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四十九章 为了守护的(八)

第一百四十九章 为了守护的(八)

  接下来,是一场表演,属于我的力量与鲜血铸就的表演。
  
  虎妖已经意识到了我的实力,准备用人海战术来拖延我的术法,在这个时候,我的身边已经浮现出了八道器灵的虚影,全部是用我的灵魂力铸就,我处在一种玄而又玄的状态之中,对灵魂力的运用又有了一种新的领悟。
  
  其实猎妖人的武器并没有什么所谓的符文,那是灵魂力的一种变化。
  
  这种变化简单的解释起来,可以比喻成一小块生铁没有多大的攻击力,但是经过匠人的手被铸成了各种的武器,就比如刀,枪,剑之类的,这一小块生铁就会变得极富攻击力。
  
  我忽然明悟了,最初并没有所谓的猎妖人武器,那应该是一柄普通的能够承载灵魂力武器,在经过一个猎妖人长久的运用之后,形成了最初的符文,那是灵魂力的一种升华表现。
  
  毕竟上古因为环境资源的不同,修者中的大能极多,整体修者的实力都比现在高,灵魂力得到这样的升华也是正常。
  
  这就应该是符文最初的来源,而随着时代的发展,这些上古的修者应该也发现了这一点本质,就用灵魂力灌注武器的方式,形成了猎妖人的武器,用于提高年轻猎妖人的实力。后来,随着修行的渐渐没落,大能越来越少,而猎妖人武器的需求却没有减少。
  
  所以,这种灵魂力灌注符文的方式才发生了变化,必须用借鉴阵法中阵纹的一些东西,灌注灵魂力才能成形。
  
  这就造成了如今的猎妖人武器和上古时候的猎妖人武器符文完全不同,威力也不可同日而语。
  
  我身边的八道虚影全是最原始的那种玄奥符文,或者说这就是天纹,就是最返璞归真的天道符文,暗含天道法则。就好比水的波纹,雨的痕迹,火的焰……这是灵魂力由生铁比铸就成了武器,还有往上提升的空间,就比如普通的刀剑和名匠手中刀剑的区别。
  
  这些领悟只是瞬间的事情,我睁开双眼看见的却是密密麻麻的妖人朝着我疯狂的扑来,在这种时候忽然有了领悟算是幸运,还是倒霉?我的眼中神色平静,在悟道之中得到的那种快乐,是不会受任何的环境影响的。
  
  所谓,朝闻道,夕可死。这些妖人又算得了什么?
  
  我手上掐动手诀的速度忽然慢了下来,反而是灵魂力自发的涌出,一道道的缠绕着武器而上,让那八道武器的虚影更加的凝实,充满了一种古朴的气息。
  
  原来有些事情到了一定的地步,就可以返璞归真,化繁为简。我不需要再用复杂的手诀重叠,来铸造这些符文了,心中的领悟让我知道了灵魂力的运用方式,一个简单的手诀,就比如曾经的铸灵魂力为剑,那么如今也是剑,但曾经的只是一个空虚的壳子,如今则是真正的杀人兵器。
  
  十几个妖人在这个时候已经扑倒了我的身前,在我东南西北四个方向,以虎妖为首的四个大妖分别站定,开始施展起了术法。
  
  服用了那紫色液体的他们,已经发生了极端的变化,如果说之前有六分像人,四分像妖,如今已经是七分像妖,三分还有人形,身上妖力的波动也必之前强大了不少。
  
  只是稍微的感觉,便知道这四个大妖是在施展合击之术,或许在他们看来我的强大已经绝对不是单打独斗能够对付的了,必须要以雷霆一击直接碾压,斩杀于我。
  
  真好,这想法与我一样。
  
  我的双手停在了空中,伸手轻轻一招,一柄灵魂力的长剑便漂浮在了我的身前,随着我的心念一动,这柄长剑便如传说中的飞剑一般冲了出去,无声无形的便贯穿了冲在最前方的那个妖人的头颅。
  
  没有鲜血,甚至没有半丝的杀气,一切若不是修者来感应,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算那个妖人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在张牙舞爪的朝着我扑过来。
  
  原本他距离我就只有两步的距离,这一扑直接就到了我的身前,一只已经妖化的爪子离我只有不到三四厘米的距离,眼看就要成功的抓到我的心口,却诡异的停住了,接着便无声的倒在了我的面前。
  
  我的神情没有任何的变化,这原本就是意料当中的事情,当灵魂力形成的长剑贯穿过他的大脑时,他的灵魂就被更高一等级的灵魂力直接剿灭,只是这破碎的过程延迟了一秒而已。
  
  我的眼中只有那一把灵魂力的长剑,看着它一直贯穿了几十个妖人这才渐渐的力竭,化为了虚无。
  
  而这第一个妖人的倒下如同一个诅咒一般,渐渐的,这几十个冲在最前方的妖人也跟着一个个倒下,这场景让那站在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的大妖感觉到绝望,看向我的眼神也充满了愤怒,那模样恨不得生食我的血肉。
  
  但所有看见这一幕的猎妖人却在这个时候得到了极大的鼓舞,这种鼓舞并不是用喧哗的形式来表现,而是死一般的沉默,全场只剩下粗重的呼吸声。
  
  因为没有人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不是一柄灵魂力凝聚成的长剑吗?这一招很多猎妖人都会,毕竟身为猎妖人对灵魂力的运用总是精妙于修者的,为什么这长剑会有这样的破坏力?剿灭一个妖人的灵魂,可以理解为我的灵魂力强大无匹,就算是随手的一把长剑,也是碾压的优势。
  
  那几十个妖人是怎么回事儿?一个人的灵魂极限也容纳不了那么多的灵魂力啊?
  
  可不管想不想得通,发生在他们眼前的就是一个事实,是一个猎妖人可以如此强大的事实,而我叶正凌在他们眼中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不是神。如果我可以做到,那么他们何尝不可以试着去做?就算走不到我这一步,至少也可以证明他们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自然,我现在也无法对他们言说,如今我的灵魂力运用在某种程度上发生了质变,就像一块石头变成了工具,一块金属变成了武器……但终究,我也知道上古时,厉害的妖兽那么多,为什么上古那些大能的猎妖人能够力挽狂澜,甚至在人类社会如此落后的情况下,还能保住人类的一方安宁。
  
  这才是猎妖人真正的路,人类面对妖族时,碾压的优势!人类的灵魂,灵魂力!
  
  我有一种失去的传承终于被找回的兴奋,今天,在这现场所有的年轻猎妖人,如果没有战死,那么到了明天,到了以后,会延续这个传承,会重现上古猎妖人的风采,真的会在这个风雨飘摇的苦难年代,重新为人类的徒弟筑起一座血肉长城。
  
  曾经,我对这一点没有半点信心,到了今天,我终于有了极大的信心,就是现在这些猎妖人也可以面对五年后的灾难。
  
  当然,我更渴望那种原始的天地之力,我觉得那才是人类灵魂力的极限,以自己的灵魂力融合天地的原始之力来战斗,所谓大工不巧,这样的力量用过一次,便再也难忘。
  
  我的心潮激动,但战斗却远远没有结束,疯狂的妖人并不会因为我的一柄灵魂力长剑而被吓退,事实上,这一批被当做炮灰的妖人也并没有什么害怕的情绪。
  
  我感觉到了在我的上空,那妖力澎湃的威势,如同一张网一般已经将我包围。
  
  “合计之术?”我呢喃了一句,我如何能让自己失败?各个击破是我最初的想法,可这些如同潮水一般的妖人始终是一个麻烦。我神色平静,并没有半分的畏惧,但手上的动作不停,一柄长刀已经朝着妖人群中狠狠的砍去,一柄重锤也朝着妖人狠狠的砸去……最后,我手持一把灵魂力凝聚的长弓,挽弓射箭。
  
  八柄灵魂力武器,在这个时候威力终于完全的爆发,那些妖人如同被收割的麦穗一般,一片片的倒下,没有鲜血,却分外的残忍。
  
  这就是战斗。
  
  “继续给我上!”虎妖在施法之际,不惜损伤自身心神,喷出一口鲜血也这样狂吼了一句,大术将成,能不能将我斩杀于此,就看这一招了,他们也不能允许失败。
  
  于是,在尸体之上,又是一群群的妖人朝着我疯狂的涌来。
  
  我一边射出一道道的灵魂力箭矢,一边也在聚集着自己的力量,如何能让他们这样无限制的拖下去?被这些妖人包围着,只有我一个人类,即便只是我一个,也当如礁石,任它风浪滔天,我也得挡在前方矗立不倒。
  
  那么……我手中的灵魂力长弓破碎了,我准备掐起手诀,在这一次调动一般的灵魂力,如同刚才运用吞灵焰一般吞噬了这一群妖人,我只需要几十秒的时间,便有信心破了他们的合击之术。
  
  可偏偏在这个时候,我的脑后忽然刮起了一阵微微的风。
  
  我的心中陡然升起了危险的感觉,掐动的手诀骤然停止,回身看见一个不大的黑色身影朝着我冲了过来……

仐三 说:
养点儿小病,反倒换来了清闲的时间,今天先更着,明天一样也有更新。谢谢大家支持,谢谢大家骂,山海也是因为这些才有意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