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七十九章 燃

第七十九章 燃

  到了这个时候,我战斗的压力反而小了许多,因为谁都知道这些妖人之中的顶级人物要动手了,他们在这里和我继续战斗,先不说会不会被误伤误杀之类的,就说在这战场里继续下去,反而会

  让多余的意外发生,甚至成为拖累。

  “不站开一些吗?”得到了喘息的空间,我只想着与辛夷说话,我已经发现了,这一次出战的不止上一次的五大公子,还多了一位阴鹜的年轻人,他是典型的狼族,化形也没有惊天动地,只是全身兽化的时候,皮毛是那种流光溢彩的纯银。

  除此之外,其余支援的大妖都是给几位公子不要命的输送灵魂力,看样子就像借助几位公子的力量,把我一次性的轰杀。

  我不在意,我的灵魂力来自天地,只要我能够承受,我不怕与任何人拼斗灵魂力,而在强大的灵魂力面前,所有的术法对于我来说,都不足畏惧,除了精神力方面的,但我有了万魂花,在这方面也不是全无防备了。

  越想,我越觉得我简直是一个‘战斗机器’,身为所谓的天赐之子,原来就表现在这些方面,从各个地方都表现出战斗的强势。

  “不了,他们伤不到我,而你说过啊,要我一步都不能走远。”辛夷就站在离我很近的地方,半点没有离开的意思,我问她,她巧笑倩兮,样子风情万种更甚碗碗,我撇了撇嘴,这丫头是不是呆了二十几年,憋坏了,如今爆发了啊?

  看我撇嘴,辛夷一笑:“小叔,我欠有九儿的情,这一次我不动手,可以吗?”

  在这个时候,我已经握紧了长剑,全身的漩涡开始一个一个的洞开,头也没有回,说到:“你就站在一边玩泥巴吧,你动手了,我哪里还能光芒万丈啊。”

  “我不玩泥巴,我就看着你。也是,如果我动手太厉害了,哪里能显出我的男人那么厉害呢?如果能让你散发光芒,我什么都不会,在家为你洗手作羹汤就好了。”辛夷的话柔柔的,还像小时候那软绵绵的棉花糖,听得我心痒不已,洗手作羹汤,我不禁傻笑了起来。

  却在这个时候,一声带着愤怒的嘶鸣声响起,最后出手的九儿终于爆发了,一只有着完整六尾的狐狸身影出现在了半空当中,不停的摇晃着它的尾巴,眯着的双眼是无尽的愤怒与危险。

  完整的六尾?!我终于感觉到了一丝压力,这些公子里若论实力,还是九儿最为厉害。

  那九尾狐的虚影一出现,如同出现了一个黑洞一般,开始疯狂的吸收着灵魂力,那些盘坐在几位公子之后的大妖明显有些不支。

  在这个时候,从门外走来了几位气质冰冷的将领,走进院中就看见了这一幕,默默无言的一使眼色,那一队队的精锐部队,竟然整齐划一的走到了几大公子的身后,快速的盘坐了下来,他们按照特殊的位置坐下,动作是如此的整齐,然后一股强大的灵魂力立刻支援了进来。

  而作为部队,一个士兵并不可怕,如果十个百个,他们发挥的力量绝对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我感受到了那些灵魂的力量,绝对不是一队二十个士兵叠加起来能够比拟的,那是部队特有的阵法,合力在一起特有的加成。

  沉默无言当中,一队又一队的部队都加入了进来,直到场中的灵魂力维持在了一个稳定的水平之后,这些部队才停止了加入。

  那几位将领也知道斗法的厉害,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添乱,剩下的部队只是无声的把这里围绕了起来,就是说我在经历过这场大战以后,我一样是网中之鱼,插翅难逃,他们的态度只有一个,我必须被斩杀在此地。

  我感受到了对面来自那几位公子的威严,有了灵魂里的支撑以后,他们开始更加的壮大自己,务必想要发挥自己极限的一战。

  他们不怕我在这个时候暴起动手,毕竟有了那么多的护法之人,反倒是我,现在若不准备,拖到了一定的时候,必定会战败。

  在这时候,我的灵魂漩涡已经洞开了二十一个,那巨大的吸力终于显现了出来,让我震惊的是,在我灵台处那个最开始出现的灵魂漩涡,那吸力变大了不止一倍,我一存思,好像就能感觉它悠远而神秘,就像宇宙之中的黑洞初初形成那样,仿佛是来自那悠远的星空,亘古的宇宙。

  看着几大公子志在必得的模样,我心中也涌起了一股怒火,小爷不发威,你当我是小白脸?我‘刷’的一声把长剑插在了地上,然后一个又一个手诀开始从我的手上快速的出现,加持了风之阵纹的我,那速度岂是一般修者可以比拟的?虽然手诀要求灵肉合一,灵魂力到,肢体的动作才有作用,敏捷什么的加持有限,可对于我来说,灵魂力是问题吗?

  我现在恨不能狠狠的消耗,来减缓我灵魂的压力,当三十六个漩涡出现的时候,我已经感受了一丝熟悉的鼓胀之感。

  我打出的手诀是什么?是我在小道界辛苦学道十余载,最熟悉的那一百零八个灵魂力的运用手诀,小道界出品,绝非凡品,以前我只是发挥不出它真正的威力,灵魂力离体而化形。

  手诀从简到繁,我的手势如同一道道的虚影,人们眼中能捕捉的形象恐怕已经是我前十个的动作,就好比你看见的是曾经,快到了这个速度,按照修者的说法,就是越来越接近于时间的速度,是一个玄奥之极的概念。

  我开始心无杂念,手中只有手诀的变化,一百零八只是基础,各种复合重叠,可以发回出想象不出的威力。

  ‘轰’的一声,随着手诀的快速动作,一套完全由灵魂力编制的,充满了猎妖人特有阵纹的盔甲出现,一一的覆盖在我全身的每一处,没有一丝缝隙。

  又是几声连续的‘轰鸣’,风轻轻吹动我的黑发,几件完全由灵魂力组成的武器漂浮在我的身侧,长弓,弹枪,大刀,长剑,盾牌....这些武器之上都带有猎妖人特有的强化符文,这是一种突然的明悟,手诀叠加,以灵魂力为基础,锻造武器。

  说简单点,这些就是猎妖人武器的‘器魂’,因为猎妖人的武器本质就是运用灵魂力,我这样突然的叠加爆发,让出现在我周围的武器上有了猎妖人特有的阵纹,却是一个意外的收货。

  怪不得师父传道之时曾说,不要小看这一套灵魂力运用的术法,这是最适合我的术法,不仅攻防皆备,而且还是创造。

  我不停的打着手诀,仿佛在这一刻进入了一个玄妙的境界之中,对这套术法终于有了明悟,甚至无数的回忆涌向我,让我看见了师父曾经演示这套术法的身影。

  孤崖之上,飞瀑之旁,师父大袖飘飘,面对群山,一套手诀快速的变化,如同流星一般划过...一把深蓝色如同实质的长剑飞击而出,引来狂风震荡,飞瀑水溅,长剑直入山腹,师父忽然埋首请罪,往不灭山魂见谅惊扰之罪。

  这就是灵魂力的创造!

  我的身侧一道道蓝色的力量在不听加强,我能感受它们的活性,围绕在我身旁的武器,我的灵魂力铸成的武器,至于旁人能不能看见,我却并不知道。

  这个时候,插在我身前的长剑也开始不停的轻鸣,充满了一种渴望的表达!它也想要吗?由我的灵魂力脱离于我,而创造的猎妖人武器之基础的器魂,磨练久了就会有了自己的意志,这是创造,真正的创造,我自己就有些微微激动。

  虽然不是创造灵魂这种上天的禁区,可是可以衍生出单纯的一道意志。

  毫不犹豫的,我的手诀继续的叠加,变化,一把和我身前插着的长剑几乎一模一样的长剑虚影在成型,不停的锤炼,不停的凝练,然后又出现一把,再出现一把,我的手诀越来越快,到了极致,总共有七把长剑的声影出现,然后轰然的凝聚在了一起,飞向了那不停轻鸣的长剑。

  你伴随我战斗,我延续你曾经主人的荣耀,阿大曾经说过,就算我身死,你剑碎,我也要把你带回去。

  这是一份情感,一种情结,如今我报答你随我血战之恩。

  长剑在承受的刹那,发出了一声‘嗡鸣’,原本古朴的剑身上一道道蓝色的痕迹若有似无,这是初始的痕迹,若有懂得炼器的修者接触到了这种痕迹,只要在随着这痕迹打磨出同样的痕迹,就会形成这一把长剑新生的符文。

  “他在突破,不能让他再这样了,应该进攻了。”一个沉闷的声音在院落中响起,我的双眼无悲无喜的看去,不就是之前那个给予我令牌的雄浑汉子吗?

  他也来到了这个院落之中吗?我却没有半丝畏惧,心中那股热血的战斗渴望终于被点燃,这是全然不同与厮杀的战斗本能,属于聂焰,属于叶正凌,天赐之子的战斗本能。

  ‘吼’,在话音落下之际,封六第一个动手,朝着我冲了过来。

  我唯一的遗憾和疑惑是——陈重去了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