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零一章 初融

第一百零一章 初融

  青龙城是地下城,原本没有天空,抬头面对的永远是压抑的穹顶。

  可这个时候的风云突变,我有一种看见了天空的错觉,不止是我,就连此时在这里的所有人,包括陷入了辛夷的世界的人,都感觉到了这个变化,全部抬头望向了青龙城的穹顶。

  在这风云突变之中,感觉有一道说不出是什么的意志出现了。

  它并不给人以压抑,却是给人一种威严不可触犯,可又平和的存在着,如同空气。它在那里就是正确,就是那么自然的一种存在,给人以一种说不出讲不明的感觉,玄之又玄。

  在它出现以后,我的心中甚至都有了一种想要拜服的虔诚,可又感觉它并不需要去拜服,而是需要人去理解,去亲近,去融入它。

  它很微小,就那么一丝,却给人的感觉无比的磅礴,只有它出现了,我才感觉辛夷所有的创世充满了各种缺陷,仙土并不真实,因为最真实的它在。

  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有任何的异动,并不是因为害怕,而是一种说不出的自然行为。

  它就这样出现,然后缓缓的扫过了战场一周,最终在真假两个辛夷面前停留了片刻,便这样消失了。

  这一瞬间,我竟然说不出这时间有多长,片刻或者永久?总之,在它消失的瞬间,突变的风云也瞬间没有了,好像我们刚才根本未曾看见过。

  一切又在瞬间恢复了正常,两个一模一样的辛夷相对的站着,其中那个假辛夷却忽然开始颤抖,身体如同关不住什么东西一样,她却想拼命的挽留。她的眼中充满了悲哀和错愕,还有一瞬间的明悟,可是这一切已经成为了定局。

  即便知道那个辛夷是假的,看见这一幕我的心还是抽痛着,这个假辛夷并不是那么简单的吧?这只是我脑中的想法,绝对不是随便找一个和辛夷长相一样的人来替代的吧?

  在这个时候,阿大似乎叹息了一声,陈承一却没有这种悲哀,而是有些惊诧的‘咦’了一声,倒是那个齐大人打了一个饱嗝,恶狠狠的冲着那台上站着的三人呲了一下牙。

  反观台上的那三人,在那丝意志离去以后,脸色苍白,只有那个宫装美女勉强嘴硬到:“只是一局,最后的游戏还没有到,不必有什么好担心的。”

  说完这话,她就要离去。

  但是那个身着黄衣的男子却朝着顶上看了一眼,眉头轻皱,却又舒展开来,说到:“三妹,留下。现在还不是结束。”

  那宫装女子一扬眉:“难道还能闹出什么幺蛾子?”

  在这个时候陈承一开口了:“的确不是结束。不过,你们三人还该记得约定吧?不管你们打着什么旗号,你们已经违背了规则。所以,这一次我们要出手。这才算公平。”

  那黄衣男子冷哼了一声:“什么规则,我们教训妖族的小辈,你们人类有资格指手画脚?你们若是要出手,那么那些约定我们不会再遵守。”

  “呵呵,我陈承一从不被威胁。我心中认为是,那便会如此去做。”陈承一并未动怒,言语云淡风轻,可是在他身上陡然爆发开了一股气势,竟然和刚才那一丝意志有了些微的相似,却在意境上给人的感觉还差了很多。

  不过,就算是这样,也让人无比的震惊。

  唯一阿大并不震惊,只是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我,而那个齐大人却是一副本该如此的表情。

  那黄衣男子却是无比的震惊:“原来,原来你已经到这个程度?”

  那齐大人呲牙咧嘴的吼到:“就你那点出息,什么程度需要你畏惧如此?不过,你们这几个家伙也不值得抱太大的希望,就这般不敢堂堂正正,反倒耍弄阴谋的做派,简直比地上那些新妖还要恶心。”

  这番抢白,让那黄衣男子怒气上冲,可是又心存疑虑不敢胡乱的发作,倒是询问了一句:“你是谁?”

  那齐大人冷哼了一声,根本不理他。

  而这几个人的对话我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也懒得去知道是什么意思?甚至是否尘埃落定我都不关心。我的目光全部停留在辛夷的身上,因为她此时也在看我,她的笑容依旧那么甜,还带着一丝丝的轻松,似乎在告诉我一切都好了,没事了。

  可是她的眼神却是那般的不同,那一眼带着一种贪婪,那贪婪就如同想一眼将我看个够,看到自己满足,看到自己再无遗憾那般。

  我很心慌,说不出的心慌,却依旧还是被禁锢在那里,心中痛骂阿大为什么不过来帮我解除这个禁锢,陈承一来也好啊?可是没有人理会我,我只能这样看着辛夷,毫无办法。却也无暇去管阿大看着我的眼神带着一种了然,一种宿命般的欣慰。

  这对视足足有半分钟,在这个时候,辛夷忽然笑得更好看了,她开口了,依旧是无声,口型却是那么清楚,我知道她是说给我一个人听得:“小叔,你要记得我现在的样子,我很自私,不要忘了我。”

  什么意思,我的心一紧。

  首先看见的是假辛夷一下子倒在了地上,身体也不再抽搐,有一股似有若无的,我也分辨不清的力量轻轻飘进了辛夷的身体。

  辛夷好像没有注意到这个,而是最后冲着我眨了一下眼睛,一滴泪水从她的腮边滑过,她头上的那颗珠子,我戴了那么多年的珠子竟然在这一刻破碎了,我的心在这一刻,如同被什么东西猛然顶了一下,‘呜哇’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那是气急攻心,我知道不碍事的。可是,辛夷呢?辛夷呢!

  我要疯了,眼睁睁的看着辛夷倒下,那颗破碎的珠子眼看着每一片碎片都要化为虚无,一颗隐约的,新的珠子从辛夷的身体里冒出,眼看着就要成型。

  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因为我还记得我的记忆,碗碗最后陪伴我化身为狐皮和珠子的那一刻!我好像天生就知道,如若从辛夷身体里冒出的那一颗珠子成型,那么辛夷就会永远不在了,如同碗碗。

  可是,在这一刻,一股力量忽然锁定了我,让我更加的不能动,不能言,连眼前都模糊。

  和这股力量相比,之前不管是辛夷对我的禁锢也好,那个墨大人对我禁锢也罢,都显得像个笑话。

  陈承一注意到了我这边,眉头先是一皱,似乎思考了一下,又松开了。齐大人似乎对我没有什么好感,看了我一眼,揉了一下自己的鼻子,冷哼了一声。倒是阿大,有些激动的抓了一下胡子,低声的呢喃了一句:“来了,终于还是来了。”

  什么来了?我心中在痛骂,眼前的画面却越加的不真实起来,反而另外一幅强行出现在我脑中的画面不停的想要遮挡我眼前的画面。

  那是一片悬崖之癫,在那里有一栋简陋的石屋,石屋之旁有一处萋萋的荒坟,在荒坟的不远处有一座巨大的墓,似乎一个王者俯视着下方。

  悬崖身处在黑暗之中,如同被大地包裹了一般,可是这里却有星星点点的光芒从孔缝中落下,洒落在悬崖之巅,于是有了草地,于是还有那带着悲哀一般的花朵——千魂花。

  我怎么看见了那个神秘的地下鬼市?我怎么又看见了那一片充满了迷的孤崖绝地,我怎么,我怎么感受到了一股气息在悄悄的弥漫?

  只是一秒的时间,我的眼前又一花,出现在我眼中的仍然是辛夷徐徐倒下的画面,可是那颗要成型的珠子却被刚才那股从假辛夷身上飘出的力量轻轻拉住,原本要散去的碎片又停下了少许,重新融入了那颗新的珠子之中,那颗新的珠子停止了上浮和成型,渐渐的又朝着辛夷的胸口落了回去。

  我心稍安,但眼前再次出现了那片孤崖,这一次我的视角急速的转动,一下子被拉近到了那孤崖的那座王者之坟。

  去那里做什么?我很清楚那坟墓之中有什么,有几条巨大的锁链悬空,系住了一口巨大的,朴实无华的棺材。在锁链之下,是无尽的扭曲的黑暗空间,穿越过去,是一个神奇的地方,是两个空间的交点,在那一方,有我的师父在那里镇守,不,还有明阳门的世世代代。

  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让我看见这个?我担心辛夷!

  但我的意志并不能扭转这股强势的力量,我的视角被无限的拉近,就感觉像我的人被无限的拉近。

  轰然一声,我就进入了坟墓。

  可也就是这一瞬间,一股渤大的力量出现了,自天而降,充满了危险的气息,从我的头顶一划而过,一下子进行了我。

  我看见了一个不大的身影冲向了辛夷,与此同时,陈承一真的出手了,他单手背负在身后,一手却是抬起,我能感觉他的手诀在不停的变幻,却又如同没有动静一般。

  这感觉我在九尾狐的身上体会过,那是极快的在掐动手诀,但九尾狐比起陈承一竟然还差了一些境界,因为九尾狐的手在摆动,陈承一却如同没有动一般。

  但那些都不是关键,关键是我看见了一只异兽,一只完全的,充满了强大气场,应该是成熟状态的——饕餮!

  他的目标是辛夷的珠子!



仐三 说:
好吧,最终的高潮章节到了,陈重也出现了,会发生什么?今天的两更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