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九十章 山体

第九十章 山体

  有了历代阿大的意志所庇佑,我已经无法去估算自己的力量到底有多强大了。

  只是感觉举手投足之间,那奔涌的力量就像取之不竭用之不尽,无论怎么爆发,后续的力量总是如潮水一般的涌来。

  那九尾算什么?我举剑一个冲刺,单手扬剑,重重斩下,那灵魂力竟然如实质一般的闪现。

  那一刻,看着自己斩出的剑芒,我第一次有了一种沉醉的感觉,我没有想到强大到一定地步,犹若实质的灵魂力是那么的美丽,耀眼。

  那是一条纯蓝色的光芒,其中夹杂着一些为完全化开的成团的灵魂力,就如同光芒之中闪耀的星星,然后随着那条光带划过了天空。

  无声的,灵魂力的光带和九尾妖雷碰撞在了一起,很快灵魂光带就旋转着包裹了九尾妖雷,如同一道蓝色的星河旋风...旋风过处,无数的雷电外溢,继而消散,简直就是一副人间的奇景。

  “你...”九尾狐看着我,说了一个你字,接着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有些悲怆的看了一眼身后的那些妖人,然后化作了一声叹息。

  接着,九尾狐的身体开始剧烈的抖动,他拼着力量对我说了一句:“真正的决战还未开始,你若还想战,莫杀我后人。”

  我看着九尾狐,没有开口承诺什么,可是我是真的没有打算在这里杀死九儿,我心中觉得有情未还给他。

  带着无尽的遗憾,我感觉到了九尾狐抽离出了九儿的身体,似乎耗费了太多,九儿醒转来看了一眼战场,然后看见持剑而立的我,眼中闪过一丝失望和怨恨,接着便双眼一闭,直接昏迷了过去,重重的趴在了雨水和血迹混合着的战场。

  在他身边,很快有人就想要把他带走,却是畏惧的看着我。

  这时,在我的脑中忽然想起了其中一代阿大的声音:“时间有限,镇妖咒言,杀出去。我等助你,让你提前感受一次真正的仙术。”

  我精神一振,立刻把长剑一收,双手掐动起了镇妖咒言的起始手诀,一开口,依旧是刚才未完成的镇魂篇。

  “杀!”我和几大公子的战斗到了这个时候终于结束了,妖族迎来了他们想象不到的惨败,这可是他们的圣地啊,怎么能在圣地惨败呢?每一个妖族身上都流动着一种悲情的感觉,就如同失去了国土一般。

  可是,战斗还是要继续,无论我多么强悍,无论是否继续下去只是送死,一个战士在战场上没有不战的理由!

  一个‘杀’字说明了这些妖兵妖将的态度。

  在这个时候,我一个人立于这片空旷的院子中,在我脑中阿大的意志不停的在传达一种玄妙的体悟,我开始念诵镇妖咒言,可是与往日不同的是,我每一次开口,念诵的只是每一段之中最重要的几个字。

  真正的镇妖咒言,也讲究术法的水到渠成,几个关键的字音,才是镇妖咒言沟通天地这股镇妖力量的关键,而其它的字是普通的,是一段法则,被关键的字音所引,会自然的形成。

  果然是如此的,在终于有了能够称之为浩瀚的灵魂力面前,我体会到了如此神奇的感觉,每一个关键的字音出现,天空之中好像就会自动排列出一段咒言,那是代表着一段法则在形成。

  这感觉有一种掌控天地这股力量的感觉,简直让人沉迷。

  天地之力如同一条瀑布一般的被接引而来,少了之前那种狂暴,却多了几分神圣的气息。

  然后新的体悟又在我的脑中被感悟,镇妖咒言既然被称之为仙术,绝对不是我之前发挥的那样普通,真正的镇妖咒言接引的天地之力,是能够被自如的运用的,在咒言形成以前,就是一道自己完整的防备,形成以后,天地之力才会形成各种力量。

  是如此吗?我微微一动心思,沟通被我接引的天地之力,那如瀑布的力量,就开始自动的旋转起来,形成了一条匹练似的带子,环绕在我的身侧。

  这才是仙术啊,果然逆天。

  在念诵咒言的时候,已经有了充分的防备,根本不需他人护法,想想就觉得恐怖。可世间没有空有的强悍,想发挥出镇妖咒言的这般威力,至少要我现在这样的力量。而我真实的力量距离现在的力量还有着很大很大的差距。

  只不过,这样体验了一回以后,我心中有了更强的动力,想要不断的变强,在我心中只有能熟练的运用这样的术法,我才有能力去承担未来和以后吧?

  时间在流逝,由于真正的镇妖咒言只需要每一段关键的几个字音,镇妖咒言施术的时间大大的变短了。

  可是即便时间变得再短,也快不过就在我眼前朝着我冲击而来的部队,部队的实力已经损耗了过半,因为要支持几位公子的斗法,但几位将领还保持着实力,那个给我令牌的熊壮妖人带着愤怒而痛悔的神情,冲在了最前方。

  ‘轰’旋转的天地之力直接挡住了他的脚步,那是作用于灵魂的碾压,灵魂被碾压,身体如何还能前进。

  “啊!”那个大汉狂吼了一声,想要抛出手中握着的两个铁锤,无奈身体在靠近了我一定范围之后,丝毫不能前进,这让他充满了不甘,无奈的瞪大了不满血丝的眼睛,大吼到:“兄弟们,全部给我冲,用最大的力量来冲撞。”

  不愧是精英部队,很快的集结了起来,然后凝聚出了一股充满着铁血气息的力量,朝着我身侧的天地之力轰然冲击而来。

  两股力量碰撞在一起,如同海中的惊涛骇浪,在现实中却只感觉到平地起了暴风,吹起了还在淅淅沥沥下着的零星雨点,爆开在天空中。

  这样只是被动防御的天地之力,面对主动冲击的部队其实是不够看的,很快部队就冲破了一道又一道的天地之力,距离我不到5米的距离了。仿佛是看到了胜利的曙光,那个冲在最前方的壮汉兴奋的大吼,不要命的一次又一次释放自己的力量朝着我冲击。

  “只要两步,只有两步,我们就可以斩杀他。若然今日不斩杀这个小子,日后他必定让我妖族在这土地上再无立足之地,不要说地面,就算地下也不会有了。”那个大汉发疯一般的狂吼道。

  其实,我有那么残忍吗?我也不知道,在我身后是我的种族,是我每一个族人时,我觉得我或许会残酷冷血到底,或许不惜成为别的种族眼中的千古恶人,世代被唾骂的罪人。

  只要,我还能守护,我没得选择。

  所以,在这一刻,我又要让他们失望了,我需要的时间不会太多,他们的几次冲击,艰难的前进,已经给足了我施法的时间,最后的两步,就是天堑般的两步。

  我内疚的看了一眼冲在前方的那个汉子,其实我并不讨厌这样粗豪又直接的人,甚至有几分欣赏,可我欺骗了他,让他内心折磨,接着我又大败了妖族,最后,还要碾压他的部队。

  我的嘴角有一声轻轻的叹息。但瞬间就被吹散在了狂风之中,就连我体内的阿大意志也没有感觉到我这一丝叹息。

  接着,我右手的起始手诀一个变化,变成了镇魂篇完毕以后,最后发出术法的手诀。

  在这一刻,不管是被冲散的天地之力,还是围绕在我身侧的天地之力都开始急速的流转了起来,随着这种流转,瞬间就汇聚在了一起。

  我的眼前出现了一座山的虚影,比起之前山魈举起的那座山不知道威严壮大了多少倍!但那在我的感官里,只是一座石头山,莫名的充满了一丝完全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气息,偌大的山体上刻着一段一段金色的字,比起我之前使用镇妖咒言,只有微末金边的样子,这山上的字是八九分的金色了。

  这字是什么,我太过熟悉了,不就是镇妖咒言的镇魂篇吗?它的本体表现,原本就是一座山体。

  这就是真正的镇。

  在这座山体出现的时候,妖人们绝望了,只有几个将领在不停的鼓舞着士气,还想要最后的冲击,他们明白,只要杀死了我,什么术法都会瞬间散去。

  可注定是失望,不是吗?

  我的手云淡风轻的放下,这座充满着异样威严气息的山体就猛地朝着妖人的部队辗压而去,没有什么冲击的声音,更没有激烈的碰撞,就如同无声的落到了妖人的部队之中,然后瞬间消失。

  随着我一个轻声的“镇”字,所有人的动作在这一刻都停止了!

  这是灵魂被完全镇压的表现,没有一个人逃掉。

  在这个时候,他们不再是什么精锐的部队,而是真正变成了任人宰割的鱼腩,而我就将是那个宰割着,战斗到这个时候,这里的一切,终于变成了被我住宅。

  随着镇魂篇的发挥,风停了,雨还有些稀疏的一些。

  我再起拿起了我的长剑,辛夷在这个时候,轻轻握住了我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