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九十六章 最后的时刻(一)

第九十六章 最后的时刻(一)

  我的生命历经了沧桑生死,无论前生与今世,而我的情感起起落落,跌跌撞撞,早在聂焰的时代就以为此生不再。

  我以为我的生命在以后,在未来,只是厮杀与血色。

  可当我再找回了辛夷的时候,我才知道不知从何时起,今生也早已有一颗情种深埋在了我的心中,无论是在怎样艰涩的土地之中总能盛放。

  我早已不是少年,在这一刻,辛夷呢喃在耳边的情话,让我仿若看透了生命的时间洪流,像个少年一般,心动得不得了,几乎忘记了呼吸,若无数初恋开始时的那一刻凝视,若无数纯白的日子里,那焦灼而渴望的双眼,只求一瞬的回眸。

  我想深深的吻住辛夷,忘记我们是身在何处,我们是谁?

  可惜,我不能动弹,只是感觉着她的身体在我的怀中,我兀自心跳着。

  辛夷说完以后,不敢抬头看我,只是勾住了我的脖子,低头埋首在我怀中,长绳晃荡在空中,青龙城从我们的脚下略过,五彩的袍子飘飞,我望向辛夷的目光烫得我眼眶发热。好像在瞬间穿透了我们无数的岁月...看见了那个飘着细雨的冬日早晨。

  “小叔,你看神雕侠侣吗?你喜欢那个歌儿吗?”辛夷的声音怯生生,向来沉默的她鼓足勇气去说自己的时候很少。

  “什么东西?”我大口的啃着手中的饼,电视剧我看,可是歌什么的我不在意。

  “那,那我唱给你听,好不好?”她紧张的有些结巴。

  我转头看她,第一次见到她呆滞的眼神里,有一种十分渴望的表达。换做之前,我哪有什么兴趣听她唱歌,总是想着疯玩,不然就是我的那些小心事,山门,修行...可那一次我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的点了点头。

  也是那一次,我第一次发现辛夷长大了,她的笑容能如此动人,也是那一次,我生命之中第一次有了一首刻骨铭心的歌儿。

  直至今日,我似乎还能听见,在那一天飘着细雨的早晨,辛夷的歌儿萦绕在我耳边,原来她唱歌是如此的好听。

  “爱怎么做怎么错怎么看怎么难怎么教人死生相随....”

  “等到红颜憔悴,它却依然如此完美。等到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够体会...”

  “爱是迷迷糊糊,天地初开的时候,那已经盛放的玫瑰..”

  “爱是踏破红尘,望穿秋水只因为,爱过的人不说后悔...”

  我此刻的心里涌动着巨大的情绪,根本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只觉得喉头发痒,沉默倒成了我最好的掩饰。可惊奇的是辛夷似乎心有所感,在我怀中开始了轻轻的哼唱:“爱是一生一世一次一次的轮回...”

  我震惊的看着她,尽管是被禁锢了,我的身体好像也被这激烈的情绪所带动,僵硬了一下。

  风刮过,辛夷的发丝飘舞,我感觉到脚下一阵震动,我们已经到了断崖的另外一边,远远的就能看得出来,只要顺着这条路走上一段,就可以到那青龙城中。

  辛夷从我怀里抬起了头,眼中是盈盈的笑意:“还不放手,呆子小叔。”

  可是,她没有叫我放手,我如何能够放手?她这一声落下,我的手才松开了那一条绳子,可依旧是拥抱着她,她没有叫我放开的意思,反倒是狠狠的在我腰间拧了一下:“你还记得这首歌吗?那是我鼓足勇气第一次想要唱给你听的歌儿。可是你在听完以后,却对我说,什么东西,害的你手中的饼子都凉了。”

  我无言的望着辛夷,也只能无言。为什么我们回想起同一段回忆?我当然记得我当时的回应,可我也记得我当时心中异样的感觉,才会如此的说话。

  辛夷不知道的是,在这之后,我匆匆忙忙的跑去市里,找到了这盘磁带,在那个连随身听都很难得的年代,反复的在录音机里播放着,在一个人的晚上发呆,任由心里异样的情绪翻腾,却又一次一次的压抑。

  这要做为一个故事以后告诉她吗?那她会不会很开心?

  可惜,我现在依旧什么也说不了,辛夷却在我怀里蹭了蹭,有些懒散的说到:“真想多赖你一会儿。不过,等下也会打架吧?你很着急吧?嗯,不用否认,我从你的眼睛里看出来了。”

  我哭笑不得,从我眼睛里看出什么来了?分明,我也...很想时间停留在此刻。

  辛夷却故作大喇喇的牵着我手的样子,大步的朝着前方走,口中自顾自的说到:“其实,我很气你的,知道吗?当我想起了一切的时候,就咬牙切齿呢,你这个家伙,怎么能这么久才想起来地下城找我?你是忘记了我吗?你看这地下城妖魔鬼怪那么多,我被吃了怎么办?”

  “你会担心我吗?你会为我哭,为我生气,为我愤怒吗?想着,我都不想再见你了。可是,你出现就那么厚脸皮,说什么掀开盖头,你就是我的丈夫,可你都不拿着戒指,捧着鲜花。不过,我还是决定原谅你了,因为我被你掀开了盖头啊。然后,你打生打死的要带走我,虽然目的不纯,为着你那个什么鬼任务,又不是单纯为了我。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你到底是为了我打生打死的,我心里头就是很高兴,那就算了吧。但你要记得啊...”

  说到这里,辛夷停了,我的心情却被她的话说得起起伏伏,各种的负疚难过,我以后要怎么对她好,才能弥补啊?

  她却忽然回头,在我的唇边再次轻轻的一吻,然后又不等自己的脸红,故作凶狠的抓起我的脸颊,说到:“但是臭小叔,你要记得,永远记得那一句,你掀开了我的盖头,就是我的丈夫,也要永远的记得这一刻,你抱着我飞过,你要负责。因为这叫双宿双飞!”

  我一开始是愤怒,这个死丫头,竟然捏我脸,尊严都没有了,之前那些内疚啊难过啊全飞了,听她说来后来,我的眼里充满了笑意。对的,我们双宿双飞了。

  感觉到我的笑意,她不好意思放了手,假装非常若无其事的样子,再次牵着我的手前进了。

  似乎想要说的,都已经说了,再说多了,就是破坏心中这种微妙的感情传递了,剩下的一路,辛夷不再啰嗦的样子,只是牵着我的手,大步的前行。

  她知道我心中其实焦急,想要快一些与童帝相会,让真假辛夷相会。

  我们很快就走到了青龙城中,这就像是一个从梦幻回答了现实的过程,让人想起前路还是重重的阻碍。

  整个青龙城依旧很安静,但是那些巡逻的,戒严的部队不知道到了哪里去?我的心中翻腾着不好的预感,任由辛夷拉着我走的越发的快。直到接近中心广场的时候,我才听见了模模糊糊的声音,是许多人的嘶吼,其中隐约夹杂着琴声。

  这琴声我非常熟悉,却又不敢肯定,随着距离的越发拉近,那声音就如同爆发了一般的大。

  我这才听清楚,这分明就是厮杀的声音,至于那琴声我也听清楚了,我真的非常熟悉,因为在聂焰的时代,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分明就是童帝的水杀之音!那是童帝压箱底的绝技,我没有想到会在青龙城的中心广场再次听见这个琴声。

  我下意识的心中就‘咯噔’了一下,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让童帝把水杀之音都使用了出来?而且也震惊,童帝也恢复到了这个程度吗?

  辛夷似乎能够感觉到我的心思,干脆的拉着我跑了起来。

  很快经过一个转角,我们就到了那之前人山人海的中心广场,在到达的一刹那,我还没有看见什么?便闻到了冲天的血腥气,比起我之前在地下城圣地的那场战斗的血腥气还要强烈,哪里毕竟是我一个人对阵圣地的妖人。

  在这里,却是真正的厮杀!我一进入中心广场,便看见了遍地的尸体,有着穿着盔甲的妖人部队的,有着各种妖人的,当然还有着明显就是人类的,一看就是猎妖人的尸体。

  阿大是真的派出了部分隐藏在地下城的猎妖人势力,由此可见他是多么的重视这次的行动。

  我被辛夷带着走了秘密通道,也没有遇见阿大的接应,可从这个情况来看,阿大若想要保存实力,恐怕是派不出人来接应我了。

  只是我目光所及的地方,就有二十几具猎妖人的尸体,虽然他们已经死了,可是从残留的气场来感觉,生前绝对是精英的猎妖人,至少在现在这个时代,是强大的!不比才初初恢复我和童帝差。

  我的心中在滴血,为了这个猎妖人没落的时代,还有如此多的牺牲而滴血,而愤怒。

  我一眼望去,那些挤在中心广场,原本是要等待审判的普通地下城百姓睡了一地,并不是死去了,而是被控制了。而战场竟然就在这密密麻麻躺倒一地的普通地下城百姓身上,也不知道有多少这样的普通人因为战斗而被误伤,然后死亡。

  战斗,从来都如此残酷。

  我看见了那个盘坐在审判台之旁的身影,膝上放着残琴,在我出现的刹那,似乎有所感,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似乎在告诉我情况也已经超出了他控制的范围。



仐三 说:
春节前,事情有些多...算了,不解释了,一开口我就觉得解释好多余。我干脆来个三连发吧,这是昨天第一章。等下还有昨天第二章,今天第一章。如果状态好,我就四连发,不行的话,就三章连更。剩下一更可能是半夜,或者明晨。我这魔鬼般的作息,应该调整一下了。简直就是个轮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