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一十八章 以命相搏

第一百一十八章 以命相搏

  一道闪电终于划破了天空,站在我眼前的哪有刚才那个优雅的,略显瘦弱的,偶尔像高中生的复诺?

  他陡然增长的力量,让他的衣衫都爆裂开来,他扔掉了大衣,从破烂的衣衫间裸露的皮肤,陡然覆盖着一层厚厚的红白相间鳞甲。

  他的面部变化不大,眉间间变得狰狞起来,说像是什么,我也说不好,如果一定要说,他像是一只蛟妖,可气息却又不是完全的相似。

  像是凭空的,他的手掌中出现了一根黑色的尖刺,越来越长,就如同握着一把黑色的利剑。

  他的这番形态和之前的他差了太多,简直显得有些狰狞。

  我很想知道复诺的本体到底是个什么妖物,看来就算身为猎妖人,我对妖物的了解也显得浅薄了一些,就在我一边调整着自己的力量,一边想要开口追问复诺一句时。

  从天空之中落下了一道几乎是刺眼的金色雷电。

  “天雷。”就算我不是修者,也一眼认出来了这样纯正的金色非天雷莫属,心中不由得震惊,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降下天雷?

  却只见天雷直直的朝着复诺劈去,而复诺则不显得怎么惊慌,在这个时候从裤兜里扯出了一块巴掌大小的,红白色的,像是皮革的东西朝着天空中抛去。

  与此同时,一股强烈的属于他的气息还有些许的力量朝着那块巴掌大的皮革灌注而去,陡然那块皮革就胀大了一些,形成了一个微小的,还算完整的形象。那形象是如此的怪异,像是蛇,却在口舌处有着一道黑色的尖刺。

  在有尖刺的脑袋旁边,有八个类似于肉瘤的东西,只要仔细看,那分明是八个未有成型的脑袋。

  这是什么怪物?九婴?绝对不是,传说中的成年九婴完整的形态更像龙与蛟,有双翅,则脑袋更似蛟首。我曾经在那个无比神秘的鬼市见过九婴,如今回想起来,那绝对只是被打残的九婴残魂,而且是被封印住的,否则凭那时的我哪里会有命在?

  就算现在的我,也不可能有和其正面对决的实力,差得甚远。

  那么,他是什么?还有九头的雏形?我忽然想到了一物,脸色一下子沉重了起来,在传说中冷血,残酷,邪毒的一物,莫非他是...

  我刚想到这里,天空中的那一道天雷已经劈下,金色的雷电如同被强行的拉扯了一般,竟然没有劈向在我眼前的复诺,而是劈向了那一块他掏出来的神秘皮革,炸出一阵耀眼的光芒。

  奇异的是,在天雷的威力之下,那皮革也只是晃了一晃,并没有破碎,只是任谁都能看出来在上面留下了一道焦黑的痕迹。

  “所以我说啊,如果可以,我怎么会选择动手?”复诺的脸上出现了些微的心痛表情,他狰狞的冲着我大吼了一声,下一刻,他扬起了他那一把黑色的短剑,就朝着我冲了过来。

  这个冲刺的速度,几乎是我能反应的极限,在这个时候,已经默默暗中蓄力的我,也毫不犹豫的拔出了牙,只是下意识的一扬手,两把同样是短剑的兵器就碰撞在了一起。

  我不敢有丝毫的保留,只是瞬间,力之阵纹就洞开到了极限,同时涌入的还有我的灵魂力,在那种接近于原始的妖力面前,我并不敢托大。

  但也只是碰撞的瞬间,和之前的结果一样,复诺带着狂笑退开了一步,而我却是‘蹭蹭蹭’的退开了十几步,一阵气血的翻涌,好在此时是我动用全力的情况下,被我狠狠的压住了。

  看着复诺,我的心中一阵焦躁,从见面到现在,只是两招,我就已经败象尽显。

  在打斗之中我有很多底牌,但是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任何的招数都显得可笑,就像灵魂力的运用之法等等。

  我唯一可以一试的便是吞灵焰和镇妖咒言,可是镇妖咒言吗?我有那个时间吗?

  还容不得我过多的思考,复诺又朝着我冲了过来,我绝对不敢在这种战斗之中分神,只有提着牙又迎了上去...战斗的主动权完全在复诺的身上,实力决定了我不能作为进攻的一方,而在他掌控的战斗节奏,在他的刻意之下,被拉得很快。

  几乎是不到一分钟,复诺就朝着我进攻了不下上百次,在这样的高强度之下,我只有提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来应付。

  在这个荒凉的小村之中,这一分钟能量的撞击,兵器之间碰撞的声音,就像瞬间爆发的高能炸弹,在让人喘不过期的碰撞音之下,我和复诺战斗的地方已经是一片狼藉,就连在村中那棵我很熟悉的巨大老树,也被这爆裂的能量所牵连,生生的裂成了两半。

  又是一次冲击般的进攻,我咬紧了牙关,几乎是用尽了全部的力量去抵挡,总算挡开了这一次复诺的进攻。

  他退了几步,带着玩味的眼神看着我,我喘息着,感觉到虎口的剧痛,忍不住抬手一看,原来在这样快速而急促的进攻之下,我握剑的右手虎口已经撕裂,殷红的鲜血就像溪流一般的流出,一滴一滴的滴落在地上。

  而牙这把属于上古猎妖人的武器,似乎也承受到了极限,传来了滚烫的气息,在这寒冷的天气之中冒出阵阵的白烟,这是瞬间的高强度撞击所产生的热量,我担心的看了一眼牙...果然,它不是复诺手中那把短剑的‘对手’,就是这么交错的一场急攻,牙上竟然出现了丝丝碎裂的纹路,还有一丝丝诡异的黑色。

  这黑色...我松开了手,带着黑色的牙落在了洁白的雪地当中,这一个动作引来了复诺又一阵张狂的笑声:“一个猎妖人被逼到要丢下自己的武器,对于你来说不算耻辱吗?”

  在他的身后,金色的天雷一道一道的落下,劈在那块黑色的皮革之上,耀眼的电花之下,黑色的皮革上终于有了一道裂纹。

  面对复诺的张狂,我并没有开口说什么,而是随意的在衣衫上抹干了自己虎口上的鲜血,然后握紧了拳头,看着复诺。

  “看来,你也知道我的本体是什么了?也懂得最需要防备的是什么!可惜,我之前只是与你玩玩。”说话间,复诺又朝着我冲了过来,而这一次他身上的那股原始妖力更加的强大了,从他的眼神来看,他应该已经是使出了全力,而且也略微有些焦急。

  我没有过多的言语,在复诺冲上来的瞬间,吞灵焰一下子包裹了我的拳头,我也朝着复诺迎了上去,用尽我全部的力量。

  ‘刷’的一声,复诺的短剑朝着我的心口刺来,我微微一偏身体,只是避开了要害的心脏,拳头就朝着复诺的腹部砸去。这一次并没有招架,而是一种以命换命的打法。

  如果说是普通的剑伤,只要不伤到我的要害,根本危及不了我的生命。可是,复诺的短剑根本就是他身体的一部分,带着至少在我看来几乎无解的剧毒,莫说刺中我的身体,就算划破了我的皮肤,都是危及生命的事情。

  可是,我没得选择,那股原始的妖力,就如曾经我体会过的,由人调动的原始天地之力一般,对这世上任何的力量都有一种压抑的力量。

  毕竟不管是五行之力,灵魂之力等等都是来自于神秘的天地,宇宙。

  我和复诺的打斗一直这样出于劣势,说明白一点儿就是力量本质上的劣势,除非我还能再一次的动用那一股神秘的力量,否则我对上复诺,这样打下去,迟早都是一个注定的败局。

  在这种情况下,我唯一能依仗的吞灵焰能发挥多大的作用我也不知道,毕竟吞灵焰要发挥作用,只能是在吞灵焰触碰都对方的情况下,而且还很有可能被更加强大的力量暂时压制。不过,不管是被压制了也好,还是发挥了作用也罢,吞灵焰本身吞噬的属性是不会发生改变的,多少也会给复诺造成不小的麻烦。

  何况,这吞灵焰在这我生命发生了转折的短短时间内,却跟随者我进行了不少大战,吞噬了不少力量,比起初时不知道强大了多少...在我全力毫不保留的使用下,复诺不见得能够轻松的面对它。

  唯一,我需要的就是这样一个机会,用自己的生命去赌吞灵焰能够发挥作用的机会。

  反正,败局之下,也是命丧,何不疯狂一些?

  在这个危急的瞬间,我的眼中透出的是绝对的疯狂,我不惜用命挨上一剑,吞灵焰也要打到复诺的身上,我和他之间的战斗,根本没有任何的技巧可言,有的只是绝对的力量碰撞,和最原始的以命相搏的打法。

  复诺的目光也在这一瞬间和我交错,只是短短的瞬间,他的眼神就由错愕变成了难以置信。

  他不敢相信,我是真的选择了如此疯狂的行为,我却咬着牙,冷笑着,拳头丝毫没有停留的继续朝着复诺冲去。

  复诺冷哼了一声,原本准备刺入我胸口的剑终于犹豫了一下,然后收回!下一刻,他就爆退了好几步,避开了我的拳头。

  而这一次,是换做我朝着他冲了过去,如果连命都不要了,我还需要畏惧什么?


仐三说:
这是昨天的更新,既然这段时间跟大家说过,会比之前稳定,就算再想赖床,也会爬起来写的。不过,总觉得自己这章写得一般,还需要一点时间来找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