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零二章 真正的力量(上)

第一百零二章 真正的力量(上)

  “陈重!”在我的心里重重的划过了这个名字,即便他出现的速度很快,但我还是感受到了他的气息。

  他失踪去了哪儿,如今还不明了吗?至少我已经清楚了,那个圣岛上的祭坛。我就是很笃定这个观点,不然陈重绝对不会突然之间就强大到这个地步。

  那个祭坛...也许阿大的意志让我看见它,绝对不是那么的简单,我的脑中那个画面还是很清晰,无数强大的妖物从那个祭坛爬出...似乎与那个神秘的世界有着关联。

  可是这一切在这个时候都不重要了,而今,陈重是要对辛夷下死手?

  一股怒火从我心底压抑不住的爆发了,这不是曾经那种单纯的愤怒,而是陈重怎么可以这样去践踏过往的时光?曾经的一切如梦似幻,我想起了四人相处的画面,那是假的吗?我自问,就算我走上了和陈重一样的路,我也做不到这样的翻脸无情。

  不过,在这个时候,我并不是太担心,因为陈承一说过会出手,他果然出手了。陈重和陈承一的碰撞会是什么结果?我也有着好奇!还有一丝自己也不愿意承认的担心,而究竟是在担心什么呢?混合着恨意和愤怒的担心,真是奇怪啊。

  可惜,眼前的画面还是彻底的消失了,那个巨大的墓穴再次出现在我的眼前。

  这一次,我的意志只是围绕着那个巨大的棺材不停的打转,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而在这个时候,我灵魂之中的万魂花出现了,它的一丝意志落在了那口巨大的棺材之上,接着我感觉到了一股被连通的感觉。

  到底是什么?我深深的疑惑,却也挣脱不回现实的世界。

  却在这个时候,一个沧桑而浑厚的声音在我的灵魂之中响起了:“终于,这一天还是来了吗?比我想象中的早很多啊。不过,也无妨,我睡了太久了,而你的使命也等待了太久。如今,让你提前感受一下,真正应该拥有的力量吧。”

  什么意思?我觉得我像一个傻子,自从这一切发生以后,我就只能呆呆的被动接受,而从始到终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我一点儿都不清楚?就在我越发疑惑的时候,我眼前的棺材竟然开始剧烈晃动,支撑它的铁链也开始颤抖,从铁链上聚集了一股渤大的能量,一下子投射在棺材上,那个棺材竟然自己开始缓缓的打开了。

  这真的是出现了幻觉吗?可惜我自己现在也是意识的状态,而且不受控制,否则我自己一定会冲上去,亲自碰到那棺材,以证明自己看见的不是幻觉。

  这棺材一开始打开的很慢,却在有了一条缝隙以后,速度开始变得极快,几乎是瞬间就完全的打开,我会看见什么?一具古老而不腐朽的尸体,还是一把武器什么的?我开始猜测任何的可能。

  可惜的是,我一个都没有猜对,这个棺材之中竟然是一片虚无的蓝色,用意志去感受都好像没有尽头,给人的感受就像是这棺材之中关闭了一片蓝色的虚无世界。

  可这是力量啊!那蓝色我只是用意志触碰了一丝,便感觉到其中澎湃无比的力量,而那力量我再熟悉不过,那是灵魂力!

  什么人的灵魂力,简直是我都无法去触碰的极限!我觉得不会相信一个人的灵魂力回到如此的程度,形成了一个蓝色的虚无世界,即便是神,我也不会相信有这样的灵魂力。那么,这眼前的事实又代表着什么?

  我还在各种猜测的时候,我感觉到一阵阵的脚步声,像什么东西归来了一般。

  我的意志开始四处的张望,在这么诡秘的情况下,我不紧张,不好奇是假的。可最后那声音却出自那棺材,我看见了一个巨大的身影从一片蓝色之中踏步而来,而他出现的瞬间,我忽然觉得自己早就应该想到了。

  之前那个沧桑而浑厚的声音我不是听见过吗?在他给予我万魂花的时候!他是谁?这个大墓的主人,那个曾经抗击妖物,已经破败的神秘城市(如今的鬼城)真正的元帅,从那残存的部落走出的强者。

  我想起了我在鬼市的诸多经历,而那个巨大的身影转眼就到了我的眼前,他的身影飘忽不定,明显就是灵魂的状态,可已经不再巨大,而是变成了一个魁梧的汉子,穿着最简单的兽皮服装,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都充满着勃发的力量,如同铁水浇筑,钢筋打磨。

  和我曾经在这里看见的一样,他还是那个样子,就是在那里一站,都给人一种巨大的压力,可是他的双眼却沧桑而平和,他站在我的跟前,没有开口,我却能感受他的意识:“我已经太久没有战斗了,而从你出生到现在等待了千年,终于该有一个答案了。我,就是你出生的原因。而我是你,你也是我。”

  这话...很容易让人想起转世啊!可是,我是天赐之子,我根本就是一个没有前世的人,我唯一有的是过往为聂焰的岁月,我怎么会是他?一个我以为的大巫?

  可是,他好像不想给我答案,而是冲着我笑了,然后豪情冲天的一个咆哮,突然朝着我冲来。

  那脚步如果远古巨兽,而我根本在这一刻,连意志都动弹不得,就看见他冲向了我,一下子撞入了我的意志!我以为我会有被猛兽撞击的感觉,可是他撞上我的瞬间,我却没有任何的感觉,就像一汪水融入了另外一汪水。

  “感受一下最初猎妖人的力量吧。”是他的声音在我的灵魂之中响起,然后又瞬间的悄无声息。

  接着那一片似乎是一个蓝色虚无世界的灵魂力忽然翻滚起来,一大片一大片的朝着我融入而来,重要的是,我的灵魂意志变得无比的强大,我的脑中感受到了一股沧桑的力量,一种陌生的战斗方式,可是我抓不住它们,只是一个模糊的意识。

  我的眼睛忽然睁开了,在那一刻,我还是站在青龙城的中心广场,眼前还是辛夷的那个术法构筑的仙土,到了这个时候,是真正的摇摇欲坠了。

  我感觉大股大股的力量自虚空而来,如同一股澎湃的大水劈头盖脸的朝着我浇来,却一点不浪费的灌注在我的灵魂之中!

  我开始沉重的呼吸,心脏开始一下一下的跳动,如同擂鼓一般。就像它曾经停止了跳动一般。

  在那边,阿大站了起来,用一个古老的猎妖人礼仪忽然朝着我拜来,抬头,眼中是激动与希望,开口却是一句低声的呢喃:“终于是,归来了!”

  而陈承一站在阿大的身边,风扬起了他的白麻长袍,他的眼中有着看不透的追忆,口中却是轻声说到:“大时代开启了,而这是一个属于他的故事了吧。”而曾经,是属于你的故事吗?陈承一总是这样,围绕着一股让人看不透的伤感。

  最后,却是那个齐大人,他收起了一切不在乎和不屑的神情,警惕的看着我,似乎有一战的冲动,却又没有要动手的意思。

  反倒是在那边台子上站着的三个妖人还在喊着,说话的是墨大人:“陈承一,你若再出手一次,我们三人就一定会开始真正的战斗了。”在他们的身前,是陈重,一个完全陌生的陈重,他不再是饕餮的形态,而是人形,只不过这个人形是半妖的状态,饕餮的特征还留在他的脸与身体之上。

  “我不会再出手了,因为已经有人会动手了。但你们记得,从这一刻开始,你们再以任何的理由插手战斗,那么我和阿大会毫不留情的出手。接下来的战斗,我们会维护到最后,不管是任何结果。”陈承一一字一句的说到。

  而那个齐大人也是一声冷笑,说到:“你们这些不肖子孙,有那个力气留到最后的圣战吧!如果有谁敢破坏此刻的平衡,我也不会留情的出手教训。”

  台上那三人还有些懵懂,彼此对视了一眼。

  倒是陈重如同看透了一切,朝前一步说到:“这是我的战斗,任何人不得插手。”

  说话间,陈重的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冲着我大吼到:“叶正凌,你身上的战意很浓啊!虽然我不知道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但你可敢与现在的我一战?而战斗的果实,就是辛夷的性命。”

  在这个时候,反倒是陈重挑开了一切,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我的身上。

  阿大,陈承一,齐大人,台上的三妖,还有没有被迷惑的猎妖人,以及已经支撑到最后的童帝...没有人注意,一个略显疯狂的气场悄悄的淡了下去,直至隐藏,但没有离开。只有陈承一似乎注意到了,朝着某一个方向看了一眼,微微皱眉,然后轻轻的摇头,不再言语。

  我没有开口,因为在这个时候,我还在被一股疯狂的力量灌注,直到最后一丝落入了我的灵魂,我的灵魂之中陡然又响起了那个沧桑的声音:“如今的你我,还是不能完全的融合!你要快一点儿成长,你要快一点儿强大,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

  说完,他再次的沉寂了。

  而我猛然的抬起头,捏住的拳头响起了一片噼里啪啦的声音,我看向了陈重,开口说到:“辛夷的命?把你我的命也加入其中如何?你是应该见识一下了,真正的猎妖人的力量!”



仐三说:
昨天第一章。虽然我很不想解释,像借口,但我应该给大家交代,昨天家里来亲戚了,我有陪着。我觉得自己能更新的,在吃完晚饭后,却一觉睡到了很晚。最近,我很疲惫,因为还是有工作一直在做着,再说怕大家烦了,就一直撑着。然后,家里到现在还没年货,今天要陪妈妈去买。所以,今天请假,先补上昨天的一章,再多欠大家一章。而且,下个星期一我要去外地,算作年前最后的确定工作。大家骂吧,情绪需要发泄,我是事儿精,总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