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九十七章 最后的时刻(二)

第九十七章 最后的时刻(二)

  我不知道中心广场是如何乱成这个样子的,仿佛用尽笔墨也不足以形容它乱象的十分之一。

  可要说起来,却又很简单,在和部队厮杀的猎妖人,在和那些贵族厮杀的猎妖人,最后是和好几个实力强大的妖人苦苦相抗的童帝。

  他们仿佛一条条泾渭分明的线,按照实力的不同等级,对抗着一个比一个强大的敌人。

  受伤也好,牺牲也罢,总之妖人疯狂了,童帝带领着的人也疯狂了,一个个的在乱战,不知何时结束,也绝不退缩。

  阿大呢,到了这个地步也没有出手的意思吗?他甚至都没有出现。

  第一次,我面对童帝,竟然无力出手!我要承认我和童帝之间是有着深刻的,莫名的默契的,他目光我在第一时间就知道了什么意思,事情乱的大的超出了他控制的范围,他希望早点结束这一切,在询问我是否能快速的出手,让一切结束。

  毕竟,辛夷的出现让他看见了希望。

  可我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辛夷又会如何做呢?真假辛夷要怎么见面?是否见面就会结束这一切?

  我避开童帝的目光,在四处都是厮杀的战场寻找着假辛夷的身影,最终也最可能的地方就是那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搭起的审判台,坐在边缘的童帝和几个强大的妖人遮挡之后,有一个带着黑色面纱的身影,从身段上来看,我一眼就能认出是假辛夷。

  如果我还有实力,我还能动。那么,我会带着辛夷一路厮杀过去?如今,该要怎么办?让辛夷跑过去吗?不,我不放心!按说,这样也不算真假辛夷打了照面吗?

  如此乱的情况下,我没有想到除了童帝敏感的注意到我,另外几个和童帝相抗的大妖也注意到了我,随之就看见了牵着我手站在我前方的辛夷。

  那一刻,我的心中有了很不好的预感。同时,初来被这乱象震撼到了,忽略了其它的我,也感觉到了拉着我手的辛夷身体在微微的颤抖,我很想问一句:“辛夷,到底怎么了?”可是,我忽然心中怒火丛生,到现在还不解开禁锢做什么?

  可是,辛夷却回头了,冲我一笑,眼神中却写满了哀伤,也不知道是在问我,还是在问谁,轻声的说了一句:“杀那么多人做什么?这味道太难闻。”

  是的,辛夷应该从来没有见过这血流成河的场面,就算我在圣地与妖人的大战,我也没有动手真正的杀几个妖人,都是重创了他们,然后带着辛夷逃离了。这样的场面对于辛夷的刺激很大吗?我努力的回想,应该是碗碗也没有见过如此的厮杀吧?

  我的眼神有些心疼,辛夷却云淡风轻,指着台上那个蒙着黑纱的女人,说到:“是不是我见到了她,阴谋就破除了?”

  就在这个时候,童帝忽然大喊到:“叶正凌,你还在耽误什么?如果斩杀了她,还是我们失败。”我的眼神一下子落到了童帝身上,不知道他受了什么重伤,在这个时候对我喊话的时候,竟然喷出了一口鲜血。

  而我同时看见,那些大妖见到辛夷脸色大变,在这个时候其中一个大妖忽然爆发了无比强势的气场,莫非之前和童帝打斗的时候一直都是隐藏着自己的实力吗?他竟然逃脱了水杀七音的束缚,或者是在其他大妖的帮助下。

  然后窜到了后方,一把拉出了那个蒙着黑纱的假辛夷,朝着一个方向,扯起了他的黑纱,从腰间拔出自己的大刀,朝着那个不能动弹的辛夷斩去。

  就要失败了吗?我的心中充满了一种失落,但还不至于绝望。妖族打赢了这张牌,还不代表最后的结局,只是我们未来面对的路可能要艰难许多了,不过也无所谓,重要的是我身边有了辛夷,可以无牵无挂的去做我要做的事情。

  我这个想法刚刚出现,却是看见了童帝愤怒之极的目光,他在那个大妖拉出假辛夷的瞬间,就朝着天上抛出了一块牌子。

  在那个时候,我看见了有和贵族打斗的猎妖人大喊了一声:“不要!时间还为到,不能提前...”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看见了有一个大妖要斩杀假辛夷便闭上了嘴。仿佛事到如今只有这个办法一般。

  既然没有了人阻止,暴怒之下的童帝也非常的果断,随着他的一个手势,天空中的那个牌子爆裂开来,只是一瞬间,我感觉什么禁锢被打破了,一个疯狂的声音从中心广场后方的建筑传来,带着无匹的气势,如同一把被禁锢的疯狂大刀一下子斩破天空。

  伴随着这股气势的是一声嘶吼声,而那气势影响到了所有的人,如此激烈的战场,竟然每个人都颤抖了一下,然后身体的动作暂停了一刻。

  那把斩向假辛夷的大刀自然也没有落下,反倒是那个持刀的大妖全身爆裂,血流成河,就像被童帝的水杀七音攻击到了一般。我经历了那么多战斗,自然在一瞬间就对这个战场的局势了然于心了。

  童帝放出了什么了不得东西,这应该是行动中重要的一环,也是压箱底的,不到关键时刻不能动用的一环,从那猎妖人有些畏惧的反应来看,甚至这是不动用最好别动用的一环。

  已经厮杀到了这个程度的猎妖人还有什么好畏惧的?自然不是怕死,而是童帝释放出来的那东西会造成严重的后果才如此。后来,看见假辛夷要被斩杀了,这才闭了嘴,说明童帝他们也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至于那个要斩杀假辛夷的大妖,能够挣脱童帝的控制,应该是动用了什么秘法,看他受伤的样子,那秘法的代价不小,却被忽然的那个气势所打断,而被阻止了瞬间。

  最后的疑问是,为什么妖人要在这个时候才肯动用代价斩杀假辛夷?难道是舍不得送死吗?应该不是,这背后应该还有什么后手的,不过我猜不透,这是我唯一不能判断的战场局势。

  总觉得心中涌动着巨大的不安,这个谜底似乎很重要。

  但同时,我的心底也在发苦,我知道童帝释放了什么,因为中心广场之后的建筑,就是曾经囚禁我的那个天牢,而那个嘶吼的声音我也熟悉,曾经我和童帝逃跑的时候,那个声音要求我和童帝放他出去。

  童帝却不让我理会的拉着我跑了,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啊?如今看来,简直是危险的让人无能为力。

  我可以负责任的说,我聂焰一生战斗,叶正凌此生也参与了无数的战斗,可是我从未感觉到过比这股气场更加强大的气场,甚至都有些不算小的差距,也从未感觉到过比这股气场更加危险的气场,因为它的主人给人一种情绪极度疯狂和不稳定的感觉。

  我想到了很多,想得最多的就是阿大,这一环阿大是知道的,阿大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意思,为了这场真假辛夷的局,放出一个更危险的存在呢?在我看来真假辛夷的局不是什么定生死的局,不一定非要去完成,大不了以后困难一些。

  阿大一定是隐瞒了我们什么没有说。

  我极度的困惑,在这个时候,也只是一瞬间,我的脑子转过了很多的念头,如此集中的思考甚至让我无法去注意周围的细节,就连自己的禁锢被那股气场撼动了一下,我也给略了过去。

  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是因为忽然在我前方飘起了一件物事。

  在这样的打斗之中,各种力量混乱的碰撞,各种猎妖人的武器,妖人的武器飞起来对撞也多不胜数,我为什么单单会注意一件飘起来的物事呢?而且是在思维如此集中的情况下。

  那是因为我不得不注意它,我对它太过熟悉了,它挂在了我身上那么多年,曾经师父那个老头子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塞给了我。然后通过我,在那么多年以后,到了辛夷的手上,最后一次看见它,是在辛夷的房间,它被装到了属于狐族的,神秘的图腾柱上,照耀着辛夷。

  我猜测过,以为它是属于天狐传承的一件儿东西,如果传承给了辛夷什么,应该会消失或者碎掉?看着它,我心中也不由自主的涌动着一种心酸,那毕竟是碗碗最后的所化。至今,我还不知道代表着什么?

  这个时刻,辛夷却祭出了它,难道它真实的用途是一件法器吗?我看着漂浮在辛夷头顶,在乱象之中并不显眼的它,心中的不安越发的强盛,然后不停的猜测着,却没有注意到它已经有了细微的不同。

  可在这个时候,辛夷却再次回头了,脸色有些苍白,眼中充满了担心,对我说到:“小叔,很危险的出来了,他出来会血流成河。青龙城会被屠杀。”

  我想说青龙城被屠杀有什么关系,原本就是妖人。可是,我发现我这个想法竟然在我心中一下子被推翻,不,我也不能接受。这不是我神圣,伟大,而是只要一想起成片的生命倒下,那种无声的残酷,心中就本能的绝不接受,错的不是青龙城一直生存着的人,哪怕是妖人。

  错的又是谁呢?以后的我是否要把他们屠杀干净?我自己的心乱了。

  可是,更加让我乱的是,辛夷她要做什么?为什么忽然对我这样说?



仐三 说:
是不是叶少到了这个时刻,还被禁锢着,不能出手很压抑?相信我,叶少再次出手必定惊天动地,是真正的惊天动地!现在不能剧透。我怕被打死,顶着剧透也得说,辛夷这一次不会死哈。昨天的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