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五十五章 为了守护的(十五)

第一百五十五章 为了守护的(十五)

  也是在这个时候,那张网终于从四面八方罩住了我,我能够感觉到那网的细丝穿过肉身的一刹那,那异样的冰冷感,却没有任何的痛楚。

  可灵魂却是在同一时间,还没有触碰到的瞬间,就已经感受到了真正的那种危险的切割,反而是没有之前那种感受到的被切割之痛,而是一种很快就会结束的绝望。

  两败俱伤的结局吗?我看着虚空之中的那一篇金色咒言,内心已经非常的平静,到底还是完成了。那是无法言说的成就感,我很好奇,除了我以外,在这华夏,镇妖咒言的这一篇可还有人使出来过?

  尽管我很不想,我全身还是起了一片鸡皮疙瘩,那是灵魂感受到了绝望的危机,然后肉身本能的反应。

  真不想别人最终看我的尸体时,发现我一身都是鸡皮疙瘩。这是我脑中的最后一个念头,然后我选择了闭上了眼睛,至少这样我死的时候会从容一些吧?

  在我闭眼之前,我看见的最后画面是一片愤怒,愤怒的阿七他们几个人还在朝着这边冲刺,眼中全是绝望与疯狂。

  愤怒的年轻猎妖人们,在这战场都充斥着他们那种死战的意志...这场战斗的结局会怎么样?我看不到了,在最后的时刻,我只想但求心安。可是心中却萦绕着很多牵挂,辛夷,她醒来如果发现我已经死了,她会有多难过?

  我的亲人,从我生命发生了剧变以后,他们都没来得及见我一面,我曾经还想过,等待一切平息了,我会膝下尽孝。

  我的朋友生命也好像随着我发生了改变,周正放弃了尘世,投入了另外一种生活,他还好吗?秦海念可有抚慰好他内心的伤口?陈重,尽管到了如今,我还是想知道他是否能回头,我想全世界都没有人原谅他,至少他的亲人,至少周正会原谅他的吧?虽然很不想承认,我也应该会原谅他?

  还有他给我的那封信,我至今没有拆开来看的勇气,想起他走时的眼神,我怕那封信会揭开更残酷的事实。

  最后,还有很多很多,火聂家,所有的猎妖人...对了,那个庄婧,我也已经很久没有看见她了,甚至忙碌的忘了问询,她去哪里了?对了,我还有一个死去的兄弟夜啸,他们的亲人如今还在苏先生那里,我还没有来得及对他们有个交代。

  时间似乎很短,有许多事情我都来不及做,我是很遗憾的吧?可我也不遗憾,至少在死前能让我完成我最想要完成的事情。

  对于死亡,我似乎是熟悉的,曾经我就是从死亡线上被陈承一救了回来,可我已经真实的感觉触摸过死亡。这一次,在这个大术的威力之下,一切都会很快的吧?

  这一瞬间,我脑子里出现了很多念头。

  那一张网也在这个时候触及了我的灵魂。很快吧,就只是瞬间...我脑中再次出现了这个念头,可是也就在这个时候,我即便闭上了眼睛,也感觉到我头顶的那片虚空,金光大盛,那一片灭魂篇在瞬间破碎了,化为了一片带着淡金色的光芒一下子窜入了我的灵魂。

  这...才是真正的施法完成吗?对的,镇妖咒言就是这样,控制的天地之力,在最终咒言完成之时,会化为一股力量被我的灵魂所掌控。

  只是在以前,这个过程太短,我的灵魂也没有可能掌控这一股力量,只是简单的释放而已,所以感受也不明显。

  但这一次,镇妖咒言发生了变化,我的灵魂一下子充斥了那股金色的力量,我也感受到我微微能掌控它了。

  这股力量一进入我的灵魂,尽管带着一种危险的狂暴,可我却能感受它对我灵魂的柔顺,在思海的世界之中,我的灵魂仿佛也被染上了一层金色,那张充满了威力的大网,就这样被金色的光芒所阻挡,再也无法寸进丝毫!

  我猛地睁开了眼睛,我心中有一种无法言说的庆幸,只要再晚半秒,不,半秒不到的时间,就算镇妖咒言的威力爆发开来,我也难逃死亡的命运,这就是上天给我的眷顾吗?

  我仿佛已经能清晰的感受到这两股力量的对持,镇妖咒言比那张大网的力量强悍太多。而这灭魂篇的力量更是恐怖,带着一股无匹的杀气。

  “很抱歉,让你们失望了,我暂时死不了。”我带着一种劫后余生的狂喜,在睁开眼睛的一刹那,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大吼了一声。

  这是我故意为之的,我就是要让这在场的妖人绝望,也同时告诉所有的猎妖人,我还活着....在我吼出这一句话以后,那四个大妖,无论主持术法的,还是不支倒下的,眼中都流露出了惊骇莫名的绝望。

  冲向我的阿七他们,离我只有5米不到的距离,在这个时候却是陡然的停下,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几乎是不约而同的发出了一阵震天般的大笑。

  所有的年轻猎妖人,不管是冲向战场的,还是被压制着保持着克制的,在这一刻都带着莫名的惊喜看向了我,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他们没有阿七他们反应那么快,一时间还来不及宣泄那种狂喜的情绪。

  可是,我不用等待了,在我的灵魂中,那灭魂篇的力量涌动着,它需要灭杀来证明它的威力,来证明它作为一篇被评价为仙术术法最力量的一篇之一的威严。

  我抬起手,手诀做了一个简单的变化。

  在我的灵魂之中,那股被我灵魂掌控着的灭魂篇的力量终于在这一刻彻底的释放了出来。

  无声的,没有任何的表象,甚至连力量的波动都没有,人们只是看着战场安静了下来,我一个人站在连空气都仿佛凝滞的战场中心,变幻了一个手诀。

  那寂静维持了一秒,接着我感觉到那张网的破灭,从一根细丝开始,如同打破了一个微妙的平衡,又如同那张威力无匹的大网已经支撑到了极限,一个小小的破碎,就意味着全面的溃败。

  网破了,人们目瞪口呆的看着好像是云淡风轻一般,禁锢着我的那张大网就这样无声的碎裂了。

  为什么会这样?一点点声势都没有!所有人都应该在疑惑着这个问题吧?只有那个主持阵法的大妖,猛地吐了一口鲜血,为这场屠杀奏响了前奏。

  破碎,不只是开始吗?

  接着,从我的身侧无声的开始刮起了微风,飞扬着我的衣角,最先有感应的就是来自地下城的阿七他们,几乎是同时的,朝着后方疯狂的倒退。

  在他们倒退的瞬间,我身侧的微风只是瞬间就形成了一股狂暴的风暴,这是无形的力量积聚到了一个临界点,最终会影响到现实的世界。

  “看,那风暴怎么带着一丝金色?”最先发现问题的是一个在战场前方的年轻猎妖人,他惊呼了一声。

  接着,就有一个同样站在前方,想要稳定局势的年老猎妖人大喊了一声:“家主实在是...太厉害了!这是无形的力量在现实中有了表象的表现!这力量有多强大?这是什么力量?为什么我看一眼就觉得带着死亡的意味?”

  “家主,威武!”

  “家主!”“家主!”

  所有人在这一刻对我的称呼都统一的变为了家主,没有更多的语言,只是几百,接近上千的声音全部都在整齐呐喊着一声声的‘家主’!

  至于这带着死亡的力量有多大?我的手诀成型,最终这灭魂篇的力量全部的释放,那带着一丝丝金色的风暴,如同一条巨龙一般的形成了一道龙卷风,瞬间就刮伤了天际!

  在风暴之中,那巨网彻底的碎裂,那残破的碎片在这飓风挂上天际的时候,就被绞杀的再无一丝痕迹。

  我对灭魂篇还不能完全的控制,只能略微的控制一下走向,在我的刻意控制之下,那让人心惊的狂风分成了四股,朝着四个方向,用一种非常狂暴的速度朝着四个大妖飞速的席卷而去。

  我不可能留下他们!在这场战斗中,我说过,要为这些年轻的猎妖人扫平障碍,要让他们在相对安全的战场,用这些妖人磨砺自己的战斗力!

  看着这威势无比的飓风,四个大妖眼中哪里还有愤怒?有的只是一种本能的畏惧。

  镇妖咒言针对的就是妖,所有的妖在镇妖咒言面前都会被压制,就如同遇见了天敌,何况是已经成型的灭魂篇?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竟然是那个支撑时间最短的虎妖,大概是得到了一点点的休息,他多少恢复了一些,只是看着飓风席卷而来,稍微愣了一下,便朝着一个方向疯狂的跑去,在那边有着要朝望仙村进攻的妖人部队。

  他是想要拿那些妖人部队‘挡枪’,然后给自己争取逃脱的时间。

  虎妖的举动提醒了其他三位大妖,同最先的当康一样,他们竟然争先恐后的当起了逃兵。

  可是逃的掉吗?我依旧站在战场的中心,飓风余下的风暴,吹拂着我的衣衫猎猎作响,我知道接下来会是一场杀戮的残酷。