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零九章 曾经沉痛的

第一百零九章 曾经沉痛的

  苏先生的话无疑又让我的心提了起来,不简单的情况又是什么?

  而苏先生却是一声叹息,说到:“她要这么强行醒来,一定是有什么让她不能安心这样沉睡的心事。若然心事无解,她总还是这样的状态,一直挣扎着想要醒来,这样的状态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我想你是应该清楚的吧?”

  “她的心事?”我的眉头紧皱,心中却是担心不已,按照我的性格一时间也猜不透辛夷会有什么心事?

  苏先生却要离开了,只是说到:“大概总是情之一字,才会让人如此执着。对于你们的事情,只有你们去细想,在这一点上抱歉我爱莫能助了。”

  说话间,苏先生对我微微一笑,便就走开了。

  他的笑容如同这寒冬中的一缕春风,让人心中稍稍安心,看着他,我忍不住叫了他一声,他回头看我扬眉,意思是询问我还有什么事情?

  我稍作犹豫,忍不住开口:“苏先生,对于我和辛夷,大多数人并不接受。为何你却连询问一声都没有?”

  在我心里,总觉得陈承一的师兄妹们都很特别,他们有一种特别的超脱,也有一种打破了世俗的特别潇洒,仿佛什么都在他们眼里是可以被接受的,除了人性本身的恶。

  “她是一只天狐,这有什么好询问的?很特别吗?而我,也只不过是一个等待的人,他人之情,我过问与不过问又有什么好重要?”苏先生又是一笑,双手背负在身后飘然离去。

  “你在等待什么呢?”曾经苏先生好像也说过这样的话,我忍不住喃喃自语了一声,并不指望苏先生能够回答。

  却听见苏先生飘然的一句:“等待一个轮回之中该要出现的人。”

  轮回之中该要出现的人?我能感觉到某种苦涩,是什么样的感情情深至此,还需要等待轮回?我无法去了解,却总觉得不管陈承一还是苏先生都是那种至情至性之人,一旦动情,便是情根深种,对于他们那种层次的修者来说,此情更难拔除吧?

  苏先生在这一瞬间已经远去,我回过神来,这才想起辛夷还等在车上,我把苏先生给我的药随手揣入了怀中,匆忙就朝着车子那边跑去。

  我感慨苏先生和陈承一的情关,可我自己呢?我没有想过,只有一个念头,我不辜负。

  到了车子那边,所有人都已经上车了,辛夷也还坐在原来的位置,依旧是有些精神不济的样子,想起辛夷的情况,我勉强的挤出了一个笑容,走了过去,轻轻的把手放在辛夷的脸上,说了一句:“没事,我们走吧。我就在你的身边的。”

  辛夷眯着眼睛,用脸蹭着我的手,有些疲惫的笑了,仿佛很享受此刻的温柔与宁静,可就在我准备上车的时候,辛夷却睁开了眼睛,轻轻的拉住了我的袖子,对我说到:“小叔,能晚一点儿走吗?我有很多话要对你说。”

  我没有说话,而是一把抱起了辛夷,把她放下车,然后再背起了她,对她说到:“那好,我们去那边儿说话,你现在精神不好,我背着你。”

  辛夷把脸贴在我的背上,轻声的说到:“好,上次你背我,好像已经很久了。”

  上次?那是什么时候了?我自己好像已经忘记了,仔细的回想,才模糊的记得,那应该是我被师门驱逐以前的事情了,那个时候是我心情最差的时候,一天到晚就如同一只快要爆炸的刺猬,到处找事儿。

  而辛夷那个时候跟我跟的很紧,她好像对我有一种直觉,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却感觉到我的不对劲儿。

  我为了甩掉她,有一次干脆在郊外跑了起来,辛夷为了跟上却摔倒了,那一次到底心软,转头回去骂骂咧咧的把她背了回家...记忆很遥远,带着一种暖黄色的气息,一想起来,便暖黄便化开,温暖的弥漫在心中。

  我的嘴角带起了一丝笑容,在身后却听见童帝冷漠的声音,是对于老板说的:“没事,等着他便是。”

  童帝这个家伙...我的心中还是充满了感动的情绪。

  我背着辛夷就这样一直走,她也不说话,就这么静静的靠着我,仿佛我的背让她很是安心,一直到走到了一处高高的坡上,辛夷才对我说到:“小叔,就在这里吧。走远了也不好,太耽误时间了。”

  “好。”我把辛夷放了下来,把我的外套在她身上又裹紧了一些,这才在她的身边坐下,把她整个人抱在我的怀里。她还是很冷的样子,握她的手几乎没有丝毫的温度,我只是但愿我的体温能够稍许的温暖她。

  就这样,我们坐在高高的山坡上,风雪似乎不肯怜悯,吹得猛烈,扬起了辛夷的长发,扫过我的脸颊。

  远方,近处,都是一片苍茫的白,偶尔会有一抹沧桑的黄,灰暗的天空仿佛看不到尽头,这样的风雪也不知道何时会结束?我拥着辛夷内心却分外安宁,用下巴蹭着辛夷的头,低声的说到:“傻丫头,你要对我说什么呢?”

  “其实,也并没有什么?只是想问问你,在你心中我是辛夷,还是碗碗?你对我的喜欢,是因为碗碗而起,还是只是因为我是辛夷?”在我的怀中,辛夷望着远方这样问到,她似乎是不敢看我,在问这些问题的时候,身体也微微的颤抖。

  终于,感情还是要面对这样的拷问了吗?

  我的双臂收紧了一些,把辛夷抱得更紧,在沉默了许久以后,我才说到:“你的问题我心中早已经想过了很多次,我保证我的答案不会骗你。不过,在回答你之前,我也有压了很久的问题想要问你。辛夷,对于你来说呢?我是谁?是聂焰,还是叶正凌?你对我的情绪,从小而来的情绪是怎么一回事儿?是你自己喜欢我,还是因为...喜欢我的至始至终是碗碗?”

  辛夷抓住了我的手臂,脸轻靠在了我的怀中,说到:“小叔,你明白天狐的传承是怎么回事儿吗?”

  我不明白辛夷为什么会突然说起这个,但是天狐的传承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我的确是不太了解的,唯一了解的便是天狐很特殊,至少在华夏这片土地上,出现了一只,就不会有第二只。

  “碗碗,确切的说应该是上一代天狐,她的确是彻底的死去了。因为天狐若不死,是不会留下传承珠的。”辛夷第一句话便这样对我说到。

  答案也许是早就已经预料到的,但是听辛夷这么说起,我的心还是忍不住一痛,没有办法不受触动,毕竟在千年以前,如此情深一场。

  似乎感觉到了我的情绪,辛夷轻声说到:“小叔,你是很难过吗?若在此刻你知道我并不是碗碗,你,其实可以不喜欢我的。因为我是辛夷,一个独立的辛夷,一只新的天狐,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我和碗碗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说什么傻话呢?”我抱着辛夷,我是难过,心痛。但并不代表我身为叶正凌时的情感不是独立的。

  尽管是同一个灵魂,千百年的沉睡就如同真的死亡,一场轮回,有些东西延续着,有些东西已经是一场结局,我和碗碗算是两不相负,尘归尘,土归土,也不算做是有遗憾。

  “是傻话吧。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不是碗碗,甚至毫无关系。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我又是她的延续,懂吗?天狐的传承很特别,只能出现一只是因为传承都是一对一,有了传承珠才能够进行新的传承。如果没有传承珠,就算我有天狐的血脉,我也不能彻底的变成天狐。而在天狐的传承还有奇异的一点,便是血脉记忆,在得到传承珠,完成彻底传承以前,只有新一代的天狐出生就有一定的血脉记忆。这种记忆并不是什么具体的记忆画面,而是一种到了一定的年纪,就会苏醒的本能,就像是天狐天生的魅惑。”辛夷说话有些累的样子,但她还是尽力的给我解释清楚。

  这算是天狐一族的最高机密了,但她却对我没有丝毫的隐瞒。

  “这又意味着什么呢?”我不明白辛夷为何要告诉我这些。

  “我也不明白意味着什么呢?”辛夷轻声的一笑,然后说到:“至少历代天狐的传承之中,不管是传承珠,还是血脉记忆,都没有情感一类的遗留,或许有吧,可能也只是并不强烈的东西,或许是一些想要完成的遗憾什么的。可是在我的血脉之中,有着强烈的一种情感涌动着,从小,从出生就有,仿佛是上天的声音在告诉我,我想要寻找一个人。”

  我一下子就沉默了,这是碗碗最后的用情至深吗?

  千年前的往事如同电影的画面一般略过我的眼前,我的眼眶发红,发痛,终究化作了一滴泪水,滴落在了辛夷的发丝之上。



仐三 说:
昨天的第二更,还是郑重的给大家道歉,是我做的不好。今天又要出差,昨天被通知的,今天可能更新不了,但我看情况吧,如果有空,我找网吧更新,没空就没有办法了。大家也不要烦,工作所致,我这是两边都放不了的节奏,只能凑合着这样去努力了,再次给大家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