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七十六章 风雨兮(上)

第七十六章 风雨兮(上)

  我继续观察了一下这些人,具体的感受了一下,他们无不是实力强劲,那么在地下城中地位也算不俗,可是比起我一路走来,那些岛上布置的守卫势力,却显得有些不够看了。

  我还意外的发现了其他的几大公子也在其中。

  他们仍然没有注意到我。

  我也不需要这些人注意我,一步步的走到了厅堂之中,虽然只是宴开不到十桌,桌上的饭菜却是丰富无比,不要说这在地下城算奢侈,就算拿到地面世界去,也是十足十上等的宴席,无论色香味,都能够得上顶级了。

  我选了比较靠近内里的一桌,索性大大咧咧的坐下了,总不能九儿在这里春风得意的强娶我的女人,而我还一路厮杀着上来,饿着肚子吧?

  所以,我伸手抓了一壶酒,也不要杯子,仰头灌了一口,这酒入口很甜,也不知道是个什么酒,不过入喉以后,却化作一股辛辣,直冲胸腹,一口下去,疲惫倒也消减了不少,还算是好酒。

  我把酒壶放在一旁,也就不客气的先撕扯下一条鸡腿,三两口的啃完,又抓起一根熏烤的大肋排,啃了几口。

  这在海边的婚礼,少不了龙虾之类的,扔下肋排,我又抓起了一只龙虾....我不管那些客人起哄什么‘新娘快来了’,只管自己一口酒一口菜的吃得好不痛快。

  短短几分钟,桌上已经被我搅合的无比狼藉。

  就在我吃得痛快的时候,围在前方的人群响起了一阵儿欢呼声,似乎是什么人接来了新娘子,我叼着一块骨头一抬头,果然看见从不远处大厅里面的一道侧门,有人牵着新娘走了出来。不过,人群围绕着,我也只看见一个脑袋顶儿。

  我埋头继续吃喝,不过眼神已经变冷,任由脾气再好的人,心爱的女人一次次被妖物强娶,也不可能有一个好心情,我始终没有联系到辛夷,也不知道辛夷和九儿的婚姻是怎么回事儿?总之,我就是粗暴的判断,那一定是九儿强娶的。

  新娘子终于被接出来了。这时,在人群中响起了一句“新娘已经来了,马上就会与我族九儿一起拜堂。还请各位入戏,一起见证”,这句话的声音比较苍老,应该是一个狐族长老说的吧?他的话刚一落音,聚集在一起凑热闹的人终于散开了,朝着这里摆着酒宴的地方走来。

  一开始,并没有人注意我,而是不知道什么原因,都聚集在一起,忙着恭喜九儿。

  如今,要求回宴了,人们都朝这里走来,终于有人第一次时间看到了我,第一个反应都是诧异,接着是愤怒,我一身小厮服,却是坐在这里大吃大喝,搅得其中一桌一片狼藉,粗粗一看,根本就没有还能再吃的菜。

  所以有人就呵斥开了:“好你个小厮,谁给你的狗胆,坐在这里大吃大喝?是故意来捣乱的吗?”

  一个开始呵斥,众人都纷纷注意到我,有人眼中流露诧异,不动声色,有人却是开口就随着第一个呵斥我的人指责我,一时间这大堂变得比刚才还热闹。

  我不理会,继续埋头啃着一条蟹腿,也不知道是海里的什么大螃蟹,个儿真大,这蟹腿也大,一口咬开,洁白细嫩的蟹肉,不用什么调料,就带着自然的甜香,非常的好吃,至于这些人的呵斥,我完全不放在耳中,他们有资格?

  “你是谁?我的小厮之中看你怎么面生?”终于,九儿的声音响起了,估计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又估计是他装逼习惯了,总之在声音之中听不出什么怒气,感觉在努力的保持风度。

  我终于扔掉了手中那一条蟹腿,大大咧咧的站起来,油腻腻的双手在那身儿代表着喜庆的红衣上随意的擦了擦,这才抬起了头。

  在那一瞬间,我眯起了眼睛,我原本以为我不会发火的,因为我是必须要带走辛夷的,可是我愤怒了,感觉到一股怒火从心中爆开,冲上了脑门,又蔓延到了四肢百骸,无论如何的压抑也不能让自己暂时冷静。

  所以,有几个字从我的齿缝之中蹦了出来:“真是,我的好兄弟。”

  没人懂我的话语是什么意思?就连九儿的眼中也流露出了诧异思索的神色,此时的我已经是人类的模样,九儿自然不认识,不过他见过辛夷的画,才会对我的容貌若有所思。只不过就算辛夷画的再传神,要将画与本人联系起来,也并不是第一时间就可以的。

  至于诧异,是他也不懂我的话里是什么意思?因为现场除了一个人,没有人知道我的话是什么意思。

  此时,那个人也看着我,不像别人或多或少对我的身份怀疑,探寻,愤怒....他看着我,非常理所当然,如同预料到了我会来这里一般。

  陈重!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亲自的要把辛夷交给九儿?就算你背叛了所有的情谊,不至于连辛夷你也不放过吧?也不至于你要用各种极端的行动来代表要和我们拉开距离吧?

  “你到底是谁?”这个时候,九儿背负着双手,歪着脑袋看着我,暂时打断了我的思绪。

  我深吸了一口气看向九儿,却发现盖在辛夷头上的盖头有些微微的颤抖,我深吸了一口气,不再看陈重,而是望着九儿笑了:“九儿公子,你有吩咐,若某个地方有什么异动,要第一时间汇报你,我这不就来了?”

  说完,我站起来,大大咧咧的朝着九儿走去。

  不动声色的,现场有十几个人站在各个方位,恰好就挡在了九儿的身前,看他们的样子,应该是狐族的人,而其余的人包括几大公子,都是不懂声色,老熟人有不少,就包括封六。

  “哦,你面生的很,我不记得有吩咐过你。”九儿能坐到公子这个位置,自然也不是一般按捺不住的人,我那么明显的谎言,他也不急着拆穿,也不急着动手,而是顺着我的话说了一句。毕竟这是在地下城妖人的圣地,他有恃无恐,怕了我才是怪事。

  “公子,您今天是大喜,所以贵人多忘事也可以理解。你真的忘记了吗?”说话间,我稍微用了一些力气,把两件物事儿扔向了九儿。

  在这个时候,暗暗挡在九儿身前的人,纷纷暴喝了起来‘大胆’‘公子小心’...自然有人伸手帮着九儿接下了两件物事儿。

  我这一下,并不是存心的要暗害九儿,也没有什么威胁,扔过去的两件儿东西,也只不过是两个令牌,一个自然是山脚下的大汉给我的,一个却是那个小厮的身份令牌,接过的那人看着两块令牌有些愣。

  这两块令牌可不似作假,我哪里来的?特别是山脚的大汉给我的令牌,更是让他震惊。可如果不是来捣乱的,为何把九儿的酒宴弄得一团糟?他一时也拿不定主意,只有无助的望向九儿。

  九儿不动声色的接过两块令牌看了一眼,表情上却是没有什么变化,嘴上说到:“狐风儿,难道是我太久没有看见你,你变得面生了起来了吗?说吧,你有什么消息要对我汇报。”

  狐风儿自然就是我虏获的那个小厮的姓名,九儿没有第一时间揭穿我,不过也暗示的差不多了,显然在场的不是傻子,大概都明白了九儿的言下之意,看我的眼神自然就戒备了起来,而有比较冲动的人已经不控制自己的气场了,隐隐的朝着我压迫而来。

  我会在意这个?一时间也不压抑自己的灵魂力了,大开大合的散了出去,挡住所有人的气场,走到了距离九儿不到十米的地方停下了,因为再前行已经被人挡住了,只能大声的说到:“九儿公子不是说,地下暗河一有什么异动就要对你汇报吗?我可没有说谎,靠近地下暗河的守卫可是也感觉到了异动,山脚下的那位已经去探查了。”

  我这一番话说出口,在场的宾客有很多人已经脸色变了,有些甚至大声喝问:“你说的可是当真?”

  看来,地下暗河的事情每一个人都很在意啊。

  倒是九儿一伸手,让大家稍安勿躁的样子,反倒是笑眯眯的望着我:“是吗?这消息的确很重要,你也是忠心可嘉。只不过,我的喜宴不是你能随意吃喝的,而我又异常的在乎这场喜宴,功过相抵,也不能消除我心中的怒火。我想处死你,你怎么看?”

  “嘿嘿。”我不在意的一笑,从九儿冷冽的目光之中我已经知道了,他恐怕认出了我是谁?笑过之后,我抬头直直的看着九儿,无所谓的说到:“我没有看法。只是有个建议,你如此在意这场喜宴,不过是因为你生怕娶不成思思,对吗?不如,我把思思带走,这场婚礼也就办不成了,你的怒火不就可以消了吗?”

  九儿终于不能再保持淡定,脸色冷了下来,冷声开口说到:“先把思思带下去,免得惊扰到了她。我处理完这个不懂事的下人,婚礼再继续。”

  “怎么办呢?我不仅想带走思思,刚好也想打死你,所以不相干的人滚开吧。”我收敛了笑容,望着众人大喊了一声。

  第一时间,吞灵焰一下子冲天而起,将我的全身包裹,我朝着九儿和辛夷冲了过去。


仐三说:
不找理由,几次爬起来,都起不来,又睡过去了。大家想要发泄一下情绪,骂我几句的,都可以,没事儿,谁还没个情绪。两更完毕。是昨天的,今天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