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零三章 真正的力量(中)

第一百零三章 真正的力量(中)

  说完这话,我已经冲向了陈重,在这一刻我感觉到了一种更接近于天地,属于原始的力量。

  那即是灵魂力与身体合一为一力,身体带动着灵魂力,灵魂力也贯穿了整个肉身,而这股力量又牵动着天地,这是一种玄妙到了极致的体验,按照我如今的境界,而且必须要保持着这种高速的成长,要体会到这种境界起码也得二十年之后。

  我在奔跑着,每一步都感觉到了来自大地的力量,传导到我每一块肌肉,而在奔跑之时,我感觉到了属于人自身的力量,每一块肌肉在奔跑时的颤栗,这感觉非常的舒服,感觉到强大,感觉到自由,重要的是感觉到力量的亲近。

  所以,每一步踏下大地都在颤动,那站在台上的三个妖人看着我,眼神终于产生了变化。

  而在这个时候,陈重看着我朝着他冲去,冷笑了一声,也朝着我冲了过来。

  我们的速度都极快,从说话完毕到第一次碰撞,相距几百米的距离,竟然不到三秒的时间就碰撞在了一起。

  我没有使用任何的术法,甚至连阵纹都没有使用,就是这样原始的力量,感觉一出拳,如同一块巨石被扔出的力量一般,狠狠的和陈重的拳头碰撞在一起。

  可陈重是什么?他是真正的饕餮啊!

  我这重若巨石的一拳在他的身上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我们彼此只是退开了一步,陈重看着我说到:“感觉到了吗?叶正凌,这才是真正饕餮的力量,你曾经真的以为你战胜了石涛吗?你真的以为你战胜了我饕餮一族的长老吗?石涛只是没有成长起来,比我强不了多少,而长老受了法则的限制,在这边力量发挥不出十分之一。”

  我没有否则陈重的话,因为我必须要承受饕餮的力量是强大的,陈重的一拳可怕不在于有多大的力量,而在于对力量的吞吸,我那一拳的力量完全被他吞噬了,悄然无息,一点儿波澜都没有惊起。

  他不像当年的石涛,还要开启吞吸的力场,才能够吞吸力量,他是真正成熟的,不受法则限制的饕餮,他的全身都是吞噬的力场。

  我想说,不要废话,再来站过,可是心中涌动着一种说不出的豪情,带着原始的意味,带着属于人类的骄傲,开口就变成了:“一只小小的饕餮,也没有到巅峰的状态,你祖爷爷也不会这么狂!在远古的大战之中,你算个屁,看我怎么揍你!”

  我此话一落,陈重的眼中闪现出郑重又疑惑的神色:“你是谁?你是叶正凌吗?”

  这一次,却是我上前一步吼到:“我当然是叶正凌,你不要以为一切只有你们妖族在准备,人类就该坐以待毙!来吧,战过再说!”

  说话间,我再次朝着陈重奔去,一脚狠狠的朝着陈重踢了出去,陈重哼了一声,拳头变化为了爪子,也朝着我狠狠的抓来...我们战斗到了一起,这绝对是超越了我们本身实力太多的战斗,是一场属于上古的对决,却是用最原始的方式在表现,那就是肉与肉的搏斗。

  拳脚的相加,直接身体的碰撞,我们的战场并不止是在地面,建筑楼台,甚至上空,都是我们打斗的身影,随着我们的每一次碰撞,中心广场都在颤抖,而我们所过之处烟尘四起,沉闷的碰撞声掩盖了一切的声音。

  在这样的力场下,没有天狐维持的那个仙土世界彻底的破碎了,一切又变回了血色的战场,只是被辛夷的世界所‘魅惑’的人们还醒不来,全部都陷入了沉睡,和之前那些沉睡的普通人混杂的睡在了一起。

  在我和陈重这样的战斗之下,有不少这样沉睡的妖人都受到了波及,在睡梦之中就身受重伤。

  我心中略微有些不忍,倒是那三个妖人看着自己的人这样被波及没有半点怜悯之意,反倒是陈承一叹息了一声,不知道动用了什么术法,竟然让大地颤抖,让中心一片沉睡的人们滚到了一旁,给我和陈重腾出了一片战场。

  我刻意的压制着陈重就在这片战场战斗着,我的方式原始而简单,像对付饕餮唯一的办法就是用绝对强大的力量‘胀’死他。曾经,我还是聂焰的时候,同石涛一战,就是用的这种办法。

  只不过,如今我和陈重都不是当年的聂焰和石涛了,力量是呈几何级的增长,这样一战,战斗强度太大了,不仅我们战斗的中心战场起了阵阵的龟裂,就连整个青龙城都如同一场小地震一般的在不停颤抖。

  在这战斗中,我没有丝毫吃力的感觉,倒是分明紧张的战斗,我的眼前却老是出现幻觉,看着自己仿佛就是远古的大巫,穿着最简单原始的兽皮衣衫,用的只是最惊人的原始力量奔跑在天地间,和一只只强大的妖兽搏斗着。

  没有任何华丽的术法,没有任何花哨的招法,就是那样举手投足之间仿佛带着山岳一般沉重的力量,挥拳,出腿,捉住一只只妖兽,狠狠的摔打,全身浴血...

  那是一种充满了阳刚的,力量的战斗,那是属于人类最早的‘灵’,因为这力量来自天地。

  我在体悟着这种感觉,渐渐的,我的力量就开始碾压陈重,每一拳的力量他不能轻易的吞噬完毕,我重重的击打在他的身体,我终于感觉到了一种坚硬在破碎,他肌肉传来的颤抖,那是覆盖在他身上那一层薄薄的属于饕餮的硬甲被我打破了,肌肉的颤抖一定是感觉到沉痛!

  我虎吼了一声,侵身上前,一把抓住了陈重的胳膊,在这一刻,我仿佛化身为了真正的远古大巫,身上有着神秘的图腾,不停的闪烁,天地之力和我完美的融为一体,陈重被我一把抓了过来,一下子把他举了起来,然后一个奔跑跳跃,在半空之中狠狠的将他摔了下来。

  “哈哈哈哈,很好...”地面出现了一个深深的裂缝,裂缝之中传来了陈重沉闷的大笑,接着大地一阵颤抖,铺陈在青龙城古老的不知道岁月的巨石大路终于完全的破碎了,露出了地面下被碾压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泥土碎块。

  一个白色的身影从泥土之中忽然冲了出来,在肩胛出还有一小块破碎,那是之前被我的拳头打破的地方,流着金黄色的血液。

  “叶正凌,我对你始终太过仁慈了,这一次我不会再留手!”说话间,已经化身为真正饕餮的陈重咆哮了一声,一个旋转着的黑洞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我见过这样的黑洞,曾经就出现在过石涛的身后,真正的吞噬立场,饕餮压箱底的,真正的绝技。

  陈重被我逼到了这种地步吗?在他的立场一出现的时候,我就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吞吸之力,比起当年的石涛,陈重的这个吞噬立场威势不知道大了几倍,我模糊的记得曾经在电视节目上见过关于黑洞的描述以及画面,陈重的这吞噬立场就有了一丝真正来自于宇宙黑洞的气势。

  这并不是任何的努力能够练成的立场,这是属于上天对于饕餮一族的厚赐,是属于它们天生的能力!所以,在远古古人是如何知道黑洞的?如何能想象出饕餮的这样的能力?在充满了迷雾的远古究竟发生了什么?人的‘灵’究竟是从哪里来的?这智慧是怎么就忽然爆发了的?绝对不能是一句简单的进化就可以解释的。

  无数的谜题在我的心中爆开,可惜就算是现在的我,融合了一道大巫的灵魂,也不能得到解答。

  而在纷乱的思绪之中,我的身体忽然不受控制的朝着陈重身后的吞噬立场疯狂的略去,这立场开始旋转,所发出的力量何止是当年石涛的十倍?

  化身为饕餮的陈重眯起了眼睛,见我被吞噬而去,身后的黑洞旋转的更快。

  我岂能让陈重就这样如意?我大吼了一声,全身那澎湃的灵魂力就像真正狂暴的大海一般翻腾而起,这灵魂力反馈向我的肉身,我身上的阵纹奇异的浮现了出现,如血一般鲜红,却又渐渐的隐去,凝聚,在我的额头间化为一个若有似乎的阵纹!

  那是...那是真正化繁为简的天之阵纹,它出现了吗?我曾经听明阳门为我描绘阵纹的那位掌门说过!这套阵纹若然完整,就是真正的天之阵纹。

  而那一刻我也有瞬间的明悟,这根本不是什么阵纹,而是属于上古大巫最奇异的图腾,最简单最原始的笔划,一个神秘的符号沟通天地!

  可惜这个阵纹若隐若现,到了最后也没有浮现出来,它还需要一个天才的阵法师来为它完成最后的描绘。

  不过,就是如此也足够了,我感觉到灵魂力化作了一股我之前体会到的那种灵肉合一的力量,大大的强化了我的灵魂和肉身!接着,那神秘的力量引动来的是天地之力,灌注入我的灵魂和肉身。

  我大吼了一声:“给我站着!”

  说话间,我的脚重重的落地,一下子深陷在了石块之间,全身的肌肉膨起,上半身的衣衫就连碎片也不存在了,只剩下我那伤痕累累,如今连每一条青筋都鼓胀的身体。

  我在饕餮吞噬之力面前站定了!



仐三 说:
我明天要去外地,所以今天三更,把昨天欠下的一章给补上。这一次我也尽快回来,可能星期二下午或者星期三上午回来。要到春节了,不管是公事还是家事都多,大家谅解一下。三三说过春节前要补完,就会补完章节,也不请假,再怎么也撑着,只是时间上肯定不规律,再解释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