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零六章 情劫(上)

第一百零六章 情劫(上)

  若是平静的生活,那缓慢流淌的时光会让人感觉十年如一日。

  可若是在某一天生活发生了剧烈的变化,一天都能成沧桑,何况是一个月的时间呢?

  再次回到地面世界的时候,我有一种像是经历了一生的感觉。

  大西北,沟壑之路。

  我骑在马上,深冬的大西北飞舞着的是鹅毛大雪,厚厚的黑色斗篷也挡不住这风雪的侵袭,偶尔裸露的脸被大风刮过,就如同细碎的刀子刮过,而曾经我还以为北方的风刮过脸,如同刀割一般只是一句形容词。

  马蹄在雪地之中留下了一窜窜足印,偶尔打个响鼻,便是一阵热腾腾的白气儿冒出。

  我勒住缰绳,取过侧边的皮囊,拨开塞子喝了一大口烧刀子,火辣辣的酒液流入胃中,又升腾起来,如同一道火焰在喉咙里烧过,那股子热气混着酒意一下子就冲上了脸,从那热度我就能知道我的脸此刻已是通红,猛烈的酒意冲得大脑也一阵放松与麻痹。

  多少也驱散了一些寒气。

  童帝就在前方,没听见我的马蹄儿声,便勒住了缰绳,看了我一眼,当目光落在我的身上时,便变得冷漠又隐含一丝怒气,想要说一些什么,但到底什么到了口中,只是一句话:“抓紧一些时间,地下城会不会派追兵来截杀咱们尚未知,而这世道陡然就乱了,你难道不知道吗?”

  说完,童帝转身就骑着马儿朝着前方奔去,按照说好的,过了那个叫卧牛坡的地方,于老板就会来亲自来接我和童帝。

  到了那地儿,也就算是安全了,因为在那里潜伏着很多的修者,属于人类管辖地下城出口的地界了,地下城的人出于很多原因,也不敢在那里造次。

  我明白童帝的焦急,我们被陈承一强势的从地下城送出来,但不代表在大闹了一通地下城,破坏了他们的大计之后,他们就甘心眼睁睁的看着我们这样走。

  不止只这样,阿大的出现,不可避免的给猎妖人留在地下城猎妖人的隐藏势力留下了隐患,至少那隐藏势力不会像从前那样,地下城的妖人们完全无知了。

  童帝对地下城猎妖人的隐藏势力很有感情,肯定也会因此焦虑,尽管送我们出来的时候,阿大只说放心,他身为阿大还知道怎么处理这些事情?

  风,愈加的大了,冷冽的空气让呼吸都感觉到鼻腔发疼。可无论如何,经历了地下城的压抑,会分外的珍惜地面上的一切,就算是恶劣的天气。

  我裹紧了斗篷,把怀里依旧沉睡着的辛夷抱的更紧了一些。

  她此刻的呼吸平稳,被我护在怀中,而我依旧感受不到她灵魂的存在,但我还是安心的,只因为我崩溃大哭之际,陈承一对我说了一句:“我感觉到这只小天狐并没有魂飞魄散,而是进入了某一种奇妙的状态。不过,我是暂时解决不了这件事情,我会用特殊的办法通知承心哥,你回到地面到于老板之处,就会找到他。”

  于是,我带走了辛夷,非常坚持。

  这让阿大为难,却是陈承一帮我顶住了巨大的压力,他只是对我说了了一句:“任何真的感情都没有错,不留遗憾却是太难。若是在是非分明的情况下,能够坚持便坚持吧。有时候能够坚持也是一种幸福。”

  我记得陈承一说那话的眼神,却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能够坚持也是一种幸福?

  只是很感激他,若然不是他顶住了巨大的压力,辛夷是妖族的人,我绝对带不走她。而这样做,却是让童帝怒火冲天,他觉得我上一世也好,这一生也罢,总是犯下同样的错误。若然我是一个普通的猎妖人倒也算了,可惜我偏偏是阿大,是那个他可能要追随的阿大。

  而曾经,他那么努力的想要做阿大。

  我能理解童帝的怒气,在他看来,我和天狐的纠缠不清,带来的没有任何好处,有的只是无尽的麻烦。所以,他刚才看我那一眼的冷漠和愤怒我完全能够理解。

  “只要能够坚持也是一种幸福吧。”我不在乎童帝的目光,反而是感觉到怀里辛夷身体的温度,低低的说了一句,不知道为什么陈承一这句话给予了我莫大的安慰。这样说完,我轻轻夹一下马腹,马儿立刻踢踢踏踏的跑了起来,追上了童帝。

  无论童帝是什么样的看法,我们已经是密不可分的战友,我不会因为他的任何看法给对他不满。

  从下午出了地下城,天色很快就擦黑了,在风雪中赶路虽然艰辛,但对于我和童帝来说并不算什么?马儿歇了两次,终于在天色完全黑下来之前到了卧牛颇。

  远远的,我们就看见了于老板的马车。

  见我和童帝前来,这个胖胖的,一脸和气生财的于老板远远的就迎了过来,一见我们就抱拳说道:“提前就得知了二位在地下城的所作所为,人类的年轻英雄,这称呼不为过啊。”

  我有些脸红,第一次被别人称做英雄,心里感觉怪怪的,倒是童帝下马,语气淡淡的:“于老板从来就是那么夸张,你别以为自己真的就够得着英雄二字了。”

  这童帝真没意思,刚才我可是真心的高兴。

  于老板却特别的强调不是夸张,一路乐乐呵呵的把马牵着,把我们迎了过去。其实我感觉到这里至少有数十道陌生的修者气息,看起来于老板来迎接我们这个事儿也不轻松,为了防备地下城的报复,可以说是严防死守了。

  可见他半句不提,反而是夸赞我和童帝,我心里略微也有些感动,看不出来这胖胖乎乎的老板也是有一些情怀的,人类的修者果然有自己的担当。

  和于老板一路说话是愉快的,特别是说起‘牙’,他坚决不收回了,说是宝剑要配英雄,才不会辱没了好剑,夸得我心里好爽。可惜辛夷没有醒来,否则让她听听,我是十分乐意的。

  一路就这么说说笑笑的回到了于老板所开的山庄。

  按照于老板的本意,应该是招待我和童帝好好的吃一顿全羊宴,泡个温泉这才好,可我一心担心着辛夷,便追问于老板苏先生的下落。

  对于辛夷,看于老板的眼神,我猜测他大概也是知情的,只是不好评说什么?见我问起,他欲言又止了几次,最终才说到:“叶小哥儿,不要怪我老于倚老卖老,说几句实在话儿。你是谁啊,以后猎妖人这么一群人都得你领着,如果这事儿让人逮住了把柄,不能服众也是个麻烦。”

  我脸色变了。其实从带辛夷出来,我就以为只有童帝会因为前世的事情去计较辛夷的身份,没有想到看似和蔼可亲的于老板也有看法?

  看我脸色,于老板连忙说到:“不不不,叶小哥儿,我可不是让你们分开的意思?只不过想要提醒一句,既然这事儿已经发生了,就低调一些。比如说,从此藏下这个姑娘,你们偷偷的好着,时间长了,人们没有实际的证明,也不能说你什么?对不对?”

  我看着于老板,胸膛起伏不定,过了半天才勉强挤出一个笑容:“于老板,我知道你这是真心为我。可我不是年少冲动,也不是强行的硬装什么!这可是我爱的女孩子,我管她是人,是妖,甚至是猫是狗?是花是草?只要是我爱的,我为什么要藏着掖着。我叶正凌做事会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和底线,也绝不推脱责任。若真有那冲突,我赔了命也受着。可要我对她藏着掖着,不给我名分,那绝对不行。我要明媒正娶,老天爷来了,我也得说她是我妻子,她的盖头是我掀开的。”

  于老板一下子愣住了,望着我说不出话来。

  童帝远远的解下斗篷,一声冷哼,骂了一句‘二愣子!’,便转身进了内堂。

  于老板连忙赔笑,说到:“哎,置什么气呢?既然就有这个决心,我老于就不在这里出馊主意了。修者就讲究念头通达嘛,这念头若不通达,还谈什么修行?去吧,去吧,苏先生就在后堂旁的温泉坐着,你赶紧的带着丫头去,别耽误了。”

  我怀抱着辛夷,不能冲于老板抱拳,只能感激的点头,便抱着辛夷朝着后堂走去。

  苏先生就在后堂侧边的温泉小院,大雪纷飞的天气,院子里的梅花却开得正艳,看得出来于老板费了不少的心思打理这些梅花,在暗沉的天儿里,无垠的白中,一抹艳丽的红,伴随着露天温泉袅娜的蒸汽,很是让人赏心悦目。

  可我无心欣赏这等美景,只是一眼就看见了坐在长廊上的苏先生。

  如此冷的天气,他就穿着一身干净的灰色唐装,坐在院中的长廊之下,双眼望着这飘飘洒洒的雪,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感觉只是不多的时间没见,他又沧桑了一分,只是比起略微显得忧伤的陈承一,他嘴角的笑容总是让人温暖。

  “来了?”我还未开口,他倒是先转头看了我一眼,开口了。

  我急步上前,抱着辛夷,千言万语想说,一急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苏先生却笑笑,说到:“都说修者要斩情根,最后得大自在!不斩者必历情劫而悟。这不,我还未悟出,又遇见一个遭着情劫的人了吗?”


仐三说:
我知道,别说了,骂吧。我实在是偷懒了,没理由!抱拳,对不起,大家,原谅我吧。昨天算我多休一天吧。只能这样小声的请求大家了,因为实在太累了。对了,今天还有一章,最近两章是过度章节,先和大家说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