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零五章 赤子泪

第一百零五章 赤子泪

  在陈重说出一刀杀了便是的时候,我已经扬起了手中的剑。

  心中只是一个念头,杀了便是吧,一切的恩怨了结,他都能对辛夷出手了,我们之间还有什么情意可言?要知道曾经陈重和周正也是疼爱辛夷的,老是厮混在一起,早就把辛夷认作了妹妹一般。我也相信,如若今天倒下的是我,他一定会杀了我毫不犹豫。

  可当陈重望着上空,麻木的说出何尝不是解脱的话时,我扬剑的手却是颤抖了。

  其实用不了多少的力量,他也毫无反抗之力,一剑落下岂不是干脆利落。

  我发现我做不了这个干脆利落,只能干脆利落的收了自己的剑,转身就走,口中却是对陈重说到:“你我的情谊一直没有过了结。今日,我不杀你,但就从这一刻开始,我们再不认识,以前的一切情谊也从这一刻烟消云散。”

  我以为这一次绕过他的性命,我的心就应该洒脱了,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应该是理所当然又坦然。

  却未想到,最后烟消云散四个字的时候,我的喉头却发痛,眼眶却发红。没有经历过的人不会了解,从小一起长大,经历了太多往事,最纯真的友情真正彻底失去那一刻的痛楚。或许,我早就彻底的失去了,只是我一直不愿意承认,今天愿意面对的时候,就是最痛的时候。

  “哈哈哈...”陈重一直是笑,却是对着我喊到:“叶正凌,你又何必做出一副有情有意的模样,莫非我陈重就真的是对你们无情无义了吗?今日也好,你划下了这个界限,你我之间,包括周正,也再无纠葛了。我不认识你们,下一次遇见,生死不计。”

  我原本不想回头,可是听他提起情义,提起和周正也是一刀切的话语,我心中还是迸发出了怒气,周正我知道,至今也没有愿意对陈重放手,虽然陈重对他下了狠手。

  我停下了脚步,一个转身,跑到了陈重的跟前,一把抓住他的衣领,把他提了起来,我们的目光在空气中对碰,谁也没有丝毫相让的意思。

  “你谈情义?你提老周?他被你折磨成什么样子,你不知道?你莫非以为我真的不敢杀你?”我一字一句从齿缝冲蹦出,显然已经是怒极,我真有杀了他的心。

  陈重却毫不在意的看着我:“你以为那个时候我一定要用周正挟持你吗?我也可以杀了他。不要忘记了我是妖,他是人。而我还是...”陈重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然后看着我带着愤怒的说到:“承受着报复你的命运而来的饕餮!叶正凌,是你身为聂焰时造下的因,若说恨,我岂不是比你更恨?我的人生假了那么多年,你懂?”

  陈重的嘴角挂起了一丝冷笑。

  我却有些失神,抓住陈重衣领的手渐渐松开,陈重一把推开了我,然后靠着旁边的断壁勉强的站着,然后从怀中摸索出了一封带血的信封,扔在了地上,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接着说到:“我一点儿都不怕承认,我今天就是为了杀你而来。也一点儿都不怕承认,在知道了辛夷的种种以后,恨不能亲手把她嫁给了别人的好。因为你造的因,毁了我很多,我为何要是饕餮?就算是,为何要在你们身边长大?有着虚伪的人生,亲人和兄弟?我一点儿都不想在乎,告诉自己那就是一场梦,因为我是承接了上一代饕餮的诅咒而来的饕餮,为的就是最狠的报复你,其它都是假的。可是,我还在乎..哈哈哈...”

  这是我和陈重反目以来,我第一次听陈重和我说起他内心的话,从第一次我发现他是饕餮的时候,他选择的就是对我毫不留情。

  我承认我被陈重的冰冷伤到了,迷茫疑惑我的人生为什么一旦颠覆,就那么的不同,我最好的兄弟要杀我,就算他是妖,我也愿意为他突破心中的底线,为什么他要这样无情?

  我以为一直很在乎的是我,在我以为我是一次又一次的原谅陈重,可是我承认我听见陈重的话,我的内心开始沉重,开始痛,开始无可奈何,却并无答案。

  陈重笑着,一把抹去了嘴角的鲜血,然后站了起来,步步的倒退:“叶正凌,你真的还有机会杀了我,现在就杀!我真的也不怕,要说报复我也做到了淋漓尽致,你杀与不杀我,你都在承受折磨。我可不想搭上自己,我就是可恨我还在乎,真的还在乎过你和周正。但今天以后不需要了,由你沉重划下了道儿,我也算解脱了。你记得你今天不杀我,他日我也必杀你,我们之间只有生死。”

  陈重一边走一边退,眼看着已经离我很远了,他忽然说了一句:“你千万别看那封信,那是我的遗书,那是我想着我今日可能会死,留下来恶心你的,报复你的,你别看。”

  说话间,陈重已经走的很远了,离我快有百米的距离,童帝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我身边,伤成这样,他看我的眼神依旧高傲而不屑:“叶正凌,你不杀?为什么我要看着你一次次的做错误的决定,却无力解决?”

  我低头躬身,忍住手的颤抖,一把拣起了那带着血的信,塞入了怀中,面对童帝我反而坦然了,说到:“不杀,我也不后悔。”

  说完,我看了一眼陈重离去的方向,转身就朝着辛夷走去,童帝在我身后叹息了一声:“为什么偏偏要你是阿大?”

  我无言,我也想问,为什么偏偏是我,一个自己爱的女人是妖,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是妖的人是阿大?我没有答案。

  我走到了辛夷面前,她的模样就像睡着,嘴角还带着笑,我伸手轻轻的摸了一下辛夷的脸,她还有微弱的呼吸,可是下一刻我就崩溃了,因为我感受不到辛夷的灵魂气息了。

  难道那个珠子的破碎就意味着辛夷灵魂的破碎?即便最终那个珠子没有彻底破碎,有一颗新的珠子沉入了辛夷的灵魂,那也意味着她只剩下残魂了?

  不,不可以,不要!我的手开始颤抖,我有些麻木的拉起了辛夷,抱在怀中,用脸蹭了蹭她的脸,她没有任何的反应,反倒是在我身后,那个尖锐的红衣宫装妇女开口说到:“那是我妖族的人,这一句我妖族输了,可是你在我妖族怕是不能带走天狐。陈承一,你堂而皇之的拿着约定说事,这个时候你为何不出声?”

  我猛地转过头,看不见自己,我也知道我的双眼血红,就这样我冰冷的盯着宫装女子说到:“今日,若是谁阻挡我带走辛夷,不管是谁,我都要血洗青龙城,而那个阻挡之人,若我今日杀不了,日后天涯海角我都必杀之。”

  说完的时候,像是我所有的负面情绪都爆发了一般,连我自己都能感觉我心中的暴戾几乎化为了实质围绕在我身旁。

  那宫装女子原本对我的话还是一脸不屑,可是在看着我的双眼时,她竟然退了小半步。

  我不理她,抱起了辛夷,而那宫装女子似乎不甘心,喊了一声:“陈承一。”

  而陈承一只是看了我一眼,然后望向了那个宫装女子,说到:“此刻,他身上的戾气太重,不宜出手。若你们有想要阻挡他带走那个天狐丫头的,便由我出手好了。”

  “陈承一,你竟然这样撕毁协定。你欺我妖族无人吗?”那女子就像是有着无穷怨气的那种,不休不饶。

  陈承一很是云淡风轻,只是平静的说到:“我从未有过撕毁协定。但你若认为我欺负你,那便是了。”

  此话一出,一直略显忧郁的陈承一身上竟然也流露出了一丝豪情与霸气,我内心感动在这个时候,有他在庇护着疲惫的我和可怜的辛夷,我红着眼眶抱起了辛夷,一步一步朝着陈承一三人所在的地方走去。

  那女子还想说什么,倒是那黄衣男子看不下去了:“三妹,不要不依不饶,让事情更加糟糕了。那个叫做叶正凌的小子如今成长的速度已经超越了我们的想象,陈承一摆明了撕毁协定也不惜庇护,我们还是暂且退让吧。”

  面对黄衣男子的话,那个女子才安静了下来。

  而陈承一对于这番说辞,既不肯定也不否定,只是用略微沧桑的眼神看着我。

  我的心很痛,抱着辛夷一步一步走的很麻木,我很想哭,忽然觉得哭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能够慌乱也是一件很发泄的事情,就在我感觉不到辛夷的灵魂气息以后。

  若是辛夷死了,我要怎么办?我已经很难受了,因为今天我终于舍下了一段友情,如同割舍了一段最珍贵的记忆。

  在我还是聂焰的时候,我没有这样的友情,我有弟弟妹妹们,可我把他们照顾的很好,我没有遗憾,我没有失去...

  我走到了陈承一的面前,我的嘴唇开始颤抖。

  我不是应该走到阿大的面前吗?可我觉得阿大不会懂我此刻的感受,我觉得陈承一懂,我就是笃定他懂。

  陈承一望着我开口了:“我庇护的不是你,而是在我那年最无助的时候,眼睁睁的看着她走入龙墓弃凡尘的时候,我也很想有个人庇护我们。可惜没有,我是看着她的背影硬生生被拖走的。既然如今又有一番深情在,我想天下有情人,不要再有那么多遗憾。”

  我的眼泪终于大颗大颗的掉落,我已经忘记了上次哭是什么时候,我哽咽的厉害:“我要怎么办?辛夷,辛夷她没有灵魂气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