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二十章 不屑与残酷

第一百二十章 不屑与残酷

  复诺终于反应过来了吗?我的嘴角带着一丝冷笑,手臂伸出,一道巨大的天雷劈下,但我的灵魂力迅速的包裹了那一块小型的皮革,让那皮革瞬间变成了我的气息。

  而那一道天雷,似乎犹豫了一下一般,下一刻却还是毫不犹豫的劈下,但只是贴着我的手臂不到一寸的地方,直直的劈向了复诺。

  这个时候的复诺正朝着我冲过来,可是天雷当头,他如何敢托大?只得用力全力的应付了这一道天雷再说。

  只是瞬间,战局就诡异的扭转了过来,我重重的落地,摔得一个狼狈,可我知道这一次的危机,被我用这种取巧的方式度过了。

  对的,复诺想要耗尽我的力量,然后把我彻底的变成一头待宰的羔羊,不管他出于什么原因如此珍惜自己的力量,总之在战斗中哪有这样以逸待劳的方式?狮子搏兔,亦用全力,若要说他输,一开始有了这种心理就是已经给了我一丝机会。

  而在战斗中,战斗的智慧没有力量对战局的结果左右能力那么大,但那也是一种决定性的力量。

  我从来没有放弃过想要胜了这一局的心思,所以我尽力的在分析复诺的弱点。在力量上,他对上我,几乎可以说是没有弱点,那么他唯一的弱点应该就是来自那块皮革。

  这天雷绝对不会凭空的出现,每一次都劈在那皮革上绝对是有其深意的。

  从聂焰开始,到现在的我战斗过无数场,怎么会不知道,若复诺真是那个世界来的妖族,在这里是受到了限制的。加上他一再的说不想动手,那么分析下来,就是他可以动手,却要付出代价。

  显然那块皮革是他的代价,也可以保护着他动手。

  所以,我一直以来的目标就是那块皮革,不管是之前的拼命也好,疯狂也罢,都是一种战术,就包括每一次冲刺,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惯性一般,都是故意的,那是决定战局的细节。

  试想,就算我再不济,也不至于次次冲杀都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那就是为了让复诺以为我疯了,狂了,每一次都用足了力量,以至于不能控制,真正的目的是为了接近那一块皮革。

  之前的战斗是一场力量的搏斗,也是一场战斗心理的搏斗,我能控制的就是这些。

  不能控制的因素也有很多,就比如说复诺心理瞬间的改变,这是完全有可能的,就比如刚才交错的那一瞬,他拼着受伤也要杀了我。可惜的是,在他的判断中,有另外一个不用受伤,就可以轻松拿下我的结果,他最终还是做了错误的选择,错过这唯一一次可以斩杀我的机会。

  吞灵焰所造成的伤势是伤及灵魂的,这很麻烦,这是我最大的依仗。

  接着,就是天雷。毕竟天地最难揣测,这天雷劈下可没有人为的控制,就算我知道这天雷是因为复诺而来,谁敢保证不会误伤?在力疲之下,我没有把握天雷不会对我造成巨大的损害,但我到底还是赌赢了。

  对于天地,我有了来自内心的,灵魂的,更深一层次的地位。相信了天地法则的公平,也越发的觉得它们神秘。

  普通人总觉得天地法则离自己很远,很是神秘,其实不然。天地法则就在自己的身边,就好比平行线不会交错,好比在这片空间,水可以解渴,火能够燃烧...这些都是天地法则,而上升到关于更多的东西,比如善恶,比如人性,老天爷怎么可能没有自己的法则呢?只不过,要接触到精神层面这一步的法则,对于心境上的要求太高了。

  我从地上站了起来,一时间思绪万千,手中却是拿着那一块已经恢复成了红白相间的小皮革,看着复诺。

  此时的复诺硬抗过一丝天雷,样子已经变得非常狼狈,身上的衣衫破碎,之前一丝不苟,很有些贵族气息的头发也变得凌乱了起来,他的模样在瞬间已经恢复了,此时哪里还敢嚣张的外放自己的气场,一步步朝着我走来的时候,已经像一个平常人了。

  “放下你手中的东西。”复诺看着我,一字一句,压抑着恼怒的说到。可能也意识到如今不能威胁我了,在停顿了一下,他继续说到:“好吧,不管如何。你我的目的也已经达到,我原本就是为了拖延你而来。至少我做到了。而你,想要脱身,回去援助你的大本营,你现在也可以走了。还给我,我们就此休战。”

  我看着他,神情很平静,目光中却流露出一丝好笑,接着,我的手中毫不犹豫的升腾起了吞灵焰。

  这块皮革之上原本就凝聚着复诺的灵魂力,带着他的灵魂气息,才会让天雷误判,以为这皮革就是复诺本人,所以一道道的雷电都落在了这块皮革之上。这完全是一个属于复诺的灵魂傀儡,吞灵焰当然对于任何充满了灵魂气息的东西都有吞噬能力。

  所以,在出现的瞬间,吞灵焰就已经朝着这块皮革蔓延而去,疯狂的燃烧起来。

  在这一片雪白的天地中,有着诡异颜色的吞灵焰是如此的耀眼,照进了复诺的眼中,如同点燃了他的熊熊仇恨。

  “好吧,叶正凌。从这一刻开始,我们已经没得谈了。原本,我是很想要压制自己出手,至少在大决战来临之前的两年不要,有太多的事情等着我做了。这无疑是给了你喘息的时间,可从此以后我和你不死不休。”复诺停住了脚步,如今他已经不想或者不能出手了,再多说也是废话。

  附着在皮革之上的灵魂力很快就被燃烧殆尽了,在这个时候我稍微引动了一下中枢阵纹,动用了普通的火焰,已经被吞灵焰吞噬了灵魂力的皮革,转瞬就被普通的火焰吞没。

  我随手把它扔在了地上,望着复诺,口中却是说到:“南有炎火千里,蝮蛇蜒只。那蝮蛇可不是指的那种毒蛇,而是指的很早就被记录在《山海经》中的你吧?——蝮虫!”

  “《山海经》那残缺不全的记录,能当得真吗?何况传到现在,早已经被曲解了许多....”那复诺看着我,当我说出蝮虫二字的时候,他却已经莫名平静,随意的接口了一句,只是眼中倒映着那一团燃烧的火焰,语气冰冷的说到:“你用普通的凡火烧它?”、

  “不然呢?”多次和复诺的对战,让我受了不轻的内伤,我擦了一把嘴角的血说到:“我这里只有凡火,不配你么?传说中蝮虫之中的王者,能修九头,四百年化蛟,更有成龙的机会。你应该是化蛟了,所以有了皮蜕,才有了来迷惑这方天地法则的东西吗?怎么,那就很了不起吗?在我这里只有凡火来招待。对了,南方有名菜,炒那蛇皮,听说又脆又好吃,蛟皮是个什么滋味?我很有耐心,想等着烤熟了来看看。”

  说话间,我还真的蹲了下来,随手找了一根树枝,拨弄了一下那块燃烧着的皮子。说实在的,它还称不上蛟皮,只是我眼前这个家伙的皮蜕。不过,用来讽刺他两句倒是很顶用的。

  可是出奇的复诺并没有愤怒,而是神色变得更加冰冷,开口问到:“叶正凌,你这番羞辱于我,是想逼我在现在出手吗?你认为没有了这皮蜕,借助天地法则,正好就可以杀死我吗?”

  “你这么认为?”我倒真的没有这个心思,如若复诺没有一点儿后手,他如何可能在失去了皮蜕,已经不能出手的情况下,还能从容的站在我面前,甚至在之前和我讲条件,想要要回他这一块皮蜕?

  “不然呢?不过,你可能会失望了,我这一次不打算再出手了。你虽然麻烦,到底还不是我妖族最忌讳,需要迫切除掉的家伙。再让你活一些时日,哪怕到了大战,你也注定是一个失败的炮灰。而我真的可以毫无顾忌的动用力量,不怕受伤的时候,要杀了你不会很费力量。你在成长,我也在成长。”复诺看着我,非常有自信的说到。

  我扬起了一边的眉头,不以为然的看着他,他却嘲笑到:“无知的井底之蛙,你以为我是在骗你吗?仅仅是我,算得了什么?有无数的妖族大能已经挤到了门边,门破之日,这方世界迟早会回到我妖族的手中。而我说的那些大能,比我强太多了。你一个人能挡住几个,而事实上,到了那个时候,你连我也挡不住。”

  我的表情没有变化,我有什么好担忧的?随便什么战斗也是战斗,结局无非就是胜或者死,尽全力而已。

  千年前的聂焰没有畏惧过一人独自面对四十几个大妖,千年后的我一样不会畏惧。

  何况,我的未来岂是一条小虫儿可以预言的,我当他放屁。

  复诺不知道我心中的想法,只是走过去,捡起了之前扔掉的大衣,批在了身上,掸了掸大衣上的碎雪,一脸不屑的说到:“你对战斗的把握倒是不错,这就是天赐之子的优势吗?在绝对的力量面前还是可笑。”

  “你不要以为你在千年前面对的大妖就是我族大妖真正的实力,那个时候,他们所有的力量,连自己的一道影子都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