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八十三章 大敌之杀(上)

第八十三章 大敌之杀(上)

  我实在不能理解九儿的话,难道他是术法未成,被反噬变傻了不成?只是短短十几分钟,他就变成这几大公子的‘爹’了吗?那这几大公子的‘妈’是什么?未免混血也混的太严重了吧?

  我脸上露出了深深的疑惑,面对这样的九儿,我不知道是否该动手?我不想落下一个欺负‘傻子’的名声,我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我望向众人,包括几个公子在内,他们脸上都露出了敬畏的神色呢?

  看看吧,那些妖将妖兵妖公子,神情是那么的统一,莫非看见败局已定,全部统一演戏来蒙骗我不成?

  我心中有一种冲动,想要说‘不打了,没意思,不想欺负一个傻子,让我和辛夷离去,你们也算尽力了。’而我心中最真实的想法却是,不管九儿为人如何,在地下城的这段日子里,他对辛夷颇多宠爱照顾,也能待之以礼,就冲着这份情意,我该还他,在此时饶过他也算两清了。

  可还不等我开口,反倒是那穿着一身白色内衬之衣的九儿看着我开口了:“虽然你欺负我妖族小辈,但我也不想传出去被人说是以大欺小,所以,我要提醒于你,我这是在无奈的情况下被小辈相请,为我妖族不得不出手。我只需十招,便能斩杀于你,提前告知也算是君子之道。”

  我看他那云淡风轻的样子,内心升腾起一股邪火,在这个时候,也终于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可还没有想出具体是哪里不对。

  我不敢轻敌,也不敢再把九儿当成傻子了,立刻全神贯注的防备了起来,就冲他刚才轻易地捏爆了封六的精神之力,我怎么会那么傻,以为他是傻子呢?只能说这样的九儿太不正常了,才让我产生了这种荒诞的想法。

  可就当我在全力防备的时候,那九儿忽然朝前走了一步,单手摸了一下下巴,眉头微扬,似乎很是疑问的开了口。

  看他这番动作,我差点儿就要出手,没想到下一刻他却说出了一句:“我心中有一疑问,希望你解答一番,装逼到底是何意?”

  我差点儿跌倒在地,如此郑重其事,就是为了问我这个问题吗?我不怀疑他是九儿了,因为九儿也曾郑重其事的问过我这个问题。

  “反正是大大的赞美,你以后喜欢谁,就说她装逼吧。”我随意敷衍了一句,就单手持剑大声说到:“动手吧。”

  在这个时候,辛夷似乎自言自语的声音飘进了我的耳朵:“上茅之术。”

  我心中一惊,这一下防备之心大起!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辛夷在九儿出现以后如临大敌,为什么那些妖将妖兵妖公子的神情都如此郑重而崇敬?

  我再没有见识也知道上中下三茅之术,且不说中下之茅,那上茅之术几乎是传说中的逆天大术,因为它能请来仙神,仙祖俯身,不到一定的级别,只能是中茅之术,能动用上茅之术请来的,哪一个是好相与的人物?

  只可惜的是,我身为猎妖人,对于繁复的术法莫说运用,就算接触也不算多,上中下茅三术更是鲜有接触,才会一时被眼前的局势所迷惑。

  同时,我心中也涌动着一丝感激和不好意思,感激的是辛夷终于忍不住开口,看似不经意的提醒我,不好意思的是,我之前还气势汹汹的让她坐在一边玩泥巴。

  我收敛自己的情绪,再仔细一想,九儿身为九尾狐,那他动用上茅之术,能请来的是谁?唯有一个答案——真正的九尾狐!我万万没想到,九儿竟然真的完成了这等大术,是我算错了一个可能,九尾狐是妖族当中唯一灵觉出色的物种,在如此灵魂力的支持下,完成上茅之术在意料之外,却是情理之中。

  就在我心中大惊之时,那九尾狐却是背负着双手,在院中慢慢的踱步,风扬起他披散的头发,扬起他的衣角,配上九儿原本就俊美邪异的容貌,加上真正九尾那无双的风情,就如同一个神仙中人在闲庭漫步。

  他的表情似乎有些惆怅:“你说喜欢欣赏之人才能用装逼一词?看起来你身为猎妖人,也是推崇我九尾狐的。可惜,我不得不对你出手。”

  说完最后一个字,他忽然停下了脚步,望向了我,那原本平静若深水的眼眸陡然凌厉了起来,如同碧海深波,一潮又一潮强烈的气场陡然就在院落中爆发开来,吹的所有人都衣襟飞舞。

  我心中原本准备好了一番说辞,看能不能占一点便宜,却在他说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危机感大胜!再也不敢多说半个字,而是双手举于胸前,快速的打出了一个手诀。

  这个手诀异常简单,只要是初入门的修者都懂得掐动这个手诀,这是一个‘凝字诀’,就是凝聚自己所有外放的灵魂力在自己的身侧,最大的作用就是防御。

  面对九尾狐,我不敢耍任何的花招,而任何花哨的技巧在他面前也是无用!我的战斗本能让我下意识的就这样做了,因为面对他,我唯一的优势就是我那强大的灵魂力。

  凝字诀一出,之前所有被我释放的灵魂力,哪怕化身为猎妖人武器气魂的灵魂力,都变成了最原始的模样,层层叠叠,犹如一道铁壁一般的围绕在了我的身侧,在凝字诀的强力作用下,它们不停的被压缩凝聚,可这样还根本不够。

  我整个灵魂洞开的漩涡,开始快速的吸纳着灵魂力,这样算是透支的行为了,我感觉到了灵魂中的疲惫,灵魂漩涡虽好,但并不是能无限的催动来快速吸纳灵魂力的,若真是这样,那我岂不是逆天?

  任何事情都是有个限度的,我收起了万魂花,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坚持。

  见我这般,九尾狐露出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容,站在院中云淡风轻的一挥手,轻轻说了一声:“雷来。”顿时,这晴朗的天空忽然就狂风大作,乌云压顶,无数的闪电陡然亮起划破天空,刺的在场的人双眼生疼!

  不给人任何喘息的余地,这天地风云刚刚变色,这漫天便乍起了惊雷,只是一瞬间,百十道雷电便一起朝我狠狠地劈来!

  灵魂力在雷电面前原本就是弱势至极,但蚁多咬死象,这落下的雷电只是普通的雷电,我大吼到:“算是一招吗?我叶正凌还接的下来。”说罢,我疯狂的大喊,灵魂力不要命的朝着外涌,又被凝聚成铁壁围绕在我身侧。

  他若有种炸的开,那便来吧!

  在这等不要命的抵抗下,我的灵魂因为吸纳过多,出现了丝丝的裂纹,可我不管不顾,咬紧了牙,那力量大的都快把我牙给咬碎了。

  一道雷电落下,狠狠地把我的灵魂力撕裂了一道口子,接着,两道,三道,十道,二十道,如同疾风暴雨一般,这雷电根本就不给人一丝一毫放松的可能,全部朝我狠狠地劈来。

  我的灵魂力大片大片的被撕扯着,被雷电炸翻于空中,消散于无形,却顽强的支撑着。

  这时间说长不长,毕竟百十道落雷落下,也只是瞬间之事,说短也不短,因为每一道雷电落下,虽有我灵魂力的抵挡,但我的全身还是不可避免的传来一股股酥麻酸疼的感觉,我真想狂吼,真是太刺激了!九尾狐我真想把你撕碎了,让你也尝尝这个滋味!

  可是我到底还是没有这么喊出来,因为全神贯注的抵挡雷电,我哪有什么破功夫去喊?终于,这等煎熬还是结束了,‘轰隆隆’的雷声散去,雷电消弭,只剩下豆大的雨点‘哗啦啦’的铺天盖地的落下,把我从麻木之中又淋清醒了过来。

  我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谁想到嘴里竟真的冒出一股黑烟,我手臂的汗毛全都立了起来,一摸头发,我有一种想杀死九尾狐的冲动,怎么全部给整立起来了?!要回到普通人的世界,还不以为我是非主流啊?

  但我不想给九尾狐解释什么非主流,接着雨水乱七八糟的摸了一下头发,感觉好了一点,然后站直了对九尾狐说到:“这是一招,我叶正凌挡下了,你说十招必斩杀于我,那十招过后呢?”

  九尾狐的眉眼略微流露出一丝诧异,说到:“你这小辈倒比我妖族的小辈强上许多,我说十招,便不会欺你一个小辈,我也说过,这是君子之道。”

  我看他那样子,和君子有个屁的关系?以为自己演电影呢?一直在那里凹造型,我大声说到:“屁的君子!你要真是君子,你就不会出手了,想要动手还非得找个借口,你是欺负我没有长辈吗?”

  想想我还真的没有长辈,明阳门的师父去了莫名的虚幻之地,肩负大任,至于小道界的师父,疯道人倒是有可能打得这个九尾狐满地找牙,可是他....我的心中涌动着一股酸涩,喉头滚动,于是不耐烦的大吼了一声:“继续吧,第二招,让我看看你这九尾老妖狐,是不是就会一招瞬发雷诀,就以为可以闯遍天下了?”

  九尾狐似乎被我的话气极,搞不懂我前一刻还喜欢他,下一刻就骂他老妖狐,于是冷笑了一声,这一次他单手举于胸前,手掌看似连连晃动,其实仔细一看,却是手诀如同幻影一般的变幻,平常人只道是以为他在扇风呢?

  这一下,我看他又要什么招数?



仐三 说:
大家不要误会我一招会写一章,然后九尾狐和叶正凌一斗就是十章,放心吧,我不会这样写,先给大家说一声。今天就只这一章吧,算我欠大家一章,在春节以前,我欠下的章节都会补齐的。另外,大家都一直很好奇陈承一和叶正凌谁厉害,我之前说过不好评价,因为战略位置不同,不过这几章倒是算满足一下大家,借九尾狐之身,让陈承一和叶正凌来个斗法,但要提醒的是,陈承一有一丝真昆仑之力,九尾狐尚不足与现在的陈承一相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