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八十一章 一虎战群狼(中)

第八十一章 一虎战群狼(中)

  可是,这样就真的能打压我了吗?我一个翻身从地上爬了起来,稳住了身形,在站起来的瞬间,看见了辛夷。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坐了下来,我目光所及,她也正托腮看着我,就如我们年少时,无数次我在前方疯玩,她就这么坐在一角托腮静静看着我的样子。

  我难以避免的想起了那个时候的我,也爱闯祸,打架也是常有的事情,辛夷就如同一个甩不掉的尾巴,无论如何总是会跟在我的身后,无论我如何犯浑,她就是这个样子,坐在一旁,目光温润又平静的看着我,也不担心,更不焦虑,仿佛只有我在,一切就很好。

  往往在打架以后,她才会默默的走到我身边,帮我擦去污迹也好,简单的处理一下伤口也罢,更不评论我的行为,温温柔柔,如同一汪清泉一般安抚着我。

  在那个时候的老周老是嘲笑辛夷,是一个小型医务所,书包里总是有碘酒,纱布,白药一类的玩意儿,我也好奇的问过她:“你老是老是帮我处理伤口,难道就不会在我打架之前阻止我吗?”

  “阻止不了,而且你会嫌我烦。”这是辛夷的标准回答,每次听见这个回答的时候,我总有一种感觉,这个看起来呆愣愣的姑娘心中跟一块明镜似的清楚,但之后我又觉得是错觉,因为她好像不明世事,更无所谓交际,整个世界只要有我,我没事就行了。

  我再次看见这样的辛夷,心中泛起淡淡的暖意,如今的她这样安静的坐在一旁看我打架,心中想的定然不是阻止不了,而是无限的信任,只要我没有不行,她就觉得我一定行。

  做为一个男人,能说不行吗?显然不能!

  思维只是一瞬间,我就收回了目光,这些家伙,一定是把我当做小白脸了。

  在这个时候,第一个冲到我面前的是那银狼,我心中一念所及,一把一直悬浮在我身边的锋利匕首,就朝着银狼急速的射去,刚才的一番准备,对一百零八式灵魂力的运用,岂是儿戏?

  我的灵魂力所凝练出的武器,自然是我心念一动,便能做出及时的回应,不像一般修者的灵魂力法术,需要做大量的准备,才能指挥灵魂力攻击,防备...这才是这一招的逆天之处,一旦有了充分的时间去凝练灵魂力武器,便会形成灵魂力的瞬发法术。

  如果配合强劲的灵魂力,这些凝练而出的灵魂力武器更是强力无比,就如我的灵魂力所凝练出的武器,已经有了猎妖人武器器魂的雏形,岂可小视?

  在这一瞬间,银狼的牙齿已经触碰到了我的灵魂力盔甲,却是面对我灵魂力短剑所形成的攻击,只能避其锋芒的躲开。

  可是,这些灵魂力武器一旦动用,全随我心意,这柄短剑如同传说中的剑修之剑一般如影随形的朝着银狼追去,不死不休...趁着这个间隙,我一脚朝着封六的拳头狠狠的一扫,小腿和封六的拳头激烈的碰撞在了一起,传来一阵酸胀的疼痛感,封六再次一退,我却借着这股冲击力腾空而起。

  马腹放出的婴灵,在这个时候已经包围在了我的身侧,灵体原本就轻若无物,行动不受物理限制,在我腾空而起的瞬间,也如影随形的跟上了我,数十个婴灵在瞬间就攀附上了我的身体,张开了满是利齿的小嘴,开始对着我啃咬起来。

  自然这一切都是幻觉,鬼物化形,原本就是影响人的精神,让人看见其想让你看见的形态,或者根据鬼物的凶历程度,天地表现出的一个自然形态。它们的啃咬在外形上来看,是啃咬我的血肉,实际上是针对我的灵魂。

  我自然不会受到这些婴灵恐怖形象的影响,它们是灵体,自然也会被灵魂力所攻击,在这个时候,我的灵魂力盔甲开始了自然的防御,原本就压缩了无数的灵魂力所形成的盔甲岂是这些小小的婴灵所能啃噬得动的?

  我大喝了一声“滚开”,覆盖在我体表的一层盔甲忽然发出了一阵无形的灵魂力,就是压缩在内的力量忽然的爆发,一下子震伤,震开了那些婴灵。

  表现出来的状态则是,那些满口尖牙的婴灵一口尖牙被震碎,哭叫着从我的身边全部被弹开。

  不过,危机到了此时还未能全部的解除,那威力最大的七色尾羽,终于如同一片艳丽的乌云一般覆盖在了我的头顶,我侧身,手一扬,灵魂力所形成的长弓便出现在了我的手中,我握住长弓,动用了十足的灵魂力量,才拉开了那凝聚之极的灵魂力所形成的弓弦,一把完全由灵魂力所形成的长箭出现在了长弓之中。

  我一个翻身,双腿打开,腰一沉,后腿重重的跺地,挽弓,松弦,灵魂力所凝聚的长箭呼啸而出,朝着那道七色的尾羽碰撞而去。

  长箭过去,七色的尾羽微微一颤,七色之光黯淡了一些,但是还是毫不留情的朝着我碾压而来。

  呵,不够吗?我的灵魂漩涡再次洞开了九个,天地之中自然漂浮的灵魂力如同遭遇了黑洞一般的朝着我疯狂的涌来,我大吼了一声,灵魂力量如同爆发了一般,连连开弓,一箭两箭三箭....弓弦震动,一连九剑朝着那孔雀的尾羽激射而去。

  不需要多么精准的箭法,如此大的目标,自然是箭箭都中!

  在这个时候,天地如同安静了一秒,接着一阵狂风大作,那华丽的尾羽之处出现了十个巨大的空隙,开始破碎,开始摇摇欲坠。

  要知道,这尾羽就是孔雀的命根,一身修为所在,就如同九尾狐的九尾,天狐之眼,人的灵魂一般...遭受了如此的打击,那母孔雀一下子面色潮红,喷出了一口鲜血,大喊了一声:“给我灵魂力,现在,马上!”

  众妖岂敢怠慢,不要命的压榨着自己,输送着灵魂力给母孔雀,在几大公子都付诸了全力的一击之下,只有母孔雀的这一招看来会给我最大的威胁。

  在得到了灵魂力的支持之后,那摇摇欲坠,就要破碎的孔雀尾羽终于稍微的稳定了下来,再次朝着我压来。

  到了关键的时刻,众公子自然不遗余力,银狼终于和我灵魂力所凝练的短剑碰撞在了一起,一阵撕咬过来,带着伤势再次朝着我冲来,这一次它付诸了全力,在猛冲之下,陡然停住,一声对着天空的长啸,随之而来,冲来了一张巨大的带着狰狞犬牙的大嘴,而不是他的本体,这是从本体脱离的银狼的所修的能力,如同母孔雀释放的尾羽,只是威力没有那么大,修炼还没有到家。

  而封六也停止毫无用处的力量攻击,在这个时候,双眼凝聚,无声的释放了全部的精神力,形成了一柄精神力的长剑,朝着我猛地的扎了过来,如果被攻击中的话,我将会精神错乱,敌我不分。

  可也在这个时候,我感觉灵魂被一阵牵扯,一股属于我的意志融合在了万魂花当中,悬浮在我身后的万魂花之影,忽然放大了一倍,一下子冲在了我的身前,迎住了封六那股力量。

  我的耳边又想起了马腹夜啼的声音,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忽然好想消失了的马腹,没有对我造成任何的影响,是因为万魂花以一敌二,以一己之力,在同时对抗封六和马腹的精神攻击!

  “挡住!”在这个我在心中嘶吼了一声,万魂花长在我的灵魂之中,它自然明白我言下之意,那就是我需要它为我争取一点儿时间,在这个时候为我挡住所有的精神攻击,无论如何——挡住!

  万魂花疯狂的旋转,整个花茎都在颤抖,出现了一股无比顽强的意志,在那种颤抖中,我仿佛看见了瘦小的怜生,用瘦弱的肩膀站在我的身边,与我同战。

  而我却不能让万魂花受到伤害,因为在某种程度上它就是怜生,也是怜生留给我的唯一念想。

  想到这里,我如同疯狂了一般,手一松,长弓脱身,以无比强悍的灵魂意志,拿过了环绕在我身边武器之中最重的一把大斧,要驱动灵魂力,靠得自然是灵魂意志,就像我的灵魂武器可以随我意动,但是越是强悍的灵魂武器越需要强韧的灵魂意志,我能驱动短剑如同剑修之剑,剑随心动,但不能驱动这般厚重,几乎凝聚了我之前一半灵魂力的大斧。

  我虎吼了一声,大斧被我拿在手中,因为灵魂的全力以赴,自然表现在了我的躯体之上,躯体无法不受影响。

  大斧被我高高的扬起,我的手臂肌肉不停的在跳动,我脸脖通红,青筋鼓胀,在这一声大吼之下,灵魂之斧脱手而出,朝着银狼的大嘴狠狠的砸去。

  无形的灵魂力搅动了天地,再次刮起了一阵狂风,这是灵魂力强悍无比才会引起的异象。

  无声的轰鸣,大斧和银狼的大嘴碰撞到了一起,正中在银狼的口中,如同一截巨大的树枝,突兀的拦住了撕咬而来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