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为了守护的(一)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为了守护的(一)

  我的话已经说到这个地步了,换来的只是tina的轻轻一声叹息。
  
  毕竟道理谁都懂,只是做到这一步,心理上要承受多少,恐怕只有当事人自己清楚,要牺牲一些什么,要忍耐一些什么?
  
  风雪中,我和tina继续前行。
  
  无人的小村在我们身后,因为失去了人气,好像一切都显得很灰白,那无人的房屋,那在冬季掉光了叶子都带着破败的气息,像一幅失去了色彩的水墨画。
  
  “少爷。”
  
  “嗯?”
  
  “如果你已经决定要这样走下去……”
  
  “啊,是要这样走下去吧,这并不是我的决定,而是我的命运。”
  
  “那好,我们的命运也和你是连在一起的。如若走到最后,是用付出生命。少爷,你如果有事,我不知道别人,我不会独活。”
  
  我停下了脚步,看着tina,她的话我内心没有触动那是假的,同时我也很震惊,为什么一向冷静而理智的tina会有这样的想法?我看着她,想要说点儿什么?tina却竟然对着我轻轻笑了一下。
  
  “少爷,没有别的意思。说一句很老的,人们时常在说的话,人的死或者重于泰山,或者轻于鸿毛。少爷如果为了守护而付出生命,那么有意义。tina为什么就不可以呢?我没有什么好后悔,好抱怨的。”
  
  tina的语气却无比的坚定,我开口想要说些什么,话到了嘴边却只是变成一句:“是吗?那么我绝对会好好的活着,活到最后。如果可以,谁愿意去死呢?”
  
  “少爷,算是给我们的承诺吗?”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继续转身朝着山上走去,出于私心,我留下了曾经给我们赶车的那一家人的马车,我还需要它赶路,如今我就把它藏在前方,我担心山上的战斗。这些年轻的猎妖人虽然已经很优秀,但真正血与肉的残酷战斗,他们还没有经历过。
  
  所以,tina追上了我的脚步,大声追问着我。
  
  “我不知道算不算承诺,但我一定会用尽全力的活着。”
  
  我没有回头,在前方已经看见了熟悉的马车,我解开了马儿的缰绳,摸了摸它的脖子,带着一些说不出的情绪,翻身上了马。
  
  一路无话。
  
  tina好像十分疲惫一般,上了马车就沉沉的睡去,一直到我们到了密道口,她才醒过来,很是沉默的帮我解开了马车,牵着马和我进入了密道。这匹马已经有些老了,在这样的天气里,我不能把它放归山林,任由它自生自灭。
  
  如果可以,就去望仙村养老吧。但愿这一场战斗的火焰不要烧到望仙村,那些年轻的猎妖人们可以挡住这一场残酷的进攻。
  
  因为是密道,所以需要花费的时间不多,只是短短一个多小时,我们便已经走到了尽头。
  
  在这个时候,tina忽然有些许不安的叫了我一声,在这地下,也不知道地面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可以确定的是,战斗恐怕已经开始了,tina到底是一个女孩子,第一次面对战斗,有些许的不安是正常的。
  
  我看着她安慰了一句:“这条路是直通望仙村的。我们望仙村的猎妖人再不济,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就被那些妖人进攻到村子里来。村子应该是安全的,你上去以后,就好好的休息吧。”
  
  “少爷,你是要去战斗吗?可是你刚才……”tina担心的问了一句。
  
  我冲tina摇摇头,说到:“只是气血翻涌了一下的小内伤,对我来说影响不大。我肯定是要去的。”
  
  tina并没有再说什么了,她应该很清楚,就算这一场战斗是手底下人的一次磨砺,我要是在场,带来的效果会很不一样,在不知不觉中,我已经成了这群年轻猎妖人的精神支柱。
  
  很快,我和tina就从这地下洞穴的入口走了出来,才推开那扇暗门,就看见了叼着烟杆的村长。
  
  他的神色很不好,眼中全是焦急与忧虑,拿着烟杆的手都有些微微颤抖,在听见密道的暗门响动以后,先是一愣,接着是防备的神情,可当看见是我的时候,他的神色一下子就放松下来,甚至有些激动。
  
  他快步朝着我走了过来。
  
  我看着村长,只是开口问了一句:“情况很不好吗?”
  
  “村子里的那些娃全部去了,这一次按照少爷的要求,他们将是最前一批面对那些妖物的人,至于村里那些老猎妖人将会给他们押阵,在危急的时候再出手。”看着,村长忽然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怎么了?”我只是不动声色的问了一句,但心里已经有些许不好的预感。因为村长说的话并没有任何的内容,只是在下意识的给我重复,这个安排是我出发之前,就已经定下来的安排,这一次战斗很残酷,但何尝不是一次磨砺,所以尽管我会预料到有牺牲,也下定决定这么做。
  
  因为未来会更加的残酷。
  
  “是啦,都照着安排做了。可是,可是……”村长焦躁的吸了几口旱烟,然后像是祈求似的看着我,说到:“叶少,还是不要让那些娃子出手了吧?每一个成长到现在都不容易。我真的难受。我……”
  
  我的一颗心一直往下沉,但还不能表现出焦虑,回到了望仙村,我就是他们的首领,他们的希望,即便是最严重的情况,我也必须表现出淡然的镇定。否则他们的希望会破灭,意志会被瓦解。
  
  我打断了村长的话,直接的问到:“村长,说重点吧。情况是怎么样?”
  
  此时不是抒情的时候,也不是村长祈求我什么,我就要动容的时候,我必须弄清楚情况。面对这个长辈,我的心里略微也有些不忍,我也是从孩子的时代被他看着长大的,如今我要用一个统领的态度来面对他,更何况我了解在他的心里,每一个他看着长大的孩子,如今成了猎妖人,面对战斗牺牲时的那种痛心。
  
  我直接而稍许有些冷淡的话语让村长愣了一下,在这个时候tina想站出来说一些什么?可是村长却一摆手,对tina说到:“小女娃别说话,我明白了站在我眼前的叶少为什么要这样做,是我越矩了,不该随意用个人的情感来左右战略。”
  
  说完这话,村长那沉痛而焦急的表情变得一本正经,然后对我说到:“战斗的情况和预想的不一样,这一次上山来的妖物里有好几个非常厉害的。而且数量也比我们想象的多。我们几个老家伙观察过,大概统计了一下妖人的数量。和我们村的猎妖人人数比例到了三比一,快四比一了。”
  
  我平静的听着,心中却在计算着,三比一快四比一?那么就是说一个单独的猎妖人至少要杀死三个或者四个妖人,才能保持一种战斗的平衡。何况,还有非常厉害的?
  
  “继续说。”我的心中已经知道战局不妙。因为对地面妖人势力的一无所知,所以预估出现错误也是意料之内的。可我还是没有办法去完全的承受这个结果,对于牺牲我也心痛……我只是没有想到,妖人的势力比我预想的还要大。
  
  出现了一个神秘的复诺阻止我,然后又分了一部分妖物去拿山海百妖录,而且根据情况,那边才是他们的重点所在。按照原计划,我这边应该速战速决,然后带着一批精英去支援童帝……就在如此的情况下,竟然妖族还能派出那么多的人手来攻打望仙村。
  
  而且,还有高手。
  
  我的心一点点的凉下去,现在猎妖人是如此,只有短短五年时间,又能发展成什么样?
  
  可我还必须镇定,或许我平静的态度给了村长一些安慰,他继续说到:“一开始,我们是按照原计划,分队直接和妖人战斗的。而一开始出现的妖人也没有那么多。我们还取得了一点小小的优势,把那些妖人赶出了崖子顶。”
  
  崖子顶是望仙村的人对明阳门入口的叫法,妖人在不知道密道的情况下,要攻进望仙村,必须攻破明阳门。
  
  在曾经,明阳门还强大的时候,无疑是望仙村的最大一道屏障,到了如今,明阳门就只剩下我和正川哥……想到这里,我的心情有些黯然,那些往昔的岁月一一浮现,只是这些安稳到了今天以后,还会不会有?
  
  而村长还在诉说:“哪知道过了崖子顶以后,忽然从山上冲上来了一大批妖人,其中有几个非常的厉害。就算跟随那些娃子去的老猎妖人也挡不住。”
  
  “然后呢?”我的声音还能勉强保持平静,内心其实已经在颤抖了,我怕听见全部牺牲的消息。
  
  我问到这里的时候,村长撇了撇嘴,眼眶一下子就红了:“死了好几个呐,那些和我一样的老家伙。挡不住那几个厉害的妖人。为了娃子们能够快速的撤退,他们……他们……毫不犹豫的就顶了上去。”
  
  “那所有人顺利撤退了吗?”我没有问顶上去的是谁,我的心在一点一点的刺痛,最后变为烧灼,一种难言的痛苦一下子沸腾了起来,包围了我的心。因为不用问是谁,不管是我还是正川哥,都是在这个村子里长大,受到了很多照顾,吃的是百家饭。
  
  等于我和正川哥有一半都是这些村民养大的。我们认识这里的每一户人家,每一个长辈都对我们充满了慈爱。他们看起来平凡又普通,谁在那个时候知道他们继承了猎妖人的传承?
  
  所以,是谁不一样?是谁都让我的心痛的无法呼吸!



仐三 说:
多的不说了,给大家抱拳。我其实也很想和大家交心两句,说说我现在的烦恼,可是话到嘴边,显得很矫情,只是想要一句,如果可以安静的写书,我其实不爱应酬。但都是我自己的事情,如果不是因为5月份之前有个事情必须要办到,我应该在应酬之余,还是能保持一定更新的。我看看时间,后天,大后天我两更。我相信我能做到,写这个小黄框就是督促自己,半夜爬起来也要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