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零四章 真正的力量(下)

第一百零四章 真正的力量(下)

  陈重即便化身为了饕餮,可是脸上却是充满了人性化的神情,他也许从未想过我能够抗住饕餮的吞噬立场,所以眼中流露出震惊又失望的光芒。

  我身侧的天地之力在波动着,我的人虽然抗住了饕餮的吞噬,可是这些天地之力还是不停的被饕餮的吞噬立场毫不留情的吞噬着。

  我已经隐约有感觉,上古的大巫能够沟通天地,借用最原始的天地之力,但也不是无穷无尽的,这是跟自身的灵魂力有关系的,就好比有一份灵魂力能借用了十份天地之力,那么有100份的话,反之也是同理!

  所以,我不能任由陈重那么吞噬,而他似乎也知晓这一点儿,又或许我如今能够站定让他失望,他身后的吞噬立场旋转的更加快,我承受和抵抗的压力更大了。

  怎么能如此的继续下去?被动的防守,让陈重掌握整个战局?在我的心中有一个骄傲的念头,或许是来自那个和我融合的大巫魂,那就是一只小小的饕餮,要狠狠的揍他。

  于是,下一刻,我忽然动了,竟然借着这股吞噬的立场朝着陈重冲了过去。

  陈重的双眼先是惊喜了一下,以为我已经抵抗不住吞噬之力。下一刻,他的眼中却是闪过了一丝真正的震惊,因为我竟然一跃而起,跨过了他的身躯,提起了拳头,朝着他的吞噬立场狠狠的砸去!

  我毫无保留的爆发了,既然你想要吞噬,那就让你吞个够!

  我站在这吞噬立场的黑洞前,承受着无比的压力,那吞噬的立场旋转,每一下都有一种将我碾压的感觉,就如同下一刻我就要被压碎,然后被吞噬进那无尽的黑洞之中。

  我抵抗着这压力,趁着这爆发的力量,拳头终于狠狠的落下。

  这一拳包含着我全部爆发的力量,一拳下去,整个吞噬的立场都在颤抖,陈重更是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咬牙呻吟!在强撑着更加快速的旋转着吞噬立场...我冷哼了一声,又提起了拳头,再是一拳狠狠的砸向了陈重的吞噬立场!

  同样的震动,却是有一股更强大的吞噬之力涌向了我,这是我和陈重真正力拼的拉锯战!

  可是,可是啊,一只小小的饕餮算什么?不是应该被痛揍吗?我大吼了一声,我灵魂力能调动的所有力量都开始狂奔向了我,我提起了拳头,这一次不再是艰难的,而是拳头如同雨点般的落在了吞噬立场之上。

  这是两种力量的对拼,我的每一拳调动的天地之力,都如同举起了一座山岳般的力量,陈重没一次爆发的吞噬之力也如同能够碾压碎一座山峰一般。

  陈重开始大声的嘶吼,化身为的饕餮全身都在颤抖!而我同样的大吼了起来,双臂的肌肉膨胀到了极限,支撑着身体的两腿张开,每一块肌肉也是膨胀到了极限,我落拳的速度越来越快,牙关紧咬,渗出了丝丝的血迹。

  这样的每一拳,以现在的我打出也要耗费极大的力气,承受极重的压力。可是,一个念头在支撑着我,辛夷的性命,过往的情谊,与其说是我的意志,不如说是我在发泄,发泄着我的不满,我的迷茫,为什么要是陈重?为什么要是我从小到大一起长大的兄弟?

  我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在做什么?我似乎要在这一刻将一生的力量都耗尽一般,只是麻木的落下拳头,我的身体越来越靠近陈重的吞噬立场,我已经能够感觉到在里面万古的沉寂与虚无,可是我根本没有丝毫的畏惧,我只是想要打破它,仿佛只有打破了它,我才能拿回从前以为永远会继续下去的生活,从前如同空气般存在,觉得不需要珍惜都会一直在的温暖情意!

  吞噬立场震动的越来越厉害,渐渐的,一条又一条的裂缝出现在了吞噬立场之上。

  二力相较,无畏者胜!陈重的吞噬立场已经承受不了我重若山岳的力量了,他有一点儿想要退缩,可是我竟然追上了前去,拳头还是毫不留情的落下,巨大的力量,爆开了我的手背上的皮肤,同样也爆开了双臂上的皮肤,我如同一个血人,可是已经想要癫狂的耗尽自己,也耗尽陈重。

  可此时,潜伏在我身体内的那股力量却陡然的出现,一下子压制住了我沸腾的意志,我不受控制的身体狂退了二十几米,和陈重拉开了距离。

  那个沧桑而威严的声音出现在我的脑海之中:“你要控制力量,而不是被力量控制,你更要控制自己的情绪,而不是被情绪控制你。如今,你来体会一下一个猎妖人的招数吧,时间有限,算是让你提前去领悟,不,咦?”

  那个声音似乎很疑惑,但很快就消失了,但我此刻却是下意识的开始掐动起在小道界学来的手诀,这手诀之前我就有过一次新的领悟,通过手诀的叠加,把猎妖人的灵魂力打造成猎妖人真正的武器,甚至有了猎妖人武器的阵纹,像是真正的器魂。

  这一次,我更有了一种玄妙的领悟,那就是调动天地之力,融入自己的灵魂和意志,只需要几个手诀的变幻,便可以对自己的灵魂力出神入化般的应用!只是眨眼之间,一把蓝色的古朴长弓就出现在了我的手中。

  我的右腿重重的落地,舒展身体,拉开了长弓,一根又一根由天地之力加入了我一丝灵魂和意志的长箭出现在了长弓之上,一共出现了九支长箭才停止。

  虽然这在描述中,加上我的领悟是一件很漫长的事情,可于整个战斗来说却是异常短暂的瞬间,在这个时候的陈重正爆退了几十米,在收起他的立场,饕餮的吞噬立场被破坏了,相当于是破坏了饕餮的根基,陈重接受不起这样的代价。

  可是我已经毫不犹豫的松开了弓弦,九支长箭如同流星一般的射向了陈重身后的吞噬立场。

  我手中的长弓似乎也把力量承受到了极致,在长箭射出以后化作了点点的碎片消失在了我的手中,可是我的心此刻一点也没有畅快的感觉,反而是有一种压抑的心痛在心头,怎么也不能缓解。

  长箭的速度很快,却在我眼中如同慢动作一般,射过的那里是现在我和陈重的距离,而是我们曾经的岁月。

  一幅幅的画面,一幕幕的回忆,童年的初识,在竹林中结拜时,稚嫩的声音,郑重的誓言,少年时的相伴,那一点点青春再也回不来的时光...在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想冲过去挡在陈重的身前,我已经迈出了一步,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九支长箭毫不留情的射向了陈重的吞噬立场,说实话,如今的陈重和我身上那神秘的融魂相差的太远,这一战,我其实感觉他都没有怎么用尽全力,也没有动用什么大的招法,就这样利用还不成熟的我碾压了陈重,碾压了饕餮。

  接连的九支长箭过后,陈重身后旋转的立场一下子破碎了,刚要裂开的时候,整个青龙城忽然震动了一下,一道晦涩的力量一下子笼罩了陈重,强行稳住了陈重就要破碎开来的吞噬立场,然后缓缓的消失在了陈重的身后。

  可是这样的陈重已经重伤了,再无力气维持着饕餮的状态,而是在一阵烟尘过后,重新变回了陈重的样子,留在吞噬立场旁边的我的残余的力量,一下子溃散在了他的身体之上,让他瞬间全身浴血,也喷出了一口鲜血,倒在了地上,生死不知。

  我扭头,不,应该是我心中的那个意识扭头望向了青龙城的上空,他在瞬间就让我明悟,这股力量来自青龙城的上方,那个神秘的祭坛。

  可是,他什么意志也没有传达,什么也没有做,只是留下了一点力量在万魂花之中,陡然就消失了。

  来的时候让我感觉像穿越了空间,去的时候却是这般悄然无形。

  我拔出了一直背在背后的长剑,在这最后属于我们胜利的战场一步步的朝着陈重走去,那台上的三个妖人之中那穿着红色宫装的女妖,想要上前,却被黄衣人拉住,忌惮的看了一眼陈承一这边,然后任由我走过。

  我的目光温柔的看了一眼辛夷,她的嘴角还带着笑容,如同睡着了一般,但细细的感觉,呼吸平稳。

  我的脚步稍微停留了一下,然后走向了陈重。

  我在他的身边站定了,他没有死,甚至没有昏迷过去,而是躺在地上,浑身浴血的看着我,我冰冷的长剑挥出,抵住了他的脖子,一字一句的说到:“陈重,站之前,我就曾经说过,我们两个的战斗不要牵扯辛夷的性命,而是赌上你我的命,你还记得吗?”

  “哈哈。”陈重一笑,口中又是一口鲜血喷出,然后麻木的望着上空:“废话什么,一刀杀了就是。何尝不是...不是解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