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九十九章 全力以赴(四)

第九十九章 全力以赴(四)

  我的灵魂在愤怒和担忧之下,开始拼命的挣扎,在这种剧烈的挣扎之下,辛夷对我的禁锢竟然松动了几分。

  可我和辛夷就像那三个老怪物注意的焦点,我在这边有了异动,那个墨大人立刻斜了我一眼。

  就是那么一眼,我感觉如同有千钧重的大山压下来一般,让我原本已经松动了的禁锢立刻又再次的沉重了起来,我不能再撼动分毫。

  墨大人这番小动作,自然引起了另外两人的注意,那宫装红衣女子只是冷笑了一声,倒是那黄衣的老大斜了墨达人一眼,那墨达人赶紧说到:“大哥,那小子想要出手,在挣扎,我出手教训了一下。”

  那黄衣男子不置可否,只是说到:“区区小辈,就算各种说法指向于他,他也逃不过今日。要出手便出手,莫非我等还在意他不成?”

  墨达人呐呐的不知道如何接口,倒是那宫装女子尖锐了笑了几声,说到:“大哥,二哥做的对。这天下我最恨不过就是那些虚情假意,情情爱爱。那小天狐不就是被这小子迷惑,连自己族群都忘记了吗?这小子原本就是我族的仇人,他也不是自诩情深吗?那就应该让他承受一下折磨,眼睁睁的看着我们教训这小天狐,他有怎的?我看他翻得起什么风雨不成?”

  那黄衣男子点点头,似乎是认可了那宫装女子的话。我在心中大为愤怒,这是什么变态老女人?感觉像是自己情感受伤,就见不得别人好了一般,这种爱好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可惜,我现在口不能言,否则我不介意就这样一字不落的对着她破口大骂。

  可除此之外,我真的什么也做不了,原本挣开辛夷给我的禁锢已是不易,何况那墨大人又出手了呢?我心中暗恨,如果是在我巅峰时期,墨大人这一手也为难不了我,可如今我的...我心中暗恨,于是更加的担心辛夷。

  偏偏在这个时候,那个黄衣男子出手了,打着教训小辈的因由,他云淡风轻一般的抬起了右手,弹射出了一道道能量,直扑辛夷身侧飞舞的‘白色蝴蝶’而去。

  那能量和辛夷的‘白色蝴蝶’对碰,很快就化为了虚伪,可是那‘白色蝴蝶’只是扑棱了几下,却依旧在这战场的上空蹁跹飞舞着。

  我真想为辛夷鼓掌叫好,可是却开口不得。

  倒是辛夷终于注意到了那三个人,不由得停下了脚步,望向了他们,问到:“你们是谁?看样子好像很厉害一般?要出手便出手罢了,打着什么教训小辈的名头。我天狐一脉,从古至今是谁的小辈了?不要借着多修了一些岁月,就倚老卖老,更加显得老不要脸。”

  痛快!辛夷的言语比起我犀利不知道多少倍,原来之前那三人的议论她也是听到了耳中的。

  这番话一出,最先有反应的便是那红衣宫装女子,她冷哼了一声:“好一个伶牙俐齿的丫头。狐族的口舌之利倒是被你学了一个十足十。不管怎么样,多修了哪怕一年也是你的长辈,教训你就是理所应当,你莫非以为扯些歪理,就可以洗脱你那判族的名声?”

  那墨大人没开口,他似乎不善言辞的模样,只不过辛夷的一番话也刺激的他够呛,从他涨红的脸色和跳动的青筋来看,显然是气的不轻。

  最后倒是那黄衣男子,似乎动了一些真怒,究其原因应该是一出手之下竟然无功而返,在他的预料之外,也激起了他的怒火。

  面对宫装女子的言语,辛夷冷冷一笑:“多修一年就是长辈?我和你是一脉,还是一门?别给自己扣大帽子了,天狐一脉可不会胡乱认什么尊长?倒是你,是不是因为从小缺钙,长大缺爱,没有了爱人,就喜欢乱当长辈来弥补?真是笑死人了。”

  “你!”宫装女子被气得峨眉倒竖,指着辛夷,就要动手。

  却被黄衣男子拦下,慢条斯理的说到:“我们只是教训小辈,别被这伶牙俐齿的天狐挑唆的入了圈套,把事情闹得更大。我一人出手也就行了,教训小辈,也是让人无话可说的。”

  那宫装女子深呼吸了几下,到底忍住了怒火,没有出手。

  在这个时候,我也看穿了,这三个人分明就是不能参与这战场的一切,偏偏又想阻止真假辛夷相见,完成他们最后的阴谋,便打着教训小辈的借口,来阻止辛夷出手。

  因为纵观这战场,已经没有人能够威胁到辛夷出手了,天狐的创世太过另类,威力也太让人防不胜防,就算防得了自己,难道还防得了别人中招吗?

  说话间,那黄衣男子再次出手,这一次随手弹出的能量比刚才威力大了不止一倍,朝着辛夷呼啸而去。

  辛夷没有回头,却是冷笑了一声,竟然毫不畏惧的继续向前,而头顶上的珠子转动得更快,在这个时候,我虽然被墨大人的力量禁锢的更加不能动弹,可是灵魂经过了一些时间,好歹恢复了一些,能够感觉到从辛夷的珠子上飞射而出的是一层层绵绵密密压缩到了极致的精神力。

  这些力量一点点的融合向了那‘白色蝴蝶’,使得白色蝴蝶更加的壮大。

  那黄衣男子的力量和白色蝴蝶对撞,毁灭了一部分白色蝴蝶的力量,但剩下的力量随着白色蝴蝶的消弭,也扩散了开去。所以,辛夷的步伐过处,依旧是一片仙土,仙土之中,那些杀伐的人们依旧被魅惑而停止争斗。

  一旦被魅惑的人,看来那黄衣男子也没有什么办法唤醒,那需要同样是擅长精神力争斗的高手才行。

  他唯一可做的只能是去扑灭辛夷的精神力,可是我看他出手好像有顾忌,也不敢动用全力,所以辛夷依旧是正常的前行。

  这不是很好吗?可我心里总是涌起巨大的不安,反观那宫装女子脸上倒是流露出了冷酷的笑容,对于辛夷这样能够顽抗黄衣男子,并不是多么的担心。

  问题到底出在什么地方?我很是担心,只能一遍遍的感受着前方战场混乱的立场,一时间却也找不出问题的所在。

  眼看着这样辛夷已经走上了那个审判台。

  在这个时候童帝大受鼓舞,大喊了一声:“继续前行,只要揭开那假辛夷的头套,你们真正相见,这一切的阴谋就会破碎。天道之下,自然能看见真假两位同时站在一起,分辨出其中的因由!妖人妄想漫天过海,终将承受代价。”

  “闭嘴。”那墨大人终于开口呵斥了童帝一句,可也仅仅是呵斥,并不能拿童帝如何。

  童帝也是看穿了这一点,不屑的对墨大人一笑,说到:“该闭嘴的是你这个老家伙!你们可曾经历过几场生死,反倒到这里来指手画脚,借着教训的名头来破坏规则,不知廉耻。”

  “小辈,你是找死。”墨大人被童帝抢白一番,愤怒的上前冲了一步,看样子立刻就要对童帝出手。

  而在这个时候,反倒是那宫装女子拉住了墨大人,巧笑倩兮的说到:“二哥莫怒,你以为那天狐真的能抗拒大哥?不信你...”她好像不想让我们听见,声音变得小了下去,说了几句,那墨大人的脸色好看了一些,看了一眼辛夷,也不言语。

  倒是那宫装女子放声大笑:“是不是如此?就算最后她们见了又如何?说不得我们会得到更大的好处。”

  宫装女子的这一番话说得我的心更加的焦虑,到底问题出在哪里?我再次望向了辛夷的背影,她的脚步坚定不移的朝着那个假的辛夷走去,看不出任何受伤的样子,而一个创世,终于成功的阻止了这里的杀戮,把血腥变得平和。

  只有不到十步的路,她就能成功了,背负着我想要完成的,最终帮我完成这一件事情。

  可我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值得开心的事情,我只想知道辛夷发生了什么?她并不回头,一副她很好的样子,我简直是拼了命去感应,终于在她又前行了两步之后,我无意中感应了一下她头顶上漂浮的那颗珠子,一下子发现了问题的所在。

  她的那颗珠子,就是曾经挂在我胸前那颗,已经颠倒了黑白,变成了一颗正常眼珠的模样,我能够感觉其中巨大的力量,但是那种力量好像并未完全打上辛夷的烙印。

  辛夷却是在强行的驱动它们,随着珠子的每旋转一次,上面便会多出许多的裂痕。

  原本,应该不会那么严重的。可是那黄衣男子出手干扰辛夷,让辛夷不得不释放更多的力量来抵挡,所以也就不得不驱动珠子旋转的更加快速,随着这样的快速,那珠子上已经是裂纹遍布,眼看着就要碎裂了。

  那珠子碎了,对辛夷会有什么影响?我心急如焚!

  也深恨那台上的三个人,若然不是他们,辛夷怎么会?而在这个时候,辛夷距离那个假辛夷只有两三步的距离,在我感应之下,那珠子也已经处在了破碎的边缘。

  那黄衣男子开口了:“虽然,你我不参与这些事情,她们相见了也影响不了最终将要发生的。可我妖族怎么甘愿去接受这件事情的反噬?所以,教训小辈应该全力以赴。”



仐三 说:
今天算我写得有些累了,请假一天。不过昨天欠下的一更补上,不敢再欠更多,怕春节前还不上,特别是春节前大家都忙碌,我也事情多的情况下,我更是...像被禁锢了的叶少,心急如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