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八十五章 大敌只杀(中)

第八十五章 大敌只杀(中)

  当我再一次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我感觉到似乎已经到了自己的极限。

  灵魂从变得强悍以来,第一次出现了无数的细小裂缝,而灵魂力近乎于枯竭,连我自身的阵纹都不能支撑了。

  原本一直保护着辛夷的吞灵焰也在辛夷的坚持之下动用了,和那个老狐狸的流火之术对碰,来了个‘两败俱伤’,手中的长剑为我挡了灵魂力的一击,又挡下了一击带着金属性的疾风暴雨般的刀剑攻击,也是破破烂烂的。

  我站起来,有一种普通人打架打到气喘吁吁的感觉,剩下的就全凭想要压制对方的意志来支撑了。

  可是才过去了六招,还有四招。

  这老狐狸来来回回的五行术法,几乎是要玩死我了,因为对于其他修者来说分明很困难的一些五行大术,到了他的手里,几乎都是瞬发,这就是灵觉强大的强悍之术吗?我和他对决,绝对没有任何的近战优势。

  这让我领悟了,任何力量到了某种程度以后,就没有了所谓的压制,只能纯粹从各自的修为深浅,本质的力量上去比拼。

  抹了一把嘴角的鲜血,我吐了一口带着细沙的唾沫,看着眼前皱起眉头的老狐狸:“六招了,我都接着了。你还有什么招式再来。”

  看着我,那老狐狸眉头皱的很深,那疑惑的眼神落在我的身上,好像想要将我看透一般,在沉默了少许时间以后,他说到:“你很不错,我的心里原本想法是五招以内,就算不斩杀于你,你也肯定再无抵挡之力。我有些欣赏你了,可惜放在你我的身份上,我越是欣赏你,越就要斩杀你,不能再放任你成长。”

  我稍微借助破烂的长剑支撑着身体,说到:“不要说那么多冠冕堂皇的废话,说白了,不就是你死我活吗?不过,我也不想再见到你,你真的很麻烦。等我撑过了你的十招,我就杀了九儿那个家伙,免得他把你再招来。”

  说话间,我故意磨了一下牙齿,笑得没心没肺。反正都是你死我活的局面了,恐吓一下这只老狐狸我是非常愿意的。而我太明白自己的状况,看似山穷水尽,但是挤压一下自己,未尝不可爆发出更强大的力量。

  就比如再洞开灵魂漩涡,到我能承受的极致,再催动漩涡吸收更多的灵魂力,和老狐狸硬碰。

  不过,这样的下场我也再清楚不过,就是承担魂飞魄散的下场吧。

  我这般的肆无忌惮,让那老狐狸反而有些踌躇了,狐族多疑,这话不假,何况他是狐族的老祖宗。我表现出来的状态分明是快要山穷水尽了,可为什么偏偏口中还如此强硬,口口声声的还要斩杀九儿?

  莫不是我有什么底牌?他沉吟着,一时间拿捏不住。

  我倒是无所谓,毕竟我这般嚣张,也不是全在虚张声势,他越是疑惑,我就越能得到一些喘息的时间。

  而这老狐狸毕竟是被请来的,力量也不是无限的,他也需要一些喘息的时间。

  现场就出现了一种诡异的对峙,辛夷在这个时候再也坐不住了,走到了我的身边,看着我,很认真的说到:“小叔,不然你看我来打一场?”

  我绝对不能同意这个要求,这不是打肿脸充胖子,而是一种没有安全感的心情,就如我自己,我了解自己,能把控自己的力量,至少还能左右一点事情的走向,可是我没有办法去了解辛夷的力量,我怕她受伤,怕她有危险,这让我充满了深深的不安。

  在了解了自己的感情以后,我不能接受在我还能战斗的情况下,她受到一点点伤害,我情愿她永远在我身后,即便我浴血战死,我会觉得很心安。

  所以,我摇头,眼神比她还要认真。

  “你这是一种自私,知道吗?”辛夷的声音还是温温柔柔的,可是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我忽然伸手捏住了她的脸,说到:“你猜再说下去,我会不会发火?”

  我的语气有几分调侃的意思,脸上也有微笑,不过按照辛夷对我的了解,她知道这绝对不是我退让。可是,她轻轻握住我的手,没有走开的意思,我只能叹息一声说到:“你先去坐着,我保证我不会死,你看我要死了,你再出手,好不好?那只老狐狸我还没有放在眼里。”

  话说到这个份上,辛夷知道我是绝对不会同意她的要求了,再说下去只会适得其反,因为我是那种典型吃软不吃硬,混球起来软硬不吃的人。她只能说到:“小叔,我没有怀疑过你的任何承诺,你记得你说的话。”

  说完,她伸手为了擦拭了一下嘴角的血迹,然后靠着我,一同望向那个老狐狸,忽然就眼光流转,巧笑倩兮:“当然,我也知道,这只老狐狸的十招绝对不至于把我的小叔逼到这个程度,二十招也不能。”

  说完,她就放开了我的手,继续坐在了我的身后。

  原本,我和辛夷的对话已经让那只老狐狸眉头舒展了开来,在他看来,辛夷对我的担心已经多少泄露了我的底细。可辛夷竟然如此的玲珑心,知我所想,一句话虽然夸大,竟然也让人真假难辨,老狐狸一时间又皱起了眉头。

  我看他的脸上出现了剧烈挣扎之色,似乎是想要说什么话,又说不出口。这番怪异倒是让我扬起了眉头,不过也是趁着现在,我终于下定了决心,开始洞开漩涡。

  我绝对不会让辛夷出手,而我也知道,如果我战死了,辛夷只要没出手,她就绝对不会有任何的危险。

  在这种情况下,我选择的就是拼命一击,不要再等着那个老狐狸用什么瞬发的法术来回的玩弄我,而是我主动的一击,这必须要我全部的力量。

  这样想着,如果我在巅峰状态就好了,至少可以和这样状态的老狐狸硬碰硬的来个几招,鹿死谁手还未定。

  漩涡开始一个一个的洞开,而我第一次懒得去理会我究竟洞开了多少的灵魂漩涡,只是到了现在,洞开灵魂漩涡绝对不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而是每洞开一个灵魂漩涡,我的灵魂都会感觉到一股深刻的刺痛感,甚至我能听见破碎的声音。

  在灵魂之中,万魂花拼命的摆动,想要阻止我这样做,无奈它与我共生,在关键的时刻,我的灵魂意志能够压制住万魂花,它根本无法影响我的意志。

  所以,在一开始的挣扎以后,万魂花放弃了阻止,它的根系开始拼命的生长,越来越多的遍布在我灵魂各处,我能感觉它行动的意思,是想用自己的根系,来维系我的灵魂,就算最后我和那个老狐狸的拼斗,我避免不了最后的结局,它也要用最大的努力来维系着我。

  在这一刻,我又从万魂花的身上感觉到了怜生。怜生未死....

  感觉到了我的力量,那老狐狸脸上挣扎的神色消失了,忽然像是一股强势的意志力压抑了他自己,他忽然开口说到:“天狐,你不要以为你是我狐族的翘楚,就可如此放肆。这一战你不出手尚好,我会在一战之后,让我狐族之后押送你去冥思殿,用大法封禁你的力量,让你自我面壁三月,弄清楚究竟是个人的感情重要,还是我族人重要。但你若要出手,那么这里的所有人听令,天狐一旦有所异动,你等全力出手,不必顾忌任何后果。”

  这一番说下来,老狐狸的脸上流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果然姜是老的辣,对于辛夷他也毫不犹豫的下令了,毕竟战斗到了此刻,辛夷的站队,是非常能够影响战局最后的结果的。他不见得真的想要杀辛夷,但威慑是必须的,而且他也看得明白,如若天狐不能为狐族所用,留着反倒是个祸害,他需要给辛夷教训。

  我也明白了,他之前的挣扎和此时的痛苦,绝对不是他个人的意志,而是来自九儿的意志。

  如果是这样,我更不能留情了,我分明感觉自己已经到了极限,却还是在不停的洞开着灵魂漩涡,我要把自己逼到一个极限的极限!

  而看了一眼我,老狐狸的脸上也出现了郑重的神色,说到:“你是一个值得尊重的对手。不过,我也没有时间和你玩闹下去了。这召唤我的子孙力量有限,否则我本体到来,斩杀你三招足也。我也不想浪费力量了,接下来我会动用大术,你也好好准备,我们各凭本事吧。”

  说完,他犹自有些不放心,呼喝了一声:“护法!”

  说话间,那些原本在观战的副将,还有一些大妖,就自觉的围绕在了那老狐狸的身侧,那老狐狸却还做君子模样对我说到:“叶正凌,我也不欺你。但为了公平,我不得不找人护法。但我保证,他们只是护法,绝不出手。”

  我心中冷笑,这才是赤裸裸的欺负人,他若这样找人护法,我又找谁护法去?

  而辛夷却在这个时候,坐到了我的身边,说到:“小叔,我也为你护法。”

  看样子,是全然不在乎那老狐狸的话,我心中觉得痛快,说了一声好,既然如此,那么我也全力一战,而这一招我将不顾生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