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八十二章 一虎战群狼(下)

第八十二章 一虎战群狼(下)

  那张属于银狼的巨嘴,就这样被拦住了。同时,显得厚重的斧面之上也出现了道道的裂纹,看得出来,那巨大的嘴在拼命的挣扎,撕咬...想要利用本身的天赋能力,咬碎那巨斧。

  我已经无心理会这纠缠的场面了。

  到了这个时候,几大公子是奇招尽出,为的就是给母孔雀一个能够攻击我的机会。

  而万魂花还背负着无尽的压力,我们都战斗到了关键的边缘...可我的压力更大一些,因为天空之中还漂浮着一个有着六尾之力的九尾狐虚影,它的出现可是动用了将尽半数的精锐部队做出支撑。

  在九尾的虚影之下,九儿的双手在不停的变幻着手诀,脸上的神情也极其的严肃,虽然从表面看不出什么,但仔细一观察,傻子都知道他支撑的极为艰难。

  也不知道他要出动什么惊天动地的术法。

  我已经不想去猜,那母孔雀恨极了我,在众公子的支持下,一心的想要斩杀于我,尽管嘴角在不停的渗出血丝,但那七色的尾羽还是一步一步朝着我碾压而来。

  眼看着距离我只有不到三米左右的距离了,我就像是一个被乌云笼罩在其中,无处可逃的家伙,我终于一个跨步,冲到了长剑之前,一个用力,拔出了我插在地上的长剑,得了我新灌入器魂的长剑,在被我拔出的瞬间,兴奋的嗡鸣不已,和我的感觉更加的亲近了。

  也因为灌注了来自我的器魂,我的灵魂力如同滚滚洪流的输入其中,它竟然都全部的接了下来。

  还有两米的距离,我如同入定了一般,只是静静的朝着长剑灌注我的灵魂力,灵魂上的漩涡再次洞开了九个,我的灵魂终于了有了那种临近破碎的极限感了,可我却莫名其妙的不在意,因为在我一生的战斗之中,这种危机我都已经忘记了经历了几次,我还会在意多一次吗?

  我灌注灵魂力的速度极快,很快,我全身大半的灵魂力都灌注入了长剑之中,长剑也承受到了极限,发出了有些急促嗡鸣。

  还是没有无名来得强悍,我身为聂焰的一生用无名之剑,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它的底限在哪里?

  可是已经很足够了!

  “叶正凌,你死定了!”这个时候,孔雀的尾羽终于接触到了我,我感觉到了一种极其震撼的力量,那是构成孔雀尾羽的无数根细小羽毛在同时的,快速的,几乎是连我都跟不上那个速度的在急剧整齐的震动。

  这样产生的共振之力,岂是可怕可以形容!

  谁说力量的运用不能和科学挂上关系,在科学之中,共振所产生的力量也是一种极其可怕的力量!怪不得孔雀的尾羽有湮灭的属性!

  可是,我真的死定了吗?我感觉环绕在我身侧的灵魂力盔甲在快速的破碎,在这个时候终于够了!

  “你信吗?我会一剑砍烂了它!”我忽然回头朝着辛夷说了一句,辛夷看着我,点点头,不甚在乎的说了一句:“可惜了,那么漂亮的羽毛。”

  这简直是比笃定更加坚定的相信,就已经直接肯定了结果一般,母孔雀被辛夷的这句话气得眉毛直跳,那孔雀尾羽共振的更加厉害,我却在这个时候长啸了一声,单手扬剑,一跃而且,狠狠的撞向了孔雀尾羽。

  在这个时候,长剑也同时挥出!

  灵魂力从我手中的长剑之中爆发,形成了一把巨剑,和孔雀尾羽同长,毫不留情的斩下!蓄势,这是我在小道界所学之蓄势,在这个时候,我要给那骄傲的母孔雀最震撼的一击。

  仿佛天地都安静了,可只是一瞬,那共振的孔雀尾羽忽然停止了震动,出现了条条的裂纹,然后产生了一声巨大的轰鸣,裂纹破碎,完整的七彩孔雀尾羽,变成了道道细小的七彩之光朝着四面八方散去。

  巨大的狂风吹起,扬起地上的沙尘,那滚滚的沙尘却压抑不住那美丽的七色细小彩光。

  “你...”那母孔雀发出了一声最尖厉的嘶鸣,几乎破音,然后再次喷出一口鲜血,朝着后方仰去。

  在这个时候我才收了长剑,回头望着辛夷笑道:“这样的烟火好看吗?”

  是的,那四散的七彩之光就如同最美丽的烟火,哪有不好看的道理,即便滚滚沙尘,也只能衬托的它更加绚烂...可是,辛夷却撇撇嘴说到:“不好看,我还记得小时候过年,你带着我跑出去,拿着你的过年钱,买的魔术弹给我,那个烟火最好看。”

  魔术弹好看?那只不过只最单调的一颗颗烟火。

  可是,我的心中却涌起了一股温暖,仔细回忆是有那么一回事情。

  “你现在的心境不好,怎么能因为一次失败惊怒交加,会毁了你的修行,知道吗?还不趁现在,收了你拿凌乱的尾羽之力?这样,还能弥补你一番修行的不易。不然等那力量散尽了,你重修虽比初修容易,可也要耗费不少。我妖族之后要面对大战,可少不了你这样的上古血脉之后啊。”就在这个时候,场中出现了一个平静温和,带着一种淡然稳定人心的声音。

  这是谁?我皱起了眉头,但辛夷的脸色第一次微微一变。

  她在场中,原本什么都不在乎,只是托腮看着我在前面打来打去,如同看一场游戏一般,那是因为她对我有信心。可是,这一次她脸色变后,忽然的站了起来。

  我再次疑惑之极,是谁让辛夷那么在乎?九儿吗?他还没有出手!可是,九儿的声音我熟悉无比,哪有这种气质与气度?即便声线有几分相像。

  “小叔,趁现在,快点解决封六与马腹。”辛夷的脸色已经有些严肃了。

  我却不满的对着辛夷喊了一声:“你坐下,打架是男人的事情。”

  辛夷看了我一眼,想要说些什么,却最终什么也没说,只是温柔的对我说到:“知道了,这是你的事情,我还在这里看你,好不好?”

  说完,她真的坐下了,却没有了那悠闲的姿态。

  我很想弄清楚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不过沙尘滚滚,模糊一片,我也看不清楚,我知道万魂花在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于是长剑所向,首先朝着马腹斩杀而去。

  马腹在这个时候,感觉到了巨大的危机感觉,连忙的后退,可是我如何容得下他?围绕在身侧的武器齐出,纷纷的斩杀向了马腹,马腹在慌乱之中,只能选择了和一柄武器碰撞,这才杀出了一条血路,逃出了生天,却没有了再战之力。

  这不是它弱,而是它最强的攻击是在和万魂花对战,精神攻击原本就讲究全神贯注,在收不回的情况下,又被我这样打击,如何还能再战?

  我没有理会马腹,而又转身想要对付封六,却在这个时候,万魂花松解了压力,忽然传到了阻止我的意思,而是整个花瓣停止了旋转,一颗被压缩到极限的精神力种子从万魂花的虚影之中弹出,朝着封六飞射而去。

  我的嘴角勾起一丝笑意,这万魂花也想要一展力量呢!而与它共生,我一下子就明白了,那颗精神力种子就是来自于封六本身,万魂花与他的对抗,其实就是利用自己的精神力,运用好像道家太极的化解方式,不停的旋转着来化解着这股力量的锋芒。

  但因为万魂花本身的精神力强大,所以强力的压缩了封六的精神力,如今万魂花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

  这不是有趣吗?

  我倒是很乐意见识一下封六被自己的精神弄得迷乱的样子!我在搏斗场的时候,这个家伙可没有少压榨我。

  可偏偏在这个时候,滚滚烟尘之中伸出了一只白皙修长的手,举重若轻般的托住了那颗精神力之球,然后五指收紧一捏,那来自封六强大的力量,竟然被这只看起来不怎么有力的手捏碎了,丝毫不带烟火气的消散在空中。

  这一次,我的心收紧了。

  因为这只手我很熟悉,不就是九儿的手吗?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这个时候,滚滚的烟尘已经散去,七彩的光芒也已经被聚拢在了一处,朝着受到重伤的母孔雀飞了过去,融入了她的身体。

  反观被巨斧拦住的银狼之口,在巨斧破碎以后,也变得再无力量,被一股柔和的力量托起,朝着也无再战之力的银狼飞了过去。

  我抬头望了一眼天空,那个九尾狐的虚影竟然消失了,沙尘散去,一个玉树临风的身影终于出现在了我的眼中!他还穿着红色的喜袍,似乎有些不喜的样子,微微皱眉,动作优雅的解去了那红色的喜袍,很是潇洒随意的抛在了一边,露出了白色的长袍内衬。

  他转脸看了我一眼,一只手却搭在母孔雀的后背,为其梳理着力量。

  我终于看不下去了,重新扬起了长剑:“九儿,你别装逼了,好吗?要一战,就来吧!”

  可那九儿却是一扬眉,收回了搭在母孔雀背后的手,然后伸手又拔下了头上的束发玉钗,仍由一头长发飘扬在风中,口中却是说到:“什么乱七八糟的颜色,什么乱七八糟的配饰,简单不好吗?”

  我简直不能忍,这叫装逼无下限,好吗?

  但那九儿这个时候目光才停留在我的身上,双手背负于身后,白色衣角飘飘,神情略微不满:“你看看,你把我妖族的孩儿糟蹋成了什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