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八十九章 斩雷

第八十九章 斩雷

  我从未想过,有一天死亡也会成为诱惑。

  但我能够理解,到了一定的地步,有了某种心境,死亡未尝不是解脱。

  可那绝对是弱者,在经历了无数的磨难以后的我,这个想法是坚定的。在我认为,不管生活如何的艰难,做的事情成功也好,失败也罢,能够乐观的活着,努力到最后一刻的都是英雄。

  尽管这很难,我还是想要当那个英雄。

  “我要力量。”我忽然大吼了一声,语气无比的坚定。

  这让所有的人都很吃惊,包括辛夷也吃惊的看着我,我望向辛夷问到:“难道你没有感觉?感觉到有一个力量就在那里,它在呼唤我。”

  辛夷疑惑了,看样子她是的确没有感觉到,可是又不愿意不相信我。

  而在那边,九尾狐一边狠狠的催动着妖雷,一边说到:“叶正凌,你这个臭小子是疯了吗?你是不是想死前也翻出一些浪花,闹出一些花样!你最好不要那样,那会让你死的更惨。”

  我看了一眼九尾,他的话语愤怒而焦躁,偏偏在这些当中,好像只有他相信有这股力量的存在,却不确定。

  我却懒得理会他了,因为我听见空中的那一群声音再次朝着我呐喊:“拥有力量以后,付出的代价是死也不畏惧吗?拥有力量以后,到死也不能解脱,也不畏惧吗?其实我们可以消除你这次的危机,你不用付出任何的代价。但你若要力量的话...我们已经提醒过你了。”

  “不怕!我要自己解决。”我朝着天空大声的喊到,在旁人看来我像一个疯子,但我真的并不是矫情,而是我的愤怒,我的意志都在告诉我,一切自己解决,即便有了力量,要付出代价,也绝对不能依赖他人。

  因为我是聂焰,我是叶正凌,我是天赐之子,我是下一个阿大...我的身后有一群人,有想要守护的一个族群,我可以死,但不能让所有人知道,走在前方的我是一个只会依赖的软蛋。

  我接受任何的挑战,困苦,生死...甚至愿意面对血腥的炼狱,这一切是我责任,是阿大告诉我,唯独我不能依赖,我要支撑起所有。

  “很好!”滚雷般的声音似乎能感受到我的心情,这一声很好如同炸开在我心扉。

  在这一刻,我已经感受的非常明显了,悬浮于天空的是22道意志,用绝强的意志力量阻止了妖雷的爆发。我对他们不陌生了,因为在今晨我才接触过他们,来自猎妖人祖岛的,每一代阿大的意志,其中最强的七道是战死在祖岛的七位阿大。

  原本是23道,有一道已经融于我的灵魂。

  “现在,敞开你的灵魂吧,灵魂吧...”在一个很好的声音过后,那一群声音同时说到,如同真正的闷雷滚过天空,带着无尽的余音。

  这是猎妖人的...精神意志,我心中激动又感动,毫无禁忌的敞开了自己的灵魂。

  接着,我感觉到一道又一道重若泰山的意志落入我的灵魂,在融入我灵魂的刹那,又轻若无物,好像在收敛着力量,不愿意伤害我的灵魂。

  在这一刻,我有了一种玄妙又玄妙的感觉,仿佛灵魂飘荡上了天空,整个海域都落在了我的眼里,翻滚的浪涛下,我看见了两座岛屿,遥遥相对,一座在下,一座在上,相距并不算十分的遥远。

  只是,在下的那一座大岛,由于地平线弧度的原因,看不见那座在上的岛,而那座在上的小岛,如若攀登在了那座孤峰的顶端,便能看见在下的那座小岛最高的悬崖之处。

  这一切,如同3D的视角一般呈现在我眼中。

  而我心中震惊无比,又觉得早就应该想到,那座在上的岛不就是我所在的这座妖族的圣地之岛吗?而那在下岛,不就是我猎妖人的祖岛吗?我怎么没有想到,同是通过青龙城的秘密通道上去,无论通道怎么曲折,它们相距都不应该遥远!

  我只是在猎妖人的祖岛呆过,受了视的限制,因为最高的悬崖处望向的方向并不是妖岛的方向,又由于地平线是有弧度的,所以....而妖岛却在晴好的日子,隐约能够看见猎妖人祖岛那座悬崖之山的侧面。

  原来如此!不是这么近的距离,如何能惊动守护在祖岛的22道阿大意志?!

  可是,这玄妙的感觉还未停止,我的视线被扯回了妖岛,我来到了妖岛的顶端,那被封堵住了道路,似乎无法上去的顶端。

  在那里没有草木,没有飞鸟,仿佛只有岁月沉淀下来的沧桑,就是在这么一个寂寞的顶端,只有一座祭坛,用不知名的黑色岩石铸成,仿佛能闻到一股鲜活的鲜血的味道,就这么静静的矗立在山峰的顶端。

  这祭坛是如此的熟悉,却又陌生,我拼命的沉思,拼命的想着,终于一道灵光一闪,我被这祭坛怪异的模样给提醒了。

  怪不得我觉得它如此的奇怪,因为它是倒着的,就是我曾经看过的那个神秘的山海世界中那个祭坛的反转,一个是正立着,一个是倒立着!

  我得感谢我来这个岛上之前,所见过的那个小祭坛,若不是它又加深了一次我对山海世界里那个祭坛的印象,我怎么会如此轻易的反应过来?好像在我知道了这是什么以后,我的灵魂开始被拉扯向了时间。

  我忽然看见一个又一个时间段,每个时间段都在重复着相同的事情。

  一个又一个本不该属于华夏这片土地,或者已经消失在了华夏这片土地的妖族从祭坛突兀的出现,然后在狂风暴雨之中疯狂的朝着祖岛冲去!这些是首领。

  接着,我看见了一团一团的亮光闪烁,朝着无尽大海之中快速的略去,视角快速的跟随,我看见了那一团又一团闪烁的亮光,融入了大海之中朝着祖岛前进的妖族,无论是它们是什么样的方式什么样的形式在渡海,都被光团融入了。

  融入了光团的它们一下子变得强大,充满了远古洪荒之感,就算是人形状态的妖物,也露出了自己的本体,然后跃入了大海之中,散发出一股惊人的力量,朝着祖岛游去!

  这...就是妖族圣岛的真相吗?不,我觉得我还没有触碰到本质。应该还有别的阴谋...可是我的视角已经被拉转了。

  最后,我看见了祖岛,看见了一个又一个矗立在风雨中的猎妖人,看见一代又一代的阿大。

  炸雷似的声音再次在我脑海之中响起:“看见了么?我猎妖人的守护!感受到了吗?我一代又一代猎妖人的意志。”

  我的心中涌动着不知名的感情,仿佛忘记了一切的伤痛,灵魂都在沸腾,就连萎靡的万魂花也振奋了起来。

  我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在我对面九尾狐似乎感受到了什么,面色苍白,却不肯放弃的带着仇恨的眼神看着我,在拼命的催动着妖雷。

  而在这个时候,我的头顶还剩下最后一道意志没有融入,阻止着妖雷,却再不隐藏的炸开一个声音:“你妖族欺我猎妖人小辈,难道就当我猎妖人祖辈无人了吗?九尾狐算什么东西,在吾等剑下,死去的天妖都不知凡几!今日你欺我小辈,那么吾等无能坐视,就特地要来欺负你。”

  “什么?”“这是什么声音?”妖族的人恐慌了,根本不知道这声音是来自何人,这么强悍的意志是属于谁?

  在这个时候,融入我灵魂之中的21道意志沸腾了,我的灵魂里原本已经停止的漩涡再次开始疯狂的涌动,甚至洞开出了一个又一个新的灵魂漩涡。

  但就是如此,我还能感觉到这些意志在压制着自己的力量,只是发挥出了微小的一点力量在支撑我,就已经如此的强悍。

  接着,一个声音在我的脑中炸开:“对付这小小的九尾狐,不至于动用镇妖仙术!他那妖雷算个屁,给爷爷按摩身体都不够格,拿起剑来,灌注你的灵魂力,这些妖雷,斩它娘的!”

  拿起剑来,斩它娘的!

  我心中的热血一下子沸腾到了极点,被我插在地上已经伤痕累累的长剑被我一下子拔起,长剑发出愉快的嘶鸣,开始承受我的灵魂力,而天空之中最后一道阻止妖雷的意志,一下子竟然融入了长剑之中,来承受着浩大的灵魂力。

  失去了意志的阻止,那得到了绝大力量的妖雷再无束缚,已经压抑了太久的第二批妖雷朝着我四面八方疯狂的轰击而来。

  我在这个时候,如何还畏惧这小小的妖雷,长剑入手,一个扫荡,灵魂力如同荡开的浩汤海水一般涌了出去,带着不可一世的威势,带着绝强的意识,与妖雷碰撞到了一起。

  “斩它娘的!”我大吼一声,这只是开始。

  我手举长剑,朝着妖雷最密集的地方奔了过去,长剑挥舞,那闪动的雷电,竟然被我的灵魂力一斩而断,而随着长剑的连连落下,无数的妖雷被灵魂力湮灭。

  九尾狐倒退了一步,可还不肯放弃。

  竟然聚集了所有的妖雷,化成了一只九尾朝着我吞噬而来!


仐三 说:
好吧,今天的两章完毕。昨天的猜剧情,你们输了哈,没有人想到22个阿大来护短了吧?哈哈,其实线索挺明显的,对吗?我赢了,哈哈哈哈...我一点儿都不嚣张,我是低调的b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