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一十章 安心如初

第一百一十章 安心如初

  我很想开口给辛夷说一些什么,但是一开口声音必定是哽咽的吧?就算现在,我也压不住我那微微有些沉重的鼻息,幸好这里呼啸的寒风吹散了这沉重的鼻息声。

  我不想让辛夷感受到我这份难过,我怕她以为我对她的感情是因为碗碗。

  因为那不是的,我对辛夷是从小就累积起来的一份感情,一份青梅竹马,一份我不自知却已经深入骨髓的爱恋。

  之前我一直抗拒,一直逃避,或许是碗碗的传承带给了辛夷影响,我同样也会受到千年前聂焰带给我的影响,因为本质上我们是同一个人,尽管很多往事已经尘埃落定,繁华散尽,物是人非。

  所以,我在抗拒一份真正的爱情,就因为聂焰本能的不想辜负碗碗。

  我已经想清楚这背后的一切了,不过辛夷却不知道我的这份心思,只是倚在我的怀中自顾自的说到:“小叔,我还记得我第一眼看见你呢,你还是小男孩,穿着一件恐龙特级克赛号的背心,哈哈,内裤也是。你不耐烦的看着我,也有疑惑。我这么会对你这样的家伙有好感?可是,我都还记得第一眼的那种感觉,那种从内心涌起的亲切,那种心里不再空落,总觉得自己要找什么的感觉也消失了,只要你在。”

  此时,我的难过已经稍微平静了一些,辛夷说起,我自然也还记得那第一次的相见,想着那个时候,我怎么那么一副傻乎乎的模样,还穿着内裤见辛夷?!我就感到有些不好意思,然后搂紧了辛夷,半是开玩笑的说:“怎么,你那么小个丫头,就知道暗恋我了?”

  辛夷笑到:“谁暗恋你了?碗碗带给我的最大影响,或许就是那一份对你的亲近,和靠近你的安心吧?我从小内向,不爱说话,爸爸走的早,一直都没有什么安全感。更别提初来咋到一个新的环境。红姨是一个很好的人,与你熟悉以后,因为呆在你身边安心,我便爱跟着你。我那么小,不懂什么,只是按照本能去行事。谁却知道跟着,跟着...”

  “嗯?”我好奇的扬眉,心跳也陡然的加快,我最怕的便是,辛夷对我的感情是因为碗碗的影响,若然不是因为她自己的感情,只是前世的影响,那样的爱算什么?我就理不清楚了。而辛夷不是同样在意这一点吗?

  面对我的问题,辛夷并没有直接的回答,而是轻声在我的怀中,轻声念出了几句话:“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猜疑....小叔,你明白吗?”

  这是生命中流过的感动,也是岁月中点点滴滴累积的情感,有很多个夏天,很多个秋天,很多不同模样的辛夷伴随我走过的日子。

  爱情从什么时候开始,早已经不知道了,知道的只是到了今天,任由岁月再流逝,这份刻骨铭心也不会被冲淡了,因为她早已经在你的岁月中,深入了你的灵魂,成为了你的一部分。

  辛夷于我如此,我于辛夷应该也是同样如此。

  “小叔...”辛夷轻轻叫了我一声,我磨蹭着她的发丝:“是你带来了传承珠,我才知道了碗碗和聂焰的全部往事,在这之前,我被地下城的狐族长老联合起来用了秘法,对我伪造了一份记忆。反而越是这样,越是刺激了我灵魂深处的东西,传承珠融合起来,里面所暗藏的往事也比曾经的传承清晰了许多。”

  “小叔,越是这样我越是害怕。”辛夷抓着我的手臂,指关节都有些发白,她终于抬头看着我,眼中尽是迷茫与不安,对我说到:“我很怕,我对你的感情那么卑微,从小就这么傻傻的跟着你,我知道你是聂焰,聂焰是你。你和碗碗的感情那么好,我..我...”

  原来辛夷真的被蒙蔽了记忆!原来那颗珠子是碗碗留下的传承珠,辛夷在完成了传承以后,才知道了上一代天狐碗碗与聂焰的所有,若是我,这份不安也会深埋在心底吧?我在考虑着,怎么对辛夷说清楚这一份今生的感情。

  它源自于前世,却独立于今生,是一份完整的感情。就如同孕育一个新生命,来自于父母,他却是独立的生命。

  辛夷却已是在我怀里,很急切的说到:“小叔,你不要说话。你现在也清楚,我不是碗碗,我只是传承了她的一部分,你应该很失望吗?你心中深爱的应该是碗碗吗?就算我知道,你也不要亲口告诉我,我,我反正也要沉睡过去了。如果你不说,我还能在梦中也给自己一个希望。”

  这番话说的我内心绞痛,赶紧说到:“说什么呢?傻丫头。碗碗是碗碗,聂焰是聂焰!对的,从本质上来说我是千百年以后的聂焰,可我一缕残魂,经过千百年的滋养才重生,和轮回已经没有多大的区别。前世,碗碗没有相负于聂焰,聂焰也没有负碗碗,用生命完成了那份感情,已经是尘埃落定。”

  辛夷看着我,大颗的泪水从眼角滑落。

  我用手轻轻拭去辛夷眼角的泪水,然后看着她轻声的说到:“所以,你明白吗?今生,你是你,我是我。我们的爱情是我们自己的,是来自千百年前的缘分,却是从很多陪伴的岁月里重生的感情。”

  辛夷的手抓着我的衣襟,看着我,眼神在这一瞬间明亮了,我永远也忘记不了辛夷此刻的笑容,那不是源自于天狐的魅惑,而是真正的那种发自内心的笑容,明艳动人,充满了希望,那么的打动人心。

  我轻轻的靠近辛夷,抵着她的额头,感受她哽咽的鼻息,一字一句郑重的说到:“辛夷,我爱你,爱的只是你。”

  我感觉到辛夷的唇触碰到了我的嘴角,她的泪水也落到了我的嘴边,她轻轻的吻了我,然后抬头,不安的问了我一句:“真的吗?”

  “真的。”我带着笑容,轻轻的抚着辛夷的脸,我感觉她的灵魂气息在快速的衰落,应该是苏先生所说的时间快到了,我知道辛夷将要陷入沉睡,这一睡,什么时候才能苏醒,就连苏先生也没有告诉我任何答案。

  按照苏先生的说法,辛夷的苏醒可能还需要一个契机什么的。

  这何尝不是一种让我痛彻心扉的分别?可是在这之前,我必须让她安心,让她知道我的心。

  我不知道要用怎么样的言语来表达我的真心,我只能用眼神,用神情,用最真的心意来告诉她,这一切都是真的,让她去感受。

  辛夷的双眼渐渐的有些模糊,可那份不安也开始瓦解,她紧紧的靠着我,断断续续的说到:“小叔,我知道了。只是我马上就要睡去了,你不要趁着我睡了,你就抛下我,你要带着我...这样,我才会安心的睡着,你如果要走哪里去,也一定要告诉我,这样我才不会太牵挂担心。小叔,你不会怪我,怪我不能再陪着你吧?即便是在梦中,在沉睡的黑暗中,你也..你也一直..一直会在我的灵魂之中陪着我。”

  辛夷的声音低了下去,到了最后几乎是微不可闻,可是我贴近她,认真的听着她的每一个字,直到她的呼吸也变得平静甚至有些微弱起来,渐渐的睡了过去。

  我的脸上始终带着笑容,感受着辛夷的身体软了下去,抓着我衣襟的手也慢慢的松了,我才发现我红了眼眶。

  她还在我身边,可是她睡着了,不能再小叔,小叔的叫着我,不能我一回头就可以看见她的身影,这也是一种分别,我在现实的世界中,她在梦境的空间里,我多舍不得啊?可是,我不会抛下她。或许是前小半生太过奢侈的陪伴,到了如今,我们要习惯分离,才磨砺这份感情。

  相比于聂焰和碗碗,我和辛夷很幸福能有那么多陪伴的岁月。

  也或许是千年前碗碗的愿望,才换来了这一份轮回的感情,有了那么多能够平静陪伴的岁月。

  我低头轻轻的吻在辛夷的额头上,不知道她此刻的梦中是否有我?然后一把抱起了辛夷,在这大西北的风雪中,一步一步的朝着来时的路过去。

  辛夷似乎很安心,睡颜平静而安然。

  雪,似乎也小了一些,尽管平冷,这厚厚的覆盖,却已然能看出一种温暖的味道,就如同给大地盖上了一床被子,告诉它在冬天应该温暖的睡去。

  “她,就这样了?”童帝倚在车旁,风吹的他半长的头发有些凌乱。

  我带着笑容,把辛夷轻轻的放在车上,然后看着童帝说到:“会醒来的。”

  “醒来就是一个麻烦。反正迟早都是麻烦,但愿她不要在乱七八糟的时候醒来。”童帝撇了一下嘴,然后走开了,也坐进了车子里。

  我知道这个家伙不高兴,也懒得和他计较,而是坐在了辛夷的身边,紧紧的握住了辛夷的手,有些疲惫的说了一声:“出发吧。”

  车子就这样迎着风雪出发了,摇摇晃晃的也释放出了我的全部疲惫。

  未来的路依旧很长,而我们只是每一天每一天这样的过着,不必一下子承担全部,这就是老天爷对我们的一种恩赐吧。

  就如此刻,车子的摇晃,让我也渐渐合上了双眼,靠着辛夷一起睡了。

  感谢,即便是在这样的岁月中,我还能有这样安心睡去的时刻。



仐三 说:
两点解释给大家。一,我是没有空更新,两天时间其实根本解决不了问题,恨不得睡觉的时间都用上。二,我能说的不多,有保密原则,只能告诉大家我住的不是宾馆,有的东西必须在断网的情况下写,考虑到这一点,我才说更新要去网吧。我理解大家的不满,同时也是隔着距离,再多的包容,也不能知道我的状态?我只能说,我是很真诚的在对待大家,就现在的情况,对于我不能专心进行工作,另一方也有不满,望暂停更新,不过我始终在坚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