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五十一章 为了守护的(十)

第一百五十一章 为了守护的(十)

  可是这些在战斗之中的我都无暇顾及了,也不可能去关注每一个人的想法。

  有了原始之力的当康和如今的我算是势均力敌,我现在的这个力量不如原始之力,但它是来自于我的灵魂力,而我的灵魂力雄厚,可以支撑着我的力量源源不绝。反观当康,它的原始之力虽然厉害,可是它毕竟不是真正的当康,只是含有当康的血脉,所以这样的力量它拥有的并不多。

  所以,我用数量来对‘质量’,和当康在这半分钟内算是保持了一个平局。

  但在战斗中哪有这么‘温柔’的事情?平局永远都是暂时的,一切终究还是会分出一个胜负。

  我一拳挥出,狠狠的砸在了当康的右耳处,终于一丝鲜血从它的耳中流出,它的动作也迟缓了半分,眼中流露出强烈的焦虑,我却越打越是兴奋,因为我很笃定输的绝对不会是我。

  战场上,站在四方的大妖术法已经进行到了关键的地步,念诵的声音越发的强烈,几乎在阵法外的整个山谷都回荡着他们念诵咒言的声音。

  奇怪的是,那些如潮水般的妖人却没有在这个时候扑上来,增加我的麻烦。

  我懒得多想,在眼前和当康的战斗我已经取得了微弱的优势,我如何能够在这个时候分心?烟尘包裹处,我也看不见外面发生了什么?!

  战斗还在继续,依旧是最野蛮粗暴的方式,我如同疯狂了一般,拳脚几乎不知疲惫的朝着当康身上‘招呼’而去,当康也似乎陷入了一种狂暴,几乎是拼尽全力的反击我,每一次我都必须忍受它如同重锤般的攻击。

  我们的每一次碰撞,都会发出沉闷的打击声,就如同电影的配音,让我们战斗的大地都震颤不已。

  但我们心中也明白,这一场真正的力量对决快要结束了,这是最后的高峰,如果我承受不了当康的攻击,松了坚持的那一口气息,倒下的就是我。而当康原本就处于微弱的劣势当中,它若是在最后积蓄力量的这短时间内不能将我打到,那么倒下的就一定会是它。

  就要结束了,我笃定相信的事情没有变过,胜利的一定会是我。

  ‘嘭’又是强力的一击,当康全身的肌肉都颤抖了一下,我却咬着牙齿发出了几声疯狂的大笑,一刻也没有停息的冲上前去,又是狠狠的一脚踢在当康的腹部,当康惨嚎了一声,有些摇晃的站了起来,想再一次对我发起一次冲击。

  可是这一次它的力量已经明显的弱了下来,再无那澎湃的力量和我碰撞,所以烟尘也渐渐的散去。

  战场上所有人都能看见我们的身影了,有些摇摇晃晃努力想要站起来的当康,和我红着双眼已经要打疯了的我...

  “好!”

  “叶少威武!”

  “叶少,叶少...”

  在那一瞬间,猎妖人之中爆发出了疯狂的叫喊之声,之前他们什么也看不清楚,只能感受到力量疯狂的碰撞,如今能看见发生了什么,那个将要胜利的是我,他们怎么可能不兴奋?即便很多人不知道当康来自于上古,但这个大妖的强势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如今,我们就要赢了,而且是经过如此激烈直接热血的战斗,他们如何会不需要一个情绪的发泄口?

  这些叫喊如同敲响了胜利的战鼓,当康的眼中终于流露出一丝惧色,特别是看见烟尘之外发生的事情以后,它似乎已经无心战斗了。

  而当我看见外面发生的事情以后,内心却是充满了激动和感动,之前已经被碾压到极致,只能躲在阵法中抵抗的猎妖人行动了。就像之前我疑惑为什么那些妖人为什么迟迟没有朝我攻击,就是因为这些猎妖人行动了。

  一共三个小队的猎妖人,从背后绕过了妖人的大部队,从后方包抄了这一群妖人,三个猎妖人小队如同三柄利剑插入了这一群妖人之中,彻底的打乱了他们的进攻步伐,让他们无法顺利的攻击我。

  这应该是tina的指挥,建立在这些妖人是失去神智,有些疯狂的基础上,他们好像只能听懂一个命令,就比如攻击阵法,就只会攻击阵法,要攻击我,那目标就只是我。

  tina应该是利用这一点,加上对地形的熟悉,最后算上了能够指挥妖人的虎妖做法到了关键的时候,不能够再发号施令,然后调动了三个精英小队,悄悄的包抄了这一群妖人。

  这一群妖人的目标是我,自然不会有组织的去追捕,击杀这三个小队,只会在受到攻击的时候被动的,下意识的反抗。所以,这三个小队很灵活的可攻也可短暂的撤退,接着又杀一个回马枪,这样骚扰着这一群妖人,打乱他们的步伐之余,又可以分散出一批妖人各个击破。

  不得不说,tina指挥的不错,利用了一切可利用,一方面减轻了我的压力,另外一方面这一群妖人已经是进攻望仙村妖人部队五分之一的数量,如果能够顺利绞杀的话,之后的战斗压力就会小上许多,甚至可以奠定胜局。

  妖人的高层一定不会舍得所有妖人或者大部分的妖人都战死在这里,才勉强的攻下望仙村。因为再不济猎妖人可以逃走...这种代价太大,他们的人员也是有限的。

  最重要的是,我看着地上密密麻麻的妖人尸体,很多都是这三个小队的胜利结果,并不是我亲自动手杀掉的,我再强悍,也是一个人,不可能以一敌千,之前那种爆发不会一而再,再而三。

  所以,这样的结果,是磨砺了这些猎妖人,也给了他们强悍的战斗信心,而我只需要解决现在的麻烦,给这些年轻的猎妖人们强大的信心,还有拔出这些大妖,让他们参与一场公平的厮杀来磨砺自己。

  静默了两秒,稍许让自己恢复了一下,我朝着当康一步一步的走去,并非我不想快速的冲去,再利落的解决战斗,而是这一场战斗我已经受了很严重的内伤,若不是我强行压制着,想让自己显得强势一些,说不定喷出的鲜血都会染红胸口,或者是连走路都会困难,因为只有我自己才知道不管是我的肌肉也好,骨骼也罢,都有伤势。

  可这样的形象怎么能给那些年轻的猎妖人一种强势的感觉?我只有压制着自己的伤口,这一步一步的步伐我只是在给自己一点喘息的空间。

  不过,这样的形象落在了别人眼里却是一种胜券在握的淡然,一种根本不把当康放在眼里的轻松。就包括当康自己也畏惧了,它的眼神先是疑惑,接着就是胆怯...随着我一步步的靠近,它的身体缩了起来,微微朝后退了两步。

  接着,发生了一件让所有人目瞪口呆的事情,当康竟然在我再次靠近了它两米以后,果断的转身就跑。

  战场上逃脱?连我都愣了一下,万万没有想到我竟然把当康打到畏惧到如此的地步!

  但是,我怎么可能让当康就如此的逃脱?我不想在以后再多为猎妖人留下这么一个敌人,也不想在这场战斗之中还留下一个恢复了之后,又可以屠杀猎妖人的存在。所以我在愣了不到半秒以后,强行的提起一口气,风之阵纹洞开,体内的能量一下子转化为敏捷的力量,朝着当康追了过去。

  受伤的当康如何能敌过我的速度?加上我还顾忌着那四个大妖的合计之术,准备了那么久,都快要接近五分钟了,想必一定是惊天动地的术法,我不能再耽误时间,所以也是用尽了全力在追击当康。

  只是瞬间,受伤的当康就被我追上了,它如同被逼到了绝路,做出一副凶狠的表情朝着我迎了过来。

  可是战斗是什么?是一种勇往无前的气势,是一种来自灵魂的坚持,这两点在某些时候比力量更加的重要,已经选择了逃跑的当康如何还能有这种气势?它的凶狠只是表面,最后的挣扎,它的力量已经在刚才差不多耗尽,没有了这两点的支撑,它也难以再聚集什么力量。

  所以,所有的猎妖人,包括在攻击阵法的妖人大部队,看见了一场完完全全的碾压,看见了一场完完全全的虐打。

  看见了我在一分钟内起码打出了上百拳,拳拳都带着一种不可言说的强势,狠狠的落在当康的身上,看见了那当康几乎完全没有了任何的反抗之力。

  “死吧!”我最后的一拳落在了当康的腮边,它那看起来狰狞的长牙竟然被这一拳震成了三段,最后它的眼中失去了生机,终于倒在了我的面前,大地发出了一声并不算强烈的闷响,而我收起了滴血的拳头转身就走。

  “叶少,他是,是战神吧?”有一个站在最前方的年轻猎妖人吞了一口口水,有些结巴的说到。

  这一句话刚落音,猎妖人之中发出了山崩海啸一般的呼喊,很难相信这是几百人能够发出的声音,这一次的声音之中,他们充满了必胜的决心,充满了猎妖人的骄傲...经过这一次,他们应该很快就会成长为曾经那纵横于山水间,能够独力斩杀妖物的真正猎妖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