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零七章 情劫(中)

第一百零七章 情劫(中)

  从地下城出来,我就已经是遍体鳞伤,即便是为了救治我,阿大不得不带我回地下城猎妖人的洞穴救治了一番,休息了一天。

  阿大那里像是有一个无穷的宝藏一般,拿出来的都是稀奇古怪却无比强力的药,我这被反复折磨的一身伤,倒是生生的被治住了。

  可阿大却说,他治的很粗糙,从根本上要治好我,还是需要苏承心苏先生出手,而且还要时间。

  他带了一些药要我交给苏先生,可我一直挂心着辛夷,就算此刻我死了也是甘愿,只是想要治好辛夷。

  我带着辛夷来这里,苏先生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情劫之话,我听入耳中,却不放在心里,若是我爱着辛夷,劫难便不是劫难,因为没有任何的劫难能把我们分开,然后带最后,这些劫难会成为我们能笑着回忆的美好?

  想到这里,我就情不自禁的笑了,双脚泡在温泉里,被热水一冲,身上的新伤旧伤就发作了,疼的我呲牙咧嘴,不禁站起来,在池边跳了几下。

  “叶正凌,你雅兴不错啊?怎么想起在这里跳舞了。”我刚刚觉得好一点儿,在远门便响起了一个冷漠的声音。

  我不回头,也知道这个声音的主人是童帝,在这个时候,辛夷已经被苏先生带去救治了,童帝无事来这里做什么?至于他的讽刺我并不在乎。

  “我高兴。”我索性重新坐到了温泉边儿上,在童帝面前大喇喇的扯掉了衣服,虽说热水刺激了伤痛,但泡上一泡也是舒服的,忍着最初的疼痛就好了。

  很快我就只剩下一条裤衩,也不理童帝,噗通一声跳入了温泉池中,那‘消魂’的疼痛让我打了几个颤,总算忍住了,接着的温热已经不再让我刺痛,我舒服的喘了一口气,然后靠在了池边。

  童帝却似乎没有与我同泡的雅兴,看我这般模样,眼中尽是不屑,但还是搬了一把椅子坐到了我的身边。

  “什么时候回望仙村?”没有任何的委婉,童帝的话很直接。

  我在养伤的昨日就已经听陈承一提起,现在地面世界的情况不是很好,地面上的妖人不知道是被触动了什么神经。总之,行动变得十分的张狂,不仅犯下累累的命案,被强制性的压下,而且还公然挑衅,四处追杀猎妖人甚至是给相关的部门也开始施压。

  这一切的行动都预示着他们在威胁,威胁着世间,他们想要亮出自己的身份,公然的来一次对抗了。

  是什么给了他们这样的勇气,又让他们这般急躁?我暂时想不出来,但更多的,我觉得是一种有目的的威胁。

  童帝问我什么时候回望仙村恐怕就是为了这个,毕竟妖人的这番行动,猎妖人必须给出一个态度和应对的行动,而我莫名的成为了一个领头者,这责任自然在我的身上。

  “等苏先生治好辛夷和我就回去。”我也很直接的回了童帝一句,我肯定不放心辛夷,而这样的我又能保存多少战斗力呢?不过,幸运的是,我在最后被那个神秘的墓主力量附身,他走后,留下了一股力量,稳住了我最棘手的灵魂伤势,甚至让它慢慢恢复,比阿大的奇药还管用,否则我根本没信心我短时间内能够恢复。

  “明天就走。”童帝似乎根本不是来和我商量的,而是直接扔下一个命令一般,语气也很冷硬。

  我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有些诧异的看着童帝,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样说?

  童帝看着我说到:“于老板的消息最是灵通,妖人可能会针对望仙村有行动。而我觉得天下的猎妖人不能再这样松散了,这一次经历的劫难,虽然把猎妖人的实力消磨了一部分,但同时让所有的猎妖人也意识到了危机和自己的责任。总之,如今这些世面上的猎妖人势力,我已经整合在了一起。其实,在这次出发之前,我就知道了,猎妖人合是大势,我已经吩咐所有的猎妖人去到了望仙村,也安排人和TINA联系了,她应该知道怎么做?”

  我看着童帝,心中猛然的焦虑了起来,针对望仙村有行动?如今可以说,地面上的猎妖人势力,除了我和童帝的战斗力最强,还有几个曾经跟随我的猎妖人留下的后裔,都算是新生的力量,如何能经得起妖人的力量?五年,五年的时间就足够成长了,现在根本不能有闪失!因为这五年,我的背后有祖岛,我能带来猎妖人最正统的传承。

  虽然我不明白阿大为什么非要等我出现以后,才会拿出传承。

  我一下子站了起来,童帝似乎却不急了,看着我说到:“事情有多严重,我相信你也明白了。猎妖人可不能只靠你和我两个人,还有阿大手下的那批势力,每一个人都是宝贵的。孰轻孰重你自己掂量。虽然我也不明白这次妖人究竟在搞什么?”

  “明天,我们必须回望仙村。用生命也得保住我们的根基。”童帝说完这话,就站了起来,而在走之前,他忽然诧异的问了我一句:“对了,你和饕餮对战的力量那是什么?非常陌生,已经脱离了修者的手法。”

  “那是大巫的力量。”我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原本想要说更多,童帝却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不再言语,走出了这个院落。

  我说不上来是什么心情,一屁股坐在了水中,扭头看了一眼亮着灯光的房间,在房间中,苏先生还在为辛夷治疗,天亮,就等到天亮,如果天亮不行的话...我暗自捏紧了拳头,忽然觉得不负如来不负卿是一句多么讽刺的诗词。

  就这样,我守在了院落当中,从天色只是入夜,到了夜深而寒重。

  在温泉中已经泡得不行了,我索性就坐到了小亭子当中,问于老板要了一大碗羊肉汤,合着米饭吃了,又要了一瓶烧刀子等在温泉旁的小亭子中。

  寒风四起,我不想离开,哪怕于老板劝我到隔壁的屋子去睡觉,但我想这样用自己的方式守着辛夷,但愿她能明白我的一片心意,能感受到我这一夜的守护。

  在中途苏先生出来了一趟,却没有告诉我辛夷的任何情况,倒是要走了我的身上的草药,阿大给我的。

  我没有任何疑问的就交给了他,继续借着酒等在这个小亭子当中。

  一个月的地下城之行,让我已经非常的疲惫,就算是坐在这里,也忍不住想要闭眼,可是我不能,我想要清醒的守着辛夷,如果她能醒来,我想要清醒的和她说上第一句话。

  夜,很漫长。

  夜,却也转瞬即逝。

  一夜的寒风吹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这样吹散了黑暗,大西北苍凉的天空亮起了一丝鱼肚白。

  童帝已经收拾好了行装,走入院中看着双眼通红的我,想要发火,但到底无奈的说了一句:“走吧,于老板送我们去坐车,在镇子那边车子已经准备好了。会用最快的速度回望仙村,你最好在车上睡一觉。”

  我没有动,有些留恋的看着苏先生屋中的灯光,我不敢打扰苏先生,可我又想留下什么话。

  “我,知道你担心那只天狐。你就没有变过你这性子。但,留在于老板这里,还有苏先生她是安全的。”童帝开口的有些艰难,毕竟对于辛夷他是没有任何的好感,能这样宽慰已经是他的极限。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儿上,我还能说什么?我有些艰难了起身,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四肢,只能对童帝说到走吧。我是绝对不能置望仙村于不顾的。

  难道命运就是这样注定?我和辛夷终究要面对一次次分别,而长相厮守是奢望?不,我要许她一个长相厮守的,终究!

  我沉默着走向了童帝,默然无声的走出了院子。

  于老板就在大门之前候着,已经准备好了车子送我们去镇上,寒风凛冽,我终于是把辛夷留在了这里!我想要留给于老板很多话转告给辛夷,但话到口中,只变成了一句,请于老板好生的照顾辛夷,送到安全的地方也无妨,让她等我。

  说完,我便准备上车,口中是浓浓的苦涩?为什么每次都是让她等?年少时如此,所以她只有跟着我,直到不能跟,就比如我回山门。

  如今,也是要如此吗?

  可是于我来说,却是没得选择的事情,一咬牙我坐上了于老板的车,不再回头看,可就在车子刚要启动的时候,大门之中走出一个急匆匆的身影,是还穿着那日白衣的辛夷,一头长发被凛冽的寒风吹的四起。

  “小叔,你又准备扔下我,让我等吗?你掀了我的盖头,我就是你的妻子,哪有妻子不跟着丈夫的道理?我不管别人,我的道理就是这个。就算死了,你要抛下我走了,我也要活过来跟着你。”

  辛夷站在寒风中,我的眼眶一热,心情又是激动又是心疼,她的脸色苍白的可怕。

  我跳下车来,口中却是说到:“哪有你这样的丫头?你从小就跟着我,你从小就嫁给我了不成?你能不能矜持点儿?”



仐三 说:
不容易,不容易,休息了一些时候,写书变慢了(本来也不快),好歹两章完成了。抱拳,抱拳,久等了,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