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为了守护的(二)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为了守护的(二)

  可我依旧不能够表露出一丝一毫,而面对我的问题,村长的神色忽然激动了起来,对着我说到:“撤退是顺利的,可又能撤退到哪里去?只能朝着明阳门的山门撤退,利用阵法之利,可是阵法...”

  说到这里,村长的语气有些颤抖了,之前如果说村长是沉痛,难过,还可以克制,如今却是连克制都难了。

  我的心一点一点的往下沉,村长话没有说完,我已经完全明白了。除了正川哥,就是我最了解护山大阵,我怎么可能不明白情况?

  明阳门的护山大阵的确威力强悍,可是并不是需要完全懂阵法的来破阵,如果力量够强,完全可以暴力破阵。而阵法是死的,人是活的,特别是像这种护山大阵,需要人力来主持,更需要动用一些高等的压阵之物。

  就像我身上的阵纹,说明白点儿,也是一套以灵魂和身体为基础的阵法,如果我本身的力量不够强大,这套阵纹发挥的威力也是有限。

  护山大阵啊,如果是明阳门的鼎盛时期,历代掌门里最厉害的几个其中之一,带着手下的高徒来主持,那么区区这几个厉害的妖族,加上手下的妖人也绝对不要想破开大阵。可如今的明阳门,我学艺未精,只剩下正川哥一个人。

  正川哥...我如何再能控制?正川哥在我心中的地位就如同我的血缘长兄,我终于忍不住上前一步,问到村长:“正川哥怎么了?”

  村长看着我,深吸了一口气,眼圈更红了,说到:“对的,如今的护山大阵就是正传这孩子在主持。可是,那几个厉害的妖人已经纠集了所有的力量在合攻护山大阵,第一重大阵已经攻破。正川这孩子说,若山门破,他有何颜面面对明阳门的列祖列宗?他还说,阵法之道,不破不立,而破就必须到极限才可一力破之。”

  “然后呢?”我听自己的声音都有些控制不住的颤抖了。

  在明阳门有很多关于阵法的秘法,而在这其中有一道秘法就是以不足的功力,驾驭更高的阵法。毕竟驾驭阵法不像布阵,功力,经验等等各方面不足,不足以成阵。驾驭的话,只要以一定的代价以自身带动阵法,也是可行的。

  我想到这些,恨不得立刻赶到前方去大战一场,可是做为统领,我若不了解战局,轻易的就莽撞上前,也不思考对策,那将是对手下的一场灾难。

  我忍受的很痛苦,拳头也已经悄悄的握紧,坚硬的指甲刺的手心生疼,只有这样的疼痛,才能让我的心里保持冷静。而村长可能也是着急,不想在一问一答,干脆直接的说出:“现在正川应该是以燃烧寿元来让大阵维持下去。而就算这样大阵也是不能发挥再高的力量了,所以出现了两个缺口,是跟随少爷的那三个人带着一群娃子来堵洞口。可那几个厉害的妖人倒也罢了,那些普通的妖人也不知道服用了什么东西,几乎是不知痛苦,没有情绪,甚至不知道疲惫,不死不休。这情况...如今只能说是轮流支撑着堵缺口。而这些妖人根本不止是进攻缺口处,更是由那几个厉害的妖人带领着在狂攻阵法的其它地方。现在两个缺口都尚且吃力,不说大阵被破,就算再多出两个缺口...”

  村长说完,用一双焦虑的眼睛看着我,在这个时候tina站了出来,问了一句:“如今的战斗,也只能一味的躲闪了吗?”

  我看了一眼tina,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又恢复了冷静淡定的模样,之前在地下通道之中她还有些紧张,忐忑不安,如今哪里还有一丝害怕的样子?我略微有些吃惊,心中忽然觉得可能还低估了tina的能力,不禁暗想她这样问是为什么?

  tina的问题让村长也是一愣,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开口说到:“我们最大的劣势就是不能判断妖族到底是什么实力?就像今天的战斗,不曾料想妖人不仅数量众多,远超我猎妖人,就算高端的战力也是碾压的。童少不在,而少爷之前也是迟迟未回,我们的力量,无法正面相斗。而据我观察,就算少爷和童少在的话,也是...只能拖延等待援兵。”

  援兵自然是有的,不然以猎妖人现在的力量,就算不想承认也必须承认,是无法单独独当一面的。

  或许,在几年后,会不一样吧?猎妖人终究会做为这次劫难的主力和先锋军冲在前方,但绝对不是现在。所以,为了稳妥,我尝试让tina联系了一个人,希望能在关键时候得到一些支援,没想到得到了肯定的答复。

  只是也有说明,如非必要,最好不要动用到援军的力量,那样会破坏如今原本就微妙脆弱的平衡。

  想到这里我苦笑了一声,而心中更有一股一直压抑着的东西爆发了,如今猎妖人势弱,而我做为猎妖人的首领,我为何不能力挽狂澜,一力担之?我就凭个人之力来托住猎妖人又如何?否则,我千年的沉睡,远远走在他们前方的力量要来何用?他们要我这个首领何用?

  “好了,我已经了解局势了,现在我就过去。村长,对我们猎妖人自信点儿。我已经回来了,谁说我们就一定要等待援兵?看吧,我一样会把他们打得满地找牙,乖乖的退去。”我看着村长,用一种充满了豪情的极度自信语气这样说到。

  “少爷,你...”村长眼中充满了震惊,不明白我明知情况已经糟糕了这个地步,还为何能说出这一番可以说是狂妄的话语,可他眼中在这个时候也多了一丝安然和放松,毕竟我是统领,他应该给与我全部的信任。

  说完这话,我就不再啰嗦,就要走出门去,让人牵来快马一匹,去支援战斗的前方。

  却在这个时候,tina也快速的跟上了我的脚步,开口叫住了我。

  我眉头一皱,就对tina说到:“tina,你就不用担心我了,我的伤只是小小的内伤,按照我的身体现在已经无碍。现在,不管是你和村长都不了解我真正的力量。这一次,正好可以一试身手。你去休息吧,之前一路也是辛苦你了。”

  我以为tina就是担心我的身体,还有我能不能支撑。毕竟之前那一战我有多狼狈,她是看在眼里的。但我也没必要跟她解释什么,那一战是怎么回事儿?毕竟还会扯到千年前所见的那个山海世界,她听闻了我们最后的对话,心中也该明白,我之前面对的是个非常不一样的厉害对手。

  “少爷,我相信你。但是,你相信我吗?”tina语速很快的开口了。

  我不明白在这个时候,tina为什么要问我这个?虽然我一心牵挂着前方的战局,但也不差回答tina一个问题的时间,我说到:“我怎么可能不相信你?”

  “少爷,你既然相信我,就让我到前方去指挥战斗吧。”tina上前了一步,几乎是不容置疑的对我说到。

  还不待我说话,她又快速的说到:“兵者,诡道也。两军交战,除了讲究绝对的力量外,士气也好,计谋也罢,都有决定性的因素。虽然我知道修者圈子和妖族之间的战斗有所不同,但只要是战斗都有其共通之处。而在历史上,以弱胜强,以少胜多的战斗不知道有多少。我熟读各种兵法,也有一些分析形势和情报的能力。少爷,你若相信我,就带上我一起到前方去。我不敢保证我的能力能让战斗胜利,但至少可以减少一些不必要的牺牲。”

  我深深的看了tina一眼,然后转身就走,口中却是说到:“好吧,跟我来。”

  我听见了tina惊喜的笑声,而自己却是抿紧了嘴角,正川哥,tina都上了战场,而战场上还有许多数不清的如同我亲人的人,这是一场能让我赌上生命的战斗,我怎么能输?

  大步的走在望仙村,之前还热闹,充满了生气的村子,如今是一片寂静。那些年轻人或是有战斗能力的人都上了战场,剩下的是一些留守在望仙村,原本就没有战斗天赋的普通村民。按照命令,在战斗时,他们不能随意出来走动,为的是保护他们。

  可是,当我和tina走在这村中冷清的道路时,那些村民却一个个的,都带着一些畏惧的走了出来。

  在这些面孔当中,有许多都是一路伴随着我成长的熟悉面孔啊。我明白他们出来,是看见我回来了,是想在我身上得到一点儿答案,得到一些信心,而畏惧是因为违背了规矩,看着默默跟随着我的村民,我心中有千言万语想要安稳他们,到了口中,却只是一声:“都回去。”

  而在这个时候,一个有着老茧的手忽然轻轻的拉了我一下,我回头一看,是村中一个年纪很大的老爷子,他手中牵着两匹马,站在了我的面前,见我回头,他把缰绳递到了我和tina手中:“娃子,最好的马儿给你们牵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