是有要事要禀报我家公子,沿途的大人也知道这个事情耽误不得,才把马大爷借给我骑的。”

  “你家公子?哪个?”那大汉斜了我一眼,眼中不屑。

  “我家公子人称九儿。”我赶紧说到,心中却是奇怪,好像这个大汉并不是太买那些地下城贵族的账。

  “不知大人抽了什么疯,让他在这里举行婚礼那个?呵呵,他真是长脸了,真以为自己配得上圣地的婚礼?连同自己的小厮也敢这样放肆。你最好哪儿来的滚回哪儿去,有什么屁事,等你公子回了地下城再说。”那大汉果然不买账,字里行间里透露的果然是看不起地下城的贵族,就连九儿也不放在眼里。

  那意思是说,这大汉不属于地下城的势力了?那是哪方势力?我觉得事情有些复杂。

  却是一副畏惧却下定决心的忠仆一样,一咬牙说到:“小的不能走,这个消息非得带给我家公子不可。公子有令,一旦发生了什么,必须第一时间汇报。”

  那个大汉冷笑了一声:“你倒是个忠仆。”可下一瞬间,他忽然一巴掌朝着我扇了过来,结结实实的打在我的胸口,那巨大的力量,让我剧烈的咳嗽起来,整个身体不由自主的飞出了好几米远。

  好大的力气,我其实能够躲开,却偏偏不敢躲,因为实力不济嘛。这一下,估计他还是压着力气打的,没有真的想要杀死我,否则力量应该更大。

  这大汉真的是天赋异禀,一般的熊妖哪有这等实力,就算血统纯正的妖物,哪怕是熊妖的大妖也没有这力量,相当于我的力之阵纹洞开三分之二的样子了。我心中充满了警惕,万万是没有想到这岛上随便一个人物还有这等实力,我简直是低估了这岛上的一切。

  心中虽然是这么想,我口中却是喊着:“大人可以打死我,但消息必须带给我加公子。公子说过,入岛处的地下暗河处有任何的异动都要第一时间汇报给他。”说完这话,我忍不住吐了一口喉头血,这倒不是演戏,是真的胸中一口气血翻涌,怎么也忍不住。

  这倒不是怎么严重,对于常常受伤的我来说,只是小伤罢了,但念及那个小厮的实力,我又用功力‘冲’了自己一把,狠狠的又吐了几口血,这才停下。

  不过,我这句话一说,那大汉终于是变了脸色,看来地下暗河里的存在真是了不得,简直是百试不爽的‘利器’,他眉头一皱,大步朝着我走来,不废吹灰之力就把在他面前如同小儿的我,一把抓了起来:“你的话当真?那河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装作鼓足勇气的样子,对那大汉说到:“这事儿只能汇报给我家公子,不敢耽误。”

  那大汉恨恨的看着我,最终还是一把把我扔到了地上,说到:“那你就赶紧去吧。一条傻狗!”说完,他扔下我,尽然不管不顾,撒开脚丫子,就朝着我来时的路跑去。

  跑到一半,他又突然折回,扔下一块黑色的令牌,又说了一句:“拿着令牌走,没人敢拦你。我且亲自去探查一番。”

  说完,他就再次转身跑了,亏那么大的个子如同风一般。

  我拣起了他扔给我的令牌,在身上擦了擦,随意扔进了怀里,不过看着这个大汉的背影,我的心里觉得还真是奇怪,不管哪个听见这地下暗河的大家伙有点儿动静,都如此的紧张。

  而我这个‘见证者’,也因此被一路优待,同样的事情竟然发生了两次。

  这其中肯定有巨大的谜题,这件事情我自己想不明白,所以无论如何也得告知阿大,我一边决定着,一边看了一眼眼前的山峰,摸了摸刚才被那个大汉拍痛的胸口,大步的朝着山上跑去。

  就如同那个小厮说的一般,这座山上只有一座建筑,十分的好认。

  它建在山腰间,围绕着周径不是很大的山腰建了一圈,我仔细辨认了一下风格,是典型的宋朝建筑,想起我身为聂焰时,身死之时,大宋朝不过建立了短短数十年,这个时间点?

  我心中有些疑问,但还是一路向上,就如那个大汉说的,有了这块令牌,果然一路上去,亮出这块令牌以后,也没有人阻挡。

  我隐约的看见在山巅之处也有建筑,不过通往山巅的路都被这个建在山腰的建筑给阻断,总之是找不到上去的路。

  终于,我还是一路到了这处山腰的建筑,爬过了数十阶阶梯,到了大门之前。

  在这个时候,我才感觉到了有一丝喜庆的味道,因为在那显得庄严肃穆的大门前,挂起了大大的红色灯笼,还有红色的丝绸作为装饰点缀。

  我心中涌上一股酸涩的味道,想着是九儿和辛夷在这里成亲,就觉得心痛难忍,这种滋味再熟悉不过,在千百年前,也有一个叫做碗碗的女人,要出嫁了,我也是这般心情。

  辛夷是天狐,叫做天思...我的嘴角涌起一丝笑意,这宿命真的是一个轮回。

  “你是谁?在哪里傻笑什么?我怎么没有见过你?”在这个时候,大门处的两个小厮终于注意到了我,他们穿着和我一样的红色小厮服,对着我呼喝了一声。

  如果是之前,我可能会担心露陷的问题,沿途的那些守卫力量可能不认识我,这些小厮绝对不会不认识。

  不过,到了这一步,我还有什么好怕的,径直走上前去,冷着脸亮出了那个大汉给我的令牌,心中想的却是,如若令牌没有作用,那么从这里我就会开始一路厮杀进去。

  没有想到那个大汉给我的令牌,比我想象的还要有用,那两个小厮原本充满了疑问,看见了令牌之后,竟然一言不发的退开了去,只是提醒到:“今天公子大婚,难得公子心情不错。如若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不要乱了公子的心情。”

  乱了他的心情?如若不乱他的心情,我的心情会乱上一辈子!我没有答话,只是看了那两个小厮一眼,便伸手推开了大门,径直走了进去。

  大门之后是一个前院,到了这里终于听见了喧哗热闹的声音,那酒宴特有的饭菜酒香也传了出来。

  我循着声音和味道朝着后方走去,终于在前院后的大堂,看见了热闹的婚礼现场。

  可能是因为仓促的原因,这个婚礼现场布置的远远不如石涛当年迎娶碗碗的现场,当年石涛宴开百桌,众妖来贺,到了如今这个时候,因为各种原因,在偌大的大堂当中,也只是摆着寥寥不到十桌的酒宴。

  即便如此,整个大堂也算布置的不错,至少喜庆的味道是十足,人虽然不多,也足够热闹。

  我站在大堂的入口,没有人注意我。

  此时的众人还没有入席,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热闹的事情,都簇拥在了大堂的内里,在那里挂在一个偌大的喜字,透过攒动的人群,我偶尔能看见九儿的身影,他也完全没有注意到我,而是春风满面的不停抱拳朝着众人答谢。

  英俊的模样,一身红色的喜袍也被他穿得分外好看。此刻,算是他得偿所愿了?

  我冷笑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