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五十二章 为了守护的(十一)

第一百五十二章 为了守护的(十一)

  当康死了,用这样一种方式,应该是没有任何的憋屈。
  
  因为杀死它的我,没有任何的取巧,没有任何的借力,完全在它最擅长的方式——肉搏战,这样斩杀了它。
  
  我的周围尽是欢呼声,可我知道我没有那么强悍,如今的我支撑得有多辛苦,就算每一步走动,站立在战场,都需要意志做为支撑。我很想找个地方,放肆的吐几口压抑在心头翻滚的气血,坐下来哪怕休息个五分钟,但我不能。
  
  我心中在想,为什么涌现出了那么多拥有那种类似于原始之力的妖物?尽管猎妖人还在成长,可到最后面对的是这种妖物,又该要怎么办?前景依然不容乐观。
  
  此刻的欢呼是属于那些年轻猎妖人的,他们的憋闷的情绪需要一场强势的胜利来发泄。可并不属于我,因为我根本没有那么强势,这一切都只是一种伪装,不仅如此,还恰恰因为这一场战斗,让我刚刚乐观一些的心情,充满了一种沉重。
  
  复诺也好,当康也罢,还有一向不擅长施展术法的妖族竟然能以四个大妖展开合击阵法,都让我沉重,都让我对未来充满了不确定。
  
  至少我看见了妖族摆出了几千年以来前所未有的强势,积蓄了前所未有的力量。
  
  所以,看着那些欢呼,我的神色很淡然,甚至眼中还有抹挥之不去的沉重……地下城来的几个猎妖人站在最前方,和我的目光相对,他们的眼中才有不一样的情绪,有和我一样的沉重,但在沉重之余多了一丝希望。
  
  其中有一个人看着我,远远的对我喊到:“你,触摸到属于猎妖人的真正力量了吗?”
  
  我有一些吃惊,难道他们知道这种原始力量,我想要好好的询问一番?可是,在这个时候,我感觉到一股澎湃的力量笼罩了我所在的方圆百米范围。
  
  那是一张铺天盖地的网,带着巨大的压力,一种无法破开的气势朝着我渐渐的收拢过来。
  
  在百米外的边缘,也就是网的边缘,还有一些妖人在朝着我疯狂的靠近……但在网的缓慢收拢下,他们一触碰到这张网,竟然就默默的倒下了。
  
  这一幕已经引起了一些在欢呼的猎妖人注意,当然来自地下城的几个精英猎妖人也注意到了这一幕。
  
  只要稍微有心的人都会发现,这些妖人不是莫名其妙倒下的,是被这张无形的网剿碎了灵魂……只是稍微的一触碰灵魂便被剿碎了。而猎妖人围杀妖人的几只队伍却躲过了这一劫,远远的避开了去,不过还在灭杀着在这张网外围的妖人。
  
  这应该不是幸运,应该是随时在关注着战场的tina的指挥,她虽然感觉不到这战场上力场的变化,但肯定有非常注意四个施法的大妖,也有询问老猎妖人在这战场上无形的力量变化。
  
  在这个时候,其中一个来自地下城的精英猎妖人走出了阵法,他的脸色沉重,一脚踢开了一个扑向他的妖人之后,接着从背上拔出了一把剑。
  
  剑的样式很普通,但剑上的阵纹只是一眼,便让人看出了某种不凡的气息。
  
  因为已经在灵魂力上有了更深的明悟,我不仅看出了不凡,而知道这纹路代表的着什么?那是来自远古的符号,是那种灵魂力发生了质变的猎妖人使用过的武器,形成的天然符号。
  
  比我的灵魂力更加强悍,非常的接近原始之力。
  
  而我也立刻有了一个判断,这个来自地下城的猎妖人驾驭不了这把剑,一旦使用,他那没有提升到一定层次的灵魂力会被瞬间的抽干,才能勉强的使用这把剑,会带来很严重的后果。
  
  “叶少,我为你破开一个出口。”这应该是阿七,我还记得他排在第几,他举起了剑,然后另外一只手指向了自己的眉心,看样子是要破开自己的眉心,使用某种秘法来驾驭这把剑。
  
  我感觉到了那张大网收缩的速度又加快了,四个大妖的合击之力应该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候,对于外界的一切都已经不关心了,整个战场他们念诵咒言的声音已经压过了一切的声音,怪不得阿七会那么着急。
  
  做为精英猎妖人,他应该能感觉到我已经受了很严重的内伤。
  
  “我能解决。你若是真心想要为我好,保留一些力量,等一下带着这一群年轻的猎妖人杀个痛快。而现在,是属于我的战斗。”面对着阿七,我拒绝了他的请求,我很明白自己恐怕只能支撑这一场战斗了,就算解决了这些大妖,接下来的战斗也会很残酷,我需要一些顶尖的力量来带领着这些年轻的猎妖人,他们必须保留实力。
  
  没有必要为了这个术法到油尽灯枯的地步,而且这是属于我的战斗,要给这些猎妖人强势的鼓舞,我就不能当一个中途的逃兵。
  
  面对我的话阿七犹豫了,而那些年轻的猎妖人看着我,一个个眼中都充满了强烈的信心……他们没有理由的相信我,能够强势的碾压那个四个真正施法的大妖。
  
  “退回去。”我已经来不及和阿七再多说什么了,望着他直接用命令的语气对他吼了一句。
  
  阿七低下头,轻声的说了一声是,便收起了那把剑,用担心不安的眼神看了我一眼,转身朝着阵法内走去。
  
  但只是走了一步,阿七又忽然回头了,对着我快速的说了一句:“叶少,请你无论如何珍惜自己的性命。我们已经彻底的认可了你,而且你要有事,我们不能对阿大交代。”
  
  认可了我?什么时候认可的?难道一开始并不认可?或许是的吧,因为他们到了望仙村,除了必要的交流以外,并没有对我说任何多余的话,也没有就任何事情发表过一丝半点的意见,对我的态度也有些冷淡,像是在例行公事。
  
  莫非我这一战,他们看见了我的勇敢?还是他们说的那一句我触摸到了猎妖人的力量?
  
  看着阿七的背影,我眯着眼睛微微想了一下,接着便打断了自己的思绪,转头立在了战场。如今,我很清楚形式,我已经不能采用各个击破的战术了,这张网已经成型,就算我有办法破开这张网,也需要一定的时间。而这些时间已经足够这四个大妖术法成型了吧。
  
  那还剩下什么办法?吞灵焰?不,吞灵焰只是针对灵魂力,这张网的力量可不是灵魂力,微微去感觉,也是那种原始之力……只不过是以灵魂力为丝,形成了一张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威力的网,然后以这张网为基础,引来了那种原始之力,包裹了这些灵魂力的细丝。
  
  这样,吞灵焰面对原始之力就毫无办法了!甚至我猜测,吞灵焰只能针对最基础的灵魂力,就算是我现在的灵魂力吞灵焰也没有办法吞噬。
  
  这合击之术不凡!
  
  除了吞灵焰,我还有什么手段?说起来,还是有很多手段可以选择的,但无效的攻击只能给我带来失败,我现在唯一的选择就是我压箱底最强悍的手段——《镇妖咒言》。
  
  战斗已经消耗了我几乎一半的力量,我并不知道我剩下的力量是否还能支撑咒言。可到了现在不是唯有一搏了!而且,在我心中也有一种跃跃欲试的冲动,那就是这样已经升华了的灵魂力,引发的镇妖咒言又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想着,我已经不再犹豫,微微张开双腿,站定在了这个战场。
  
  如今,那张代表着毁灭的大网离我还有不到八十米的距离,我能够想象它一旦收缩起来会有怎么样惊天动地的威力!再冷漠的看了一眼那四面的大妖,他们似乎也支撑到了极限,在现在,他们每念诵一篇咒言,嘴角都会流出一丝鲜血。
  
  特别是被和我对过一招的虎妖,他的胸口几乎已经是鲜红一片。由此可见,他们杀我的决心有多大的巨大。
  
  我没有再犹豫了,有些艰难的举起了右手,连微微行动都会痛到撕心裂肺的手臂如今要掐动一个手诀都是那么的困难,支撑的唯有意志。
  
  好在《镇妖咒言》的起始手诀非常的简单,我略微有些颤抖的完成了这个手诀,接下来,第一句对于我来说有些陌生的口诀从我的口中念诵而出。
  
  这是我从来都没有用过的一篇咒言,属于最强大的三篇咒言之一的《灭魂篇》,我不知道它使用出来的效果会使如何,在小道界时,师父曾经这样评价过一句,这篇咒言和最后那一篇我可能终生都没有机会使用出来的《寂魂篇》一样,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能使用,因为有伤天和。
  
  但到了如今的情况,我的力量要和这张网的力量对撞,我只能选择这一篇咒言,其它的咒言我没有信心能够破开这张大网。
  
  而当我念出第一句的时候,整个天空都仿佛暗沉了一下。



仐三 说:
今天晚了点,因为今天做了一点儿别的工作,我就是比较喜欢自虐,稍微情况好一些,便牵挂这个,牵挂那个的。好了,多的先不说了,明天还有更新的。少虽少点儿,大家将就着吧,就当我们最近约的少了点儿,但也还是在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