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九十五章 一往而深

第九十五章 一往而深

  辛夷的快活是非常有感染力的,即便她在收敛了天狐的气场以后。

  那种快活的感觉就像是如今的她,呆了那么多年,终于觉醒,终于爆发,变成了一个古灵精怪的丫头,分外动人。

  所以,她的快活也是爆发似的,你很难在她的快活面前不快活,那会有对不起她的感觉。

  我有心事,很多,就比如这些妖人真的就这样被辛夷搞定了?没有参与的战斗总是让我忐忑!又比如接下来的路,不能借力,那么要如何走下去?我该如何去解决这个禁锢的状态?没有别的意思,至少在辛夷有危险的时候,我可以出手。

  但就是如此多的心事,被辛夷的快活所感染,我也不好意思太沉重,甚至有了想要微笑的冲动,无奈那可恶的辛夷让我连笑的自由也没有,天狐的禁锢都是那么厉害吗?

  辛夷却不知道我的想法,牵着我的手快活的如同一只出笼的小鸟儿。

  她不停的和我说话:“小叔,你和我呆在一起开心吗?”

  “小叔,你是不是觉得我非常厉害?想要赞美我就说啊,没关系的,不要不好意思。”

  “哎呀,小叔,你有没有发现这里的风景很美。”

  我从来就没有发现是如此‘啰嗦’的一个女孩子,以前我只会嫌弃她话少,什么都不会说,任何的时候给人的反应都是呆呆的,这是她觉醒了以后爆发性的话唠吗?我再次这样想到,而她说话的内容老是让我有骂人的冲动。

  我被你禁锢了,你嫌弃我不能赞美你?

  你把我眼睛遮住了,你让我发现风景?再说这十二阶光秃秃的,有个毛的风景。

  有时候,我忽然会觉得她把我禁锢了也是一件对的事情,至少面对她的言语,我可以理所当然的沉默,不用理会。我怕一开口,会引来她更多的滔滔不绝。

  就这样走了十几分钟,我很怀疑被她打败的敌人都到哪儿去了?总之我是没有撞上一个人,但也很正常,我是被她牵着走的。不同的只是,我总感觉我们的速度明明不慢,为什么辛夷带我走了那么久,地形感觉有些陌生。

  因为在我心中的十二阶,是一个光秃秃的向上的斜坡。

  除此以外,没有什么平路,也没有什么下坡,可是辛夷带着我走了一小段平路,接着竟然拉着我的手一直在走下坡路。

  我们是到哪里去了?我很想问,这个时候又忍不住抱怨辛夷把我禁锢了。我听见了呼呼的风声,感觉到了辛夷牵着我,脚下的路走得比较小心,我却着急没有办法去给辛夷表达我的疑问。

  就这样,只能一路沉默的走下去,一直都是下坡路。

  我被禁锢着,又被蒙上眼睛,这种完全依赖辛夷的状态,让我连对时间都不敏感了,所以这样走着一路向下,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辛夷拉着我停下了。

  站在这个地方,从迎面而来的风,我在猜测着前方可能是一个空旷的地方,而从风的强度来看,我们可能还站在一个比较高的位置。

  这个时候,我也总算明白为什么盲人那么敏感了,盲人看不见,感官自然也就灵敏了许多,这是老天爷的公道吧?是不是也从侧面体现了一种修行的真谛,要进入绝对的静,去体悟自身,那么关闭五感进入存思,斩断欲望,触摸灵魂。

  可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辛夷忽然又回到了我的身边,刚才她暂时离开了一下,也不知道做什么去了,我理解为探路。

  我没有办法发问,只能静静的站着,她却忽然塞了一根触摸起来是金属编织的绳子在我的手里,对我说到:“小叔,知道吗?我带你从秘密通道下来的。这条秘密通道只能下,不能上。因为到了这里就没有路了,等抓住这跟绳子荡下去。”

  原来如此。我心里还疑惑辛夷带了我去了哪里,原来是什么秘密通道。我没有发现也是正常,那个时候我一路向上,看见了祭坛后的入口,自然就进去了。向下的秘密通道对我有什么用。

  不过,我也能想象出这个地形,应该是一条贴着青龙城的岩壁向下的路。但为了不让敌人有攀爬的机会,竟然要用那么特殊的方式下去。

  辛夷让我拉着绳子,带着我继续前行,一边走一边对我说:“这里的设计很巧妙啊,要用大力才荡的出去,因为上方是一个磁铁矿,必须攀爬上去才能拿下绳子,荡开以后,绳子就会自动的被磁铁吸住,收回去。不是我,小叔你打死也不会知道这个秘密。”

  那的确是,我说为什么绳子是金属的,原来上方是个磁铁矿,辛夷刚才消失就是去上方拿这绳子了啊。

  而我随着走动,已经感觉到磁铁矿对手中的绳子传来的吸力,必须微微用力才能抵抗。另外,我还听到了水声。

  “小叔,我知道你现在没有力气。这个绳子要用大力拉才能拉长,荡到我们需要的地方。没关系,虽然我是女孩子,但是从小被你驱使做苦力,多少也练就了一些力气。所以,力量的事情我来吧。”辛夷带着我再次走到了一个地方,停下了,又在我耳边喋喋不休。

  我的脸一下子涨的通红,是给气的,我什么时候驱使她做苦力了?可是,回忆起来...我打架,她帮我拿书包,给我拿饭盒,给我拿水,那水果...不仅如此,我忙的时候,比如对着游戏机的时候,她会喂我吃饭,喂我喝水...太多太多的例子,举不胜举。

  莫非,真的是苦力?

  我深刻的觉得不好意思,也感觉到站的地方水声阵阵,冰冷的水汽四溅,如果记得没错,那应该是那条暗河,曾经我去九儿那里办事的时候曾经见到的,我还奇怪他们的设计,原来这里有一条隐藏着上十二阶的路啊。

  到了这个时候,我才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阿大说有接应,在我的回程,辛夷这样带路,我们不是错过了吗?可是,我依旧不能开口,只能想着错过了就算了,只要任务完成了,也不负阿大所托了。

  我正在想着这些,辛夷忽然在我耳边一字一句小声的对我说到:“抱住我,小叔。”

  我再次耳根发烫,辛夷又要搞什么?可是我身体却不能受控制,本能的就抱住了她,辛夷似乎也有些害羞,再次小声的对我说到:“抱紧一点。”

  于是,我的手臂便用力的收紧了,那姿势就是我一手拉着绳子,一手紧紧的抱着她。这个时候,辛夷自言自语的开口了:“小时候最爱看杨过了,总是记得他抱着姑姑从天而降旋转的那一幕。想着有一天,你也能这样抱着我,然后那样看着我,一起从天而降就好了。”

  有这么一幕吗?为什么我看那电视剧,只记得杨过初出江湖,擂台出尽风头,还有一只威武的大雕呢?男的女的看点果然不一样。

  但是,辛夷在此刻忽然扯掉了我的眼罩,我的眼前再不是一片让人慌乱的红,而是她有些微红的脸庞,还有一双如水般深情的眼眸,我不争气的再次心跳的厉害,有些不好意思的转动眼珠,这一点还能做到。

  看见的是我们身处在一条断路的尽头,尽头处却是自高处而降的地下河,飞舞起了阵阵的水花,还有地下城那无数不在飘散的各色微光袍子。

  整个青龙城就在我们的眼下,和我判断的地形一样,只是我没有想到会那么的美。

  “小叔,看我。”辛夷忽然轻声的开口。

  她禁锢了我,可是眼珠的转动还不至于被她禁锢,可是我就是忍不住再次看向了她,她的神情认真而羞涩,双眼如同布上了一层迷蒙的雾气,像以前那样呆呆的表情,可是灵动的双眼却写满了所有的柔情。

  如同来自碗碗的,来自辛夷的,穿越千年的,陪伴不离的,所有的所有。

  我不能移开双眼,如果在此时我能够动的话,我会把她抱得更紧,她在我怀中,彼此的呼吸都很近,却都脸红心跳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没有任何的欲望,仿佛此刻这样的亲密就是自然,我们应该如此,流动的只是那一份心跳,会铭刻在灵魂之中。

  “这是我的梦想啊。所以,小叔你只能看着我,你不能破坏我的梦想。”辛夷低声的开口,然后脚下一个用力,我们的身体就这样荡了下去。

  在这飘荡的过程中,我眼角的余光看见了无数的石壁在快速的后退,自高处而降的地下暗河抛起的抛物线被我们穿过,淋漓的大水淋了我们一头一脸,我发端的水花滴落在她的脸上,而透过冰冷的水,她的身体更加的温热。

  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此刻我的眼中只有辛夷。

  透过彼此的双眸,好像在共同诉说曾经的岁月。有过痛,有过伤,有过疏离,有过两人都未醒的迷茫,但都不重要了,因为我们还有此刻。

  耳边的风声很大,辛夷开口对我讲着什么,我沉迷的看着她,根本听不清楚她在说什么?她望着我笑了,搂得我更紧了一些,头蹭着我耳边,轻声说了一句:“小叔,我对你从来都不是情不知所起。从第一次相见,就一往而深,再也没有想要走出来。”



仐三 说:
好吧,四更完毕。下一章估计会开始激烈了吧?至于辛夷是女主角,我不会让她只出来打个酱油的,未来的大战还和她有关呢。大家提起的心先放下啊,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