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九十三章 反转

第九十三章 反转

  说话间,我已经睁开了眼睛,眼中是一片模糊的沙滩,耳边是轰鸣的海浪声,一波接着一波,仿佛永远不会停歇。

  这个地方有些眼熟,但是刚刚醒转的我,却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倒是辛夷的声音这个时候在耳边响起,对我说到:“我们快要走出这个岛了。小叔,你累吗?想要喝水吗?”

  她这么说起,我这才发现原地的确是这个地方,快要出岛的那个洞穴就在眼前了,我想起了那个洞穴的神秘,和那个巨大的阴影,忍不住有些着急,想要提醒辛夷,口中传来了一阵阵的干渴,几乎连说话也有些困难。

  失血过多,必然口渴。

  辛夷倒是很解我心意的下了马,也把我扶下了马,马是‘战略’装备,所以配给也自然齐全,辛夷从马上拿了一个水囊,然后喂我慢慢的喝下去。

  几口清水喝下去,我已经清醒了一些,尽管身体还是虚弱,但我知道,接下来要面对的一样不轻松。

  或许,我还能再压榨一下自己,无论如何,剩下的路应该会好走一些,只要把辛夷带到了那个地方,任务也算完成,阿大那边总会接应的吧?我喜欢把事情想的乐观,稍微恢复了一些,我小声的对辛夷说到:“我的剑呢?”

  “在马上。”辛夷不知道什么时候弄湿了一块帕子,在为我擦着脸,我问剑,她也不多问,就这么回答了我一句。

  “等一下拿给我,我在这里休息一下,就会好。如果有吃的,能恢复的更快。”我表现的很轻松自然,我错估了自己的强悍,以为在马上睡了一小会儿,就已经恢复的很好了。

  想起这个,我想起了我的那个梦,梦中全是意味着一片支离破碎又不曾断掉的微妙关系。

  我和辛夷,我与陈重周正,我和正川哥还有已经破碎了的山门,我与阿木和桑桑...这些都是曾经拥有不曾改变的东西啊,看着海浪一波一波,如同淘尽了生命的曾经。

  我不说话,辛夷只是给我擦脸,在沉默了一会儿以后,我对辛夷说到:“把长剑拿给我。相信我,还有一小段路,我们就安全了。”

  其实,我想说的是我们就幸福了,只是幸福这一句话,我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因为我知道我还有很多的事情没做,也说不定在不停前行的路上,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死去了,怎么给辛夷承诺幸福呢?我想要说幸福一天,一月都好,但这种话怎么说给女孩子听?

  辛夷看我认真的样子,嘴角始终带着一丝微笑,不知道为什么看得久了,她还是呆呆的。

  没有任何反对意见的,辛夷起身去马儿那里拿来了我的长剑,已经是伤痕累累的长剑。

  我接过了长剑,轻轻的握住了,想要挥舞两下,却又觉得身体还是虚弱,其实剑只是一个代表,代表着我要出手而已。我只是尴尬怎么回事儿啊?为什么连挥舞两下长剑那么简单的动作都做不到了。

  “小叔,肚子饿吗?不如我去海里抓点虾蟹给你吃?这座海岛的海产还是很丰富的。”辛夷似乎一点儿都不担心前路,反而跟我说起了这个,好像我要与她在这座岛上隐居一般。

  “辛夷,干嘛呢?我们又不是郊游。”我不满的嘀咕了一句,低头想要擦拭长剑。不知道为什么,我不绝望,也没有太大的压力,辛夷在身边,走到哪儿就是哪儿吧。

  “小叔。”辛夷忽然抓住了我的肩膀,我‘嗯’了一声抬头,辛夷忽然掰过了我的身体,我不知道辛夷要做什么,毫无防备的回头,却看见辛夷的眼中忽然亮起了异彩。

  “辛夷,你?”我原本灵魂就有些虚弱,看着辛夷的眼睛,我忽然觉得一阵阵的眩晕,我不明白辛夷要干什么,只是下意识的想要辛夷不那么做,却不想开口直说了那么三个字,我便陷入了一阵阵的眩晕和模糊当中,连开口说话都做不到。

  接着,一股禁锢的感觉压制住了我的灵台,我明明有清醒的意识,却不能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任何的动作,就比如我脑中想要抬手,可是我的手却是一动不动,感觉身体忽然就不属于自己了一般。

  做完这一切,辛夷的额头上有了几颗小小的汗珠,她看着我,手轻轻抚在我的脸上,说到:“小叔,你真的是很厉害呢?明明已经伤成了这副模样,想要禁锢你的灵魂,切断你灵魂与身体的联系,加上一颗我的精神种子,都是那么的不容易。”

  我想要无奈的苦笑,却连这个动作都做不出来。我自然不会认为辛夷是害我,我明白她的心思,是接下来的一路不想让我再出手了,可是...我看着辛夷,不知道是应该抱怨她,还是应该怎么样?

  她只是看着我微微的笑着,海风扬起她的黑发红袍,像极了一朵最美丽的花儿,我想要生气,她忽然靠近我,鼻息就这么打在我的脸上,带着她特有的香甜气味。

  我尽管不能动弹,眼中还是闪过了一丝慌乱。不是没有和女孩子亲密过,甚至是碗碗也有亲密过,而和辛夷从小也是走的很近,比起一般的男女孩子之间亲昵了不知道多少。可是,我们从来不曾如此的距离过,我竟然在慌乱中脸红了。

  看吧,精神禁锢不能禁锢我脸红,我拼命的转移注意力。可是,辛夷却深深的看着我,我也躲闪不了,就感觉下一刻,她温热的嘴唇落在了我的唇上,停留了一秒,轻轻的划过,视若无物,却又惊天动地。

  我心跳的厉害,连呼吸都换不过来,我从来不知道亲吻是如此‘劳累’的一件事情,一个轻轻的吻,让我脸红心跳,这虚弱的身体差点儿负荷不了。

  辛夷却已经轻轻的靠在了我的怀里,纤细的手一下一下的安抚着我的胸口:“其实,我很羡慕碗碗。因为我不是她,我却又是她的意志,所以我逃脱不了从一见你就喜欢你的命运。那小小的时候,谁又懂得呢?我唯一的表达就是愿意亲近你,跟着你,无论你是很凶的样子,还是不耐烦的眼神。第二天,我都忘了,还是想要跟着你。”

  “我有很多话想要对你说呢。可是,现在就不要啰嗦了。否则,你现在能够行动,能够说话的话,绝对会跳起来威胁我,再也不要我跟着了,耽误了你的事儿。知道吗?刚才你在马上靠着我快要睡去的时候,我又是心疼又是幸福,想着你这么虚弱,要不要我就动用一个术法,把你催眠了。然后做一叶孤舟,带着你从此天涯海角,禁锢你一辈子,我们躲起来过。可你口中一直念叨着,要让我和去见那个假辛夷,你要做完你的重任。”辛夷没有抬头。

  而我看着大雨过后,蓝蓝的天空。一叶孤舟,从此远走高飞?其实,我不是那么抗拒!我只是放不下我的责任,是真的放不下...以至于,我只能放下自己的幸福。

  “我能怎么办呢?你说过,掀开盖头,我就是你的妻子,那么我的丈夫想要做的事情,我有什么理由不替他做完?是吗?你模糊的说起,你见过假辛夷,以为她是我,差点儿就身陷囫囵。那么,为了报仇,我也得去见见她咯?她伤害了你呢。”说话间,辛夷抬头,手再次抚上了我的脸庞。

  这一次,她一笑,没有掩盖天狐的天然魅力,那妩媚的样子如同山巅的青雾,峡谷的微雨,海边的朝霞夕阳让人欲罢不能。

  我即便恨得牙痒痒,为什么她禁锢我,自己涉险。可是,我真的没有办法去责怪。

  “小叔,那么就这样说定了哦。你累了,让我出手。你不知道呢,你之前在前方打架,我一颗心牵挂着,担心的不得了。其实每一次都是,还得为了不让你分心,强装镇定。那么,这一次,也让你试试这种滋味吧?对了,以前老是我傻傻的跟着你,这一次,你也就傻傻的跟着我吧?”辛夷又靠在了我的怀中,似乎有些留恋,说完这一句话,沉默了好几秒这才离开我的怀抱。

  站起来以后,她从身上的红袍扯下了一块布,蒙在了我的眼睛上。

  这一次,我坚决的不愿意了,眼神中全是抗拒的意思。可是辛夷不管不顾的给我蒙上了,在我耳边念叨:“到底是我心疼你,你看,我不愿意让你看见我拼命的样子。”

  说完这句话,辛夷终于离开了我的身体,对我说了一句:“好了,小叔,站起来吧。”

  我中了她的禁锢,根本没有办法抗拒,只能傻傻的站了起来。

  辛夷似乎觉得很好玩,走了过来,又说到:“来,乖,牵着我的手。”

  我木然的伸出了手,眼睛被蒙着,却不知道她的手在哪里,是她伸出手,一下子握紧了我的手。

  “小叔,乖哦。就老老实实的跟在我身后吧。”她似乎很快乐,在沙滩上牵着我走,留下一窜银铃般的笑声。

  我不安,拼命的睁眼,因为被红布蒙住,看见的只是一片血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