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九十八章 最后的时刻(三)

第九十八章 最后的时刻(三)

  我一向觉得自己很果断,当决定了某件事情要做的时候,就很少会去思考一个因为所以,直接的做就是了。

  可我这一刻才发现,人能果断,是因为手中有力量,还有能力去做,所以不必想太多,做了再说。当没有力量,也没有能力去做的时候,还谈什么果断,只能站在那里敏感的胡思乱想,因为什么也做不了。

  这就是此刻的我的状态,心乱如麻,心急如焚,脑中各种乱七八糟的念头,因为只能看着辛夷回头,转身,松开我的手,然后义无反顾的走了战场。

  那颗悬浮在她头顶的珠子伴随着她的脚步渐渐发出光芒,一开始如同一朵微弱的萤火,渐渐的就光芒大盛,直至最终如同一轮黑暗中的皓月。

  我不知道那颗珠子是什么样的作用,只是看见辛夷的所过之处好像都有蝴蝶飞舞,我分不清楚那是梦幻还是现实,可眼中那纷飞的白色,轻盈的翅膀不是蝴蝶又是什么呢?我失去了灵魂的敏感,只能这样用普通人的视角去看。

  我的目光之中,辛夷身着红色的长袍,如瀑黑发轻轻随着步伐而摆动,白色的蝴蝶过处,有一股说不出的异香传来,耳中有似乎飘飞着幽幽的各种丝竹之声,接着那些白色的蝴蝶消失,原本血腥的战场,随着辛夷的步伐过处,渐渐也跟着变了。

  青山流水,云雾飘渺,亭台楼角隐于其中,又有仙鹤飞过,霞光四溢,伴随着那股异香和安抚人心的悠然丝竹之声,俨然已经是一片仙家乐土。

  被乐土笼罩之处的地方,早已经没有血腥,而那些在争斗的人们不管是猎妖人还是妖人在呆滞了一瞬间之后,似乎都忘记了仇恨,有些茫然的丢下了自己手中的武器,也不管还在淌着血的伤口,开始难以置信的打量着四周。

  接着,他们的眼神就变得清醒了过来,然后各自开始带着笑容,自言自语的不知道说些什么,状入疯狂,却又真的快乐,之后,很多人都解开了盔甲,开始肆意的走动,随意的坐下甚至躺下睡着,每一个人眼中都没有了戾气,有的是一种分外满足的快乐。

  这些力量不是针对我,可我也不可避免的受到影响,明明在焦虑当中,却不由自主的感到快乐,只要是我的感官,无一不是舒适的,眼中看见的是仙家乐土,鼻腔之中涌动着一股醉人的异香,耳中是优美的丝竹之音,口中竟然也泛着一股香甜,至于身体能感觉到最合适的温度,最舒服的微风,尽管不能动弹,可是却感觉自己是最自由的。

  但我内心深处却在这个时候,莫名的保持着一丝清醒,所以能看得清楚这世界蔓延的尽头还是一片血色的厮杀,已经有人开始注意在这战场之中犹若闲庭信步朝着前方走去的辛夷。

  我知道那些白色的,根本不是蝴蝶,而是辛夷的本源力量,随着本源力量一片一片的爆发开来,那颗悬浮于辛夷头顶的柱子也旋转的越来越快,中间产生了什么变化我并不知道,只知道这股力量的可怕,给人营造了五感的真实,创造了一个世界。

  要堪破这个世界,必须用第六感,那是来自灵魂的一种灵识,在场战斗的就算是精英,也没有多少人能够拥有清晰的第六感。

  我却如同天生就有,尽管此刻虚弱,这六感却凸显了出来,而且并不受灵魂虚弱的影响,越看越是分明。

  禁锢我的力量在边弱,可是它依旧存在着。

  我明白这才是天狐真正的大招,叫做创世!因为魅惑到了极致,就给所受魅惑的人创造了一片世界,而这一招甚至是同等于仙术的,而且是高级仙术。

  传说中这一招到了极限,连天地都魅惑过去了,那么天狐魅惑的世界便也真的存在了,属于天狐的精神构筑的世界。

  这种东西是玄之又玄的,可我今天第一次看见天狐的大招,发现并不是没有可能,一个人如果连基本的五感都被蒙蔽了,那么眼中的,感受到的世界即是世界,换言之,天地能感受到的世界,自然会被承认。

  要说唯一的区别,那就是不会有新的生命产生,一切以世界的核心,天狐的精神所见,所想所基础,受到天狐本身的限制。

  大法妙不可言,也只能意会不能言传。

  我才明白,天狐为什么是所有的大妖之中,唯一只能单独存在的妖,她的战斗力不是杀伤,她也不擅长战斗,可是她比适合战斗的大妖更可怕,她的传承招法是神的领域,虽然和神的创世不同,但最过于接近。

  我隐约有明悟,决战天狐是关键,或许就和这一招有关系?可是有什么关系,我抓破脑袋也想不出来,何况我在焦虑之中。

  若一只天狐的寿数不可预估,那么辛夷绝对还是一只非常年轻又稚嫩的天狐,她所创的世还充满了缺陷,我能够看穿,那么妖人之中也有人能够看穿。在这个时候,我看见那个中央擂台出现了三个妖人。

  这三个妖人原本并不存在,当我看见他们的时候,他们就像凭空出现的那般,就那么悠然的立在审判台上。

  辛夷的世界还没有蔓延到那边,这个战场至少有一半还在持续的战斗着。可是这三个人妖人出现以后,非但不管这里纷乱的战场,更没有出手去杀了那个假辛夷,任由那个举刀想要斩杀假辛夷的被童帝压制着,甚至他们连童帝也没有理会。

  他们就是云淡风轻的站在那里。

  只有左边那边我有一丝印象,他穿着黑色的长袍,面容冷冽,全身上下透着一股高贵的气息,那不是那个墨大人又是谁?我依旧看不太清楚他的长相,按照我的目力,这样的距离根本不至于让我看不清楚他的长相,分明是看清楚了,只是有一种记不得的感觉。

  而右边站着的是一名身穿红色宫装的女子,乍一看她是一个充满了威严与冷漠的美丽妇人,再一看她又如同年方二八的娇憨少女,你只能觉得她容貌美丽,却是比起那个墨大人让人更加的看不清楚。再久了,只会觉得她那一身儿红色宫装很是美丽,在裙边,裙摆都有如同羽毛一般轻盈的红色装饰物。

  微微有些透明,随风摇摆,要不是再一看如同跳跃的红色火焰,恐怕会让人以为那就是火焰。

  最后是中间那一个,他毫不避忌的穿着一身儿黄色的长袍,上面绣着和古代皇帝一样的五爪金龙,那袍子流光溢彩,比真正的龙袍更加绚烂,又矛盾的有一种低调内敛的气质。

  他没有去掩藏自己的相貌,一看就是一个深眉长眼,眼角略微有些上挑的高贵大气模样,比起宫装女子更加威严,比起墨达人更加的贵气。

  这三个人没有任何的气场,站在那里,如同普通人一般。

  可是没有任何人敢把他们当普通人看,稍有见识的人都知道这是强大到了一定的地步才有的表现,那是一种自然,融于天地的自然。

  他们似乎谁都不在意,只在意辛夷,表现出了对辛夷术法浓烈的好奇。

  在看过辛夷以后,他们才把目光转向了我,如若说他们看向辛夷的目光还算平静,不用管这战场的纷乱,反而或多或少带着一种欣赏表演的方式去看,那么看向我的目光却是掩饰不住的带着一丝丝的讨厌,不,可以说是厌恶。

  我知道这三人的身份一定不一般,可现在哪里还顾得上,我唯一担心的只是辛夷,她已经被这三人给盯上了。

  果不其然,在辛夷又走动了两步之后,首先是那个宫装的女子开口了,她的声音不大,却又是故意想让我听见一般:“怎么办,大哥?这只小天狐不听话,我们虽然不干扰这件事情,但是出手教训一下这只小天狐,让她认识清楚自己的立场总是可以的吧?”

  一听她的话,我的心如坠冰窖。

  她的目光是望向了那个黄衣的男子,那个黄衣男子沉吟着,也不说话,既不肯定也不否定,在片刻之后才淡淡的说到:“我没有想到竟然放出来了一个麻烦。”

  他这么说,那个墨达人也才开口说话:“麻烦也就麻烦。这战场上的事情我们不参与,到了关键的时候,牺牲总是必要的。况且...”他的声音渐渐低下去,我也听不见。

  那黄衣男子似乎赞同墨达人的说法,在他说完以后频频点头。

  倒是惹来那宫装女子的略微不满:“大哥,二哥,你们就每天大局,战场。莫非这天狐不关键,只能做为一场试探的赌局吗?她很关键的,难道不该教训一下吗?”

  “哈哈哈。”那个黄衣男子笑了,看着那宫装女子说到:“三妹,你也太过性急了。注定了的事情,是不可逆转的大方向的事情,这只小狐狸什么立场都不能改变。不过,我看她也糊涂,出手稍微给这个小辈一下警示也不是不可。况且,她自己在做这么危险的事情,我阻止了,也并不是完全对她不好。”

  黄衣男子认可的刹那,我开始绝望,可是又绝对的不甘,我不允许任何人对辛夷出手。


仐三 说:
今天的第一更,太想睡觉了,剩下的一更就只能放在明天更了,大家明天看吧。我都迷迷糊糊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