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七十八章 步步血

第七十八章 步步血

  辛夷的话,让我想起了刚才不管不顾之下说出的那句话,我深知我并没有冲动,而是压抑了太久的情绪忽然爆发,终于看见了辛夷,就算不能百分之百确定是她,又哪里还能忍住?

  一向不会什么深情的表白,连一生的承诺也只能这样耍无赖一般的说出,没有想到辛夷听进了心里。此刻,这般问我。

  辛夷的呼吸打在耳边软软的,我却莫名有些脸红,从后背感觉到她的体温,第一次觉得如此亲密的距离是多么的让人心动,尽管在成长的岁月中,我们也有过如此亲密的距离,但那时我傻,辛夷呆,小小的年月,谁又会多想?

  “是真的,你不能反悔。”我没有回头,嘴角却挂起了一丝笑容。

  辛夷在我的肩头没有说话,却忽然低声的‘咦’了一声,小声说到:“什么东西,硬硬的抵着人?好难受。”

  我一惊,辛夷在说什么?难道我?我一下子面色大红!辛夷却扭动了一下身体,我的后背传来硬硬的摩擦感,这才忽然反应过来,我分明是背对着辛夷,这才松了一口气,一把拉过辛夷,然后被背后抽出了那把长剑,转头对辛夷笑到:“出来打架,总得带点儿武器。”

  “带我走吧。我想妈妈了。”辛夷握紧了我的手,然后又轻声说到:“我与你一起,总要得到一声妈妈的祝福。”

  辛夷的话让我心底一软,这跌宕的岁月,我也已经很久没有回去看过父母了,就如她所说,我们在一起总是要得到一声来自父母的祝福,这样给予辛夷的幸福才完整。

  火光之外,所有的妖人都这样看着我们,那种复杂的眼神有对我的恨和忌惮,也有对辛夷行为的不理解。

  在他们的心中,辛夷是他们的天狐,是天思啊,怎么会和一个人类?

  九儿的嘴角还挂着鲜血,从我掀开辛夷盖头的那一刻起,他的目光就一直看着辛夷,他的表情和他的神态似乎都在表达辛夷是一道最难解开的题,让他充满了疑惑不解,让他奇怪看不懂。总之,他就一直用这样的目光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辛夷。

  而有人已经在鼓动,说我既然已经来了他们的圣地,是绝对不能让我活着出去的。

  我有千言万语想要对辛夷说,但此刻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再让我们能多一份缠绵,一路走来,我知道这个岛上有着多么可怕的力量。

  我只能拉紧了辛夷,吞灵焰在我们的身边环绕,然后一步步的朝着大堂之外走去。

  在那一刻,我分明看见好几个实力顶级的大妖已经后退到了安全的距离,开始准备术法,吞灵焰已经杜绝了这些大妖肉搏的可能,至少在九儿婚礼现场的大妖没有这个实力。

  我的脚步不慢,辛夷也就这样沉默的跟着我,我每前行一步,拦在我身前的妖物都会后退一步。

  只有九儿没有动,在走到了一定的距离后,九儿的神情终于恢复了平静,是一种让人不能直视的平静,感觉就像燃烧了尽了的火堆,虽然也是平静了下来,却有一种寂寥的死灰感。

  “拦住他,如若让他走了出去,我们都是罪人。全部都用武器攻击他,即便他能操控那个火焰,也需要时间!总有一把武器能够砍到他。”九儿见我步步前行,眼见就要走出这个设宴的厅堂,开口下令了。

  他也说的很对,我的确能够操控吞灵焰,也的确需要一定的时间,就像吞灵焰对武器这种没有灵魂的东西没有任何作用,一般的办法就是操控着吞灵焰沿着武器而上,直接缠上对手的本体,如果很多把武器同时砍向我,的确我是没有办法全部用吞灵焰来控制的。

  所以,在遭遇大军血战的时候,我一般都是亲自去冲杀。

  洞开吞灵焰最多不过是在我有喘息的空隙时,直接释放全部的吞灵焰,冲向一群人....九儿果然对我的吞灵焰了解的不少。

  而一个族群,你永远不要怀疑终有那么一些人是不怕牺牲的,因为在生命至上,总有人会有更重要的东西,比如荣耀,比如守护...我其实不想再杀人,特别是当着辛夷的面,九儿既然如此说了,这一路杀下去也是必然。

  想到这里,我的手一挥,围绕在我和辛夷身边的吞灵焰重新在我手里变成了一朵火焰,被我一个抛洒,完全笼罩住了辛夷。

  我回头:“你跟在我身后,一步都不能走远。”我不能再失去辛夷,就像曾经逃避,不自觉此情已深,就不会感觉到时光的寂寞,而当一切都揭开了,学会了思念与牵挂,便明白了寂寞是什么滋味,从此以后一秒也难熬。

  我不想再是像我还是聂焰那样,总是这样的寂寞着,不管是在热闹的火聂家,还是在一人一马孤寂的荒野,心里都缺着一块不能温暖,因为总是在想着一个叫做碗碗的女人,思而不能得。

  “好,我跟着你。你还欠我一场真正的婚礼。”辛夷似乎一点都不担心接下来要面对什么,她的笑容带着一种向往的甜蜜,让我心动之极,她已经没有了小时候那种呆呆的样子了,可总有一点不曾改变,那就是不管周围是什么样的环境,有多少人,她只跟着我,眼中只有我一个人。

  这个时候,那些妖人扑了上来,悍不畏死的姿态,一开始就爆发了自己所有的力量与底牌,直接用一种同归于尽的心情厮杀向了我。

  显然,这里是他们的圣地,我来这里捣乱,并且要抢走天狐,而且身份还即将是他们族群的死敌,我已经彻底的触怒了这群妖人。面对这种厮杀,我没有半分的轻视之意,中枢阵纹在第一时间完全的洞开,无数的天地之力朝着我涌来。

  这一次,我是除了雷之阵纹和火之阵纹,所有的阵纹全开,灵魂也是完全的放开,几乎没有任何防备和节奏的完全接纳天地之力。

  也有我变强的原因,但也有我也准备拼命,不再保留的原因。我知道这里的敌人有多强大,也知道我一路杀上来,留下了很多的后患,除了拼命再也没有别的路可走了。

  第一个敌人终于扑向了我,使用的是一对巨锤,带着雷霆万钧一般不回头的气势,狠狠的砸向了我,伴随着的是他完全释放的灵魂力,也如同他手中的巨锤一般,朝着我的灵台砸来。

  “我不指望能杀了你,能伤你一丝,所有地下城的人们都会记住我的名字。”那个妖人似乎是为了给自己鼓劲,在那一瞬间拼命的嘶吼了一声。

  ‘叮’的一声,我的长剑与他的巨锤碰撞在了一起,于此同时,我的灵魂力开始释放,如同涨潮的海水一般开始弥漫开来,在力之阵纹无限洞开的情况下,他的力量和我差之甚远,巨锤被我轻易的荡开,而反手长剑所向,带起了一窜血花儿。

  ‘噗咚’那个身影倒地了,在此刻我不能有丝毫的仁慈,只能这样带走生命,否则只会给自己留下后患,而同时,他撞向我的灵魂力也淹没在了我的灵魂力之中,就如同一块巨石投向大海,能够溅起高高的水花,却无法撼动大海。

  可我的心中没有半分得意,觉得自己很强大,我感受到了这一批妖人的意志,这仅仅是一个开始。

  厮杀一旦拉开了序幕,就像一场你永远不知道何时会结束的残酷游戏,而我又再次投入了这一场游戏当中...从大堂到外面的院子不过短短的十几步路,却有了十几个大妖为这条路血祭,他们的尸体倒在了我的身后,刺激了我,也更加刺激了在场的妖人,更多的人扑向了我。

  院中,分明晴好的天,刮起了狂暴的风,在场的几大公子一起准备术法,终究是搅动了天地之地。

  这风吹起了地上未干的鲜血,吹起了来自海边的沙,旋转着,如同一道道红色的残酷布幕,遮天蔽日...让人沉沦在其中窒息。

  大门被毫不留情的狠狠撞开,驻守在岛上的势力终于来了,一个小队,一个小队的带着铁血的气息,一步步闯入了院中,没有半点的停留,直接就投入了厮杀之中。

  我几乎没有任何的停留,只是一步一杀,奋力的前进。另外,我也感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妖人加入了大术的准备当中,即便很多妖人根本不擅长术法,但是他们如果愿意,可以给施展术法的妖人提供更多的灵魂力。

  ‘吼’,一只巨大的六耳猕猴出现在了院中。老熟人,封六吗?只是短短的几日不见,又强大了吗?还是得益于灵魂力的灌输呢?

  接着,一道炫目的七彩华光开始在空中隐约的成型...孔雀的尾羽吗?

  几大公子终于出手了,在众妖的帮助之下,展现出了更大的能力。

  六耳也好,孔雀也罢...山魈,马腹也该出现了吧?

  都是老熟人了,就像曾经的一战,没有打痛快,今天终究要补上,而且不是还有九儿吗?也不知道今天到场的还有没有别的公子,地下城不是号称九大公子吗?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扭头看了一眼辛夷,她依旧在吞灵焰的火光之中,就如我所吩咐的,一步不离的跟着我,我看她,她也看着我,嘴角是纤尘不染的笑容,眼中是平静,多么熟悉的一幕,就像千年前的碗碗。

  我也笑了,其实有什么好畏惧的?尽人事,安天命而已,只要有辛夷在身旁一切都已经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