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四十六章 为了守护的(五)

第一百四十六章 为了守护的(五)

  强压着不出手?看来tina的智慧比我想象的还要高一些,或者也可以理解为她比较了解我此刻的心思。

  她既不会认为我立马于明阳门山后完全是为了观察战局,也并不认为我是需要去了解这些猎妖人的表现,从而不惜耽误几分钟。

  原本这对于一场战斗的统领来说,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毕竟我是中途加入战局,村长的诉说不足以让我完全的了解整个战斗。

  但tina看出来了,我这样做根本不是为了那无可厚非的理由,而是我一直在忍耐。

  至于为什么要忍耐,是我一路策马过来就早已想好的决策,如今在绝对实力的对比之下,我们猎妖人弱于这些妖人,我算是唯一的筹码,能够带来胜利,我又如何去托住整个战局?那只能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我雷霆出击,以绝对碾压的姿态,对妖族来一个重大的打击。

  这样做的好处第一是可以极大的提升猎妖人的士气,有了希望,和得到鼓舞的士兵,与一直勉强支撑的士兵是不同的,尽管他们的目的是为了守护。

  第二则是这些妖人的状态都不太对劲,那就一定需要强有力的指挥,或许换个说法来说,指挥应该有什么办法去控制这些不怎么正常的妖人,我想要‘斩首’,当然这个负责指挥的妖人不一定是那些表面上看起来实力强悍的妖人统领,但是没有关系,我有办法。

  综上,我必须有一种不出现则已,一出现必定扭转战局的强悍,我要以绝对的掌控和强势出场。

  可要怎么做到这一点?凭着我费尽力气才和复诺战斗过的现在吗?更何况,匆匆离山,到搬离小村那些人,到战斗,到回山...我精神和灵魂都处于一个相对疲惫的状态,而我自己要的状态是巅峰中的巅峰。

  所以,我冒险用药了,我在逼自己,不给自己一个喘息的机会。

  我一点儿也不怀疑阿大口中药丸的效果,实际上它也让我体会到了这强烈的效果,对于灵魂,如烈酒的刺激,甚至如兴奋药剂的强悍,我的灵魂在发烫,但我知道,还需要一点小小的等待时间,来让药力发挥到巅峰。

  我能体会自己力量的变化,也记得阿大那一句话,药效根据服用的多少,一般都会在短时间内提升四分之一的力量,我服用的是一整颗,我不求能够达到一半的药效,虽然我不明药理,但我至少知道,药的效果不是这样计算的。

  服用的越多,提升反而会变小。

  我自己估计的是三分之一,而阿大说过,药效发挥到极致时,那股热气儿反而会退去,因为药效已经融入了灵魂。

  现在,快了。

  所以,面对tina的问题,我只是回头,笑得很冷静,说了一句:“我在等待一个出手的机会。”

  “少爷,我已经大概观察了一下战场,心中有了一些定计。还请少爷告诉我,你一旦出手,会有什么样的预估结果。”tina在这个时候绝对的冷静,也给了我百分之一百的信任,她相信我这个出手的时机,根本不做任何的询问。

  我脱掉了御寒的外套,此刻灵魂带动的身体都有一种滚烫的错觉,我热都来不及,已经不需要它了。等一下,药性冷下来,也不需要了,因为战斗会让人更加的炙热。

  所以,我随手扔掉了外套,很直接的一指阵法之外,两个正在攻击阵法的妖人,还有两个隔着阵法一定距离,正抱胸冷冷的看着战局的妖人,说到:“他们,还有他们!即便不死,也会再无再战之力。当然,如果可以,我会尽最大的努力杀死他们。我不会留几个需要杀人来修炼的家伙来祸害人间。”

  是的,妖吃人,可不是什么美味,人是万物之灵,那一点儿灵,才是妖族所渴望的。

  “好,最后一个问题,少爷这一战是持久战,还是...我好做出相应的安排。”tina果断而直接。

  “一旦出手,雷霆之速。”我一字一句的说到。

  tina再无任何言语,拍了拍身下的马儿,呼和了一声,便朝着下方的大殿后侧奔去,她做为一个布战的军师,还是临战上场,实在无须太过高调。

  我看着tina远去的背影,感觉到那股在灵魂中炙热的力量已经以极快的速度冷却了下来,而我的心却一点一点更加的沸腾。

  如今洞开灵魂漩涡的极限是127个,那就已经到了我灵魂承受的极限了。但现在,我在心中默默的数着,128,129...那药丸仿佛是一种安抚剂,在如此超越极限的情况,我的灵魂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适,反而处在一种我都难以控制的兴奋当中。

  洞开的灵魂漩涡一个也没有闲着,都在疯狂的吸收着天地之力,转化为灵魂之力,换做以前我早就会以为灵魂力的过多,而感觉到灵魂的饱胀刺痛,但如今,被我刻意压抑的力量却让我充满了一种心理上的愉悦,几乎吼叫出来。

  我需要一战。

  看着战场上那些坚持着的年轻猎妖人,看着战场上那竭尽心力且还要战斗的年老猎妖人们,看着熟悉的一张张面孔,看着几乎苍老了十岁的正川哥...我握紧的拳头终于松开了,因为用力过猛,之前在掌心的伤口被我刺的鲜血淋漓,在这个时候,我却只是感觉到一种痛快。

  快了,我抚着马儿的脖颈,自言自语的说到:“看吧,这个忍耐的时刻才是我最难过的时刻。你看看吧,这些妖人们,把我的亲人,朋友还有这些给予我无限信任,寄托着我希望的年轻猎妖人们,打成了什么样子?”

  白色的马儿脖颈上留下了我掌心鲜血的血迹,在这个时候,我却忽然用力的一夹马腹,扬起手中的鞭子,急急的落下,朝着下方的战场俯冲而去。

  战场喧哗,有着各种的声音,但这疾行的马蹄声,还是引起了少许正在休息的猎妖人注意,他们有些疲惫麻木的抬起头,却是一下子变得震惊,谁会想到在战场上会突然出现一个骑马疾行的人呢?

  但很快,这些人的眼神就变得惊喜,且有了一丝希望的色彩,其中更是有几个人忍不住站起来,大声呼喊了一声:“统领,是我们的叶统领。”

  这几声充满了激动的呼喊,更是引起了更多人的注意,一下子在院子里休息的大批猎妖人都注意到了我,有很多已经带着绝望的猎妖人也如同被刺激了一般,精神一下子振奋了不少,还有更多的人开始情不自禁的高呼:“叶少来了,咱们的统领来了。”

  这一股兴奋的情绪,如同一波最狂猛的浪潮,几乎顷刻之间就席卷了整个战场,就连在战斗的猎妖人们也开始高声的呼喊。在这个时候,他们不敢回头,但一声声的统领,叶少,如何能让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而振奋带来的动力是不言而喻的,那几乎已经冲入缺口的妖人,竟然被这样的动力生生的压了下去,一下子几乎快要进入阵法之中的缺口之处,逼到了缺口的三米之外。

  我能理解他们的振奋,因为在战斗之前,为了避免他们不全情的投入,过多的依赖,也根据实际的情况。我曾在临走之前,秘密的嘱托过,告诉这些猎妖人,这是他们自己的战斗,用生命磨砺自己的磨刀石。不管是我还是童帝几乎是不可能出现的。

  我是知道有一张网在等着我,童帝那边也是艰难的。

  但这个时候,我的突然出现,如何不像一剂强心针?而村长在知道战局不利,就在秘密通道入口等我的原因也是如此,他要第一时间告诉我战局,以免延误,他知道振奋的士气能够带来多大的希望。

  可是,这足够吗?我仅仅这样出现还不够,我要给他们一场最华丽的‘表现’,让他们得到更多的希望,也留下更深的印象,在以后做为一种动力,我不能失败。

  想到这里,我的双眼涨得发痛,那是一种燃烧的战意。

  在这个时候,我骑着马儿已经从高处冲入了战场,口中早已远远的大喝到:“都给我站起来,你们受伤了,也是猎妖人,不要坐着像滩泥巴,给我让路,站着看我怎么打这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妖不妖,人不人的家伙的。”

  “好!”“好!”人群爆出出一个个沸腾的声音,已经在心理上恢复到巅峰状态的猎妖人们,快速而利落的给我让出了一条路。

  我从人群之中冲刺而过,大声说到:“永远记得,猎妖人是猫,这些妖族也好,妖人也好,都是老鼠。猫会输吗?”

  “不会!”“不会!”又是一个个亢奋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这个时候,我已经冲入了战斗的现场,那些正在战斗的猎妖人们不敢分神,却一个个喊声震天,再次爆发出强大的力量。

  而我,冷笑了一声,发现那四个被我定为目标的妖人敌意的目光都落在了我的身上,但脸上都有忌惮沉重的神色。要得就是现在狠狠的打压你们。

  想到这里,我已经从马上一跃而起,利用风之阵纹,和爆发的力量,一下子从战斗的空中掠过...


仐三说:
四更完毕。给大家抱拳,这段时间给大家说出口的,我就会尽百分之百的努力做到,虽然我不太敢保证时间。热血的大战章节,尽管顶着疲惫,我还是希望大家看得满意,从来不敢敷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