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欲来(下)

第一百一十五章 欲来(下)

  我到底还是打开了这封密信,就算情况越来越糟糕,不也得面对吗?

  我还记得上一封密信的内容,在一个中型的城市,一天之内失踪一百一十人,相较于一个动辄就上百万的中型城市,在城市的各个角落,一天的不同时间点失踪一百一十人,是一个完全可以被掩盖的罪恶。

  有家人的,要在失踪48小时以后才能得以在警局立下一个失踪案,那些没有家人的流浪人口,甚至是家在外地的打工者,便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这些地面世界的妖人,已经突破到了底线的边缘,正用人类的鲜血浇灌着自己的根基,而他们的目的终会显现。

  就比如现在,我手中的这封密信汇报的情况,在各个我们重点监控的城镇中,每一个城镇都有被重点监控的妖人离开,朝着其中的一段秦岭方向汇集。

  还能是哪一段秦岭?不就是望仙村和我师门所在的这一段吗?

  我心中沉重,却是轻轻的放下了手中的纸条,看了一眼窗外,如我所料,已经零星飘起了小雪。我习惯性的摸出了一支烟点上,吐了一口烟雾,心中莫名的想起了那个曾经在年少时,每一年都能见上两三回的赶车人。

  想起了他所在的那个小村子,生活并不富足,但温饱有余,过着几乎半是与世隔绝的平静生活。我还想起了很多年前的一个春节,我的寒假刚刚开始不久,我回师门路过那个村子,在厚厚的白雪之中,那一抹抹喜气洋洋的红和每个人脸上的笑容,我一下子捏碎了手中握着的茶杯。

  破裂的碎片在我的手掌处扎了一刀口子,殷红的鲜血我却不觉得疼痛,心中的愤怒却是让我无法平静。

  躺在我不远处的辛夷,在这个时候似乎对我的情绪有所感应,轻轻的在梦中呻吟了一声,这才让我回过神来。

  我赶紧胡乱的擦了一下手上的伤口,这才大声的叫了一声‘苏灵’,让她处理一下茶杯的碎片,以及让她把村中几个重要的人物通知到我的房间来。

  看见茶杯的碎片,苏灵的脸上流露出担心且疑惑的神情,可她没有多问,很快就把整个村中重要的人物叫到了我的房间之中。

  我有话,有很重要的事情要与他们说,要立刻去办。

  又是两天以后,望仙村一切平静如常,而在这一天我下山了,没有太多的人跟随,只带了TINA。

  在路上,我的心情很是沉重,而TINA也略微有些紧张,她告诉我在望仙村呆了那么一些日子,她已经有一点想要逃避世俗的世界了,因为她怕世俗的一切变得糟糕,陌生,且无法挽回,而在望仙村呆着,至少会感觉一切都好,猎妖人还有希望。

  而TINA的这番说法无疑让我的内心更为沉重,甚至有一种焦虑的内疚,觉得自己肩负着一切,却不能做得更好,连火聂家核心的人物都有了一种开始逃避的心理,可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情况,我还要面对更残酷的情况。

  就这样,我和TINA下了山,从早晨出发到山下,我带着TINA不过也就大半天的时间,刚走上那条熟悉的小路,我便看见了一个并不陌生的身影,那个世世代代为明阳门赶车的家族。

  我最初来到这里的时候,为我们赶车的是他的爸爸,如今到他十余载的光景好像一晃而过。

  他站在那里给我的感觉,就如当初提早的在山下接我,带我去最近的镇子坐车那般,他已经不再年轻,而当他见到我的时候,先是激动地狂奔了十几步,然后有些蹒跚的走到了我面前,还未说话便蹲下哭了。

  看着这个已经有些沧桑的中年人在我面前哭泣,我心中知道原因,却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给他一些安慰,只能伸手把他扶了起来。

  他看着我,抹干眼泪说到:“我也是碰运气,不知道能不能遇见你们下山,我,我知道你们都是神仙,我们家只是替你们赶车,不敢谈上有什么交情,可这次还是求你们帮帮我们吧。”

  我沉默不语的看着他,而他则是继续说到:“不知道为什么,上面来了人让我们村子里这三十几户人都搬了,不能再呆在这个村子了。我也不知道大家伙儿要搬到什么地方,以后还能不能见面?这些都是祖祖辈辈的老邻居啊。”

  他的话有些语无伦次,他抓着我手臂的手却非常用力,像抓住了最后的希望。

  我还是没有言语,心中苦涩难当,这只是一个开始,如若以后发生的一切我不能阻止,不能带着猎妖人一并的承担下来,那么这样的悲剧,甚至更惨烈的事情便会在这片土地上发生。

  在这个时候,我有一种即使粉身碎骨,不,甚至是灵魂破灭,也要阻止这一切的坚定,还有一种愤怒蔓延到我的每一个细胞,让我更加深刻的明白什么叫做守护?

  “我们祖祖代代就生活在这里,不管有多少人走出了村子,总还有一些人是要留在自己故土的啊,怎么忽然就要我们全部搬离这里了?是要搞什么旅游开发吗?我们留在这里也不碍事啊?”眼前这个赶车的汉子,还在断断续续的诉说,也带起了我一串又一串的回忆。

  每一次回归山门的路,在村子里留宿的夜晚,这也是我回忆中的一部分,一种带着温情的留恋,我又怎么忍心让这个村子消失呢?

  可我没有办法,终于,我用力地抓住了这个赶车汉子的手,打断了他的话:“其实,我们并不是神仙,只是比普通人多了一些本事。多的话我不想说,我只想问你一句,你们家世世代代为我山门赶车多年,你信我的话吗?”

  那赶车汉子不太能理解我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可他到底还能听明白我那一句‘信不信我’,他有些茫然的点点头,说到:“我当然信你们的话,你们都是大本事的人,没有骗我一个普通人的必要。”

  “如果你信我,那么你听我说,现在不是你需要我帮忙,而是我需要你帮忙。”我的言语中透着一些苦涩。

  却弄得那个汉子更加的迷茫:“你,你们,怎么可能让我帮忙?”

  我看着他郑重的说到:“的确是需要你帮忙,帮忙我劝村子里的人离开这里。”

  我的话深刻的打击到了这个汉子,我是他最后的希望,想要留在这个村子的希望,而我却说出了让他完全绝望的话,他难以置信的看着我,问到:“为什么?”

  我有些不敢面对他,可话还是要说,所以我有些艰难的吞了一口唾沫,这才说到:“刚才我问你信不信我,就是这个意思。我只能告诉你,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离开就会安全无事,若是不离开的话,可能会让村子里的人有性命之忧。”

  在这个时候,TINA也站了出来,补充了一句:“不用担心离开以后的生活,你们会得到很好的补偿。”

  TINA说这话是有底气的,火聂家传承了这么久,虽然在猎妖人的实力上没落了很久,但世世代代家财都有的精明的人去打理,所以财富还是不少的,给村子三十几户人合适的私人补偿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可TINA的话刚刚说完,那赶车的汉子便愤怒的说到:“钱才不能换走人的根!”

  我听到他这句话,心里很难受,想着再要劝劝他的时候,他却看着我说到:“可是,我们为你们这些山上的神仙赶了这么久的车,而你还是孩子的时候我就为你赶车了,我信你的话,再怎么我也不能看着村子里的人,眼睁睁的丢了命。我帮你劝。”

  冬日的雪,在这秦岭的山脚下下的越发的急了,看着阴沉的天空,也不知道这雪何时能够停下来?

  ——————————分割线——————————

  我拒绝了TINA为我撑的伞,独自走在雪中。

  眼看着肩头很快就积上了一层薄薄的白雪,有些凄凉的感觉,可比不过我内心的凄惶,更比不过眼前这些忙碌着搬离自己家的人们,眼中的凄凉与无助。

  来到这个村子已经有一天了,在赶车人的说服下,人们终于愿意离开这个小山村了,TINA也尽了最大的努力叫了一批人来帮忙,为这个村子提供了较为便利的交通工具。

  当我看见最后一个人,把最后的行李搬上农用三轮车的时候,我的内心一阵空落落的感觉。

  车子渐渐地远行,这些生活在小山村的淳朴山民们已渐渐地看不见,我忘不了他们一眼一眼回望故乡时那留恋的眼神,和迷茫不解的神情,为什么如此匆忙的,又不容置疑的要搬离自己的家呢?

  人生总是有太多的苦涩和变故说不清楚,在这个时候,TINA对我说到:“少爷,你要守护着他们搬家,如今已经完成了,我们回望仙村吧。”

  我对TINA摇摇头说到:“不,我还想自己走走,给我一点时间。”

  TINA没有阻止我,而我则是一个人走在这空荡荡的村落,房子依旧还在,还是旧时里记忆中的模样,而人去了,就像儿时的记忆被搬离了一般。

  大雪不停的下,就像要覆盖了这个村子,其实不用覆盖,它不也已经消失了吗?我心里一阵一阵的凄惶无助,不知道为什么,这件小事分外的刺激我。

  而偏偏在这时,从村口一个穿着黑色大衣的身影,一步一步朝着村子走了过来,冲天的妖气。



仐三说:
这两章也是挤时间给大家更出来的,其实多想给大家再多更一些啊,可是很想睡觉。很谢谢大家这段日子的支持,特别是这两天,我都发现大家没有什么抱怨,好了,我很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