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暗流汹涌

第一百一十一章 暗流汹涌

  回去的路程我们赶的很急,因为隐藏在世道之下的汹涌暗流,已经让我们没有悠闲的时间了。

  普通的人们还在平凡的生活,这样的平凡也真好,至少这样的人们对世上发生的一切都是后知后觉,感觉不到自己的生活有什么改变?有时候,我真的觉得不用知道太多也是一种幸福。

  冬日的天气总是暗沉,感觉整个大地都像被笼罩了一层阴暗。

  我们已经快要靠近秦岭了,此时在一个小镇的郊外落脚,简单的吃饭,我坐在车顶,啃着一个稍微有些凉的饼子,喝一口热水,眉头紧皱。

  乱世来的时候,无声无息,就像战争没有打响的时候,谁都以为出于各种局势,战争也许不会发生,谁也不会预料到前一刻的安宁,在某一天因为一个微小的导火索,就被彻底的破坏,然后战争爆发。

  只有极少数的人能感觉到其中的微妙,这一次的乱世很不幸,我就是那个极少数的人。

  阴暗的天空,云层流动,已经连续两天这样的天气了,普通的人只是感觉风雨欲来,做为猎妖人的我却是真切的感受了这个小镇有丝丝的妖气在流动。

  这个时代的妖人比曾经的妖族更可怕,他们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可以混入世间,不像曾经的妖族,只有化形的大妖才能够混入人类的社会。

  一路走来,不管是哪个城市和村落都笼罩着这样的妖气,这个镇子的情况不算特殊。

  这些地面上的妖人想要做什么?已经铺开了这样的局面!这感觉只要仔细想一下就让我心惊肉跳,就像妖人在无数的地方埋下了炸弹,只要引爆,无法想象这场灾难。

  只是人类并不是毫无防御,这些妖人都多少还有些顾忌,所以还不敢轻易的引爆这一切。不过,这个顾忌有多少,天知道!从各种我听到的情况来看,妖人已经因为某些我还不知道的原因,变得越加疯狂了。

  我快速的啃完手中剩下的饼子,从车顶上跳了下来,然后看见的是我们的司机老许忧虑的脸,见我下来,他凑了过来。

  “叶小哥儿,这童小哥要什么时候才回来啊?我这急着赶路。”老郑带着一些讨好的笑容,小心的问我,并且掏了一支烟出来递给我。

  我冲他和气的笑笑,他是一个谨小慎微的人,在于老板的手下做事,两天的相处,多少彼此之间已经有些熟悉,知道他是一个一心想要走修行大道,却因为天赋有限的下层修者,在修者的圈子混得不算如意,总之参与不了风起云涌的大事,但又生存在这个圈子里,过不了普通人的生活。

  后来被于老板收留了,在这个能人的手底下,日子才算安稳了起来。

  或许是因为安稳的日子过久了,他失去了一个修者该有的斗志,变得小心谨慎,草木皆兵起来。

  这一路走来,压抑的妖气对于猎妖人来说非常的明显,就算是老许这样的底层修者也感觉到了一丝丝的不寻常,所以他只想快一些赶路,送我们到望仙村,赶紧的完成这件事情。

  至于童帝,这一路上也没有安分过,他是一个猎妖人中的激进派,感受到这一路的妖气,好几次都想深入探查,找寻隐藏在世间的妖人,可是被我阻止了。因为从规模上来说,这些隐藏的妖人数量已经不算小了,我和童帝或许能够清除,但时间上耽误不起。

  这种事情已经不是个人英雄主义的事情了,而是一个团体才能完成的事情,猎妖人需要人手。

  想起这个我有些忧虑,猎妖人的没落,让猎妖人现在的数量严重的不足,我心中在想着解决的办法。

  看我脸色,老许一下担心起来,看着我说到:“叶小哥儿,该不会有什么严重的事情吧?”

  我吐了一口烟,笑着拍了拍老许的肩膀,说到:“没有太大的事情,我觉得童帝也很快就会回来了。如今,这世间是有些变化,但是哪一年这世间都处于一种危险之中,因为谁也不知道会因为一件什么样的小事,就让这个世道乱起来。所以,难得糊涂,只要做好自己的眼前事就好了,至少我觉得不会针对你什么的。”

  我这番话或多或少的安慰了一下老许,他自嘲的笑笑,对我说到:“叶小哥儿,你也别笑我。我老了,这一生修行也注定无成,安了家,也就越发的留恋安稳,眷念妻儿。总是需要你和童小哥儿这样的人来保护我们,就盼着你们了。”

  我对老许点点头,没再说话,就是这样一点一滴的依赖,才最终形成了我不能推却,愿意主动扛起的责任。

  老许上车了,我拉开车门看了看车子里的辛夷,还在安稳的睡着,我掏出了苏先生给我配的药丸吞了一颗,又拿出了热腾腾的流食,一口一口的喂给辛夷。她如今在沉睡,身体还是需要营养,这是苏先生留给于老板的话,于老板转告给了我。

  为此,苏先生还特地留下了一个针对沉睡人的养生方子给我,至少让辛夷在沉睡之际,身体不会退化太多。

  其实,照顾起她来,就像照顾一个沉睡的植物人一般,这就更需要安稳,而我一个大男人,照顾起来也有诸多的不方便,我也越发能够体会在世间,做为一个男人想要给妻儿一个安稳的心理。

  在路上条件有限,只能按时的喂辛夷一些流食,好在她还有吞咽的本能,比植物人好上那么一些。

  仔细的弄完,帮辛夷擦干净嘴角,童帝还没有回来。

  我站在车外等着童帝,叹息了一声,一路上童帝都在被我阻止,这一次他要出手,我却是没有了阻止的理由。我们走了一段时间的国道,在路上童帝发现了一个妖人在路上,同一个女子走在一起。

  换做普通人来看,这是无比正常的一幕,这行走的两人就像一对恋人。

  可是,我和童帝分明就感觉到,这个女子的眼神不对劲,已经是被妖人控制的状态。童帝这种激进的性格,看见这一幕,肯定没有不出手的理由,换个角度,如若童帝不在,我也会毫不犹豫的出手的。

  不过只是一个妖人而已,童帝为什么耽误了那么久?

  想到这里,我有些焦躁,再次点上了一支烟,看了看时间,如果童帝十分钟之内,再不回来,我就要亲自去探查一下。可我担心辛夷的安全,而老许也是一个不济事的修者,我也不忍心丢下他,所以探查也是有限的,想到这里,我微微皱起了眉头。

  好在又过了几分钟,童帝回来了,远远的我就看见他从小路走来的身影。

  因为不想多事,我们停车的地方比较偏僻,可以说周围都没有人,所以童帝这样‘嚣张’的走来,也不怕生出什么是非来。

  ‘咚’的一声,童帝扔了一个人在我面前,身上还带着一些血迹,这就是我说他‘嚣张’的原因。我没有说话,而是蹲了下来,翻动了一下那个人,确切的说已经是一具尸体了,不过在死前应该和童帝有过激烈的搏斗,所以他已经不是正常人的形态,而是在身上出现了一些妖人的特征。

  不是太厉害的妖物,只是一只很是普通的狼妖。

  “这么一只妖物,为什么耽误了那么久?”我站了起来,问了童帝一句,我也不明白童帝为什么要把这个人带回来,至少我没有发现什么不平常。

  童帝从车上拿了一张毛巾开始擦拭手上的血迹,不过脸色却并不好看。

  老许是一个很会来事儿的人,赶紧下车来,带着工具,问童帝这尸体要不要埋起来。童帝点点头,但是从尸体的身上扒拉了一张证件扔给我,然后说到:“这就是我把他带回来的原因,让你亲自看看,这情况严重到了什么程度?”

  我翻动了一下童帝给我的证件,就是一个普通的工作证,职业竟然是一个老师,我皱起了眉头。

  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妖人已经深入了世间,甚至从事着一些很难让人察觉的职业,也是让世人更不安全的职业。

  我的心中沉重,但也并不是太震惊,我的生活发生改变开始,就是因为一只猫妖,而他的职业也让人震惊,是一个医院的主任。不过,这种事情不能深想,一想就会让人感觉到绝望,甚至恐惧。

  “你还发现了什么?”我把证件用打火机烧了,越发的觉得我们需要更大的力量,甚至要联合相关的部门了。

  “不是偶然的觉醒,就像你发现毛主任那样。而是妖人开始行动了,从一开始他们就保留了一部分觉醒的妖人在原本的所在地,不动声色的隐藏着,在这个时候,这些妖人就成了接引人,用名正言顺的身份接引更多的妖人开始朝着世间全面的铺开。”童帝说的很简单,也很明白。

  “所以?”我掐灭了手中的烟头。

  “所以,我耽误了那么久的时间。我捣毁了一个妖人的窝点,你猜我发现了什么?”童帝扔下了手中带血的毛巾,正好盖在了那个妖人尸体的脸上。

  ————分割线——————

  和大家聊聊,就像现在我随时都要外出,比如今天回来了,估计不超过半个月我又得出门。这对于写作是很不利的,尽管之前我懒,更新也从来不像现在那么没规律过。所以,还是需要大家的包容,三三再次给大家道歉。而且,如今我的工作量也大,但大家也不用劝我放下山海的更新去忙,因为忙是忙不完的,我不可能一直忙下去。我的想法是不让大家等太久,我挤出时间更,山海总会完本,不用留太久的坑让大家去等,再慢三五几天总是有更新。只是我外出时,基本不能更新,有时工作量大,晚上过了12点没更,大家就不要等,能补我就及时补,不能补我就抽空哪天多更一些。再次给大家抱歉,如今的更新情况只能这样了,但在安稳的时候,我还是会保持每天两更的。

  另外,不管三三怎么忙,底线也是保证书的质量,让书不要中断太久,顺利去完本。作者写作有疲惫期,甚至很多很火的书,到了后期,作者的更新就是三五不时的了。我能理解这种情况,只有写书,才能知道作者的疲惫,和后期收尾困难。




仐三说:
最后,在小黄框还啰嗦一句,三三对大家能做到的真诚一就是质量,每一个字自己写,不会沾染一些风气,这一点不多说。二就是只要我开了书,就不会出现时不时就长时间(一个月几章或者没有)断更的情况,留个大坑让读者慢慢等,至少让大家知道这书会完本,也不会无故的等太久。因为不管大家怎么认为,只要我没更,我就会说明情况,避免大家猜测,原因都不知道的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