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九十二章 随风

第九十二章 随风

  经历了一场大战,或许是我身上自然沾染了战斗才会有的气息,那匹怪马在我靠近的时候竟然就开始颤抖。

  而我越发的控制不住,笑得很是畅快。

  我不会因为它害怕而手下留情,反而是大叫着,痛快的揍了这怪马一顿。

  这马被打得嘶鸣连连,无奈被捆在这里,想要逃跑也没有办法。

  当然它不会有性命的危险,我也只是小小的教训一下它而已。反倒是在我打完了怪马以后,辛夷好奇的问了我一句:“为什么要打它?”

  我盯着辛夷,咬牙切齿的说到:“因为它马眼看人低。”

  “呵呵...”辛夷笑了,非常的开心,我的身体传来了一阵阵虚弱的感觉,其实那么夸张的打这一匹怪马,无非是因为想要给辛夷看一看,我并没有什么大碍。可是我自己清楚,我的情况好像很糟糕,糟糕到就是这匹怪马,如果没有被绑住,我或许连它的对手也不是。

  它,只是被我身上那种大战过后的煞气和血腥气给镇住了。

  无论如何,这匹怪马挨了一顿揍,老实了许多,或许是已经被征服了,我决定就骑着这匹马快速的赶回地下城,可我的虚弱如同身上的传染病一般,很快的就从肉身蔓延到了灵魂,我竟然站起来都费劲,却还要咬牙强撑。

  “小叔,我来骑马带着你,可好?”就在这个时候,辛夷握住了我的手,轻轻的从我手中接过了缰绳。

  “哪有这种道理?!不要,怎么能你骑马带着我。”我兀自的强撑,想要上马,辛夷却抢在了我的前面,骑上了马儿。

  怪马好像更为畏惧辛夷,当辛夷骑上马背的时候,它竟然一动也不敢动,就连眨个眼睛也是小心翼翼,我有些无奈的看着辛夷,辛夷却伸出了手,带着些许强迫的意思拉着我上了马,毕竟是天狐,力量不是普通的女孩子可以比拟的,我就这样顺势的上了马,竟然没有费什么力气,也总算没有出丑,连马都上不了的样子。

  “小叔,你是不是很不开心?这次要我骑马带着你?这一次是辛夷任性了,因为小时候我老实跟在你身后,总要有一次,你在我身后啊。所以你不要不开心,有你在我身后,我也是很安心的。”辛夷开始驾驭着怪马前行,一边走着一边对我小心的解释。

  不知道为什么,马儿的速度并不快。

  但就是这样轻微的颠簸,也让我感觉疲惫不断的上涌,想要闭上自己的眼睛。

  周围的景物在倒退,映入我的眼中不知道怎么的有些模糊。辛夷的解释轻轻的,淡淡的,带着些许回忆的温暖,我的脑中却是一片浆糊般的感觉,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唯一清晰的就是她的秀发被微风带动着,轻轻的扫在我的鼻端,带着她特有一种甜味,却不腻,让我沉迷又安心?

  “小叔?”没有得到我的回答,辛夷不安的问了一声。

  我坐在辛夷的背后,觉得就连骑着马这个动作对我来说都是一个负担,我为什么会这么累?在模糊中我感觉到我的灵魂,甚至我的身体,都破破烂烂的,我在这个时候也清楚了,若然不是阿大们的意志,都留下了一丝来强固我的灵魂,我可能走不到山下,就真的会死,魂飞魄散那种。

  如今的虚弱和疲惫是理所当然,我支撑的太辛苦。

  所以,我也不想抵挡这种虚弱与疲惫了,毕竟是和辛夷在一起,我的身体微微前倾,头挂在了辛夷的肩膀上,这样完全的让她来支撑我,我终于感觉放松了许多,好受了一些。

  辛夷的身体僵硬了一下,在她眼中我一向嘴硬又骄傲,属于死撑型的,她可能没有想到,我会虚弱的靠在她身上。

  但僵硬只是一瞬间的事情,辛夷很快就平静了,伸手拉住了我的手,放在她的腰上,口中的话温温柔柔:“我就知道你是在强撑,如果累了,就这样休息吧。我不会让你有事情的,因为这一生我的宿命就是你。”

  靠在辛夷的肩头,我的意识都开始模糊,我无法用正常的思维去回答辛夷的话,只是这样揽着辛夷,靠着她,迷糊的说到:“我好想睡觉。”

  “那就睡。”辛夷的言语中透着心疼。

  “可是,我不敢睡啊...还有很多事情,我,我要带你去青龙城,我..”在迷糊中,我断断续续的说着,说着我背负的重任,心中压抑的沉重,我怎么敢睡?其实我真的好累。

  到最后,我也不记得和辛夷到底有没有说清楚,只是反复的念叨,一定要带她到青龙城去与那个假辛夷会面,否则一切都会失败。

  就在这个时候,辛夷的手忽然抚上我的脸,那温热的温度让我的意识再模糊了一番:“小叔,你睡吧。你想去哪里都可以,我带你去。今生,我已经为你选择了背叛一切,你想要做的,你要走的路,我都会跟着。”

  听着辛夷的话,即便我的意识是模糊的,心中也涌动着一种说不出的酸涩的感动,抱着她的手不自觉的紧了一些。

  我几乎能听见自己微微的鼾声了,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口中竟然再次模糊的念了一个名字:“陈重。”

  是的,从九儿的婚礼被我搅乱的那一刻,就不知道陈重趁乱去了哪里?原本,我几乎快忘记了这件事情,却不知道为什么在快要睡去的刹那,他的名字忽然在我的内心深处闪现了一下,一股巨大的不安一下子包裹了我,让我下意识的就念出了他的名字。

  我的额头不知道为什么就布满了冷汗,这个名字一出现,让我差点就清醒了过来。

  辛夷的声音却如同暖风一般的安抚着我:“小叔,睡吧。现在没有陈重,更没有谁,只有我在。”

  是吗?我的心忽然又安心了,就这样靠在辛夷的肩膀,在马上模模糊糊的睡去。

  当进入了梦境的时候,现实的一切就与我无关了,再没有沉重的负担,也没有了任何的身份,而在梦境的最初,一切都是甜美而安谧的,只有温暖的泛黄回忆,包裹着我。

  我好像已经忘记了自己是猎妖人的身份,而回到了十六七岁,我轻松的走在街上,身后是辛夷。

  那好像是夏日,一切都那么的耀眼,路上也都有着知了不知疲惫的声音,阳光却不灼热。我很迷茫,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季节啊?有着春日的温暖和煦,却又有着夏日的耀眼。

  “小叔,我们进去坐坐吧?走累了。”就在我迷茫的看着天空,猜测着这是一个什么季节的时候,辛夷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我的身边,有些呆呆的向我要求着。

  我虽然一直都以大哥的身份对待着辛夷,有时会烦她为什么要一直跟着我,可是我对辛夷到底是有一份宠溺的,不会拒绝她这样小小的要求。

  我点头同意了,随着她手指的方向,我看见了一道随着微风轻轻飞舞的门帘,画着与这季节完全相悖的图,风雪之中,一个沧桑而疲惫的背影,写着几个字——风雪夜归人。

  在门帘的上方,是一个英文的名字——forestbar。

  我的心中悸动着莫名的情绪,辛夷却拉着我的手,走近了这个酒吧。我有些不习惯的挣脱了辛夷的手,我习惯与她相处,与她亲密,却不习惯这样牵手,总感觉我们做这样的动作是有些奇怪的。

  我挣脱辛夷的手时,她呆呆的看了我一眼,并没有说什么,我不知道为什么想要逃避,转头打量着这个让我有奇异感觉的酒吧,却看见了周正搭着陈重的肩膀,两个手中都拿着一瓶啤酒在朝着我挥手。

  “嘿,老三,怎么现在才来,等你和辛夷好久了!”周正不满的抱怨了一句,陈重则挑衅一般的冲着挥了一下手中的瓶子,那意思很简单,我也很明白。

  你又来晚了,所以自罚一瓶吧。

  我好像忘记了我只是被辛夷偶尔拉到了这个酒吧,就真的像是我和陈重与周正越好的那一般,很高兴的就坐了过去,辛夷依旧是跟着我,安静而有些呆滞的坐在我身边。

  很快,我就和陈重周正闹成了一团,非常的开心,酒喝了一瓶又一瓶,就是不醉的样子。

  这么开心,我的心中却一直涌动着一股伤感,这种伤感在不停的告诉我,这样的日子早就不会有了,只是我在怀念,我还怀念...

  我努力的甩头,想要抛却这种莫名其妙,让我难过伤心的情绪,我是谁?我是骄傲而飞扬的叶正凌,可是我抛却不了。

  我拼命的想要高兴,于是我们这样热闹的气氛吸引了酒吧里的两位女老板,并因此认识了她们,那个活泼而大气的桑桑,那个带着一些神秘感,婉约而温柔的阿木...

  我们就像不想离开一般的坐在那里拼命的喝酒,不醉的我却有些寂寞,寂寞着这一切太过虚幻。

  无意识的看向了门帘,门帘却一阵飘动,一个俊美的就像电视里的男人走进了这间酒吧,我嘴角一下泛起了笑容:“正川哥。”

  正川哥望着我笑,也朝着我们这一桌走来,我丝毫不觉得在山上修行的正川哥到这里来有什么奇怪?

  却懵然的瞟见阿木忽然流泪了。

  这滴泪水落下,仿佛一切就要破碎,我想要阻止,却感觉到一阵地动山摇,一个充满了戾气和危险的咆哮响彻在了耳边。

  终于,一切都破碎了,瞬间的黑暗,我整个人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

  我还没有睁眼,口中却是问到:“辛夷,我们在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