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五十章 为了守护的(九)

第一百五十章 为了守护的(九)

  那是……当康!看来我的那一摔并没有给它造成什么损害,反而让它还有这样的威势和我战斗。
  
  如今它的形象也已经全部的变了,不再是之前那种半人半妖的状态,而是完全的妖化,如果不是在它的身上还有一些人形的痕迹,我觉得它和上古时代的当康就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
  
  为什么会感觉到危险?因为我从他的身上感觉到了一股原始的妖力,就像我在山下那一战,蝮虫身上的那种力量,只是相比起来弱了很多。
  
  到底是来自于上古的血脉啊。
  
  这些念头在我脑中一闪而过,可无论如何,我也必须要面对,力之阵纹再次洞开,但已经来不及吸收太多的天地之力,在仓促之间,我只能下意识的做出了一个防备动作,在这个时候当康已经重重的朝着我撞击而来。
  
  ‘嘭’一声沉闷的响声,我和当康碰撞在了一起。
  
  在那一瞬间,我的胸口气血翻涌的如同掀起了惊涛骇浪,一大股甜血怎么也压抑不住的朝着喉头疯狂的奔涌而去。
  
  整个人也在这一瞬间,控制不住的朝着后方连连的后退,几乎就要腾空而起。
  
  当康的小眼之中闪过一丝得意而疯狂的痛快,我立刻就读懂了他的意思,无非就是想要把刚才我对它所做的,全部都如数的奉还给我。
  
  好大的力量!这力量绝对是超出了身体范围的力量,就算是妖物也不可能有这样强大的力量,这只能是那种最原始最纯粹的力量!复诺在运用时,就表现为他的毒,速度等等,而当康这一份力量弱上了许多,就表现为最纯粹的肉身力量。
  
  我像是抓住了什么,却又大脑一片空白。只是在这当口,我的身后有那么多年轻的猎妖人看着我,我不能表现出哪怕一点点的弱势。而在无意间,我发现一直在防护阵法,对整个战场并不关心的几个地下城精英猎妖人也站了起来,开始关注着我这一场战斗。
  
  他们看向我的眼神复杂,我一时间也不解其意。只是觉得奇怪,之前我出现的时候,他们也表现的十分淡然,如今为何关注起这场战斗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在这个时候我也顾不上他们,咬着牙,几乎是如同吞下一块石头一般的,硬吞下了那一口涌上喉头的甜血,弄得胸口又是一阵闷痛。接着,我洞开了风之阵纹,稳住了自己的身体,后脚用力重重的一跺,勉强停住了身形。
  
  在他人的眼中,我只是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后退了几步,而从小腿处传来的巨大反震力带来的疼痛,却让我几乎站不住,不用细细的去探查,我都能够感觉到腿骨所承受的压力,也许已经有了细小的裂纹吧。
  
  只有我知道,当康这一击有多么的强势,他绝对是这些妖人之中最强的一个,上古的血脉,传说中的妖兽,绝对不是那么好相与的。
  
  从我的四周传来了几声冷笑的声音,显然当康的再次强势出现,从某种程度扭转了战局,别人或许以为我强势,那几个在我东南西北四角施法的大妖应该是明白当康的这个心态有多强势。
  
  “速战速决!再调动几队人过来。今天就算攻不下这望仙村,杀了叶正凌也是真正的大功一件。”那虎妖似乎是战场的总指挥,他睁眼,又冷漠的下令了一句。
  
  刚才的八件灵魂力武器,已经斩杀了不下200个的妖人,在我的身侧几乎全部都是妖人的尸体,再远处是那些朝着我冲来的妖人,就算这样虎妖还嫌不够,还要调动人马来彻底堵死我的路。让我一点儿突围的可能都没有。
  
  不过,我从未想过突围,今天就算是战死,我也必须要这些猎妖人看着,真正的猎妖人可以做到什么程度?
  
  我长呼了一口气,活动了一下几乎不能用力的双臂,刚才那一撞,受伤最重的其实是我的双臂,几乎是硬生生的承受了当康的撞击,事实上我的双臂才是真正的骨裂了,只是微微的动一下都是一阵阵的剧痛。
  
  但我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倒是在我前方十几米的当康眼中流露出诧异的目光,他或许没能明白为何我还能好好的站在这里?
  
  而我自然也不可能表现出什么来,却是彻底的放开了限制,任由天地之力狂猛的朝着我身体涌来。
  
  力量,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当第一股天地之力充盈我的身体时,我一下子感觉到了异样,自己都忍不住轻声的‘咦’了一声。
  
  说起我身上的阵纹,再没有人比我更加的对它理解深刻了,它具体的是分为了几种力量,可以看成是肉身的攻击力量,风的速度,植物的生命力,火焰,雷霆……我洞开某一种阵纹,吸收的就是对应的力量。
  
  可这一次涌入我身体的力量却是一种半混沌的力量,我感觉我可以随时的把它化成我需要的力量,只需要心念一动便可以了。
  
  这也是原始的那种力量吗?不,不一样,我必须还是要借助阵纹来转化这些力量,我太清楚,如果没有阵纹,我做不到这样的转化!而那原始力量是什么?只需要用自己的灵魂力便可以勾动天地之力,化为自己想要的任何力量。
  
  不过,到了那一步,也不用那样繁复的战斗了,大道至简,到了那种程度的战斗,反而是最原始的一拳一脚的战斗了,因为一拳一脚带起的都是天地原始之力,是原始之力的碰撞。
  
  我全身都在发热,确切的说是阵纹所覆盖的地方都传来了一阵阵的滚烫,它们如同一股热流在我的灵魂流动,然后朝着灵台之处汇去,就快要形成一个简单却又玄奥的符号,却又不停的颤动,一点儿都不稳定,而且还非常的模糊。
  
  表现在我身体上则是在我全身浮现的血色阵纹竟然诡异的渐渐淡去,倒是在眉心处胀痛不已,若是有旁人观看,会发现我眉心有一片淡淡的血色,似乎是一个符号的形式,若隐若现,像是要努力的浮出表皮,却又差了一点儿什么?
  
  怎么会这样?这种体验并不是第一次,我想起了在地下城曾经有一股神秘的力量降临,让我全身的阵纹发生了改变,可到底那是外力,这一次我却是自己……我有了一点儿明悟,那是因为我的灵魂力在之前发生了一些改变,所以引动的天地之力发生了改变。
  
  这种天地之力已经接近于原始之力了,但还不是。
  
  不过这种变化对于我来说是非常惊人的,不亚于再次为我推开了一扇大门。可是在旁人眼中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只是不过两三秒的时间罢了,我依旧处于一个战场中的劣势,面对着一只激发了上古血脉的当康,还有那如同潮水一般的妖人。
  
  当康在这个时候已经恢复了力量,刚才那一撞没有奏效,让它非常的愤怒,如今它自己恢复过来,又如何肯给我喘息的时间呢?它再次朝着我冲了过来!
  
  它战斗的方式非常简单,那就是力量!我也不要企图用灵魂力直接的攻击它,因为它这种原始的力量,可以表现为任何的形式,灵魂力的直接对撞,比起肉身的直接碰撞,反而需要更长的时间来分出一个胜负。
  
  不管是于我,还是于当康,都是不愿意的。它,可能用了某种秘法才能保持这种形态,持续不了太久。而我,拖延的越长,对我越不利,要知道还有四个大妖准备对我施展合击之术,还有那潮水般的妖人朝着我涌来。
  
  风,再起。
  
  那是当康冲刺的速度带起的阵阵狂风,而我也一个跃起,朝着当康冲了过去,既然是选择了肉身的碰撞,那便用最简单直接的方式吧。
  
  ‘轰’的一声,当康再次撞到了我的身体,我的肋骨传来了一阵沉闷如同被重锤砸击的剧痛,但同时我的拳头也落到了当康的腮边,这一次我带起的并不是我自己的力量,而是那种新的,半混沌的力量。
  
  我们各自倒退了半步,很快又打在了一起。
  
  没有任何的花哨,技巧在这个时候也没有任何的作用,就是直来直往的力量碰撞,我一次次的承受着当康的撞击,它也一次次的承受着我的拳脚。
  
  我们几乎都打疯了,在我们的周围,力场激荡,刮起狂风,卷起尘土,残破的落叶,混着雪水和血水的泥土,将我们的身影包围。
  
  而靠近我们的妖人,在一米以外就会被这疯狂的力量所剿灭,那是极其残忍的画面,直接的血肉横飞。
  
  周围还有神智存在的,不管是猎妖人,还是妖人都看傻了。他们或许根本想不到战斗还能够到这种层次,而那力量到底是什么?怎么给人的感觉如此陌生?天地无非分五行,除此之外还有直接的物理力量。
  
  我和当康这对战之力是什么?
  
  谁都没有注意到只有从地下城来的几个猎妖人神情越来越激动,也许只有他们知道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