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七十七章 她比桃花艳

第七十七章 她比桃花艳

  吞灵焰,若论它的名声,无论是在修者界,猎妖人界,还是妖物的心目中,绝对是第一邪焰。

  从上古以来,有过大名声的火焰不少,就比如太阳真火,三昧真火,地心焰...但这些都太虚无缥缈了,修者也有‘火修’,召唤来的火也分各种等级,但随着传承的断绝,连基本的火焰之术都算是不传之秘了。

  可是吞灵焰,却因为饕餮的出现,真实的存在了,而它那特性,专门特对灵魂以及相关灵魂的一切,如何让人不感觉胆寒?因为灵魂最是脆弱,也是被保护的最好,又是一个人的本质,这等火焰不称为第一邪焰,简直就对不起它这特殊的性质。

  不过,我心中却清楚,若是吞灵焰用来做饭炒菜,甚至点烟,都可以把人给急死。

  所以,吞灵焰只为战斗而生。

  我身侧吞灵焰冲天而起,但如今有见识的能有几个?围在九儿身边的人见我动用了火焰之术,虽然震惊这火焰之术几乎是瞬发,眼中却还是不屑,唤出的火焰对他们这种大妖级别的有什么威胁?竟然有好几个人朝着我冲了过来。

  反倒是九儿下意识的后退了好几步,吞灵焰防不胜防,又厉害,而且等同于瞬发法术,近身战简直是无敌,否则当年我也不会和四十个大妖包括四大凶在内,斗到如此的程度。唯一克制吞灵焰的只有比它主人更强大的灵魂力,或者远远的避开,用大术压制,显然这种突然爆发的情况下,懂得人都不会触其锋芒。

  果然,那几个扑上来的人惨叫着退开了。只要沾染上一点儿吞灵焰就如同跗骨之蛆,瞬间就会顺着灵魂力熊熊燃烧,直至灵魂被吞噬。

  那几个人的惨状,自然让其余人不敢上来,就算九儿也趁着这股乱势,又是退开了好大一截,只是远远的看着我,对手下的人大声吩咐道:“尽量用所有的灵魂力包裹这火焰,逼出灵魂,他人也可以灌入灵魂力,包裹住这邪火,逼出灵魂之外就好。”

  我看了九儿一眼,这的确也是一个办法,只要及时的这样做,倒也能克制吞灵焰,不过按照吞灵焰的吞噬速度,这需要强大的灵魂力来支撑,而且动作必须快,否则没有来得及逼出体外,那吞灵焰会已经将包裹的灵魂力给吞噬干净。

  这和纸包火一个道理,足够厚的火猛地的按下去,还是能够熄灭小的火焰的。

  看来这九儿倒是特别的研究过吞灵焰,所以我看了他一眼,目光正好和他对上,他看我的眼神恨不得生吞了我,就算杀父之仇也不会这样。

  “狼汉也好,那只豹妖也罢,都是你吧——叶正凌!”自然,在这个时候,对于我的身份他也不会隐瞒,立刻叫破了我的身份。

  “是又如何?”我也回了他一句,在吞灵焰之下,我的身侧方圆五米都没有任何一个人存在,但我并不认为我就占据了巨大的优势,一切只不过是刚开始。

  “是就好了。大家听着,这个人就是我妖族最大的敌人,最需要杀死的人!知道他的身份吗?猎妖人,一个在这个时代会成为猎妖人首领的家伙,他如今叫叶正凌,可你们知道他是谁吗?他是聂焰,千百年前我妖族的那个大敌聂焰!”九儿得到了我的承认,没有和我说任何一句废话,反而是在厅堂之中大声的呼喝了起来。

  以他的身份,我又承认了的情况下,这些妖人没有不信的理由,于是看向我的目光就耐人寻味了。

  而且气氛在这个时候分外的沉默压抑,看起来众人都有很多想法和话,但被我的身份所震惊,反倒一时间什么都说不出来。

  但我会在意这些妖物的看法吗?对于九儿的大呼小叫只是冷笑了一声,算他输给童帝了,那么大一个帅哥,竟然站在那里大呼小叫,吆喝着众人群殴我,有必要吗?因为我注定是要被群殴的。

  所以,我回过了头,看向了那个盖着盖头的身影,直到此时辛夷都没有说一句话,这让我有些担心,她是不是又是假的,不是真的辛夷?而我也注意到,不知道什么时候,一直在九儿和辛夷身边的陈重也不见了踪影,但在这个时候,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

  这是我确定心情以后,第一次这么正式的面对辛夷,如今我们只有短短五步不到的距离,却是每走一步,都有无数的回忆涌现。

  千百年前的笑容,千百年后的雷雨夜,千百年前屋顶的雪夜,千百年后温柔的相伴...我走向她,就像走过了无数的岁月,同样的抢亲,同样的孽缘,还是重复了,为何会重复?只因为人心未变,结局如何能变?

  不管她是辛夷,还是碗碗,不管我是聂焰还是叶正凌,与其说我们重生,不如说这感情终于穿越了时间的阻隔,而空间从来都不是问题。

  我终于走到了辛夷的面前,她依旧身体微微的在颤抖,围绕在我身侧的吞灵焰‘轰’的一声再次冲天而起,化作了一道飘渺的火墙,瞬间将我和辛夷包围。

  辗转了那么久,这是属于我和她的时间,绝不能让任何人来打扰。

  我有些颤抖的伸出了手,抓住了辛夷的盖头边缘,我没有想到我也颤抖的厉害,就如同一个真的新郎要掀开新娘的盖头,我的心像要跳出喉咙,生怕盖头下的不是我的新娘一般,却在这个时候,我的耳边响起了九儿声嘶力竭的声音:“叶正凌,你敢!”

  我转头看了九儿一眼,他喊出这一句话之后,竟然一口鲜血喷出,然后克制不住的就要朝着我这边冲过来,却被他身旁的人七手八脚的拉住。

  掀盖头,这是什么意义?这是华夏的婚姻之中,一个神圣的仪式,掀开了它,就像掀开了生命之中一张神秘的遮挡,从此以后,两个人的命运就纠缠在了一起,掀开了它,她烛光之下的娇容,便会成为一生之中的印记,再难忘记,这是我的妻子。

  虽然这不是我和辛夷的婚礼,可我就是这样的心情,我的喉咙沙哑,紧张的不能呼吸,轻声说到:“我掀开以后,你跟我走。掀盖头,是丈夫才能做的事情,我要负责。”

  我也不知道我这话说的有多么傻,万一盖头之下的不是辛夷,而是猪里脊我该怎么办?而眼前的这个女人却颤抖的厉害。

  可是,这一刻我却没有想那么多,如同掀开了一场赌局中的底牌那样,一把掀开了眼前新娘的红盖头。

  “不!”九儿声嘶力竭,可我已经懒得去看他,在看到盖头下那张脸时,我的目光早就化作了万千柔情,我曾经不懂,这默默的陪伴,让我走过了童年和少年时光,眼中只有我的心情是多么重要。

  如今,心底的迷雾散开,其余的一切还有什么好重要?之后的刀山火海?!千军万马?!不,这一刻属于我和辛夷。

  从看到她那双眼睛的时候,我就找到了那种熟悉而安心的感觉,不会像假辛夷给我怪异之感。一切都没有变,辛夷啊,我还是心跳的不得了。

  而辛夷的嘴被一张白布蒙着,怪不得从开始到现在,她都没有发出一点点声音,她看着我,眼中是一层朦胧的雾气,让原本就成为了天狐的她,醉人的双眼,更加的让人沉醉。

  我温柔的看着她,然后上前,轻轻为她解开了嘴上的白布,嘴上却是说到:“你傻吗?堂堂大妖,竟然被一张白布蒙住了嘴,话都说不出来。”

  我没有办法改变说话的方式,因为曾经那么多的岁月,我就是这样习惯的对她。

  辛夷看着我,没有说话,而是把双手伸到了我的面前,我一看,眉头皱起,原来辛夷的双手也是被一截红绳所困住,绳结处贴着一张紫色的符纸,我看得火大,唤出一抹吞灵焰,一下子就烧去了这符纸上以及绳结上的力量,扯开了辛夷手腕上的红绳。

  然后一把拉住她的手:“我们走。”

  辛夷却不动,而是轻轻拉了我一下,我回头,扬眉:“你不愿意。”

  她却是泪珠儿滚下,又忽然笑了,走上前来,轻轻举起走,擦起我的嘴角:“小叔,你那么大的人了,吃东西还要糊弄一嘴吗?”

  辛夷...辛夷!叫我小叔的辛夷,很多的岁月,就是这样在我身边,我要吃什么递到我嘴边,我要喝什么递到我嘴边,还要为我擦嘴的辛夷,我吃东西有多鲁莽,可能全世界只有她一个人知道。

  这是比妻子的温柔更加贴心的温柔。她,一定是在弥补上一世离开我的遗憾。

  我很想哭,喉头滚动的厉害,干脆回头不看她,我已经习惯了在她面前逞强,我才不要让她看见我红了眼眶。

  可是,她却走到我身后,轻轻用双手扶住了我的肩膀,眼角余光看见,在吞灵焰的映照下,她比桃花艳...

  “刚才说掀开盖头,就是我的丈夫,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