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九十一章 剥离

第九十一章 剥离

  我转头望向辛夷,她的神情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放开了我的手。

  我没有说话,而是在这个时候走上了前去,最终走到了那些受伤的公子所在的地方,他们之中有的昏迷,有的还有清醒的意识,不过也再无战斗之力。

  此时,生杀大权都在我的手上,如果我原因,手中的长剑轻轻的一挥,便能夺去一个人的性命,在经历了无数的战斗之后,没有什么比这件事更轻松了。

  所以,我的长剑出手了,抵在了昏迷的九儿脖颈上。

  他在昏迷之中似乎也感觉到了长剑之上传来的杀气,身体颤抖了一下,却还是没有醒转过来。

  战场无声,视线能够看见我的妖人都紧张的看着我,其实杀了他们很理所当然!现在杀了他们,以后的决战之中,我就会少几分压力,这是胜利的果实,我如今摘取,就算敌人也不能指责我。

  那清醒的几位公子看着我,眼中是绝望的光芒,多少还有些畏惧。

  毕竟,面对生死能真正保持淡定的又有几个?

  “辛夷。”我没有回头,也感觉辛夷走到了我的身后,我轻轻叫了一声她的名字。

  “我在的。”辛夷从后方抱住了我的腰,头轻轻的埋在我的背上,好像亲密是我们从来都习惯的事情,在小时候耳鬓厮磨的时候就多了,稍微长大一些才知道男女有别,可也比一般的男女亲密很多。

  我很习惯辛夷这样,辛夷这样靠着我也很自然。

  可是,我感觉到她的呼吸并不平静,眼眶中似乎有泪。上一世的碗碗让我理解这种情绪。

  “不论如何,九儿待你不错。若是此时,我杀了他。你会怪我吗?”我问了辛夷一声,我的内心也有自己的矛盾。

  “天沐一生选择的是族群,天思一生选择的是你。这才是两不相欠的公平。我欠九儿一份情,虽然从始到终我是被欺骗,被夺取了记忆。我不希望你杀他,可我知道你有你的立场,我无法干涉。只能说,你若杀了他,我阻止不了。但我会自废了一切的功力,还给狐族,然后以妹妹的身份厚葬他,并且终生为他祭奠。”辛夷很果断也很干脆,这一番心思恐怕是她早就想透了的事情。

  而那一句碗碗选择了族人,她选择了我,却如同触碰到我内心最脆弱的地方,感觉这一生是碗碗派辛夷来还我的,两不相欠。

  我莫名的开始心痛,伸手握紧了辛夷的手。我有一种迷茫的感觉,看不透我们俩感情的出路,偏偏在这个时候,我灵魂之中的阿大意志沉默的紧。

  “我很想听听你在地下城发生的一切,在你身上我有很多的疑问。但不是现在,以后讲给我听吗?”我没有回头,闭眼感觉着从后背传来的辛夷的温度。她在身后很安心。

  “讲啊,我的一切你想知道都可以。这一生,相见时,不就注定了我的选择吗?”辛夷轻轻的磨蹭了一下我的后背。

  我微微一笑,却是果断的收起了抵在九儿脖颈的长剑,然后对那几个意识清醒的公子说到:“今日一战,我谁都不杀。把我的话转告给九儿以及狐族那些人,如若辛夷之前欠了他们一分情,如今我用那么多人命,公子的,将领的,精英战士的还足了十分。至于份量是不是这样,你们自己心中有数!但从此以后,没有天狐,只有我叶正凌的女人——辛夷。请你们记好了。”

  说完,我没有动作,而辛夷却是一下子握紧了我的手,我感觉到了她哽咽的声音,接着她松开了我,只是牵着我的手,然后深吸了一口气,郑重的对着在场的妖人说到:“他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从此以后没有天狐。谢过狐族对我在地下城的照顾。”

  说完这话,辛夷朝着九儿深深一拜,便平静的站在了我的身边。

  在这个时候,我感觉阿大们的意志松动了,这意味着他们要离开我的灵魂了,毕竟不是我融合的意志,是阿大们的意志主动的相帮,这借来的力量是要还的。

  镇魂篇不是杀人的镇妖咒言,有永镇之意。不过,那永镇不知道要什么样的力量才能达到,而且面对越是多,越是强悍的敌人,那镇压的力量就越是小。这一次的镇妖咒言,虽然有阿大们相助,能够彻底镇压他们的时间也不过只是半天而已。

  我还要要事在身,我必须抓紧时间离开,而我并不知道阿大们的意志离开以后,我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所以,我握着辛夷的手,然后装作平静的离开了,我不知道停留在我背影的敌人目光有几分探寻,在走出大门以后,我拿出了阿大给我恢复灵魂的药丸,一下子全部吞了进去。

  “你吃什么?”辛夷自然注意到了这个细节,她疑问的问了我一声。

  “没什么,一些伤药。战斗总是会受伤的。”我已经习惯在辛夷面前做出很强大的样子了,我不想说出我实际的伤情。接着,我又把肉身的伤药给一股脑的吃了,妖雷给我肉身留下了不可逆转的伤势。

  可是辛夷不是那么好骗的,她看着我说到:“原本已经到了绝境了,你为什么突然变得强悍了起来?你是不是?小叔,任何事情你都要告诉我,你要待我如我待你一般。”

  我看了一眼辛夷,握紧了她的手,脚下的步子却不慢,一边走一边说到:“我当然会告诉你,等我缓口气,好吗?”

  这个理由辛夷没有办法拒绝,可是深深的担心着我,连走路都不自觉的想要扶着我,可是却被我笑着挡开了。

  我之所以现在没有和辛夷说,是因为我感觉到了阿大意志的离开,一道又一道的离开,如同在灵魂上剥离了一层,那种痛苦简直无法言说。这就是借助力量的代价之一吗?这一次我不是逞强,我只是不想辛夷太过担心。

  而这种痛苦,已经让我不能说话,开口都是一件极度痛苦的事情,我只能集中全部的力量来抵挡这种痛苦。

  我的身上都是冷汗,可是表面上却装的若无其事,大步的走着。

  我的手心湿漉漉,辛夷也感觉到了,她的眼中充满了担心,可最终却是紧紧的握着我的手,跟着我沉默的前行。

  小山不高,很快我们就到了山底。

  在这个过程之中,阿大的意志在不停的剥离我的灵魂,到了山底时,只剩下最后一道阿大的意志,这一次他没有急着脱离我的灵魂,而是在我脑中传达了一段话:“小子,我们等着你来融合我们的意志,你要更加的强大,才能融合更多的意志。这是一条你不能回头的锤炼之路,你已经看见了敌人的强大。”

  “另外,你的灵魂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要不是你灵魂之中有一朵未成熟的万魂花,恐怕已经万劫不复了。原本,这等事情是你的磨练,我等不可助你。不过,即将要来的未来太过紧迫了,我们留下了一丝意志之力修补你的灵魂,但也只是让你不会在现在魂飞魄散而已,要恢复靠自己的力量吧。去祖岛找那个小家伙。不,你应该叫他阿大。”

  说完这句话,最后一道阿大的意志也脱离了我的灵魂。

  又是一阵刻骨铭心般的痛苦,我似乎承受到了极限,只能原地不动的坚持了过去。

  在最后一道阿大的意志剥离了以后,被他们的意志所压制的各种伤害如同爆发了一般,一下子涌上了我的灵魂,我的肉身...我连眼前的视线都模糊了,只在朦胧中看见辛夷似乎在说着什么,却一点儿都听不见。

  接着,一股一直压制的喉头血也再也忍不住,‘噗’的一声竟然是这样喷了出来。

  这一下似乎彻底的吓到了辛夷,她一下子抱紧了我:“小叔,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但慌乱只是一瞬间的,毕竟她是天狐,下一刻,她就要拉着我坐下,眼中闪过一丝决绝,那样子似乎是要付出什么代价为我治伤。

  但最难熬的时候已经过去了,我已经感觉到了阿大留给我的那一丝意志在修复着我的灵魂,很微弱,但让我没有悲剧的危险。

  所以,当我清醒过来以后,一把拉住了辛夷。

  我看着她,抹去了嘴角的鲜血,对她笑,说到:“我没事,这一口血吐了就好了。”

  “你骗我。”辛夷不相信我的话。

  可在这个时候,我的目光忽然瞥见了一样东西,我一下子站起来,顾不得伤势,朝着那边飞奔而去。

  辛夷不知道我要做什么,也赶紧跟了上来。

  其实,不是什么新奇的东西,只是一匹长得奇怪的马儿被栓在了一颗树旁,在它旁边,还有其它一样的怪马被拴着,估计是这个圣岛的部队匆匆而来,就把马儿栓到了这里。毕竟,执行完惹任务还要回到各自的岗位,是需要马的。

  可是,我做梦都能认出那一匹马儿,就是驮着我来那一匹!这匹马很拽的,一副不屑高傲的样子,最后还摔了我一下。

  我当时在心里就决定,有机会我一定要暴打它一顿。

  这次机会来了!



仐三 说:
这一章写得轻松一点儿,毕竟是个小小过渡。事情没完,陈重还没有出现,还有最后的相会。既然是高潮,那得层层推进。大家猜一下剧情,叶少还会发生什么?这个不容易猜啊,真的。不过,我也不是没有留线索的,大家拓展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