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守护(一)

第一百一十六章 守护(一)

  看着那个身影,我的眼中没有意外,这是在范围以内应该发生的事情,又何谈意外?

  “TINA。”我喊了一声,TINA一直跟在我身后不远处,听到我叫她,立刻走到了我的面前。

  在这荒僻的村子,那个身影那么明显,TINA自然也看见了,她没有多余的疑问,只是脸上的表情略微有些紧张,毕竟这么直面的面对妖人,她这是第二次,至于第一次,是火聂家的总部被摧毁那次,那一次给她留下了不小的阴影。

  所以,紧张是自然的,我却回头,对她很淡然的笑,然后说到:“该来的总会来,你是知道的。按照我们原先的计划,说好的,去吧。去那个赶车人的家。”

  村子不到,赶车人的家就在附近。

  这一家子为我师门赶车了那么久,我师父除了明面上的回报,实际上还悄悄的在赶车人的家周围布置了一个守护的阵法,只要用一个我师门的阵印便可发挥功效。

  原本村子的生活平静,守护阵法看起来是那么多余。可这几日,我抽空去见了一次在苦修阵法的正川哥,他告知了我这一件小事,并带出了一个秘密,他说师父曾经说过师门选址在这里,并不完全是因为灵脉,还有别的原因。

  至于别的原因是什么,正川哥说这是历代掌门一直守着的秘密,不到时机成熟的时候不能说。为赶车人的家布了这个阵法,也是师父为以后的考虑和忧心。

  我没有过多的追问正川哥,其实在师父走了以后,正川哥就应该是这一代明阳门的掌门,我和他就这件事情虽然从来没有正式的说过,但这也已经是默认的事实了。他在阵法上是很有天赋的,不仅师父称赞,就连在鬼市遇见的承真姨也是称赞的。

  而且,正川哥的一门心思就是复兴明阳门,而我是一个猎妖人,明阳门于我是承诺是恩情,收我为弟子更是一种保护,这些我都是明白的。

  只不过,想起来,我还是有些忧心,正川哥苦修阵法到了一种几乎‘入魔’的境地,我能理解他的苦心,但更觉得他在逃避什么事情。是那一场伤害吗?他不曾对我吐露过半个字的,我想起了他胸口那个伤口。

  “少爷...”TINA在这个时候叫了我一声,让我在诸多的思绪中回过神来,抬头看了一眼那一个远远走来的身影,已经快到村子口了,我不禁皱眉对TINA说到:“还不快去?”

  TINA原本想说什么,看见我严肃的神情,也没再开口,只能点头。

  我拿出一个阵印递给TINA,告诉了她应该放在什么位置,就朝着村口走去。

  那个守护阵法,如果等一下真的有战斗,是起不了多大作用的,可好在破坏它也需要一定的时间,就给了我一些回旋的时间,可以有时间保护TINA,这样我便能毫无顾忌。

  按说这一次我心里知道会发生什么,不该带TINA下山的。只不过搬迁村子的时间紧迫,我不擅长处理这些事情,也只能带上TINA。

  但愿一切顺利吧,带着这样的想法,我脚下的步子很大也很快,只是转眼间,我就和那个身影相遇了。

  在彼此间隔3米不到的地方,我们都停下了脚步,印在我眼中的是一个完全陌生的身影,我发誓我从来没有见过他,瘦且高的身材显得有一些清癯,衣服穿在他的身上都略微有些空。

  可是他很高,比我的个子还高了半个头,如此综合下来,会给人一种瘦弱的感觉。他的脸色很苍白,像大病初愈的模样,可是容貌异常的清秀,双眼很明亮,至少这般长相让人讨厌不起来。

  而他整个人在气质中透着一股说不出的优雅与贵气,这样的形象倒不像是一个妖人,反而像书里描写的那种西方的吸血鬼,若不是他是华夏人的面貌,我真怀疑是不是传说中西方的血族真的来我华夏了?

  我们都未开口,他倒先冲我笑了,他的笑容很干净,一笑便露出两颗略显童真的虎牙,就像他不是我的敌人一般。可是在他刚刚露出笑容的时候,围绕在他身边的妖气便冲天而起,形成一股碾压的气势朝着我狠狠的挤破而来。

  在这种时候,我岂能示弱?自身的气场也不再压抑,倾数的释放出来,也形成了一股狂暴的风暴,和他的气势碰撞在了一起。

  雪,还在洋洋洒洒地落着,已经很是阴沉的天空,北风呼啸的刮着,在我们的气势碰撞之处,形成了一股旋风,那洋洋洒洒的雪花竟然被倒卷而起,像有些茫然似的四处凌乱的飘散。

  我的头发狂乱的飞舞着,就连衣角也被疯狂的吹起,而反观那个人,同样也是如此,身穿着黑色大衣也如同斗篷一般的被高高扬起。

  这是一场无声的战斗,也是一场小小的试探,在见面之初,我们便以这样的方式‘问候’彼此。

  不过,这也只是一场试探,很快我们彼此的气势就弱了下去,渐渐地接近于无,刚才还凌乱的雪花再次洋洋洒洒的落下,形成的旋风也渐渐地平息下来,继续朝北肆无忌惮的刮着。

  “你不如我。”眼前这个人收起了笑容,很是一本正经的对我说到。

  他严肃起来的样子也并不可憎,反倒像是一个认真的学生一般,我摇摇头,对他说到:“只是一次试探罢了,到底是不是你比较强,那要打过之后才知道。”

  “其实我并不喜欢打架的。”他把手放在了黑色大衣的口袋中,那样子显得很是轻松随意,但下一刻他却对我说到:“而且你相信我,此刻就算不用打,我也知道我比你强。我是在想,不如就趁这个机会,干脆利落的杀了你,不要给你成长的时间,那便最好了。”他的话刚落音,气势便陡然的凌厉了起来,明亮的眼中也闪过了一丝杀机,我的后背一阵发紧,拳头也瞬间捏紧。

  到如今,我经历了那么多场战斗,还从来没有人给我如此危险的感觉,就包括在地下城遇见的那三个实力超强的妖人。

  “可我现在还不想动手。”他那凌厉的杀机又忽然隐去了,仿佛刚才只是一个玩笑,也让人搞不清楚他心里到底是在想什么?我可不想被他这样牵着鼻子走,于是开口问到:“你到底是谁?难道到了你这个层次的妖人,也需要遮遮掩掩吗?”

  面对我的挑衅,那人似乎并不为所动,而是看着我,微微一笑说到:“我是谁?你心里恐怕也有猜测吧,看着我来,你并不吃惊,说明你比我想象的要聪明一些,已经洞悉了一些事情了。”他这么说是对的。

  的确,我已经知道了妖人的一些阴谋,突破口就在混入我们望仙村的那些奸细身上,就像我知道妖人今天就会攻打望仙村,就像我知道如若今天我不下山,这个村子便会被屠戮,就像我知道很多,也相应的做了布置....可我奇怪的是,在之前我还充满了信心,在这刻看到这个家伙以后,我却莫名的有些慌乱。

  因为我看不透他,而他的态度让我诸多猜疑,最后想起从那些奸细那里突破而来的消息...可是,我不能从表面上透露出来我那些慌乱,只能表面淡然的说到:“地面上的妖人你是统领吧?我们之间也不用啰嗦,要打便打。”

  我激他出手,自然是有我的原因,时间紧迫,我不想再拖延下去。

  说话间,我的灵魂力已经猛地涌向了中枢阵文,这一次就算他不出手,我也必须要出手了。可他好像洞悉了我的想法一般,在我就准备冲向他的时候,他的身体一下子就后退了十几米,整个人如同有一对翅膀一般,轻飘飘的就飘开了。

  好强大的力量,这种力量全华夏恐怕只有我比较熟悉,就是近似于大巫的力量,那种天地之力原始的运用!不同的只是,他的驱动力是妖力!这意味着什么?而大巫驱动这种天地之力的力量是本身强大的灵魂力!

  这说明了什么,我眼前这个如同一个学生一般的干净年轻男人,他的来历神秘,可能也要扯到上古。

  “我说过我不想打架的,你为什么偏偏要急着动手呢?”这个人在和我拉开了将近二十米的距离以后,终于轻飘飘的落地了,他优雅的整理了一下大衣,又正了正自己的领带,一脸无辜的看着我。

  我眯起了眼睛,他越是这般表现,我越是觉得他很危险。

  我的力量在不停的聚集,不管我有再多的猜测,计划安排的是如此,那便如此做,不用想太多。

  他却看着我,伸出手来,摆了摆手指,慢慢的说到:“看得出来,你还是不甘心要动手啊。让我猜猜,你为什么那么急于动手?是因为你赶着回去,从后方杀入我妖族的大军,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吧?”

  我皱了皱眉头,没有接话。事实上,我的心情已经变得很焦虑,他说的完全正确。

  在得知了妖族的一些阴谋之后,我们已经来不及做太精密的布置,况且妖族还用这个村子做为筹码,来‘威胁’我必须下山。

  这实际上根本不是一个阴谋,而是一个阳谋,放在我的眼前,让我选择而已。

  作为根基的望仙村,要被屠戮的村落,一切都是这样放在我的眼前,真的只在于我的选择而已。



仐三说:
无论如何,也感谢大部分支持我的书迷。三三现在算是比较艰难的时期,累积了很多事情,这份理解尤为珍贵。不能理解的,也没关系,我理解你们等待的焦虑,只能说我对你们的等待尽力而为,然后是对不起,我很抱歉这样的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