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九十四章 她的战斗

第九十四章 她的战斗

  辛夷拉着我一直走,我却因为不安,忍不住在心里开始抱怨辛夷了。

  这个女人傻不傻?她不知道前方有多危险?就是那个洞穴中的阴影也...可是,我没有办法开口提醒她什么?在此时更没有办法去阻止她,只能麻木的让她牵着走一直走,她的快乐却变成了我的焦虑与担心,莫非是我的心里还转变不过来,以为她还是那个呆呆的需要保护的辛夷,而不是大妖天狐。

  可是,我看不见。

  我只能由着听觉去感受周围,由着身体的接触去判断环境。

  辛夷牵着我走过了沙滩,她靠着我游过了一段距离,听风声我们进入了那个来时的洞穴,地下河的水潺潺而过,安静而沉默的走了一段以后,我们开始攀爬,然后又直立起了身体,走了出去。

  这一段路是我曾经走过的,在我心中自然是熟悉的。

  我心中一直忐忑不安,却不想辛夷却是平静无事的带着我走过了那个洞穴,没有惊动那个阴影。

  从路径上的判断,我们已经重回了十二阶,那个怪异的祭坛那里,我的心却并没有轻松,因为我知道我是一路怎么上来的。在岛上抢婚不算耽误的太久,但也足以让地下城的妖人得到消息,组织足够的力量来防备我了。

  果然,走了没有两步,辛夷停住了脚步,在我耳边轻声的说到:“小叔,你真会惹麻烦啊。”

  我的心提了起来,其实不用她提醒,我也知道这里有不少的人,那成片的呼吸声已经说明了一切,我想开口让辛夷转身回去,回到那个祖岛上,我想那个水下的阴影,是地下城的妖人也顾忌的所在,肯定不会大张旗鼓的派许多人进去。

  而岛上暂时还没有什么能威胁到辛夷的,她可以从海路逃跑。但是,我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是心中焦虑。

  “天狐,呵呵,好一个天狐。你身为血统最纯正的大妖,难道就是为了背叛我妖族吗?”就在我焦虑的时候,那边传来了声音,是一个威严老者的声音,我并不知道是谁?我的灵魂陷入了虚弱,连基本的感应都没有了,自然也不知道他的实力如何?

  甚至对方的每一个人实力如何,我都不知道。

  “好大一顶的帽子。敢问,如何又叫不背叛妖族呢?”面对质问,辛夷的语气没有半分的惊慌,反而是那种带着调侃的反问,声音之中充满了一种妩媚和甜蜜,连我都有隐隐被诱惑,顺着她思路去走的想法。

  这是没有办法抵挡的,也不是辛夷故意要如此,而是天狐的狐性便是如此,一举一动无不魅惑,冰冷如雪的样子也罢,娇憨的感觉也好,总之无论是哪一面,天狐就是如此。如果不再压抑,这股气场自然就会爆发。

  果然,那个声音充满了刚毅的长老面对辛夷的问题犹豫了一下,不由得回答到:“那当然是交出那个小子,虔诚的认错,和我妖族共进退,事情才有回旋的余地。”

  “是吗?你的意思就是说,我把他交给你们,然后对着你们认错,再和你们共进退。这样就不算背叛妖族了?”辛夷的声音非常的真诚,就像一个不懂事的小女孩心中充满了疑问,再向大人发问一般。

  “是的。”那个回答辛夷的妖人也是下意识的说到。

  辛夷忽然就笑了,那笑声如同一个最天真的少女真的看见听见了什么好玩的事情,最开心的笑了,听得人也不由得的愉悦,在这一刻,竟然没有人动手。试问,天下有何等意志的人,才能在天狐的魅惑之下,毫不犹豫的动手呢?

  曾经的四十几个大妖也不能,反倒被那个时候的碗碗最终救了我。

  我其实没有见过天狐真正出手,也根本不知道天狐出手会是怎么样一副场景。当然,那种禁锢我的,迷惑九儿的小术法不算。大妖的实力都是从大术上来体现的。

  天狐的各种传说已久,我也只是觉得魅惑的惊人,具体的感受确实不深,就如辛夷控制了我,我也会下意识的认为那只不过因为我虚弱。

  所以,我觉得这群妖人现在还不动手,真的是很笨,既然天狐是那种魅惑天地的存在,按照我的战法,是绝对不会给天狐任何的发挥空间的,一点拖延时间的机会都不会给,可是这群妖人却任由她一问一答,甚至笑着耽误时间,也不知道动手。

  当然,这也只是我的战斗本能,这种本能不是任何妖人都有的。另外,我被蒙着双眼,灵魂力的探查也不是那么灵敏,也不知道辛夷究竟动了什么手脚。

  只听得辛夷笑完以后说到:“原来道理你们都还是明白的,也不否定。要我不背叛妖族,可是你们是妖族吗?妖族承认你们吗?你们只是一群人妖的混种,也好意思有脸给我提背叛?”

  辛夷的语调一点儿都不凌厉,如同一个江南女子的软语,可是话里的意思却凌厉的如同一把利剑,直插入这群妖人的内心。

  连我听了,都自觉若论起口舌的功夫,我根本做不到辛夷这般一针见血。看来,我是太不了解天狐了,不管是碗碗还是辛夷...而在这个时候,那个妖人中领头的老者可能被气得吐血了,大吼了一声:“无论如何,先拿下这只狂妄的天狐,再拿下那个小子。”

  “就凭你们这群混血?天狐的尊严是容得下你们随意践踏的吗?要知道,这天地妖族间,只有天狐是独一无二,只能有一只的大妖。你们未免太小看我了吧?”辛夷的声音陡然冷了下来,终于有了一丝凌厉的气息。

  这终于是要出手了,我却担心了起来,辛夷和这帮妖物大战,是否能应付的了?

  我听见了脚步声,就连迟钝的灵魂也感受到了那群妖物冲天的澎湃气势,就算是我巅峰时刻来出手,也要颇费一番功夫。

  可是,在这个时候,我依旧没有感觉到辛夷的任何气势。

  她在做什么?我心中焦虑不已,这种禁锢简直让我狂躁,我根本没有意识到,就算解开我的禁锢,凭借我现在的能力又能如何?

  眼看着这些妖人的气势就要将我和辛夷包围,听着他们的脚步声已经不足二十米,我恨不得亲自拔剑,横刀相向!却在这个时候,从我和辛夷的身后爆发出一股冲天的力量。

  这力量...我一下子震惊了,如果我心中把地形记得不错,这分明就是从祭坛而来的力量,现在出现是怎么回事儿?

  可是,在这个时候,我才听见了辛夷时有时无的咒言声,进行的很快,也让人搞不分明,只觉得这和人族的术法完全没有关系,是纯粹的妖族传承!是的,在上古时候,不像后来的时代,能被真正成为大妖的,可不是什么三脚猫。

  那是要有真正尊贵的血统,如今的平凡妖物再厉害也不可能是大妖,而不那么平凡的山魈,马腹之类的,在那个时代也绝对不能算作大妖之流,他们的血脉没那么高贵。

  可是,天狐却从古至今,一直是真正的大妖,和血脉纯正的九尾狐一起,是狐族这个大族真正的皇族血统。

  所以,这样的大妖才会有神秘的传承术法,这是上古时期判断是否大妖的重要标志。

  不像如今,实力到了一定阶段的都是大妖,像大白菜一般,生生不息,每年生长。

  我能感觉辛夷能操控祭坛爆发而出的力量,在辛夷特有的传承术法之下,那股力量一下子变得柔和了起来,充满了一种如梦似幻,让人心醉的气息。而与此同时,一股柔和的力量悄悄的包裹了我,让我没有沉沦进去,没有继续沉醉。

  我知道,这是辛夷出手在保护我。就如我的镇妖咒言,被称为仙术,自然不会误伤一片,而是有目的性的镇压,否则法术还会误伤人?那不要说称为仙术,连称为高级术法的资格都没有。

  被辛夷的力量所包裹,外面发生了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我只是疑惑,那个神秘的,被保护的祭坛为什么会给辛夷提供力量?这个疑惑,让我不由自主的就想起了阿大说过的话,在未来的决战之中,天狐是一个关键。究竟如何关键,阿大也没有告诉我,而这次的事件会不会说明了什么呢?

  可我百思不得其解,这中间的联系会是什么?就像一个傻瓜一样,只能站在这里傻傻的等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感觉到有一双温柔的手臂勾住了我的脖颈:“小叔,没事了,我是不是很厉害?”

  我无法说话,更无法评论辛夷厉不厉害?只是心中震惊,天狐出手,这就搞定了?但辛夷并不是什么成熟的天狐,她才刚刚...可辛夷已经牵着我的手径直的朝前走去,口中自顾自的说到:“小叔是个呆子,看吧,呆子..问他什么话都不会说呢。”

  我被辛夷弄得哭笑不得,我这是呆子?你分明是在报复吧,可你以前是真的呆啊!

  “其实呢,我才不会和他们硬碰硬呢。所谓天时地利人和,我利用了地利,我早就知道,我的力量和这祭坛有感应,我可以勾动祭坛的力量哦。”辛夷在我旁边走着,我能感觉她在转圈儿,拉着我的手快活得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