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零八章 情劫(下)

第一百零八章 情劫(下)

  我的话并不客气,脚下的步子却是急促,大跨步的走过去,也不管众人的目光,一把抱住了辛夷。

  大西北的早晨很冷,辛夷的身体更是冰冷,我很着急我的体温不能及时的捂热她,很干脆的脱下了外套,再把她抱入怀中。

  “小叔...”辛夷似乎有些虚弱,像小猫咪一般的叫了我一声,便懒洋洋的靠在了我的怀里,一副安心又舒适的模样。

  我心中这才感到安心,这样就好,走到哪里也不要分开,我很愿意我在前面打生打死,辛夷就在后面晃着脚丫看,不管这是多么奇怪的相处模式,至少也是一种长相厮守。

  在这个时候,苏先生从屋中走了出来。

  经过了一夜的辛劳,从他的模样上看不出来有什么疲惫,疾风吹得他身上的灰色唐装猎猎作响,他就这样站在门前,却是略微有些担忧的看了我一眼,示意是有话对我说。

  我拍了拍辛夷的背,她很懂事的放开了我,然后自己走向了车子,安静的坐在了车上,我看了辛夷一眼,总觉得她如今这个精神状态也是在强撑。

  我忍住心中的担忧,没有说话而是走向了苏先生。

  大恩不言谢,看着苏先生我深深的鞠躬,却不想苏先生却是伸手拉住了我,说道:“对于你的辛夷,我所能做的不多,她此刻醒来不算什么好事。你这一拜我不能受。”

  “苏先生一夜辛劳,不管结果如何,叶正凌都没有不谢的理由。”他不要我拜,我便抱拳,郑重的对他说到。我的心中早就难过了,因为辛夷的精神状态,因为苏先生的话,但我不能失了礼节。

  面对我的话,苏先生没有再开口反对什么,只是看着我,对我说了一句:“借步说话吧。”

  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句,我被苏先生带到了没有什么人的屋侧,在这里能够看见茫茫连绵的被大雪覆盖的沟壑,天地一片苍茫,那种气息就如同苏先生的眼神,即便他那直入人心的笑容,也盖不过他双眼中那种沧桑。

  他和陈承一一样,给人感觉都是写满了故事的人,和我接触过的承真姑姑是完全不同的感觉。

  在风雪之中,苏先生并没有说话,而是在这里站定以后,扔给了我一个瓶子,才说到:“黑色的药丸,一日一次,用温水化开,在晨间服用。绿色的药丸在修炼之前,或者入睡之际直接服用,也是一日一丸。”

  我接过没有说话,苏先生却是一把抓过了我的手腕,手指落在我的手腕上,仔细的诊断了一番。

  他的诊断方式很特别,分明是感觉到他的灵魂力在探查我的灵魂,却又毫不着痕迹,我甚至有一种他用了什么特殊的办法,在亲身体会我的伤势。

  半晌之后,他放开了我的手腕,这才对我说到:“我不得不非常关心你的情况,在这个时代,是你的时代。当然,时代的主角,一般都有大运在身,逢凶遇险那是不可避免,可若不能最终平安走过,也称不上时代的主角了。我这番诊断倒是显得多余,为你配的药丸也是锦上添花。”

  “什么意思?苏先生。”我其实并不是很在意,我更多的关心的是辛夷的情况。

  “你灵魂的伤势得到了一种力量,在帮助你痊愈,就算细小的微伤,只要假以时日,也能愈合,只要这股力量不消散。至于你的肉身,是伤的厉害,不过如此多的战斗,都没有让你的骨头有什么伤势,我很觉诧异,发现你的肉体被一种霸道的能量给改造过,早已经强出了普通人肉身很多很多...当然不是这个肉身,你也承受不住你如今的灵魂力!简单的说,你的肉身只要有补药,也可以快速的恢复。你就是天生那种应该强大的猎妖人。”苏先生简单的说明了我的情况。

  我的心中却是吃惊,一番简单的诊断,就把我的情况摸得一清二楚,灵魂中那股力量倒也罢了,我的肉身经过了大妖精血的洗礼,这件事我自己都快忘记了。

  “你的情况其实很有趣,而且做到了人所不能做,按理说你的肉身根本不可能承受那霸道的力量,那是一种和人本身排斥的力量。但我现在不想去深究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何况,身为时代的主角,并不是一件值得羡慕的事情,就如我那师弟曾经也身陷其中,个中滋味怕只有本人才能体会。情之一字苦涩,望你最后,无论老天爷给你什么结局,你还能坚守自己的本心去承担。”苏先生一字一句的对我说到,仿佛这番话才是他开给我的药方。

  我的呼吸有些急促,忍耐了再久也终于忍不住,有些急切的问到苏先生:“辛夷她?”

  “她的情况很特别,或许妖族之中见多识广之辈知道怎么处理,我身为人类到底无力了一些。我只能告诉你,她的灵魂处于一种很微妙的状态,如同初生婴儿的灵魂,所以你感觉不到。那是什么概念呢?初生婴儿一般都魂魄不稳,很难让人感觉到灵魂的存在。当然造成这种结果的原因很复杂,我不能对你一一叙述,只能简单的告诉你,初生婴儿的灵魂就如同初生的婴儿,是伴随着婴儿一起成长的,然后灵魂才渐渐稳固。”苏先生很直接,一开始就点明了辛夷灵魂的情况。

  怎么会这样?我联想起辛夷昏迷前的状态,那颗我随身带了那么多年的珠子破碎,然后一颗新的珠子在吸收了一定的碎片后缓慢的成型,很脆弱的样子,还未有实质,接着落入了辛夷的身体。

  这样想来,和苏先生描述的情况很像。

  不过不管是初生婴儿的灵魂也好,还是什么情况也罢,我更关心的是这对辛夷有什么影响?!

  苏先生仿佛看透了我的心事,冲着我摆摆手,让我稍安勿躁的说到:“辛夷是早已成人,配上初生婴儿的灵魂,这是极度不匹配的。简单的说,三十岁的人,婴儿的智商,会是什么影响?当然情况不是完全相同,灵魂退化为初生婴儿一般的状态更加的复杂,可是这肯定不会让她能够有正常的状态来活着。所以,她表现出来的状态就是昏迷,让灵魂在身体之中再次孕育。”

  说实话,我听得不是太懂,更搞不明白,辛夷身上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只能问到:“这需要多少时间?辛夷,辛夷她没有性命之忧?”

  “性命之忧绝不会有,我感觉到她身体里的灵魂虽如初生,可是其中有一股让我也感觉讶异的澎湃能量?这或许是天狐的一种进化方式?我不能肯定什么?但我能肯定的是,在这个过程中,她的正常状态应该是一直昏迷,除非到了灵魂稳固完整的状态。”苏先生郑重的对我说到。

  “所以说,你说她醒来不是一件好事?”我的内心开始忧虑。

  “对的,就好像早产的婴儿,多少会有些体虚!她的这种情况,应该一直保持沉睡的状态,自然的等到瓜熟蒂落,这才是最好的。她强行醒来,就如同打破了这个过程。”苏先生微微皱眉,然后肯定的对我说到。

  “那,苏先生,你有什么办法补救吗?”我艰涩的开口,其实根本就是问了一句废话,辛夷已经醒来,哪得什么补救的办法。

  “其实,我没有补救的办法,任何的医术在人本身的意志面前都显得弱小了一些。我只能告诉你的是,在我探查了她的情况以后,我原本就准备告知你,就让她保持这样的状态吧。可是在我为她诊治的过程中,我发现了她的灵魂状态很不稳定。”苏先生望着远方,额前的发丝被风吹得有些凌乱,语气却是淡然的说到。

  “那是什么情况?”我的心中越发的迷茫。

  “她应该更了解自己的状态,一般的情况应该是安心的沉睡,孕育灵魂。她却有一种强烈的想要苏醒的意志,这股意志让她的灵魂不得安稳。然后,我才发现,任由她这样沉睡下去,她也迟早会醒来,那样强行的醒来更加危险。特别是你一直在门外,好像还能维持她的状态,你晨间要离开的时候,她的那股想要苏醒的意志更加的强烈,那样下去,会给她脆弱的灵魂留下不可磨灭的伤势。”苏先生对我解释了一番。

  “然后?”我着急的追问了一句。

  “我只能选择了一种冒险的方式,用特殊的办法暂时稳固住了她的灵魂。接着让她自然的醒来。但是这种稳固的方式持续不了多少的时间,也就是说,她这一次醒来的时间非常有限。接着,她还会陷入沉睡。另外,我并不知道这样的方式会给她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就比如,会不会让她沉睡更长的时间,再比如,会不会还是会给她的灵魂留下一些暗伤。但比起她自己要强行醒来的情况。总归是要好些。”苏先生总算是把情况对我说明白了。

  “我明白了。”我对苏先生点点头,心中却是心痛的要命,却不知道应该为辛夷做些什么?

  可是苏先生的话却没有说完,他看着我说到:“这情况还不是这么简单的...”



仐三 说:
我肯定也是得了假期综合症,迟迟不能进入写书的状态,昨天更是写着写着睡着了。看来我不是一个能吃‘山珍海味’的家伙,有了长的假期,我竟然更加的懒了下去,这是什么‘贱性’啊。没敢看书评,估计比较波澜壮阔吧?先补上昨天第一章,继续写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