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心间

第一百二十一章 心间

  复诺就这样走了,沿着来时的路,从村口消失了。

  他似乎并不关心妖族攻打望仙村的结果,或许他更在乎的是山海秘闻录那一边的争夺?我无从得知。

  我心里只是在想,这个家伙太过自负,从始到终都不知道我的布置,好像他也不屑探查什么?就算我和他一战,如此取巧胜利,他在临走时对我说的那些话语也不曾把我放在心上。

  可我,虽然有一个必须面对的心态,但复诺所说的每一句话却是铭刻在了我的心中,我要面对的敌人到底要有强大?在以后的每一天我可能都会面对一场又一场不同的战斗吗?还是有个喘息的机会?

  这些好像都不是关键,关键是我究竟要成长到哪种地步,才能面对最终我所要面对的所谓决战,那些敌人?才能肩负起这一切。

  我看见tina从那个房子之中走了出来,想到这里,看着天上的飘雪我苦笑了一声,却不知这一笑牵动了一直压制的内伤,一口鲜血几乎是不受控制的喷出,形成一道血箭,落在落地上,触目惊心的红。

  “少爷。”tina一下子冲了过来,扶住我,因为担心,抓着我手臂的手也情不自禁的非常用力。

  我随意的抹干了嘴角的血,这一战,难道我就是为了吐血吗?我心中调侃了自己一句,却分外清楚,这一战真的是取巧而胜,若不是复诺有诸多的顾忌,我根本没有机会翻盘。这也从侧面说明了我们的以后会有多么的残酷。

  心中略微有些沉重,可我口中却是轻松的对tian说到:“没有关系,只是一点内伤。我们赶紧回去吧,这个家伙到底是被解决了。”

  tina也是个聪慧的女孩子,我这点儿话如何能够瞒得住她?她忽然拉住我说到:“少爷...”后面的言语却像不敢说出一般犹豫了。

  tian一向是一个理智的女人,也焚烧出现这种有话难说的时候,我有些好奇的望向了她,因为复诺的离去,天空中原本聚集的厚重乌云已经散去,只是依旧阴沉,纷扬的雪花也没有要停止的意思。

  这样的天气让人的心情也容易低落,我担心着望仙村的战事,看着tina犹豫的眼神,知道她接下来说的话或许会让我犹豫,或许不是那么理智的决定,她才会如此。可是,我已经不能耽误了,于是对tina说到:“走吧,边走边说。就算用密道赶路回去,也得耽误几个小时。”

  可在这个时候,tina却一把拉住了我,似乎是下定决定一般的对我说到:“少爷,这一战以后,我们离开望仙村吧?”

  “离开望仙村?那又去哪里?”我猜测着tina也许会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决定,可没有想到她的决定比我想象的还要让人不解。天下除了望仙村,我们哪儿又可以去得?

  说出口了,tina反而冷静了,她对我说到:“少爷,那一边走一边说吧。其实这个想法在我心中已经很久了,我知道说出来你不会同意,可是我也总想要试试,也许你答应了呢?也许只是我不说出来,会憋疯吧。”

  我深吸了一口气,冷冽的风吸入了内脏,受了伤的内体感觉到刀刮一般的抽疼,但我神情上却没有流露什么,只是点头,让tina说下去。

  我们的脚程不慢,tina虽然没有修炼的天赋,可在火聂家没有一个人可以完全不学一些武学的,至少生活在不是普通人的世界,面对的敌人是普通人难以想象的,一些强身健体,搏击用的武学,多少会让人有自保之力。

  所以,短暂的对话间,我和tina就已经走过了一半的村子。

  我忍不住回头,看着这一个充满了童年少年回忆的村子,从一个温暖的小村变成了凄冷而残破的样子,忽然感慨如果没有体会过,如何能知道战争的残酷?不管是哪一种战争,都是唯一有能力把你熟知的一切温暖顷刻之间摧毁的人祸。

  如若可以,我以我血,我以我的生命成为一个必须战斗,却能结束战争的人,那应该是我莫大的荣耀。英雄,在人们的眼中莫过于如此,而我即便成不了人们眼中的英雄,成为自己的英雄也不错。

  复诺之前以为我逼他出手,完全不是。我的心思很简单,羞辱他,讽刺他,都只是因为他是妖族的人,他亲手参与‘毁灭’了这个我熟悉的村庄,我尽力保住了村子里的人,可是我保不住他们这一片故土,保不住我的回忆。

  如果此生我还能拥有不用战斗的平静岁月,我只愿天下所有人的岁月安好,不用离开故土,心中始终有根可系。

  带着这样的叹息,我和tina走出了这个已经荒芜的小村,tina当然也知道我对这个村子的一些感情,原本要和我诉说的她,也分外的安静,一直到走出了村落,tina这才开口说到:“少爷,你又受伤了。以前很多次你怎么战斗的,我没有看见过,但几乎很多次,我都是看你带着各种各样的伤出现在我面前。”

  “tina。”我开口叫了一声她,我忽然有些明白她为什么要有那样的想法,我想解释几句,可一开口我却发现我根本无从解释,所以话到嘴边,只变成了一阵沉默。

  tina没有看我,甚至直接不给我解释的机会,径直的说到:“曾经的少爷在我的心中,甚至在很多火聂家人的心中,是一个符号,是一个千百年传承下来不可被磨灭的记忆,我们必须也甘愿的崇拜着,还带着一丝亲近,因为你是我们祖上的英雄,也是亲人。”

  “直到你出现以后,那种崇拜会淡了,因为不管任何的偶像也好,英雄也罢,是不能掉落凡间的。但这无所谓,所谓崇拜都是添加了很多的个人想象,破灭也是理所当然。可我们对你的亲近和依赖却更重了。而你也是我们的英雄。所以,到后来,我才发现英雄也可以不是用来崇拜的,而是...可以爱他,敬他,当他亲人一般的。”

  我沉默着,脚踩在雪地上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内心却流动着一片温暖。

  在火聂家和我最亲近的无疑是苏灵和tina,只不过苏灵的感情外露,tina却好像一直理智着,没有流露出什么她的私人感情。

  今天听闻tina这样说,不仅是她,还有火聂家这个传承了千年,曾经的弟弟妹妹的后人这样对我的感情,我如何能不感动?我就像卸下了胸中的大石一般轻松,因为我也曾担心,千年后的我已经不能那样融入火聂家,毕竟曾经亲密的人已经不在,我肩负的只是一份责任。

  可是我没有想到...

  我的动容好像给了tina继续说下去的勇气,她叹息了一声说到:“少爷,你理解吗?一群热爱你的人,一群把你当做亲人依赖的人。可是,每一次见你都是受着伤,会是什么样的感觉?而这种感受无疑我和苏灵更深一些。所以,我想要逃避了。是真的,少爷。”

  说到这里,tina停下了脚步,看着我,眼光中有祈求。

  我刚想说点儿什么,tina连忙摇头对我说到:“少爷,别急着拒绝我,好吗?这种感觉是挥之不去的。到了如今,我,苏灵,甚至火聂家的人都不能失去你,知道吗?可你却一次次的在刀尖上走着,随时都...你想象一下,你能忍心看着辛夷每次都这样吗?不要说辛夷,我呢?苏灵呢?你也忍心?换做我们是你,也这样战斗,按照你的性格,会第一个出来阻止吧?”

  说到这里,tina已经有些激动,我想要说什么被她一再打断,呼啸的冷风吹落她的眼泪,她略微哽咽了一下说到:“少爷,我并非要阻碍你的自由,要你不做猎妖人了。只是可不可以不用站在风口浪尖。我们离开吧,天大地大,总是有容身之地。等风头暂缓,你一样可以做猎妖人,我们也会支持你。那承受一切的风头,让别人去,不行吗?就比如说童帝,他也很厉害的。”

  “我这样说,或许是自私。之于我们不能失去你。我以前是没有见过你战斗,我还可以麻痹自己,也许这一切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么残酷。可是,我今天看见了,还听见了以后你要面对什么?少爷,我求你,带着我们离开吧。望仙村这一仗是必须要打的,我知道,你都伤成了这个样子...若非真的严重,否则以你的性格,怎么可能会在我面前吐血呢?”

  tina说到最后,忍不住小声的哭泣起来。

  而她的表达虽然因为激动而凌乱,但我理解她想要说的是什么?对的,换成我自己,或许也会有这样的心。但我所幸,这个承担一切的是我,而不是什么我亲近的别人。

  在沉默了一会儿以后,我的手放在了tina的肩膀上,我想这样能给她带来一些安慰。

  在她稍许冷静了以后,我才说到:“所以很抱歉,让你们在心里承受的更多。就是因为如此,我才需要你们更多的支撑。也因为你们和我一起在风口浪尖,我才有坚定走下去的动力。tina,你一直很理智,所以我觉得你一定能理解我的想法。”

  “你看吧,这个村子的破落只在一夜之间,我很难过,因为它承载了我的回忆。对一个村子都尚且舍不得,何况是对身边的人呢?我是如此,我相信你也是如此,身边有很多人都是如此。那么,对于你来说,我很重要。不过,对于这平凡生活每一个人,哪一个又没有自己重要的人和事呢?总要有人站出来的,总要有人守护的。而我在今天,已经不能退缩,更不能逃避自己的命运。你明白吗?”


仐三说:
这一章,是这一卷最后大战的铺垫,希望大家不要嫌水,你们知道我的书,尽管很多时候用力过猛,但一直不曾放弃一些思想。文以载道,不想因商业化而变得真的完全商业化。抱拳,谢过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